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 12000名医护感染,死亡增速全球最高,西班牙为何急转直下?
资讯

风向| 12000名医护感染,死亡增速全球最高,西班牙为何急转直下?

2020年03月31日 22:21:40
来源:风向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特约观察员 纪云(现居西班牙)

本文共5500字,阅读时间约14分钟。

核心提示:

1. 五天前,西班牙新冠疫情死亡总数超过中国,位居世界第二,目前死亡增速全球最高

2. 西班牙对测试严格限制,医生无法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行核酸检测,潜在感染者得不到确诊,导致官方对疫情判断失误

3. 疫情期间大型集会照旧,造成多位政府官员确诊, 批准集会的首相桑切斯被民众起诉,而政府至今宣传健康人士不需要佩戴口罩

4. 西班牙媒体称政府对情况缺乏预估,在做决定时考虑了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 流感情况,“当时西班牙政府被指过度反应,储备了过量疫苗和药物”

5. 西班牙医护人员感染率全球最高,达14%。卫生部官员承认,医疗物资短缺是原因之一。重症病床告急,最坏的仍未到来

3月8日国际妇女节,我在西班牙东北部的一个小村子里攀岩。短租的公寓为了省钱,没网,吃完晚饭总跟两个意大利室友一起看电视。他俩的西语比我好得多,能听懂电视台播音员两倍速的播报,在我B1的西语水平听来,噼里啪啦,跟放炮一样。不过电视下方打的标题基本能看懂,靠放的图像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那天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首都马德里举行了十二万人妇女节大游行,难以置信。

▎马德里妇女节大游行

意大利室友看完毫无反应,祖国成为重灾区,他们仍觉得是媒体在小题大做。其中年纪大一点的那个还相信阴谋论,说病毒是中国政府故意制造出来的。有这个态度,我懒得跟他们讨论,转而发朋友圈表达我的震惊。

妇女节大游行发生的那个周末,西班牙刚确诊 430 例新冠肺炎感染患者。

▎图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三周后,截至3月31日11:30,西班牙确诊人数为94,417 ,死亡 8,189人。五天前,西班牙新冠疫情死亡总数超过中国,位居世界第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遵循一条每两天翻一倍的恐怖陡峭曲线,比死亡率超高的意大利增速更快。

▎新冠疫情死亡曲线图,西班牙最为陡峭(图源:FT)

连续数天,西班牙单日死亡人数超过意大利,位居世界第一。30日上午12点,马德里自治区降半旗,为所有因新冠病毒而死的人默哀。

▎死亡人数数日连创新高

西班牙疫情爆发同样由意大利输入,然而却比与意大利接壤的法国、瑞士和奥地利要严峻得多。 究竟为何,西班牙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展成全球疫情中心?

测试不足、效率低下,官方判断严重失误

上周,卫生部承认,二月底是疫情在西班牙传播的关键时期。

西班牙的第一例确诊发生于1月31日,在加纳利群岛,患者为一名德国游客。2月1日,第二例出现在巴利阿里群岛,是一位英国游客。

直到2月24日,西班牙大陆才出现第一例确诊,患者有意大利旅行史。第二天再次确诊4例,皆从意大利输入。至3月2日,已有114例确诊。

然而,西班牙对测试严格限制,医生无法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行核酸检测,意味着潜在感染者得不到确诊,更可能扩散病毒。同时,这导致官方对疫情判断失误。

2月27 日,瓦伦西亚足球记者 Kike Mateu 确诊,从他的经历中能看出当时西班牙对疫情的监控不力。

▎这位31岁的足球记者是瓦伦西亚大区的首例确诊患者

2月19 Kike 在米兰报道瓦伦西亚对战亚特兰大,五天后的周一,回到瓦伦西亚的他开始干咳,感觉虚弱。第二天早上醒来,情况恶化。当时米兰所在的意大利北部确诊病例每日骤增,Kike 决定去做检测。

他拨打112急救电话报告自己的病情,并表示自己有米兰旅行史。对方告知会有一对医护人员前来对他进行测试。然而等了一天,测试队伍没有到来。他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与妻儿在家自我隔离一天。

周三早,他再次拨打112要求测试,被告知目前请求太多,等周四再联系。又将是一个24小时的延迟。Kike 决定采取行动,先去了一家没有新冠肺炎试剂的私人诊所,然后才去瓦伦西亚大学附属医院得到测试,并于周四清晨 4:30 获得结果,阳性。

确诊后他被隔离,然而卫生部门并未进行病例跟踪,是 Kike 自己一一跟接触过的人发信息。

在米兰那个八万人体育场,除 Kike Mateu 外,还有几千名从西班牙过去的瓦伦西亚球迷,构成大部分西班牙早期确诊病例。然而考虑到当时的检测和监控情况,有多少轻症甚至无症状感染者没有确诊,继续在人群中过正常生活?

