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绑大选,民进党又在打什么算盘?
资讯

“修宪”绑大选,民进党又在打什么算盘?

2020年05月23日 20:25:46
来源:海峡新干线

蔡英文日前宣示台立法机构将成立“修宪委员会”,推动修改台湾地区宪制性规定。对此,台立法机构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不仅表态要配合,还马上拿出“计划表”,称正因为“修宪”门槛极高,就算与明年“公投”合并也不会过,必须合并选举才可能通过,但若要在2022年选举一并复决“修宪”案,“时间要算得很准”。

据报道,民进党方面将力推的相关“修宪”案,除“投票权年龄下修至十八岁”,还包括各项“宪政体制”改革及落实保障人权等议题。换言之,此次“修宪”复决恐如2018年多案“公投”并大选。为此,还有台媒帮忙算出时间表,称若按柯建铭的计划,由于投票前半年要公告,依时程推算,“修宪案”最晚要在2022年3月底在台立法机构内完成三读,而台立法机构今年10月将成立“修宪委员会”,也就是说,还将有一年五个月时间,讨论各式“宪改”议题。

不过,民进党的此间算计却因破绽连连遭人质疑。

金门大学教授周阳山就认为,台湾地区过去七次“修宪”已建立出“修宪体例”,必须逐条复决,没有可能包裹处理;民进党籍前民代林浊水也说,“修宪”案的提出不应当全绑在一起,要视议题分类来调整。

国民党籍民代郑丽文则直指,民进党其实真正想通过的“修宪案”,只有下修“18岁公民投票权”,因为最无争议,又能对年轻选票有交代,还能成为蔡英文任内的“重大功绩”,至于其他议题,只是陪衬做做样子。

国民党籍民代林奕华则认为,“修宪”门槛高,如果不是(捆绑)县市长选举,的确是有难度。可是民进党最让人反对的是,完全是用政治的角度来决定“要绑大选或是不绑大选”。

对其中的猫腻,中国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等党团人士指出,“一切都是选举考虑”。因为当年正是民进党将“公投”复决“鸟笼变铁笼”,如今又要“修宪”复决绑大选,“改来改去,自打嘴巴”背后,恐怕就是为操作2022年选举,以期拿回民进党丢失的县市执政权。

国民党主席 江启臣 资料图

民进党初一十五不一样,早有“前科”——

据悉,早年台立法机构通过“公投法”,并设置了较高的“公投”门槛。绿营人士不满称之为“鸟笼公投法”,为其政治野心不断要求加以修改,但囿于当时民进党在台立法机构内仅占据少数席次,推动“修法”心有余而力不足。

2017年12月,民进党利用在台立法机构内的民代席次优势,强行通过“公投法”修正案,大幅降低“公投”门槛,为名目繁多的各色“公投”敞开方便之门,毋庸置疑,此举还有通过降低“公投”门槛等方式,刻意讨好年轻世代的企图。

2018年的11月24日,台湾竟有10项“公投案”与“九合一”选举一起投票,因当年投票过程混乱冗长,给外界造成民进党推动“公投”能力差、水平低、悖民意的负面观感,也导致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中惨败。

选后,“公投绑大选”被民进党内视为“战犯”。在2019年6月17日,民进党以避免政治动员、降低选务困扰等理由,动用人数优势在台立法机构内通过“公投法”部分条文修正案,确定2021年起“公投”与选举脱钩,每两年举办一次。

国民党籍前民代孙大千 资料图

对此,国民党籍前民代孙大千指出,民进党担心重蹈2018“九合一”选举覆辙,就以担心“公投”影响大选的投票状况为由,“修法”让“公投”与大选脱钩;如今,又为了替2022大选冲票,“发夹弯”宣布将推动“修宪”复决捆绑大选。“修宪”复决绑大选可以,“公投”绑大选却不行,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只要骗到“政权”就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