实际感染2600万,10月死亡人数超20万?这几大因素导致美国抗疫失败
资讯

实际感染2600万,10月死亡人数超20万?这几大因素导致美国抗疫失败

2020年07月01日 19:42:32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张玉蛟 MD安德森癌中心 终身教授

核心提要

1.美国新冠疫情的中心从纽约变成了德州休斯顿,确诊总数超270万人;福奇认为,如果不扭转目前趋势,每天新感染人数可能达到10万人;美国第一波疫情从未结束

2.民众危机意识不强;一些人将戴口罩和社交隔离政治化;以及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出现防疫不协调的情况。这些都直接导致了美国的抗疫失控

3.北京六月新发地疫情表明,只要行动得当,各方全力配合,疫情是可以控制的

4.如果人类需要群体免疫,全球需死亡2700万人;病毒并不分东方西方,东方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及香港和台湾地区,新加坡,日本,韩国等)比欧美国家和地区控制的更好,世界已经到了互相学习的时候。

每天可能新增近10万例感染者,

美国疫情可能持续至年底?

休斯顿疫情

美国对新冠疫情似乎挥之不去,从三月至今,从未消失,只不过将疫情的中心纽约,换到了德州的休斯敦。红色警报从6月25日再次拉响,当日新増病例首次超过4万人。 至今日,美国已有270多万人确诊感染,近13万人病逝。

而不幸的是,当各州纷纷进入复工复产,超过一半的州新病例有増无减。德州单日新増病例一直在5000上下徘徊,BBC的消息称,新冠疫情导致休斯顿及周边25个县的重症监护室病床连续8天增加,住院人数达到5102人,ICU病人占用了2042张床位,这是3月份疫情发现以来的最高总数。州长Greg 警告说,冠状病毒感染已经出现了 "迅速而非常危险的转折"。

包括德州在内,至少有18个州,已重新恢复部分封禁状态。

传染病专家福奇6月30日在国会做证时警告说, 如果不扭转目前的趋势,每天的新感染人数可能达到创纪录的10万人。华盛顿大学的数学模型称,到10月1日,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将超过 20万。 由于越来越多的无症状或者症状轻微的病人被发现,加上检测的可及性,假阴性等问题,美国CDC主任Redfield认为,实际被感染的人数可能会是检测阳性患者数量的十倍。 也就是说,美国感染2600多万,全世界感染一个多亿!而根据美国最新的抗体抽查检测报告,美国己有5%至8%的人口曾经被COVID-19感染,数据结果支持Redfield的判断。

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从疫情暴发的三月底到现在,美国虽然五月份因釆取社交隔离有过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六月份开始第一波疫情严重反弹,至今还在攀升。 而这一波,正好发生在美国5月22日Memorial假日,各州逐渐解封开工,以及此起彼复的示威游行之后。 美国第二波疫情将如期而至,但是遗憾的是,第一波疫情一直没有结束。

纽约卫生人员在给地铁消毒

美国为什么控制不住疫情?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的媒体对疫情的控制越来越不满意,反思的声音也开始在主流媒体上涌现。这三大因素可能直接导致了美国的抗疫失控:

1.美国民众为什么认为新冠病毒不可怕? 民众危机意识不强,对传染病重视程度不够。

美国这块土地,地大物博,少有严重自然灾害。 自建国以来,除了南北内战争外,没有经历过大的本土战争,民众对灾难的理解不深,对传染病的危害认识明显不足,甚至轻视。

2.戴不戴口罩、打不打疫苗,这些常识,竟被有些人披上政治色彩

对个体自由和权利的追求,使得对个人的管控显得十分艰难。比如一个简单的戴口罩,由于宪法对个体权利的保护,行政长官只能“强烈要求”民众戴口罩,但执法部门却无法强令。民众对专家和政府的要求我行我素。尤其是近年来,一部分人片面追求“平等“与“自由”,而忘记与之相匹配的社会责任,以及对他人可能的伤害。

而今年大选之年的政党之争,不幸地把选举和疫情掺和在一起。因此出现了把“戴口罩”、社交隔离等政治化的奇怪现象。一部分人的有些做法和说法严重违背了基本的传染病基本原理和方法,让人难以置信发生在科技最发达的美国。甚至戴口罩防感染这样在中国几乎成为常识的事件,在美国在一些人口中竟成为了一个涉及政治立场以及意识形态的争斗。

反对接种疫苗人群在抗议

CNN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高达1/3的民众表示不会接受COVID-19疫苗,1/5的民众表示还沒想好。只有约一半的民众表示若有一个有效安全的疫苗,愿意马上接种疫苗。传染病学家福奇医生称,有效率最高的疫苗是麻疹疫苗,为 97%至 98%,但他预计新冠病毒疫苗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考虑到只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愿意接种,因此美国很难实现群体免疫。

福奇指出,三分之一的人不愿意接种疫苗还是一个惊人的比例,在美国推广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不是易事。在美国有一个反疫苗组织,他们一直质疑各种疫苗的安全性。这可能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即使美国研制成功疫苗,有多少美国人愿意去接种,也是一个问题。

3.谁是这次防疫的总指挥,谁来协调,谁来制订和执行规则?

