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大屠杀要犯卡布贾被捕
资讯

卢旺达大屠杀要犯卡布贾被捕

2020年05月16日 18:15:33
来源:中国日报网

路透社刚刚消息,法国司法部表示,涉嫌参与和推动卢旺达大屠杀的卢旺达商人费利西安·卡布贾(Félicien Kabuga)16日在巴黎被捕。

据报道,现年84岁的卡布贾此前借用假身份生活在塞纳河畔阿涅勒的一间公寓里,已被国际司法追捕25年,美国曾悬赏500万美元缉拿他。

卡布贾是非洲头号通缉犯,被控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种族屠杀的幕后黑手。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对1994年的日内瓦协定的严重践踏,反人类罪以及种族灭绝罪”为罪名,起诉卡布贾,指控他涉嫌在1994年100天内屠杀了80万卢旺达人,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

相关报道:

卢旺达大屠杀25周年祭:那一年,没有希望,只有黑暗

1994年4月7日,一场令80-100万人死亡、9.5万婴幼儿成为遗孤、持续了100多天的大屠杀爆发了,卢旺达转瞬之间成了“人间地狱”。

今年4月7日是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25周年,就像过去每年的4月7日,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点燃了基加利大屠杀纪念馆的纪念火炬。这也标志着为期一周的纪念活动和100天全国哀悼的开始。卡加梅说:“1994年,没有希望,只有黑暗。”

大屠杀发生时卡加梅36岁,是一位叛军将领。当时,他领导以图西族人为主的卢旺达爱国阵线于7月4日进入基加利,结束了那场种族大屠杀。

大屠杀因何而起?

这场大屠杀其实是卢旺达国内的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的种族灭绝大屠杀,造成的死亡人数占当时世界总人口1/5000以上。大屠杀得到了卢旺达政府、军队和大量当地媒体的支持。除了军队,对大屠杀负主要责任的还有两个胡图族民兵组织,同时大量的胡图族平民也参与了大屠杀。

1990年,胡图族与图西族就曾爆发冲突,在周边国家的调停下暂时停战。大屠杀真正的导火索是1994年4月6日卢旺达总统和布隆迪总统共同乘坐的飞机坠落,激发两族之间有关“凶手是谁”的猜疑。事件发生后,胡图族人针对图西族人进行了血腥报复,胡图族士兵组成的总统卫队杀害了卢旺达女总理、图西族人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和3名部长。

在当地媒体和电台的煽动下,此后3个月里,卢旺达沦为“人间地狱”, 80至100万人惨死在胡图族士兵、民兵、平民的枪支、弯刀和削尖的木棒之下;卢旺达全国1/8的人口消失,另外还有25万至50万卢旺达妇女和女孩遭到强奸。

值得一提的是卢旺达大屠杀爆发后,国际社会的反应。美国当时由于“黑鹰事件”不想介入此事,时任总统克林顿时隔四年后,在基加利机场对大屠杀幸存者发表讲话时婉转地表达了歉意;比利时政府以10名比利时维和军人遭到杀害为由,撤出了全部在卢旺达的部队,并带走了所有的武器;联合国也同样表现消极,只是象征性地在卢旺达保留260名维和人员,职责仅仅是调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遗孤”群体,现今如何?

在当年的大屠杀中,约有9.5万名婴幼儿虽侥幸存活却成了孤儿。如今,这个特殊的群体已长大成人,但人生境遇却大不相同。由于年幼尚不记事,不少遗孤对自己的生日、姓名、亲生父母、家庭住址一无所知。因此“寻亲”就等同于大海捞针。这些遗孤时常会被孤独、迷茫甚至绝望感所侵袭。更糟糕的是,残酷的现实并没有放过这些命运惨淡的人,他们不仅要面对入学或就业困难等生活问题,更难以从伤痛中恢复。

不过万幸的是,在慈善机构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也有一部分遗孤幸运地融入新的大家庭。据外媒报道,近年来有公益机构效仿国外的互助模式,在卢旺达设立了如同“青年村”一类的公益场所、专门接纳孤儿,村内一些家庭有十多个孩子,他们将养父母称为“爸、妈”,在“兄弟姐妹”的相互慰藉下抱团取暖。一些遗孤已经渐渐走出阴霾,树立了积极的人生目标: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在卢旺达还有有6个“和解村”——种族灭绝幸存者和曾经的作恶者在这里生活。

25年后的今天,卢旺达虽然已禁止在公众生活中提到种族,且为重建关系,已经把将“凶手捉拿归案”作为重中之重。然而,对幸存者来说,创伤始终无法痊愈。毕竟他们挚爱的亲人遗体仍未找到,许多凶手却仍逍遥法外……

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绝不仅仅是卢旺达这片土地的伤痛,更是全人类应该反思与铭记的历史。2018年1月2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卢旺达大屠杀纪念日正式名称从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改为反思1994年针对图西族的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