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记|河北小城永年防疫战:村干部喊话不许进村拜年
资讯

疫情日记|河北小城永年防疫战:村干部喊话不许进村拜年

2020年01月28日 12:24:03
来源:新京报

村干部通过大喇叭喊话,“不允许进村拜年。为了你亲戚,也为了自己,不能进村,不能出村。”

1月27日,正月初三,距离武汉680多公里的邯郸市永年区,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的大屏幕打出标语:“正常营业、货源充足、物价稳定。”

永年区人口近百万,是邯郸的人口大区,三年前撤县改区。当地在外务工人员众多,疫情来临正与务工人员返乡时间重合。当地对武汉返乡者的排查、防控正在紧张开展。

疫情不断扩散,引发居民重视,人们自觉戴上口罩,闭门不出。

1月22日上午,永年区委书记召开专题会议,开始部署疫情防控工作。1月26日,永年区决定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1月27日,当地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打出标语:“正常营业、货源充足、物价稳定。”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从不戴口罩,到口罩成为必需品

1月27日下午5点,永年区的街头静悄悄的。绕城区转一圈,除了几家超市开着,其他店面都暂停营业了。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沿着商业超市林立的名兴路行驶三公里,路面上的行驶的车辆不超过15辆。

按照以往,初一,是去爷爷奶奶家拜年的日子,初二则是女婿回门。到了大年初三,城区的商场、饭店、KTV便开张了,城区南部,1000米长的商业街,车辆常常从头堵到尾。但由于2020年疫情凶猛,人们闭门不出。

消毒水、口罩成为每个家庭的必需品。家族群、朋友群里,传播的信息也大多与疫情相关。“现在多少例了”“我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时候能控制住”,这三个问题,在群里出现的频率最高。

1月21日,腊月二十七,人们对于疫情关注,远远没有这么高。当天晚上,26岁的马林(化名),请朋友去一家烧烤店吃饭,店里生意火爆,二楼的三、四个包间都坐满了客人,提及疫情,他和他的朋友们都觉得,病毒远在武汉,河北一例也没有出现,因此不用担心。

永年区在外务工人员众多,2016年,永年区政府官方网站显示,当地有30多万人在外创业,在各地成立的商会达10多家。年末,大批务工人员返乡,聚餐、K歌,成为人们联络感情时,必不可少的项目。城区南侧老街年味正浓。两侧便道上,卖菜的,卖对联、灯笼的小贩,将货物铺开。来来往往的行人,站在摊位前挑选对联,购买年货。

当时,来往的人群中,鲜有人戴口罩,买口罩者也不多,当地官方也没有发布相关消息,但其实从那一天开始,主流媒体报道的疫情信息,已经不断在手机弹窗。

公共场所暂停开放,有饭店把储备蔬菜卖给居民

1月20日至1月22日,疫情开始快速扩散,三天之内席卷了大半个中国。

医院有熟人的居民,不断打听,本地是否有确诊病例;居民间互相询问,谁家有武汉返乡者。

马林也开始重视起来,1月22日晚间,河北确诊了首例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患者李某,男,72岁,武汉市人,1月18日来石家庄探亲,19日因发热、咳嗽入院隔离治疗。听到这个消息,他从药店买了一包一次性口罩。这种口罩比较松垮,为了勒得严实一点,他戴了两层。

1月22日上午,永年区相关领导召开了专题会议,开始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当晚7点,此消息在永年区官方公众号公布,这是疫情发生之后,官方第一次公开通报此事。

两天之后,大年三十,永年区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发出通知,大型聚集性群众文化旅游活动被紧急叫停,全区范围内博物馆、公共图书馆、剧院、娱乐场所、网吧、景区等地点均暂停营业,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永年区一小区大门张贴的公告。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大大小小的饭店也先后停业。永年区一家饭店的工作人员说,由于疫情影响,饭店已经停业,春节前夕准备的蔬菜,将会卖给居民。

初步排查同时开始进行,永年区一名村民几天前定了前往武汉的火车票,当天因故退订。年三十晚上,他接到了村干部电话,对方询问他是否去了武汉,他将退票信息转给对方后,对方才放下心。

村干部喊话不许进村拜年,村庄路口被堵

永年区“礼数大”,春节拜年,仍流行跪拜。以往,该上门拜年的亲戚如果没来,老人会嗔怪:“谁谁谁今年没来,看是个啥(人)。”

大年初一原本是极其热闹的日子,大街小巷、村头村尾,车来车往,各家4、5人,6、7人组成小队伍,走街串巷拜年。但因今年疫情严重,城区里走动的人大幅减少了。在头一天,各个村、镇便发出通知称,为了控制疫情,不要互相走动。

因此,上门拜年变成了电话、视频拜年。住在小区里的居民,害怕别人敲门,有些住平房的村民,直接把大门锁上,拒绝客人来访。村干部通过大喇叭喊话,“不允许进村拜年,不允许进出,把路口看好。为了你亲戚,也为了自己,不能进村,不能出村”。

有村庄设置了围挡,限制进出。 受访者供图

大年初一,1月25日下午,永年区召开疫情防控工作调度会,要求全区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对流动人员进行排查和体温检测,对排查出的重点人员落实临时隔离。次日,各单位工作人员开始上班,基层工作人员,划分了片区,开始对片区内武汉返乡外地务工及上学人员,进行逐门逐户排查。

与此同时,很多村子开始设卡封村,不允许进出。有村口挂出标语称,外人不得进村。东大街村、西大街村等地的入口,均被人用车辆阻挡得严严实实。城区内一些小区也设置了登记桌位,要求居民进出小区时登记信息,并测量体温。

1月27日,永年区一小区,进门者需要登记并测量体温。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疫情持续多久?物资是否充足?这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由于担心后续物资匮乏,大年初二起,永年区的居民已经开始屯鸡蛋、方便面。这天上午,一家连锁超市内,带着口罩的居民开始抢购蔬菜、零食,结账区的队伍排成长龙。多数药店已经买不到N95口罩,只有一次性口罩,很多人便开始购买抢口罩,应对疫情。西部村庄的一名村民提到,原本5、6块钱10个的一次性口罩,涨到了5块钱一个。

官方的应对在同步进行。1月27日,邯郸市永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维护市场物价稳定的通告,称用于满足基本生产、生活的商品、食品,经严格监管,已恢复正常,基本防护医疗器械价格维持在正常水平。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