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小企业主:我们为何不搬离中国
资讯

美小企业主:我们为何不搬离中国

2019年09月21日 15:43:35
来源:参考消息

产品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设计、在中国制造,这是美国户外运动服装品牌企业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成长壮大的关键之一。该公司在中国有4家合作工厂,95%的产品产自中国。但自去年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以来,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的发展前景阴云密布。

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首席运营官盖尔·罗丝今年6月代表美国小企业和户外运动用品产业在美国贸易委员会作证,强烈反对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针对一些人提议把生产链转移出中国以避开高额关税的应对之策,罗丝日前在博尔德总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

罗丝说,她和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伦达·斯温森都对贸易战忧心忡忡,围绕在最坏的形势下把产业链搬出中国的问题,她们曾进行了仔细衡量。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果离开中国,搬到哪里去?

▲9月12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首席执行官斯温森展示中国制造的衣服。(李颖 摄)

罗丝说,她们首先在欧洲的罗马尼亚和葡萄牙等国进行了调研,与当地生产商接洽,结果发现没有一个地方有中国这样良好的生产条件和性价比。

其次,能否搬去拉美生产的问题则直接被斯温森给否定了,她曾经在拉美有过合作伙伴。斯温森说:“不说质量,就说一点。比如,他们答应你周二发货,周四能发货就不错了。但是中国人从来都守约,说哪天就是哪天。

墨西哥也曾是罗丝重点考虑的转移目的地。罗丝说,今年5月以前她曾经动了把生产线转移到墨西哥的念头,结果特朗普在5月30日宣布,将于6月10日起对所有墨西哥输美商品加征5%关税,以迫使墨西哥应对经美墨边境入境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罗丝指出,企业生产需要稳定的政策环境。她气愤地敲着自己面前的桌子说:“虽然后来特朗普又宣布取消了对墨西哥加税,但是我们这些企业经受不住这种惊吓。”

▲资料图片:这是2019年1月10日在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航拍的美墨边境墙。(新华社)

第三,罗丝认真考虑了特朗普让制造业回归美国的号召。她说:“今年5月10日,美国宣布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我们所有的产品都在这一轮的征税清单上。”当时,她和斯温森看着这个清单默默无语。“我们有一个类别的产品有些存货,因此我们下定决心说,不管关税实际有多高,我们都要试一试把这个类别的产品转回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来生产。”于是她们给丹佛的很多公司打电话、寄样品,问他们能否生产?几周后,这些公司给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回电话。“好消息是,他们有生产这个类别商品的机器,也有生产能力。坏消息是,在中国4个月就能完成的事情,他们要12个月。从此,我们就断了念头。”

罗丝指出,政府光是动动嘴皮子就要制造业回流美国,“那是不现实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小企业而言,自己不可能解决所有迫切的问题”。她说:“不论是我们公司还是其他品牌公司都知道,把生产转移回美国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需要时间和资源,需要政府的支持,比如政府提供相应的小额贷款来建设基础设施、加快生产转移进度。我们不可能等一年时间来等着新工厂建好。”

斯温森则在旁指出,就算是有了基础设施,“我们也找不到愿意干此工作的人来生产”。

▲资料图片:2019年6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一件救生衣上挂着抗议加征关税的标语。(新华社)

罗丝补充说:“其他类别的产品,我们在美国根本找不到生产线来生产。”

罗丝曾对美国媒体举例表示:“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品牌的毛线衣、连衣裙等有非常复杂的提花设计,美国根本没有能完成这些复杂图案的机器。你可以在美国生产毛短袜,但是那种让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品牌独具魅力的复杂设计在美国难以完成生产。”

第四,针对把生产转移到东南亚,如越南、印尼等地是否可行的问题,罗丝指出,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有一个类别的产品的确在越南生产。但是大规模转移生产链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起码要两年的时间。而且越南产品的质量目前也难以企及中国制造的水平。

▲资料图片:2017年3月28日,正在建设中的越南首都河内吉灵-河东线城铁。(新华社)

此外,“我们这种小企业假如和大企业一起向越南转移,越南的工厂会收谁的订单?当然是大企业呀。我们无法和资金雄厚的大企业相比。”因此,她强调,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不会冒险把自己的生产全部转移到越南那些没有经过合作检验的工厂去。

罗丝说,她和斯温森共同做出了“战略性选择”,“我们的核心业务仍将留在中国,我们的中国合作工厂是值得信赖的长期伙伴”

记者 | 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