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教师埋尸操场细节曝光 县城杀人掩盖16年需要多大势力?
资讯

湖南教师埋尸操场细节曝光 县城杀人掩盖16年需要多大势力?

2019年06月21日 11:58:14
来源:码头青年

1999年10月16日,湖南怀化市新晃一中迎来了60周年校庆。

彼时,新晃一中校内冠盖云集,时任校长黄炳松迎来了职业生涯最高光时刻。只是他不知道,20年后,等待自己的或许是法律的严惩以及网络上“中国最坏校长”的骂名。

参加60周年校庆时的黄炳松

新晃一中,是新晃县唯一一所公办高中,其前身为“晃县县立初级中学”(1939年),至今已有80年办学历史。学校先后多次更名,1996年恢复新晃一中校名。1999年建校60周年,学校又恢复“新晃县第一中学”校名。

黄炳松长期在新晃一中任教,1988年起任副校长,1998年转正,2004年卸任。2003年,正是黄炳松卸任前一年。有些人在临退休之前,常会做蠢事。如果有人此时坏了他的事,杀人绝对会是选项之一。所以,就发生了轰动网络的“教师埋骨操场十几年”的特大新闻。

警方开挖操场视频

1

被害的新晃一中教师邓世平,1950年出生,当时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只有他签了字,工程才算过关。

新晃一中后山体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后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包工头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

杜少平

对此,邓世平向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这引起杜少平的极度不满,在工地多次扬言要干掉他。

此时,怀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县教育局。县教育局有人“无意中”告诉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写的。

因为工程质量问题,邓世平与包工头杜少平没少闹过矛盾。邓世平说如果工程质量不合格,就不在验收单上签字。

在验收一堵用石头砌好的墙时,邓世平说这是豆腐渣工程,质量不合格,拒不签字,并找来校长一起亲自查看验收。他还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了。这下,杜少平对邓世平更是恨之入骨。

杜少平在施工现场曾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施工场附近一户人家,亲自听到他说过这话。

2

邓世平儿子邓蓝冰曾在网上发帖伸冤。据他透露,失踪之前,父亲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深爱家庭,孝顺当时70多岁的爷爷奶奶,也特别疼爱子女。

2003年1月21日晚,父母商量好23号上午去给当时15岁的儿子办理户口手续,把他的户口由怀化转到新晃。邓世平这是为了亲自督促儿子搞好学习,今后能考上大学。

为了让全家过好年,邓世平还在工地附近居民家里熏了一堆腊肉。22日那天,户主让他把肉拿走,邓说下午来拿,可是中午12点后,他就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2003年1月22日上午8点,邓世平和往常一样去新晃一中体育场工地上班,身上仅有人民币两百元。

他中午没回家吃饭,下午也没回家吃饭,晚上也没回家睡觉。第二天早上,邓世平妻子急忙去工地寻找,但没看见人。她又去亲戚朋友家找,还是没找到。

后来邓蓝冰又到新晃一中去了解,才知道父亲中午以后没有下过山,也没离开学校体育工地施工现场。

22日中午11点多,邓世平和学校一位姚姓老师以及杜少平,在工程指挥部二楼商讨工程扫尾工作。指挥部设在体育工地入口的二楼偏僻处。

讨论完以后,还没到下班时间,姚老师与邓世平就开始下象棋。

杜少平坐了一会就出去了。他让民工罗某光把姚老师喊下去。姚老师放下棋子,下楼后,罗某光说杜老板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选购。姚老师不肯去,转身要回到办公室,却被罗某光扯住衣襟。姚老师还要走,罗某光一把抱住,不让他回去。

经过一番拉扯,姚老师走到楼下快到楼梯边时,看到杜少平站到楼梯上。杜少平挡住他,说:“下班时间快到了,快回家吃饭去。”姚老师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姚老师不疑有他,就和杜少平走了。

当天上午,有几个同事与邓世平约好,中午在校内原教育电视台打麻将。他们左等右等,都不见邓世平。下午两点半钟,姚老师到办公室上班,也没见到邓世平。第二天,学校开大会及会餐,也未见邓世平参加。

3

此事中,黄炳松的表现十分蹊跷。

在邓世平失踪前,学校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偏偏他失踪的当天晚上,推土机在工地上冒雨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被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坑。第二天早上,校长黄炳松还亲自到工地指挥推土半小时。

1月24日,杜世平妻子到新晃一中,要学校报案。学校称已到公安局报了案。但是,25日早晨,杜妻到公安局、派出所询问,他们都说没有学校的报案记录,于是她马上报了案。

1月22日,新晃一中老师还没有放假,当天学校开了总结会,23号全校还进行了会餐。校长黄炳松却说22号放了假。邓世平在上班时间失踪,但学校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县教委的催促下才派人找了一下。

