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病毒是谁制造的?谜底已经揭开
资讯

唐驳虎:病毒是谁制造的?谜底已经揭开

2020年02月20日 23:05:41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不断好转,中国经济重回正轨的步伐也会越来越快。但关于病毒起源的争论却越来越火,大量夹杂阴谋论的观点在网上迅速流传。

阴谋论不值一提

重大灾难从来都是全世界阴谋论爱好者的盛大节日。 中国有人说这是美国制造、投放的病毒武器。美国有人说这是中国正在研制的病毒武器,不小心炸了自己。 当然,由于武汉恰好就有一个中国顶级的病毒研究所,于是舆论逐渐被引导了美国人的说法上。

网络谣言举出各种堆砌名词的材料,声称是武汉病毒所泄露了他们正在研制的新型病毒。

实际上,在学过一点高中生物的人看来,这些“文章”都已经漏洞百出,无知谬误之处多到挑不完。

其中挑衅构陷的主力,除了一位自称博士实际上被证实为微商伪医生的“美国注册矫形师”,还包括境外势力。

它们先是捏造了李文亮妻子的“求助信”,又捏造了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的“举报信”,虽然都迅速遭到了当事人本人的驳斥,但依然混淆了视听。

造谣的成本太低,不需要证据,因为有的是愿意相信阴谋论的人;而澄清又太难,因为不信谣的本不需澄清,信谣的又不肯听。 所幸,我们还有法律。前一段在网上说病毒是美国制造的,已经被行拘了10天;对于这些执迷不悟继续传谣造谣是中国制造的……法律条文自己看着办啊。

88%:光天化日之下的病毒

最根本的事实,还在于新冠病毒早就是光天化日之下、被解析得清清楚楚的东西。

不仅基因全序列早在1月11日就由中国向全世界公开了,现在疫情都已经扩散到20多个国家,包括所有的世界主要大国。病毒毒株各国都能采集得到,里边有点什么鬼,根本是瞒不了人的。

早在2月4日,我就介绍了当时对病毒溯源研究的早期情况。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山东大学等多个单位的研究人员,在国际基因库里搜索,发现当时能找到的、最紧密相关的是2种分别于2015年、2017年在浙江舟山的蝙蝠身上采集的冠状病毒样本。 同源性分别为87.99%、87.23%。要高于2003年非典SARS病毒的79%。但仍有较大差距。

红色是SARS,蓝色和紫色是两种舟山样本。

这张图非常直观地展示了新冠、SARS和两种舟山样本之间,具体每一段的基因差异性。

顶部的绿色代表新冠序列,下方曲线代表具体每一段序列,SARS和两种舟山样本与新冠的差异率。 看到这张图,就会明白同源性和差异性都具体表现在哪里。

而光看到这,就已经相当清楚了。被人工编辑加进去的,究竟是那一段呢?

基因测序时代,阴谋与阴谋论都无处可藏

以前没有基因测序,各种阴谋论还真不好反驳。但有了基因测序技术之后,全序列清清楚楚,都袒露在全世界面前。 病毒究竟是否人造?在科学上是非常容易证实或者证否的。因为基因的人工操作和自然突变的特征本身是极为显著的。

人工操作,最正常常规的是对序列的剪接,也就是剪下一段有特定功能的序列,然后连接到另一段序列之中。不然无从表达出这段功能。 对单个碱基进行改变操作,并不是不可以,但却几乎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要想在A病毒身上体现B病毒的特性,一般都要把这一小段有特定功能的序列(短片段)整个搬运过来,也就必然体现出与A病毒原始序列的巨大差别。

研究人员在中国各地的洞穴中捕捉蝙蝠,以采集它们的冠状病毒样本

而自然突变则完全不同。自然突变,尤其对于病毒这种基于复制的基因组来说,其基本变异模式正是在复制过程中,由于随机原因造成的点突变(也就是所谓的复制错误)。

这种点突变是整个基因组复制过程中随机产生的,因此应均匀地分布在整个基因组中。最多因为涉及到一些关键基因,在这些关键区的突变相对较少而已。 而稍有生物知识与基因编辑技术知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冠状病毒都是自然演化的结果。

