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称3年前中国GDP就超过美国 “被第一”的锅谁来背?
资讯

世界银行称3年前中国GDP就超过美国 “被第一”的锅谁来背?

2020年05月23日 14:13:0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前,世界银行在其官网发布《购买力平价与世界经济规模——2017年轮国际比较项目(ICP)结果》报告。

结果令不少人惊讶:

根据购买力平价(PPP)结果计算的中国2017年GDP为19.6万亿美元,比美国同年GDP多出980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一位;超过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五国GDP的总和。

这一算法显示,中国GDP占全球的比重为16.4%,与美国占全球的比重持平,比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五国GDP合计占全球的比重多1.3个百分点。

这是怎么回事?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了吗?

“被第一”了?这锅谁来背?

从今年一季度的GDP数据来看,按一季度平均汇率计算,中国一季度GDP约为2.96万亿美元;而美国是5.26万亿美元,两者相差2.3万亿美元。美国仍是世界上GDP总量最大的国家。

那为什么世行报告显示中国3年前就是第一了呢?

这实际上是统计方式不同带来的结果。长期以来,国际上主要使用汇率法计算GDP,但世行的这份统计是按PPP法计算的GDP。

△注:(1)表中数据取自世界银行;(2)“GDP占全球比重”为占176个ICP参与经济体经济总规模的比重 图表来源:人民网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指出,按PPP法计算的结果高估了中国的经济规模和人均经济发展水平。

从上表可看出,与按汇率法计算的GDP世界排名相比,发展中国家按PPP法计算的GDP世界排名都跃升了,发达国家的排名都后移了。

中国由第2位跃升为第1位;印度由第7位跃升为第3位,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由世界排名第10位以外,分别跃升为第6位和第10位。美国由第1位后移到第2位,日本由第3位后移到第4位,德国由第4位后移到第5位。英、法、意、加等国均有后移。

许宪春指出,与按汇率法计算的GDP相比,发展中国家按PPP法计算的GDP提高的幅度明显高出发达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分别高出61.5%、215.4%、142.6%、46.3%和185.0%;美国持平,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分别高出6.4%、19.5%、13.8%和15.5%。这种排名的变化和提高幅度的差异存在不合理成分。

那为啥还要用PPP法计算GDP呢?

PPP是不同国家货物和服务的综合价格比率,是指一国购买基准国等量货物和服务所需要的本币数量。

中国统计学会相关负责人指出,汇率法简单直观,容易理解。但由于汇率主要反映的是国际贸易中的货物和服务的货币比例关系,未考虑国家之间的价格水平差异,同时汇率容易受到国际贸易、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因此,当汇率发生较大变动时,国与国之间的比较结果就会受到影响。

为了克服汇率法大幅波动的影响,从1968年开始,联合国统计司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联合开展了ICP活动,测算各参与经济体的PPP。

对我国来说,参与ICP调查,有利于多尺度评价我国经济总量在世界的地位,提高我国统计能力。

对于使用PPP时引起的偏差,中国统计学会上述相关负责人认为,PPP更适用于经济结构相似的经济体之间的比较,不太适用于经济结构差异较大的经济体之间的比较;还要注意货物类产品的PPP可靠性要好一些,服务类产品的PPP可靠性要差一些。而且PPP不能替代汇率。

中国仍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根据世行报告,按PPP法计算,2017年GDP总量居前10位的经济体依次为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德国、俄罗斯、英国、巴西、法国和印度尼西亚。

这是否说明中国已经是发达国家了呢?

许宪春指出,按PPP法计算的GDP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指标。

反映人均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人均GDP,更能反映人民平均生活水平的高低。

例如,北欧五国,挪威、瑞典、丹麦、芬兰、冰岛,按新一轮ICP计算的2017年GDP虽然不大,但这些国家人均GDP却分别达到6.29万、5.27万、5.5万、4.74万和5.54万美元,在全世界范围处于相当高的水平。

反观中国,按新一轮ICP计算的2017年中国GDP虽然很大,但中国人口多,2017年为13.86亿人,是美国的4.3倍,是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五国人口总和的3.4倍。同样方式计算的中国2017年人均GDP为1.4万美元,仅相当于同年美国人均GDP的23.6%,日本的34.7%。

如果把OECD国家的人均GDP作为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的话,中国人均GDP不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从世界水平来说,2017年中国人均GDP相当于世界人均GDP的85.3%,在参加2017年轮ICP的176个经济体中排在第90位。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去年刚刚迈入中高收入国家门槛。

许宪春指出,即使按新一轮ICP计算,中国也属于发展中国家,根本谈不上发达国家。如果把中国归入发达国家,那么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属于发达国家,这显然是不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的。

中国统计学会相关负责人指出,2017年中国以PPP测算的人均GDP世界排名第90位,比汇率法排名(第79位)后退了11位。而按世界各国政府公认的汇率法计算,2017年我国GDP总量仍居世界第二。另外,我国PPP法人均消费支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符合发展中国家的普遍特点。

世界银行也强调,ICP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需谨慎使用其结果。例如,PPP不能用作判断一国汇率高低的依据,不能简单用国际贫困线来直接评估各国的减贫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