▎瓦伦西亚足球队超 1/3 成员确诊

3月3日,西班牙公布第一例死亡。此人于2月13日去世,当时标记的死亡原因为“未知来源的严重肺炎”,半个多月后才发现死者感染了新冠病毒。

3月13日,因担心试剂短缺,西班牙卫生部宣布停止检测轻症患者。这吸引了美国疫情专家Eric Feigl-Ding的注意,他警告“这将导致诊断不足”。媒体报道,直到十天前,马德里医院最多只能做400份测试。

塞尔维亚的一位医生认为,缺乏远见、准备不足从一开始注定了西班牙的命运,“如果能广泛测试,我们本能防止今天很多问题的发生”。

直到中央政府宣布戒严,卫生部发言人西蒙还每天让民众“不用担心”,“西班牙只会有少量确诊病例”,“数据显示情况在控制中”。(3月30日,他本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与政府误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班牙华人群体行事的果断。早在二月底,瓦伦西亚华人家长集体将孩子撤出学校,并发起签名要求政府停课。华人商店在政府宣布戒严前提早关门,华人留学生早已自觉开始在家隔离,我的两位中国室友果断买机票回国。

纵观整件事,信息和资源有限的普通人,比政府作出更准确的判断,采取更果断的行动,凸显官方的严重失责。

大型集会照旧,西班牙成病毒传播温床

3月8日,我不是唯一一个对马德里妇女节十二万人大游行感到难以置信的人,意大利卫生专家Ricciardi 评价“简直疯了”,“这些大型集会在帮病毒忙,而不是限制它。”

事后媒体曝出,西班牙政府曾收到来自欧盟的警告,建议取消活动。批准此事的首相桑切斯被民众起诉,马德里相关官员被调查。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

西班牙本已混乱的政局在应对此种危机时有弊无利。专家分析,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本以微弱优势获得连任,不敢冒险禁止大型集会。除了3月8日的妇女节大游行外,他还允许足球赛、政治集会、节日狂欢照常举办。

因政府失职,3月8日晚,多少在市中心为两性平等振臂高呼的人被感染。其中大游行发生的马德里成重灾区,截至3月31日,有27509例确诊,感染率为33.9/万人。那天参加游行的三位政府官员一一确诊,此外还包括参与游行的首相妻子 Begoña Gómez 。

▎妇女节游行中的政府官员一一确诊

三八妇女节大游行只是西班牙那段时间众多大型集会里的一个。当时瓦伦西亚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法雅节”,为期一个月。2019 年法雅节期间,瓦伦西亚接待超过600万人次的游客。此外,南部安达鲁西亚大区在过“圣周”,也是当地极其盛大的节日。

以瓦伦西亚为例,从二月的最后一天起,整个城市进入“法雅节”狂欢时间。每天下午2点,人群在市政府广场聚集,围观烟花表演。火力之足,地震山摇。那段时间我很怕出街,因为总能遇到扔砸鞭的小孩,不知轻重。好几天夜里被炮炸醒,西班牙人热爱夜生活,九点吃晚饭,十点聚会开始,时常闹到深夜。

▎瓦伦西亚庆祝法雅节

加上那段时间天气非常好,天天大太阳,咖啡馆的露天座挤满了人,大家照常拥抱、行贴面礼,围着小圆桌热烈聊天,放声大笑。唾沫在空气里飞舞,离下一张脸不过咫尺之遥。本就是热爱狂欢的民族,遇上好天气,没人愿意待在家里。