答案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掌控整个美国的防疫战争。在面对本次COVID-19疫情时,美国出现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不协调,政策上的不一致,甚至是对抗。对于抗疫最重要的社交隔离,戴口罩,复工复产的最恰当的时间等,决策机构缺乏统一的部署和执行力。为什么此次北京复燃能被迅速扑灭?

中国经验是否值得世界关注

中国与美国的疫情总被华人连结在一起。今年1月下旬,当湖北每天新增病例超过2000人的时候,我们都操碎了心, 每天盯着疫情更新数据,出谋划策,收集PPE等.....没有想到的是,到了4月份,美国成为世界疫情的中心;更没想到的是,到了6月份,德州成了美国疫情的中心,而我所在的休斯顿则成了德州疫情的中心。

而同样是在六月,北京疫情告急,但苗头刚刚出现,北京立即展开新一轮的社交隔离,停止复学,并有的放矢地进行上万人的大面积检测,实施局部地区封锁政策,隔离诊治318名患者。经过近1个半潜伏期(20天)的努力,北京每天新増病例已经成功地控制在个位数。对发生在每天客流量上万的新发地市场和全国政治经济的中心的北京来说,如此行之有效的疫情管控,可谓典范之作。我个人认为,北京经验表现在以下几个部分:

1. 领导层高度重视,步调一致,层层落实,责任到位。

2. 公开透明,疫情从一开始起就预警民众,组织实施隔离。

3. 民众高度警惕配合,说一不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愿意为群体牺牲部分个人权力和利益。

4. 科技到位,从流行病控制到病毒基因分析,没有迟疑,迅速出击,做到科学指挥抗疫(而不是政治)。

事 实证明,只要行动得当,疫情是可以控制的; 早一点采取行动,牺牲部分利益,方能防微杜渐。 这几条经验我曾分享给做传染病学的同行,得到了他们的赞赏。 尤其是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迅速锁定新发地市场,然后重拳出击。

一个移动式冠状病毒检测站的工人在芝加哥进行了自检

零院内感染,

COVID-19的病死率只有2.4%

世界上最好的肿瘤中心如何突破抗疫瓶颈?

由于在业内的顶尖地位,超过60%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的病人,来自本土德州以外的美国和世界各地。这为抗疫造成极大的挑战。不仅如此,癌症患者免疫力因化疗,放疗而低下,许多文献报道显示癌症COVID-19阳性患者的病死率是一般民众的6倍(30%左右)。而癌症治疗生命攸关,我们不可能,也不会停止对生命的拯救和关爱。

鉴于这一严峻的形势,我所在的休斯敦安德森肿瘤医院在抗疫上一直走在美国,甚至是世界的前列。他们的社交隔离实施远比CDC 早,比CDC更严格,包括在二月份就实行公务旅行限制,三月份严格执行社交隔离,第一时间开发和研制自己的COVID-19检测方法并尽一切可能迅速普查(包括所有治疗病人,医院职工,无症状者),所有人都必须配戴口罩等,依据科学数据决定复工复产进程,把病人和医务人员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等措施,做到0院内感染。而且医院癌症病人因COVID-19的病死率只有2.4%,这个数值是美国公布的所有COVID-19病人病死率5%的一半,文献癌症COVID-19患者病死率(30%)的8%。再次说明,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强有力的领导,科学的管理,严格的措施,所有工作人员的配合,我们就能拯救更多的民众。

全球至年底感染将超2亿人,死亡150万?

未来怎么办?

纵观全球,疫情在今年大概率不会消退,第一波还在反复,秋冬季的第二波又将如期而至。 最保守的估计, 到2020年底,100-150万病逝,二千万到三千万确诊。 如果按检测阳性与实际感染1比10的比例,被感染人数至少有 2到3亿人 。 不幸的是,以78亿的地球总人口,二亿人只占人口总数2.5%,离群体免疫所需的最低要求的70%(55亿)还差十万八千里。 目前COVID-19的病死率是5%左右,以我们只检测到被感染人数的百分之10计算,纵然用最可能低的病死率(0.5%)计算: 78亿X 70% X 0.5% = 2700 万人 病逝才能用自然感染的方法获得群体免疫。 在现代社会里,这个现实是无法接受的。

固然,每个人有追求幸福和自由的权利。但是权利与责任是同一物的正反两面。但面对疫情,别先问社会(或地球村)为自己做了些什么,应该先问自己为社会(或地球村)做了些什么;至少,你也该问一下,自己为自己的健康做了些什么!传染病,不只是别人的病,是所有人的病。每一个人都可能是疫情的解决方案;也可能成为疫情的帮凶。

虽说COVID-19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但是试想一下,如果COVID-19的实际病死率真的是5%,等70%的人群被感染后,死亡人数将是二亿七千万!人类该是自醒的时候了。没有一种文化是十全十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科技创新上有差距,在抗疫上也有差距。但是,在遵守医学科学规律上,病毒并不分东方西方。 这次疫情,东方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及香港和台湾地区,新加坡,日本,韩国等)都比欧美国家和地区控制的更好。而更不幸的是,美国一直在高台上下不来,而欧洲国家都渡过了高峰期。面对现实和未来的挑战, 我们真的到了不得不相互学习的时候了。个人如此, 国家也如此。我们在同一个世界,愿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