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中国应该战略收缩还是大有作为?时殷弘教授剖析两幅图景
资讯

疫后中国应该战略收缩还是大有作为?时殷弘教授剖析两幅图景

疫后中国应该战略收缩还是大有作为?时殷弘教授剖析两幅图景

目前的中美关系基本形势如何?如何管理不断下行的中美关系?未来全球秩序会有何种可能?在凤凰网“与世界对话”云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与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共同探讨中美关系新变化。

在讨论中,时殷弘教授指出,中国目前有两幅互相矛盾的图景,一个图景为绝对图景,另一幅图景叫相对图景。不少媒体提到中国填补美国全球领导机会的可能,但在目前中国在世界上的软权吸引力有限,中国可用资源有限、中国的经验有限、中国将遭遇的相关内外障碍相当巨大,包括大流行病导致的复杂性。

以下为时殷弘教授发言节选:

时殷弘: 我觉得跟今后中国国家的方向密切相关的重大问题,中国意外地从上到下,有两幅彼此抵牾、互相矛盾的图景。一个图景我称之为绝对图景,absolute picture,另一幅图景叫相对图景,relative picture。

绝对图景指在抗击国内新冠付出巨大经济社会代价,也指大流疫导致加剧外部政治经济环境恶化,因此绝对图景意味着中国显著弱于新冠肺炎爆发以前,所以我们的最优先就是争取恢复经济和防止流疫卷土重来,再加上定义香港管理,其余所有的都是其次。因此这很简单,中国要想关注绝对图景,我们就必须在机遇方面,总的来说足够收缩、足够节制、足够节省。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还有相对图景,相对图景也很显著,在我们另外一部分中国人心中,是美国及其若干主要盟国的国内抗疫,重伤他经济处境,大不如中国,中美之间力量对比的变更趋势在大流疫之下进一步加速,因而中国的对外权势突进据此有了更新添加的历史性机遇,在军事、经济、外交和意识形态各方面空前地大有作为,不仅必须,而且可行。

我们的political mind (政策思维)是divided(分裂)的,因此这两个图景将较持久共同支配中国国策,使其不免有重大复杂性。也就是说美国现在对美国的基本国策搞不定,自己都搞不定。中国相对美国来说比较搞得定,但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两张比较矛盾的图景,都在共同支配我们的对外政策,因此我们的战略方向在一段时间内在一定程度上是不确定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