所有我认识的西班牙人,净拿新冠肺炎开玩笑,称死亡人数不比流感。尽管新冠疫情已在新闻上存在好几个月,西班牙人对此所知甚少。这周本地报纸总结,“人们不相信病毒真的会到来”。政府至今宣传健康人士不需要佩戴口罩,于是人群毫无防备。这一宣传的致命之处在于,在测试不足的情况下,没人能100%确认未经感染。

时隔一个月,回想起来只觉恐怖。这个气候适宜的地中海国家,在3月狂欢的气氛中,给病毒提供了梦寐以求的传播环境。从病毒传播的关键时期,到3月14日西班牙政府终于宣布戒严,整整过了三周。这三周,人们生活照常。

这造就了西班牙3月初高达“3”的R值,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全球最高R值之一,也是为何西班牙疫情扩散速度比别国更快。 (R 值为平均每个新冠病毒携带者传染给多少人的数据。)

早在二月中,西班牙国内便有学者警示政府尽早采取措施。一个半月后的今天,这位叫 Oriol Mitja 的学者在个人推特上写道,“最糟的是,我既没能说服公众,也没说服政府采取措施,我为此感到极度悲伤。”

▎西班牙学者Oriol Mitja 曾警示政府和民众采取措施

医疗物资准备不足,中央政府行动迟缓

“欧洲疾病防控中心“指出,新冠疫情对一个国家的冲击取决于准备程度和快速应变能力,西班牙在两方面都没有做好。

西班牙医护人员感染率全球最高,达14%。截至3月30日,西班牙有12,298名医护人员确诊新冠肺炎。卫生部官员承认,医疗物资短缺是其中一个原因。

因政府未能及时提供防护,“我们什么也没有。没有口罩,没有手套,没有防护服,什么也没有,”马德里医生安娜(Ana Giménez)对英国《卫报》表示,“面对新冠病毒,我们赤膊上阵。”无奈之下,医护人员自己动手,用胶布制作防护服,穿垃圾袋保护自己。

▎医护人员自己动手制作防护服

在被疫情冲击之前,西班牙医疗体系位居世界前二十,人均病床数超过英国、新西兰和美国,如今几近崩溃。安娜所工作的医院有265张病床,那天有700位病人。走廊的椅子坐不下了,就诊病人躺在地上咳嗽不止。

马德里一位呼吸科的华人医生对所在医院的急诊室情况感到吃惊,“原来熟悉的地方现在已经完全不认识了。过道摆满了椅子,坐满了戴着口罩,候诊的病人。从走廊一路过去,能听到从各个方向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即便有所心理准备,病患的数量仍就让我吃了一惊。”这位华人医生的防护装备由马德里华人捐赠。

▎马德里一家医院

本地媒体《国家报》报道称政府对情况缺乏预估,在做决定时考虑了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 流感情况,“当时西班牙政府被指过度反应,储备了过量疫苗和药物,最终没派上用场”,专家称。

以口罩为例,早在一月底,西班牙的药店已经没有口罩卖了。当时疫情在武汉爆发,华人清空世界各地的口罩存货。西班牙口罩价格飙升,曾经只卖3-4欧元一只的口罩,到二月份,五个装卖300欧。

三月初,欧洲各国看到确诊人数增加,开始储备物资。当德国拦截24万只瑞士进口口罩时,西班牙政府不仅没有主动储备物资,甚至让放在桌子上的现成订单被其他国家拿走。

▎马德里,穿一次性雨衣保护自己的医护人员

上周,当医护人员因缺乏防护装备将卫生部告上法庭时,西班牙媒体曝出,早在3月11日,卫生部便收到一份百万量的口罩订单。这位西班牙口罩商人等候一周,在未得到卫生部回应的情况下转而将口罩卖给了急需的美国和澳大利亚。

面对前线对物资的需求,西班牙政府的回应是,“我们在竭尽所能”。

上周四,卫生部部长萨尔瓦多意识到,国际医疗物资市场“彻底疯了”,“制造商无法满足旺盛需求”。西班牙最终转而从中国市场购买,然而波折不断。“从中国购买和运输材料不容易,而且会有延迟”,他说。

西班牙从中国购买的 58,000 份快速检测试剂不合规,准确率只有30%。西班牙政府事后承认,这批试剂并未直接从中国厂商购买,而是通过一家在西班牙的供应商获取。

▎一些自治区,因感中央政府无能,自行购买医疗物资。图为运输瓦伦西亚大区从中国购买的医疗物资到港

自进入戒严状态后,西班牙情况急剧恶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中央政府被涌来的大潮浇得措手不及,只能追在爆发的疫情后疲于奔命。

