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试图帮助自己的人,你觉得恐怖分子改过自新的几率有多大?
资讯

杀害试图帮助自己的人,你觉得恐怖分子改过自新的几率有多大?

2019年12月03日 15:48:46
来源:新民周刊

将刀挥向了试图帮助自己的人,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件吗?这起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也再度引发了英国公众和舆论对英国相关反恐政策和司法体制的质疑。

文 | 一 一

11月29日的伦敦再次发生恐袭。

28岁嫌犯乌斯曼·汗(Usman Khan)在参加一场旨在帮助罪犯重新融入社会的活动时突然开始持刀袭击,刺死两人后走上伦敦桥继续进行袭击。 很快,他就被见义勇为的市民制服。 在发现乌斯曼·汗的身上疑似绑有爆炸装置后,一名警察将其击毙。 事后证明,其爆炸装置是假的。

让人错愕的是,乌斯曼·汗曾在2010年因为策划恐怖袭击而被定罪判刑16年,但是在2018年12月,仅仅服刑8年以后,他就被假释了。 而被他袭击致死的25岁的杰克·梅里特和23岁的萨斯基亚·琼斯,两人都是剑桥大学毕业生,遇害当天正在组织包括乌斯曼·汗在内的囚犯庆祝再教育项目成功举办。 将刀挥向了试图帮助自己的人,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件吗? 这起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也再度引发了英国公众和舆论对英国相关反恐政策和司法体制的质疑。

杰克·梅里特和萨斯基亚·琼斯

恐怖分子被判16年,却提前8年就出狱

据英国《卫报》报道,早在2010年,乌斯曼·汗与另外8名青年加入了一个恐怖组织,曾密谋暗杀当时的伦敦市长、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为了达成目的,他们计划在圣诞节期间炸毁伦敦证券交易所。 然而最终计划暴露,乌斯曼·汗和他的同伙们于2010年被逮捕。 2012年8月,英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莱维森判定乌斯曼·汗与其同伙对公共安全存在一定威胁,被判处“不确定刑期”,最短刑期为8年。 所谓的“不确定刑期”,是由工党政府2005年提出的一项政策。 根据规定,法官将确定罪犯服刑的最短年限,随后罪犯可向假释委员会申请假释。 假释委员会在评估了罪犯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后,再判定是否允许罪犯提前假释。 不过这种最长时间不确定的刑期,在过去十多年里一直在英国朝野上下争论不休,一些人认为这有损人权,应该被废除。 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让刑事犯们更顺利地假释出狱,也有利于减少英国监禁系统的压力…… 敲重点: 当初大法官莱维森判了乌斯曼·汗最少要服刑8年,然后再评估他是否会对公共安全有威胁,如有,则可以无限期关押他们。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仅服刑一年,乌斯曼·汗于2013年要求上诉。 巧合的是,上诉这一年,“不确定刑期”政策刚好被废除。 最终,法院将其判决改为16年有期徒刑,无任何附加条款。 也就是说,新法规定,在确定刑期后,刑事罪犯出狱时不需要经过假释委员会的批准,只要在完成刑期一半的时间后,就能“自动假释出狱”。 对乌斯曼·汗来说,他足够幸运,服刑8年后就自动假释出狱,唯一的附加条件就是必须佩戴电子追踪器,参与政府的囚犯改造学习班等。 但对深受恐怖主义困扰的普罗大众而言,“自动假释出狱制度”简直就是灾难。因为它隐藏着一个极大的法律漏洞。当时处理乌斯曼·汗案件的法官就在判决时说:

“根据我的判断,即使是在长期监禁后,这些违法者仍然具有很大的威胁。

因为监狱在有限的条件下,按照预定日期释放囚徒、在社区内对违法者进行管理的措施,并不能充分保障公众的安全。

可惜,法官的判词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乌斯曼·汗不再需要进行任何评估,仅仅凭借着一纸声明就获得假释,并在时隔不到一年之际再次发动恐怖袭击!

民众悼念两位遇害者。

图 | 视觉中国

回过头,再来看看乌斯曼·汗当初的声明,真是觉得莫名讽刺。 他说,自己已经改过自新了。 甚至还主动要求进行“改造学习”,以便他能正确地学习伊斯兰教及其教义,并证明自己不再持有极端观点。 他想通过积极学习来证明自己“已经成熟了,想以一名优秀的穆斯林和英国良好公民的身份好好生活。 ”毫无疑问,这可能是很多囚犯出狱后,表现“改过自新”的最好策略。

“他杀害了帮他的人”

据BBC报道,琼斯与梅里特皆为剑桥大学毕业生。 遇害当天,他们正在参加剑桥大学“共同学习”(Learning Together)项目的五周年庆典活动。 其中,梅里特是项目联合协调人,琼斯则是志愿者之一。