RNA病毒的复制与变异

这一类冠状病毒,总共有约29000个核苷酸碱基,这些碱基保存着繁殖这种病毒的遗传指令。 作为一种典型的RNA病毒,每个复制周期都会产生突变(复制出错)。

每一次复制,平均会产生万分之一的错误。对于近3万个碱基的病毒,那就是平均一次复制3个差异。 而一般来说,病毒在宿主上自然完成传播植入——细胞内复制——再释放传播的周期,算一周时间,那就是每周变异3个,每个月变异12个,每年变异144个…… (当然不会像物理与钟表那样精确,只是大致显示一下量级)

RNA与DNA

而在一月底,各国测得的几十份新冠病毒,就正好是2~8个点位差异,也显示这种病毒是刚进入人群传播不久,尚未完成规模分岔的。

用这个原理也可以估算一下各种有渊源病毒的分岔时间,比如,5%(1400个点位)的差异,就显示两个病毒大概是10年前分岔的。 现在,全世界真正的病毒专家、遗传学家和进化生物学家,现在也都在仔细观察基因序列,审视各处微小的变化可能。

96%的RaTG13就是病毒原型?

在同行们简单网络搜索找到“舟山蝙蝠”之后,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研究员团队提供了他们2013年捕捉到,但尚未上传国际数据库的“RaTG13”病毒信息。

RaTG13与新冠病毒的相似度达到了96%~97%,关系很近(粗糙不恰当地说,大致就相当于8年左右的分岔差异)。

石正丽团队公布的RaTG13(蓝色)与舟山蝙蝠(粉红)、SARS(红、绿)的差异曲线,RaTG13的确最接近。

这一下引发别有用心者的狂呼——这不就是你搞出来的吗? 这些人借RaTG13信息的公开,把矛头指向了石正丽研究员和武汉病毒所,这就更是污蔑之词了。

最简单的推理就是——如果真是基于RaTG13改造的,那石正丽团队何苦还要主动公布别人都不了解、不掌握的“病毒改造原型”信息? 再说世界上各种病毒的基因多得是,比SARS厉害的也多得是,真要想研究病毒武器,非得盯着SARS吗?

实际上,中国数百种蝙蝠冠状病毒的信息,都是石正丽研究员带领的团队在全国各地捕捉、完成的。 经过13年的追踪,他们最终确定了SARS病毒的蝙蝠起源。这也为全世界的科学家了解蝙蝠病毒丰富了视野。 2019年1月,由石正丽牵头完成的“中国蝙蝠携带重要病毒研究”项目,获2018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武汉病毒所等团队千万里跋山涉水,辛辛苦苦找到SARS病毒的源头,可以说为深入了解SARS之类的冠状病毒立下了汗马功劳,却遭到一些造谣者的诬陷。 这种持续不断的谣言攻击,目的就是为了打击中国研究人员的士气和信心,干扰病毒研究,影响防疫工作。

99%,逐步逼近的真相

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联合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及广州动物园的科研人员,也公布了他们的重要研究成果: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他们发现,在穿山甲身上找到的病毒株,与目前新冠病毒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 不过,尽管华南农业大学专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但他们的研究成果、病毒基因库目前尚未正式发表。

但经搜索发现,华南农业大学与广州动物园的科研人员,在去年就对走私被查获的穿山甲身上病毒进行了初步研究,并有相关论文发表。 可见,他们已经是有备而来,而不是无的放矢。

2月18日,香港大学管轶教授的团队,联合北京化工大学、广西医科大学的科研人员,则已经预先发布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管轶教授在没有拿到华南海鲜市场样品,无奈离开武汉之后,并没有退出研究,他和团队一直在汕头大学和香港大学联合病毒研究所中紧张工作,对病毒进行溯源。

管轶现为汕头大学-香港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所长、教育部病毒学与新发传染病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主任、粤港新发传染病联合实验室主任

他们也对近年来广西和广东反走私行动中,查获的多个穿山甲样本进行检测,并发现了相关冠状病毒。 尽管他们找到的病毒相似度只有85.5~92.4%,基因序列整体的同源性和“舟山蝙蝠”差不多。