近日随着 ICU 病床告急,政府才宣布购买1539个辅助呼吸器。

“政府用‘我们在打一场战争’作为治理无能的借口。这不是战争,这是一场控制极其不当的流行病。政府可以,也应该把事情做得更好。“马德里医生安吉拉(Angela Hernández Puente)愤怒地指责政府。

这种迟缓,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从宣布戒严到执行,政府用了24个小时。这 24 小时里,学生到广场敲锣打鼓当放假庆祝,年轻人借此机会狂欢派对,超市里挤满抢购卫生纸的人。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西班牙政府永远慢了一步。

重症病床告急,最坏的仍未到来

从本周一起,西班牙的国家警戒状态管控再度升级,所有非必需产业均被强制关门,这一措施将持续至4月9日。此前的警戒状态允许不能在家办公的职员继续通勤。

戒严两周后,唯一利好是感染人数增幅有所下降。据3月29日数据,感染人数增幅为9.1%,较前日的12.8%有所下降,3月24日这一增幅曾高达20%。

▎最近几日,西班牙感染人数增幅有所下降

然而,新近被感染患者需7-10天才会出现症状。随着重症病床告急,如5%的重症患者无法得到收治,死亡人数将继续居高不下。

截至上周末,全国仅有的 5000 张ICU 病床将满,六个大区已达极限,三个大区即将到达极限,本周情势将极其严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住院时间长,一旦ICU 满载,死亡人数将进一步飙升。

目前灾情最严重的为马德里大区和加泰罗尼亚大区。截至上周日,马德里大区仍有最高感染确诊人数(19,243,占总数的30%),然而加泰罗尼亚大区成为重症患者最多的区域,为1512人。加泰罗尼亚大区的1722张ICU病床将满,其中84%的床位用于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目前政府在讨论转移重症病人,将重症患者分散到ICU压力较小区域。

医院不堪重负,西班牙在数地开建方舱医院,其中位于马德里国际会展中心的Ifema为欧洲最大,配备5500张病床,其中包括500张重症监护床位。

然而从Ifema传出来的消息不容乐观,医护人员形容里面“是一场灾难”,“在这里,更可能被感染,而不是被治愈”。病人之间并未相隔两米,医护人员仍未获得足够防护装备。“今天他们给了我们口罩,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医生表示没有测试试剂,“电脑里也没装上就诊系统,无从得知患者病史”。

▎上周五,缺乏装备的马德里方舱医院医护人员

其他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情况同样糟糕。“病人拥挤在一起……仿若战争,病床之间仅有两步之隔,所有病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直到这周五才装上淋浴,大家13天没洗过澡……没有医用汲水吊杆,我们只好用扫帚代替。”

▎马德里方舱医院Ifema 的重症病床

就单日死亡率而言,新冠肺炎已成杀死西班牙人的首要凶手。3月30日,新冠肺炎逝世患者为812人,大于2018年同天前三大杀手的总和:循环系统疾病(331人),肿瘤(309人)和呼吸系统疾病(147人)。

疫情阴影之下,经济代价高昂。西班牙经济自2008 年金融危机后一蹶不振,目前失业率高居欧元区第二(14%),仅次于希腊。4700万正在居家隔离的西班牙人中,有一半担心会丢掉工作。西班牙近 30% 的工人是临时工,包括大量旅游业从业者,都在这场危机中深受其害。

“最坏的情况仍未到来”,从马德里方舱医院的前线志愿者,到首相桑切斯,对此心知肚明。

https://elpais.com/ciencia/2020-03-30/la-covid-19-es-ya-la-primera-causa-de-muerte-en-espana.html

https://www.vox.com/2020/3/20/21183315/coronavirus-spain-outbreak-cases-tests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03/coronavirus-deaths-rising-quickly-spain-200327181759832.html

https://www.rtve.es/noticias/20200329/mapa-del-coronavirus-espana/2004681.shtml

https://elpais.com/espana/madrid/2020-03-30/sanitarios-y-sindicatos-denuncian-el-desastre-del-gran-hospital-de-campana-de-ifem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