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的博士后副市长,为什么“水土不服”?
资讯

“空降”的博士后副市长,为什么“水土不服”?

2019年05月21日 09:22:31
来源:团结湖参考

520这天朋友圈基本上分成了几大流派,一波在晒转账红包,一波在声讨权游编剧,另一波在呼吁母乳喂养,当然还有一波在议论稀土和股市。眼明心亮的你,大概能猜出这几波人平时都吃什么价位的水果。于是刚重读完《六国论》的我,举眼向西,关心起了一个叫向东的牛人。

5月17日那天,甘肃省纪委监委通报,甘肃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原巡视员牛向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牛向东的简历确实挺值得一看的,他从医学院毕业,进了机械厂工作,然后到北大读了个经济学博士,最后又成了金融学博士后。你还别不信,他这么花里胡哨的学历和那些秘书代上课搞来的假文凭可能还真不一样。他曾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师从过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劳伦斯·克莱茵。

当然这些还只是序言,牛向东的人生篇章要从2004年才正式掀开。那一年他作为高级人才被引进兰州,成为正县级的兰州市长助理。当时的兰州作为西部重要的工业城市,正面临着国企改革的艰巨任务,牛向东曾在国家经贸委企业改革司任职,可谓卯榫相接。熟悉工作仅仅半年后,牛向东就以市长助理的身份兼任国资委主任,参与这件棘手的大事。

至少从官方角度看,这次改革整体上是成功的。在三年的时间内,九成国企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外界称之为“无震荡式改革”。在这场牵涉十万工人、两百多户企业的改革中,牛向东虽然不是一把手,但国资委主任起到的作用,是可想而知的。后来有人说他放弃学术道路转向仕途,其实是想以高学历为自己的官运博得个高起点。这话不知有无道理,但是这次改革中的一个小细节,或许可以看作牛向东为官初心的注脚。

在对兰州老牌国企佛慈制药的股份改造过程中,牛向东一度力主让一个空壳公司以一亿元的价格对其并购重组,但当时佛慈制药仅净资产就价值两亿。此事当时引发重重疑云,遭到佛慈制药方的强烈反对,最终不了了之。最后这家公司却收购了兰州另一家老牌制药企业。

兰州国企改革告定之后,当时参与此事的很多人都得到了提拔重用,但是牛向东这个“空降”干部却有些尴尬。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他虽升任副市长,并先后任兰州高新开发区,以及国家级的兰州新区管委会主任,但仕途似乎遭遇天花板,止步于兰州这一片天,直至2018年平调为甘肃省工信委巡视员。

而反观一些本土干部,比如一直在地方的栾克军,2016年已经是兰州市长,成了牛向东的顶头上司。原武威市委副书记陶军锋,2004年和牛向东一起作为金融高级人才,被引入兰州做市长助理。他日后搞起了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是否正是因为身为一个外来者,感到了“圈子”在甘肃官场的重要性?

牛向东一步步走向落马,有自身的原因,但政治生态的影响是怎么也排除不掉的。王三运在甘肃省委书记任上,曾与自己的亲信企业地产公司名城集团大手笔合作,大量地产项目落户兰州高新区。而牛向东此前正是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名城集团进入兰州期间,他又正好是分管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以及高新区的副市长。

兰州新区本是第五个国家级新区,曾经也是西北唯一一个。但这个甘肃跨越发展的关键区域,一度被腐败分子跑马圈地。王三运、虞海燕等高官落马后都爆出,他们的家人亲信曾到兰州新区拿地拿项目,大搞房地产开发和基础建设工程,错误的发展方式使这片新区一度被称为“鬼城”。牛向东在兰州新区担任管委会副主任、主任共三年多,直到王三运落马后才被调往省工信委。其间的种种利益交换,并不难想象。

牛向东、陶军锋曾经都是甘肃官场上被称道的真正高学历学霸型官员,如今两人相继腐败落马,令人不胜唏嘘。几年前,甘肃一些地方政府也曾因破格选用北大、清华毕业生,而受到广泛关注。这些学霸官员的状态究竟如何,或许还要经过较长时间的观察。

学霸官员水土不服,个中原因一言难尽。外来的高学历官员,既要能融入当地的环境结合本土实情,又要在地方复杂的政治生态面前,保持原则和初心。引入人才自然是好事,但为他们创造一个干事创业的优良环境更为重要。而要寻求良好的治理效果,归根结底,还是要从政治生态的清明做起。否则,多么洁白的学历证书,也禁不住染缸的浸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