管轶团队公布的新冠、RaTG13、广东缴获样品、广西缴获样品、舟山蝙蝠的基因差异 但在关键的、决定病毒与人呼吸道细胞受体结合区域,这一段序列里面,管轶教授的团队发现的病毒,与目前疫情的新冠病毒相似度达到了97.4%。

而RaTG13只有89.2%——这也是RaTG13被认为不算是新冠病毒直接前身的原因。 那么,现在结果已经比较清晰了——

新冠病毒很可能是在东南亚地区,基于RaTG13为自然原型、并结合了管轶教授团队发现的特征序列,在最近6~10年内,演化而成的。

管轶教授作为主要担纲人,荣获2017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当然,也有可能是由于选择性介导的趋同进化,而不是重组引起的。

病毒在经过中间宿主时,确实会因为自然选择压力增加而加快变异,但即使不经过中间宿主,变异也还是时时刻刻在发生。

当然,最关键的数据,还是要期待华南农业大学的99%相似成果的正式发表。

大自然就是病毒的制造机

中国来自四批不同单位的科研工作者,就这样一步步地快速逼近了真相——东南亚蝙蝠为原始宿主,被非法捕获的马来穿山甲为中间宿主。 那么究竟是谁制造了这个病毒? 是神奇的碱基复制,是大自然的选择。

研究小组在他们采集的蝙蝠样本身上寻找冠状病毒

一切生物,甚至病毒这种只有遗传信息功能的玩意。生命的本质就是尽可能地繁衍、演化、传播、适应。 由于单链RNA的转录、复制远远没有双链DNA稳定,所以病毒的演化是比正常的生物迅速得多的。

管轶团队公布的关键区域序列各种病毒差别 数不清的病毒本来就在各种生物中一代一代地增殖,变异,这其中会产生各种错误。

有些错误不适应传播、不适应环境,甚至会影响功能,被自然选择淘汰了。

有些错误则加强了传播、适应环境,于是这种新特性便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占据了优势。 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就可能产生一些很厉害的病毒版本,并被偶然或者必然,带入了人类世界。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个特异的病毒肆虐人间。但我们看不到的,是那些在演化道路上,被自然选择淘汰的数不清的病毒版本。

所以,达尔文“进化论”更贴切更准确的翻译是“演化论”,或者严复当年最早的译名“天演论”。

进化的“进”字,显示一切都是刻意的、有方向有目的有意识,默认总会往更高级的“进步”方向在走的,或者说是有“上帝之手”的。 但演化没有,“演变”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根源在于基因复制错误产生的变异。变异本身没有目的,但却有各种方向。 但最后,通过自然的选择,哪种变异更适应环境生存,就被留了下来。 生物演化就来自于基因变化+自然选择,这就是“物变天择,适者生存”。

管轶团队公布他们获取样品的脉络

当然,你要是不信科学,你也就压根用不着害怕什么病毒,毕竟没有科学,你也不会知道这世上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致命微生物。

汕头大学-香港大学管轶、袁国勇院士团队与浙江大学李兰娟院士团队、国家疾控中心舒跃龙、冯子健、高福团队、朝阳医院(现中日友好医院)曹彬等人的新发传染病重大创新与技术突破,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是中国大科学工程的“皇冠”,一般每年只颁发1~2项

最后,请大家再次一起认真学习领导人铿锵有力、发人深省的重要讲话:

我们早就认识到,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但“野味产业”依然规模庞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我已经就这个问题作出了批示。有关部门要加强法律实施,加强市场监管,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

1. 武汉疫情,背后有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背景

2.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汉疫情?

3. 病毒极其狡猾,但因此存在巨大弱点!

4. 病例继续暴增过万,有点慌?恰恰相反!

5. 日本撤侨报告,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

6. 新型冠状病毒究竟从哪来?从这里来!

7. 疫情拐点已经出现!还有几个好消息

8. 武汉边上的城市,提供了最真实的疫情

9. 疫情进入下半场,春运返程是硬仗

10. 悲剧!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

11. “武汉都顶不住,没人能顶得住”

12.一夜猛增一万三?这次武汉得救了

14.疫情最终如何结束?取决于3个重要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