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意大利众生相:为什么戴口罩依然是一个问题?
资讯

新冠疫情下的意大利众生相:为什么戴口罩依然是一个问题?

2020年02月28日 04:52:55
来源:第一财经

戴不戴口罩?这什么时候成了一个问题?

在意大利念完硕士后,陆华(化名)便留在了米兰工作。米兰是意大利的时尚之都,位于北部的伦巴第大区。

伦巴第大区是此次意大利疫情最为严重地区之一,另外一个是威尼托大区。两个大区的GDP总和占整个意大利的三分之一;人口为1500万,占意大利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意大利距离中国有八千多公里。虽然从2月中旬开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的新闻逐渐占据意大利的新闻榜,但陆华没有想到会波及到这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意大利竟然会位于欧洲疫情的风口浪尖。

而这一切只用了短短三天。

2月21日,据意大利政府通报,意大利新增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达4例。该病例系一名38岁的意大利男子,感染原因不明。之后的三天里,意大利的确诊病例以每天近百例的数量增长,感染地区也从北部逐渐扩散到中南部地区。

27日晚些时候,据意大利官员透露,该国有528例病患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天也新增2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累计死亡人数升至14人。

月26日,在意大利米兰,人们在部分关闭的米兰大教堂前。新华社发

意大利的第4例确诊病例是一名“超级传播者”,伦巴第大区最初发现的一百余名确诊病例均与其有关。该病患的社交活动极为广泛,还参加了当地的马拉松比赛,这也成为了整个欧洲疫情蔓延的开端。

拉响警报

2月23日那天是星期日,正在米兰念书的隋毅(化名)读到了伦巴第大区有89例新冠肺炎确诊的新闻。虽然前两日新闻上已有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相关报道,但这个数字让他吃了一惊。

随后意大利政府封城的消息传来,伦巴第大区和威尼托大区的11个市镇开始封城隔离。封锁地区由意大利警方负责进出管制,必要时将出动军方加强管控,违反禁令者将被视为犯罪。

定了定神,隋毅立刻戴好口罩,准备去附近的超市和药店采购食材和生活物资。隋毅到达超市的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那时超市里已经挤满了人。他说,人们采购的物资基本上是两种:第一种是消毒防护用品;第二种则是生活物资。

隋毅到超市的时候,诸如Amuchina洗手凝胶之类的消毒剂、消毒液已经差不多卖光了。食品也是民众抢购的对象。隋毅说,当时超市里的鸡蛋和大米也快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些意面酱。肉类、水果、蔬菜所在的货架都空荡荡的,结账处人们大排长龙。

就在第二天,意大利民众抢购物资的新闻相继登上媒体头条。但意大利总理孔特对此表示,意大利物资充裕,疫情可控,民众无需紧张。

2月26日的意大利米兰,餐饮店摆放在路旁的空桌椅。新华社发

据隋毅透露,米兰的大部分超市确实在第二天就开始补货了。米兰市城区没有“封城”的政策,所以食品和生活物资的运输通道依然通畅。“在运力保障的前提下,因为疫情恐慌而产生购物潮导致的货架空缺,在第二天基本上就都被填补了。”他说。

尽管如此,在大街上戴口罩的人仍是寥寥。

隋毅说,当他去超市的时候,看到大街上戴口罩的基本上都是东亚面孔。这个事实也为陆华所证实。陆华说,在23日下午五点左右,她正路过米兰市中心的Duomo地区,她发现基本上只有亚洲人在戴口罩。

不过,当隋毅走出超市的时候,他发现也有少数意大利人开始戴口罩了。隋毅说:“他们戴的都是比较高级的N95口罩,把自己保护得妥妥的,而中国人戴的大多是普通的医用口罩。”

意大利政府25日表示,目前意大利80%的病患属于轻症,民众不必过于担心。

当地时间26日,意大利政府公布了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的分析情况。分析发现,截至26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是3.2%;而在中国,粗略计算的该病死亡率为3.4%。在意大利12名死亡病患中,均为患有各种基础病症的老年患者,且年龄都已超70岁。

不停工的企业

23日晚间,回到家的隋毅接到学校发来的邮件:学校停课一周,而后会商议网上授课事宜。

但陆华却没有接到在家办公的通知。

陆华毕业后进入一家时尚产业公司。除了她,所有的管理者和工作人员都是意大利人。陆华时常说,这是一家很有意大利风格的公司。

上班还是在家?陆华为第二天是否要去公司而苦恼——在她看来,疫情扩散到整个意大利只是时间问题。

陆华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了她的担忧:从21日到23日,发现的确诊病例都是在伦巴第大区的小城镇,这些小城人口密度并不高,却已经发现了这么多病例。而且,由于第4例确诊病患行踪路径极其广泛,谁也不能保证能完全追踪到与他接触过的人。