学校曾在县政法部门负责人面前说,“邓世平以前失踪过两月”。邓蓝冰说,父亲只是此前在教仪厂工作时,曾出差两个月到黑龙江采购拍子。

邓世平失踪一年多,校长黄炳松还四处说邓世平是携款潜逃。但是邓世平只管工程质量,不管钱。

4

有县城生活经验的人应该知道,县城最好中学的校长有多大能量。

从披露出来的情况看,黄炳松一家多个亲友曾是县城一些要害部门的领导。当年,黄炳松的爱人彭玉香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是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

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冯军旗在他的著名论文《中县干部》中,对县域政治生态做了深入剖析。他发现,在一个个副科级及以上干部仅有1000多人的农业县里,竟然存在着21个政治“大家族”和140个政治“小家族”。在这个庞大的“政治家族”网络中,一些秘而不宣的潜规则变得清晰可见。

有的官位“世袭”,或是几代人,或是亲属连续稳坐同一官位;有的裙带提拔,凡是副处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的子女,至少拥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普遍的规则是“不落空”现象,干部子弟们的工作会随着单位盛衰而流动。更可怕的是,政治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往往以联姻或者拜干亲的方式不断扩大,“几乎找不到一个孤立的家族”。

新晃有没有这种政治家族,我不敢妄言。

但黄炳松涉嫌参与杀人,在16年内都平安无事,这是为什么呢?

县域官场远离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山高皇帝远,土皇帝尤其多,宗族、同乡势力大,黄炳松本身家族中可能就有很多当官的,加上同学、校友、亲友,在新晃县城绝对是权势通天。

2003年,网络尚不发达,那时基层地痞流氓、恶势力非常猖獗,他们雇凶杀人或直接杀人很平常。邓世平挡了别人的财路,即使不被谋杀埋在操场,也会遭遇其他报复。

黄炳松家族和一些官员以及社会各界势力,有千丝万缕的人情面子交换。在某些县域的关系蜘蛛网中,黑恶势力本身是腐败官员重要盟友,官员自己不敢做的违法犯罪,可明示暗示黑恶势力代劳。犯罪后,再利用自己的权势,教唆司法和政法系统消极不作为逃避法律制裁。县城是熟人社会,邓世平失踪后,家属不断上告,但明显没有效果,这就说明一切。

湖南人、著名社会学家于建嵘于建嵘曾有多篇文章揭露湖南黑恶势力,如《农村黑恶势力和基层政权退化——湘南调查》、《黑恶势力是如何侵入农村基层政权的》。

现在来看,2003年的湖南,黑恶势力杀个人不稀奇。邓世平是因为举报领导被谋杀的,其实他举报的对象是县城政治家族。这是团伙性腐败势力,有人胆敢触动他们利益,必然会招惹疯狂报复,甚至雇凶杀人。

去年在新晃一中参加聚会时,黄炳松高歌一曲。

多个视频平台曾发布2018年黄炳松参加新晃一中1978届校友聚会的视频。视频中,黄炳松称,退休后他便到深圳女儿处居住。

参加聚会时,黄炳松还即兴朗诵并演唱。不知他走在校园里,会不会觉得脖子后发冷。

“操场埋尸案”发生后,新晃一中相关论坛中,很多人表示“想想都后怕”。

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现在黄炳松也已被警方控制,相信案件很快就真相大白。

事情已经过去16年,黄校长也早就下了,这事跟现在的新晃一中和现任校长都没有任何关系。这么多年来,新晃一中的水平和新晃县的公共治安状况,也一直在进步。

5

这个事情,无数人关注,因为确实太魔幻。

2003年的事,过去16年了。假设你是警察,有人报案说学校一个老师失踪了,失踪前他曾向上级举报学校操场施工问题,承包商是黄炳松校长的亲戚杜少平,请问你会去哪里找人?

但警察为什么不找呢?失踪案,不着急。毕竟死不见尸,说不定去外地打工了呢。都在一个县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涉及到的校长又是县城的头面人物,不方便查。所以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直到16年后,扫黑罡风吹满地,形势还是比人强。涉黑的落网,警察想起16年前失踪的那人,一问,他就招了,供出尸体就埋在学校操场下边。

中学校园是什么地方?如果说世间还有什么安静淳朴的地方,可能莫过于此吧。多少莘莘学子在那片操场上天天跑步,那么,每天跑步踏着老师尸骨而过,是什么感觉?

其实还有一些更魔幻的失踪事件。

云南晋宁有个小镇,多年来曾失踪十几人,这是官方公布的数字,网络流传更惊人的数字,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一直到2012年,有位大学生失踪,家长找了记者,形成舆论压力,国家机器开动,很快把凶手抓了。对了,这家伙平时在集市上时不时卖点鸵鸟肉。

6

16年来,邓家人经历了一次次希望和失望。父亲的离奇失踪,已经变成了一桩陈年旧案,正被世人渐渐遗忘。

但作为儿子,邓蓝冰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他们全家一直都在盼望,有那么一天,邓世平会风尘仆仆地推门而入,说一声:我回来了!

目前,操场挖出的尸骸已送上级公安机关作司法鉴定,以确认死者身份。

MATOU | 码头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