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传染病爆发6000人死亡!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
资讯

美国传染病爆发6000人死亡!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

2020年01月23日 19:16:51
来源:英国报姐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没有看到过新闻:美国爆发40年来最致命流感,已有6600人死亡,一千多万人感染…

很多小伙伴都感到震惊:肆虐武汉以及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目前的数据是633例确诊,17例死亡。美国这么严重的疫情,为什么我们之前都不知道?

有人表达了忧心:2020年刚开始,中美两国就接连被病毒袭击…

也有部分网友怀疑这是部分媒体别有用心,夸大新闻。

那么美国的这次流感到底有多严重?和我们这一次相比呢?

新闻不是假的,但是…

首先,新闻中的数据是真实的。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官网:

这次流感季节,全美大约有1300万人患上了流感。其中12万人住院治疗,6600人死亡。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美国疾控中心所使用的语言是“估计estimate”,而不是“确诊”。也就是说,这些数据是他们利用手上的各种已知数据(就医人数、确诊人数等),根据以往的经验推导出来的大概全国的死亡人数。所以数据会比较大。

(图源:healthline)

其次,在CDC官网上面并没有出现过“40年最强”的字眼。他们对今年的疫情的评价是:“全国流感感染病例有所下降,但甲类流感(流感的其中一种)有所上升,H1N1流感在部分地区感染人数有所上升。我们还不知道这一次流感季有没有达到最高峰。”

(图源:Daily Gaming World)

也就是说,6600人死亡对于美国每年流感季节的死亡人数来说,并不是严重的情况。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美国从2010年以来每年都有几千万人感染流感,与流感相关的死亡案例都在1万人以上…

没错,这样与流感惨烈的搏斗,我们人类其实每年都在进行。

(图:quanta)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原因:美国是发达国家,在传染病预防上面投入资金充足,设备和流程比较完备,有丰富的资源去进行统计和研究。流感每年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这样的资源每年对流感疫情进行统计。

所以在官方数据上反而是发达国家看上去感染人数更多。

(图源:NBC)

最后,全世界各国对于流感也已经比较熟悉,对于各种流感的治疗与防护比较有经验。根据已有数据,美国流感目前的死亡率在0.5%左右,低于新型冠状病毒的2.7%。

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得以大规模传播,它的破坏潜力就会被释放出来。

(图源:MPR)

流感每年都有?到底有多可怕?

流感(Influenza)是一种由流感病毒引起的传染性疾病。它和普通感冒(cold)在症状上有相似性,但致病病毒不同,流感的症状通常会强很多。两者不能混淆。

(图源:Time)

美国在报道流感的时候,通常会使用“流感季”这样的说法。这是因为通过往年的数据比较,我们发现每年冬季的时候是流感的高发季节,而夏季的时候流感病毒则趋向于蛰伏。美国的流感季是每年十月到第二年四五月,与之相反,澳大利亚的流感季通常是5月份到10月份。普通感冒没有季节性。

(图源:medical news today)

对于这个现象医学界并没有确定的解释,一些猜测是病毒不耐高温、冬季人类更趋向于待在室内,导致病毒感染机会更多等。

除此以外,和这次在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同的是,流毒是一个统称,下属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流感病毒,每一次流感季爆发都是多种不同病毒一起爆发。每年流感季节的流感病毒与前年也不一样。例如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目前美国的流感包含了甲型H1N1,甲型H3N2,乙型Yamagata等等。

(图:肆虐世界的西班牙流感)

每年流感病毒之所以不同,是因为病毒的一大特点:变异,或者说进化。

病毒每一次繁殖都会出现随机变异。如果病毒获得了有利于自己生存的变异(如传播更快、更耐高温等),它就有相较于同胞们的巨大优势,可以繁殖更多优势病毒。

再加上病毒生命周期很短,流感病毒通常只有一天左右,他们更新换代的速度也就更快。变异、进化的速度比人类要快的多。

这就导致了每年流行的流感病毒,都和前一年不一样。我们人类有各种与病毒战斗的疗法和疫苗,然而病毒也通过自己快速的进化去适应这些疗法。人类与病毒就在这样的军备竞赛中战斗了数以万年的时间。

(图:1957年亚洲流感爆发)

除了每年流感正常的浮动以外,历史上也有极少的流感病毒因为进化出了极强的传染能力并且还具有极高的致死率,成为了人类最大的噩梦。

20世纪以来,世界一共发生过大约4起严重的全世界范围的流感爆发。最为有名的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在当时一共造成了两千万到一亿人口的死亡,死亡率高达10%-20%。死亡人数超过了刚刚结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图:西班牙流感)

还是要怪野味?

像西班牙流感这样高死亡率的流感病毒通常来自于动物或者家禽。

除了人类以外,流感存在于各种鸟类、哺乳类动物之中。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禽流感、猪流感等。

(图源:yeni safak)

通常情况下,病毒会适应宿主,猪流感不会影响人类,人流感也不会影响猪。但是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病毒通过变异变得可以跨种族生存。由于人类此前没有接触过这些病毒,体内的抗体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免疫抵抗,从而造成很高的死亡率。

(图源:BI)

病毒从自身的生存角度来说,最为理想的生存路线是与人类和谐相处,寄生在人类的身上一直繁衍下去。但是由于他们刚刚跨物种传染到人类身上,本身并不“适应”人体环境,就有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从而造成宿主死亡。宿主死亡以后,病毒也就没有寄居之地了。

不只是流感,其实我们历史上大多数造成惨剧的大瘟疫事件,病毒都来自动物跨物种传染而不是人类病毒自身演化的结果。就像在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样,病毒源来自海产市场的野生动物。这些冠状病毒经过变异变得可以在人体内生存繁衍。

当然,不止有野生动物可能携带病菌,家禽家畜也同样有可能把病毒传染给人类。比如2009年肆虐全球的猪流感造成了大约28万人死亡。前几年中国的H7N9禽流感病毒则造成了400多人感染,85人死亡,死亡率近20%。幸运的是,那一次病毒没有进化完全,绝大多数案例都是动物传人,而没有人传人。

想要杜绝这种致命跨物种病毒的产生,除了禁吃野味以外,也需要对家禽家畜进行系统性检疫。很多感染了病毒的家畜可以与病毒和谐相处,不会出现症状,但病毒有潜在传染人类的风险。

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和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则是一场闪电战。它突然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人类现在和流感的斗争是一场持久战,这场战争在历史开始以前就已经开打,之间依然难解难分。

两者都是这场绵延好几万年的,人类与病毒之间物种战争的战场。

这场战争不是关于谁能主导国际贸易,谁能获得那块土地,而是关于我们人类这个物种的存续。

病毒面前,我们都是同一条战壕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