“米兰就是伦巴第大区的首府,如果出现了另外一个超级传播者怎么办?”陆华问道。

另一个让陆华担心的事情是,虽然当地民众已意识到了新冠肺炎的严重性,但也只是一部分而已。她举例说,就在23日当晚,她的意大利朋友们仍旧像往常的周末一样出去聚餐、蹦迪,一切照旧。

是否停工或者在家办公?意大利的企业也需要在安全防疫和经济损失中平衡。

除了企业会担心利润受损,工会也可能会对停工和在家办公提出反对。陆华说,意大利政府目前只是“建议”企业停工或者让员工在家办公,但是企业有权不遵守。而在意大利,工会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一旦他们认为对自己的利益造成了损失,则会向政府提出抗议,而这往往都会奏效。

虽然政府在追踪所有的密切接触者,但是疫情在意大利的传播路径并没有完全清晰。意大利政府至今仍没有搞清谁是“零号病人”,也不知道伦巴第和威尼托两大疫区之间有何联系。

同样的疑惑也存在于德国和法国。

当地时间26日一天,德国确诊人数突增了10人,其中一例为重症。

本周前,德国曾确诊的16例病例中,包括14名巴伐利亚州伟博思通(Webasto)公司员工及家属,以及2名武汉撤回侨民。这些人的病源均十分明确,也未发生大面积的人传人现象,除尚有1人住院外,其余15人已全部出院。

但本周新增的10例,要么源自意大利,要么暂时来源不明。截至发稿时,均未有明确证据显示与欧盟外地区输入存在直接关系。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26日在柏林表示,德国目前“正处于冠状病毒流行初期”,呼吁各州启动应对预案,为“可能的暴发”做好准备工作。

26日,法国卫生部则通报,法国出现首例法国公民死亡病例,系该国第17例确诊病例。据悉,该患者此前一直在当地医院被当作普通肺炎治疗,直至病情恶化才乘坐直升机转到巴黎。之所以在此前没有对该病患进行新冠肺炎疫情检测,是因为该病患并无近期从疫区返回法国或与确诊病例有过接触。

戴不戴口罩成了一个问题

24日早上,陆华来到了公司上班。如她所料,疫情成为了同事们讨论的焦点。“不过,没人在讨论的时候戴口罩。”

陆华说,而且意大利政府对娱乐和休闲设施的关闭是不彻底的。目前关闭的大多是博物馆、剧院等场所,但像酒吧和商场并没有关闭,它们只需在下午六点关门即可。

陆华很纠结要不要戴口罩。她认为,戴口罩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但意大利人却不这么想。

“不戴口罩”的观点占据了意大利乃至西欧社会的主流。多名米兰、巴黎和柏林的欧洲民众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戴口罩防御传染病”的观点上,欧洲和东亚确实存在一定的分歧。一个核心区别是:欧洲人认为戴口罩是保护他人,东亚人则认为戴口罩是保护自己。

2月26日,在意大利米兰,人们佩戴口罩出行。新华社发

在欧洲人看来,如果整个传染病传播途径是清晰的话,那他们所在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是安全的。一旦有人感到自己是疑似病例时,便会立刻就医。而且医院也有特定的传染病就医通道,不会让疑似病例和医院里的其他人接触,这样的处理方式就保证了整体大环境的安全。

戴口罩的一个原因是,自己得病了,怕传染给别人。一位受访民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问题是我没有病,我为什么要戴口罩呢?大环境是安全的,我是健康的,我戴口罩的意义是什么呢?”

在疫情蔓延时,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盟国家卫生部也向民众呼吁:没有病的人不需要戴口罩,只有病人才戴口罩。在27日的记者会上,意大利卫生部部长斯佩兰扎亦重申了此种提法。

欧洲人另外一个不戴口罩的原因显而易见:目前在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等地,几乎买不到口罩了。

在2月初的时候,在法国、德国等地,无论是在零售药店,还是在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上,口罩便已十分紧俏。而且在巴黎、柏林、法兰克福、慕尼黑等地,商家涨价的情况并不少见。正常1.5欧元左右的欧标FFP2口罩,在意大利一般被卖到了6欧元以上。

不过,正如隋毅所见,随着病情逐渐在意大利和全欧境内蔓延,欧洲民众对口罩的态度已开始转变:人们逐渐意识到,“戴口罩”是一种有效的防控措施。

据媒体报道,法国目前正以每日生产130万个口罩的速度加紧生产。法国卫生部也将把库存的1500万只防喷溅口罩投放到全法各大药店。德国、捷克等国也开始加大了口罩产能。

26日,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欧洲疾控中心(ECDC)的专家在罗马召开了关于意大利新冠疫情形势的特别会议。WHO和ECDC在会后表示,意大利的情况是可控的,意大利采取的查明这种病毒的措施非常有力,可以解释被发现病例的增加。

隋毅也希望,意大利的疫情在未来一段时间按下暂停键。但他目前最想做的,还是能多买些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