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后,这名美媒反华记者怒了
资讯

中国留学生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后,这名美媒反华记者怒了

2020年05月26日 23:47:21
来源:环球时报

在今年2月初,英国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的学生会曾经就一件涉及中国香港的议案,在全校学生内部发起了一个投票。

这项议案是由该校部分支持“乱港分子”的极端香港学生提出的。他们一方面想让学生会对香港街头“抗议者”表示支持,并谴责香港警察与港府的“暴行”,另一方面则宣称他们在学校的“表达自由”遭到“迫害”,要求学生会保护他们的“自由”。

当然,这项无耻的议案很快就遭到了该校几乎所有中国内地学生的反对,并没有得到通过。

可奇怪的是,在这件事过去了3个月后,一家美国媒体的反华记者却突然把这件事当成新闻进行了报道……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华威大学今年2月的那次投票。学校官网给出的结果显示,在参与投票的3117名学生中,有2041人反对这项以“支持香港抗议和保护校园言论自由”为幌子的议案。这一高达65%的反对率,也直接令该议案未能通过华威大学的学生会。

(截图来自英国华威大学的官网)

这一结果也在2月7日的时候被华威大学校内的媒体进行了报道。

可奇怪的是,就在此事过去了3个多月后,一个常年在西方媒体上编造各种谣言抹黑中国的反华记者,却突然把此事当成新闻进行了一番炒作。此人名叫Bethany Allen-Ebrahimian,曾是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编辑,目前供职于美国的Axios新闻网。

我们目前尚不清楚她报道此事,是因为业余到连此事发生在3个月前都没有搞清楚,还是因为港区国家安全立法在即,她想通过炒作这件3个月前的旧闻实现某种抹黑中国的政治目的。

但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平时最爱骂中国没民主人权的反华记者,却对华威大学当时这次民主投票的结果,流露出了明显的不满之情。

她一方面不断在文章中暗示这个支持香港暴乱分子的议案没有通过,只是因为该校的中国内地学生人多;另一方面更是恶毒地将这些学生污蔑成是中国大使馆和政府资助的政治宣传工具,还说任何批评中国政府的声音都会遭到这样的骚扰。

(截图来自反华记者Bethany Allen-Ebrahimian的报道)

可事情的实情,却远比这位酷爱在报道中“偷换概念”和“裁剪事实”的反华记者所写出的要丰富得多。

比如,这项涉及香港的议案之所以会遭到该校众多中国内地学生的反对,是因为大量内地学生看到了香港所谓的“抗议者”并不是什么民主自由的捍卫者,而是一群疯狂反内地、还会使用暴力打压异见者的暴徒。因此,内地学生才认为学生会至少应该保持中立,而不是在这种极具争议的事情上,仅仅根据一方的说辞就跑去“站队”。

其中,在华威大学学生会一段发布于今年2月4日的视频中,多名来自内地的学生就在这一议案投票前的辩论会上,用大量事实揭露着香港暴乱的真相。他们还表达了对言论自由的支持,但强调言论自由不应该是一种对虚假信息的纵容和偏听偏信。

实际上,这种对于言论自由的认知,也已经成为被虚假信息所困扰的西方社会的一种主流认知。

(截图来自华威大学发布的辩论会上的视频,图为内地学生在揭露香港暴乱分子的真面目,但为了保护他们不会在这篇报道后遭到更多港独分子的威胁和骚扰,我们选择给他们的面孔打码)

更让人敬佩的是,由于当时英国还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在辩论会上发表自己观点的内地学生,都是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反倒是那些支持乱港暴徒的学生,一个个如同做“贼”一般用口罩遮挡着自己的面孔。

(图为支持乱港暴徒的学生用口罩遮挡自己的面孔,图片来自华威大学发布的辩论会上的视频)

其次,所谓的香港学生在华威大学的“言论自由”被“迫害”一事,源于去年底一些极端香港学生在校园里张贴支持乱港暴徒的“宣传文案”时,曾打出一个被内地学生认为是在侮辱内地人的图案,如下图所示:

从当时校内媒体的报道来看,内地学生还有学校学生会的一位华裔职员,认为这个猪头的形象是在侮辱内地人,因为乱港暴徒最喜欢用“支那猪”一词攻击不认同他们观点的内地人。支持暴徒的那些极端香港学生则宣称这个猪头象征的是他们这些“抗议者”,也是他们这些“抗议者”在网上的大本营“连登论坛”的吉祥物。

出于谨慎,校方在接到来自内地学生和华裔职员的投诉后,便让保安清除掉了这个猪头图案,但其他被内地学生投诉的涉及香港的虚假宣传信息,并没有被移除。

可即便如此,那些极端香港学生仍然趁机玩儿起了“碰瓷”,将此事说成是他们的“言论自由”被“侵害”。

(如上图所示,虽然猪头被清除了,但其他歪曲香港暴乱事实的“文宣”内容仍然被允许展出)

其实,倘若真要说言论自由被侵害,我们环球时报/环球网的记者付国豪才是有发言权的,他仅仅因为一句我支持香港警察,就遭到香港所谓的“抗议者”的毒打,身上的财物也被抢,甚至个人信息也被这些人泄露,遭到了大量的死亡威胁和恐吓。

但他也仅仅是遭到这种暴力侵害的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个。

(图为付国豪)

(图为因为反对暴徒破坏公物而遭到毒打的香港演员马蹄露)

(图为因质问乱港暴徒,遭纵火烧伤的李伯)

总之,是这些支持“乱港分子”的极端香港学生,不断地在华威大学的校园散布各种歪曲的信息,才令来自该校的内地学生团结了起来,才有了他们在辩论会上踊跃发声,以及在投票中以2000多票的反对成功阻击了乱港分子和他们的支持者想要绑架华威大学学生会给自己站台的阴谋。这其实也是帮了华威大学及其学生会。

而且,虽然该校内地学生的人数是比支持乱港暴徒的极端香港学生多,但能让这么多学生集体反对,这到底是内地学生错了,还是散布虚假信息的极端分子错了呢?正如学生会的辩论会上一位内地学生所质问的那样:难道我们所有反对的学生,都是什么中国间谍吗?这太荒谬了!

可如果反华的西方记者全面地写出这些真相来,他们还怎么蒙骗外国人,制造“中国在威胁西方国家民主自由”的骗局,去进行恐慌性的政治营销呢?如果真写出这些真相来,他们还怎么在国外将中国学生乃至中国人说成是“没有灵魂的共产党机器人”,用意识形态做掩护去煽动种族主义和排华情绪呢?

所以,把3个月前的旧闻当成新闻来炒作,对于这种毫无操守的反华记者来说,也就不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