两位遇害者

这是一个面向监狱囚犯的“再教育项目”。 该项目通过学生与老师之间的互动、讲故事、围绕教育对社会正义的影响进行创作性写作,来帮助那些曾经进过监狱的囚犯重新融入社会,找到生活的希望。

事发当时,鱼贩大厅

(伦敦桥上的一座二级建筑)正在举

办“共同学习”五周年活动

据报道,两位受害者的家属都表示,两人非常热爱自己所参与的事业。梅里特的家人还仁慈地表示,不希望因为这个恶性事件,促使政府采取更严格的处罚手段对待犯人,“因为梅里特不希望在押囚犯被施以不必要的服刑”。他的家人还说,梅里特相信救赎与康复,总是愿意站在弱者这一边。

“我们要怪罪的不是宽大政策,要怪就怪被破坏的假释系统,他们应该在囚犯被释放和参加重生活动时,有效地监控和监管才对”。

剑桥大学副校长、教授斯蒂芬·图普则指出,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梅里特是被自己曾经试图帮助的人杀害的。 实际上,梅里特可能是最愿意帮助这些罪犯们的人。 斯蒂芬·图普进一步称: “当学生和工作人员有潜在的危险时,我们有一个非常详细的风险评估过程。 ” 然而事实却是,嫌疑犯乌斯曼·汗被枪杀时所穿的自杀式炸弹背心,一整天都绑在他的身上,而他手上绑着的刀也被带到鱼贩厅里,这个过程并没有被人阻拦。 这就将所有参与活动的志愿者、组织者以及其他参与者置于一种潜在的危险之中。

恐怖分子到底有多大的概率改过自新?

此次伦敦桥恐袭讽刺的地方似乎特别多。 首先,乌斯曼·汗在狱中就积极参加了梅里特创办的“共同学习”课程,由于表现不错,他还曾被当做“案例研究”受到表扬。 因此,乌斯曼·汗还获得了当局送给他一台特殊的笔记本电脑,使他能继续在监狱中进行写作和学习。

乌斯曼·汉用电脑登录该“共同学习”项目进行学习

他还在课堂上被邀请和大家一起分享他过去的经历,在监狱中的所思所想。 他甚至还在课程为他提供的电脑中写下:

我对整个学习在一起团队以及所有继续支持这个美好社区的人们表示感谢。

但最终的悲剧是,看起来正常的、改过自新的、想要融入社会的乌斯曼·汗,在课程结束后来到了大街上,发动了恐袭。

而且第一个杀死的,就是参与创办这项课程、想帮助他重入社会的梅里特!

善良、富有同情心的梅里特一直相信自己能够改变和帮助这些有前科的罪犯,成为对社会无害的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但命运最终却辜负了他,让他死在了自己曾经想要帮助的恐怖分子手中……

其次,也是更具戏剧性的一幕。 在这次恐怖袭击过程中冒险救人的“英雄”詹姆斯·福特(James Ford,下左)原也是一名杀人犯,同时也是“共同学习”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他因2003年杀死一名21岁的女孩(下右)而被判处终身监禁。

虽然他见义勇为的行为受到了英国女王、首相及市长的称赞,但这还是引起了当年受害者阿曼达·钱皮恩(Amanda Champion)家人的极大不满。恐袭发生当天,钱皮恩的家人就提出,被外界当作“英雄”的福特,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释的:“他不是英雄,他就是个刚被释放的杀人犯。

另外,据BBC报道,2012年与伦敦桥袭击者乌斯曼·汗一起入狱的8名恐怖主义策划者中的6人,也已获释。 这些圣战分子都是一个受基地组织启发的恐怖组织成员。 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获释后,和乌斯曼·汗一样,也没有改过自新,而是重新策划恐袭。

另外六名与乌斯曼·汉一起被抓获的恐怖分子已被释放

毫无疑问,这对英国社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就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 更讽刺的是,这场恐袭眼下成为了政治家互相攻讦的“政治皮球”。

11月30日,约翰逊前往伦敦桥恐袭案发现场。

图 | 视觉中国

现任首相、曾经的恐袭目标约翰逊直接将矛头指向工党,他指出目前共有74名因为恐怖袭击入狱的罪犯被提前假释,“我认为这是荒谬的、令人厌恶的,这么危险的人在仅仅服役八年之后就被允许出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改变法律。 ”

工党领袖科尔宾则呼吁更广泛地关注康复和去极端化等问题。 在随后的一次演讲中,科尔宾谴责了现政府对缓刑、心理健康或青年服务等领域的削减,称这可能会“错失干预那些继续犯下不可原谅行为的人生活的机会”。 科尔宾说,监狱司法系统的目的是保护公众的安全,所以他想确切地知道,袭击者在获释之前做了哪些心理评估。

科尔宾还指责伊拉克战争和英国其他外交政策的决定助长了恐怖主义,他说: “真正的安全不仅来自强有力的法律和情报,还来自有效的公共服务,它们拥有所需的资金。 ” 看来,约翰逊和科尔宾的缠斗跟英国脱欧一样,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