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矿权案卷宗失踪:补得回卷宗,补不回公信力
资讯

千亿矿权案卷宗失踪:补得回卷宗,补不回公信力

2018年12月30日 19:17:35
来源:八处

原标题最高法院:补回来的是卷宗,补不回来的是公信力

最高法院原以为这个元旦节假日,能给他们最好的喘息。

没想到“游侠”《华夏时报》的公众号又捅了一篇文章,将一名自称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视频给发了出来。此前“游侠”《中国经营报》的文章虽然显山露水,但是还有一点半抱琵琶半遮面。显然,《华夏时报》的接力棒很及时。

看到这个视频,给小崔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以下就是视频所说的文字版:

我想通过这个视频的目的,就是要给自己、为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

我想先说的第一个案件,就是在2018年2月份被中央电视台两次报道过的,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和西安地质勘察院的合作勘查合同纠纷。

这个案件发生在2003年,当我写判决书的时候,我打开工作柜,准备拿出一审卷、二审卷的时候,要写判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厚厚一摞子的一审案卷都在,而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竟然不翼而飞了。这个案件多么的重大,如果这个案卷一丢,我可能就会被开除了。所以当时,我当时就懵了。我赶紧把办公室的边边角角、犄角旮旯全部找了好几遍,根本就没有见到这两本卷的下落。

我又赶紧跑去向程(新文)庭长报告,程庭长倒是表现得相当的镇静,说让我回去再好好找找。回来以后,我又找了办公室十几遍,还是没找到。我想到了我们院在我们的办公区的每一层都安装了若干个摄像头,而我办公室门口外正好有一个,在我办公室的走廊尽头还有一个监控,等于有两个监控。于是我赶紧找到程庭长,要求调取监控摄像,查看我丢卷的那几天到底有没有什么人到我办公室把卷宗拿走了。

程庭长让我和保卫处联系好了以后,程庭长中午就自己一个人去调取了监控录像,我就焦急地等在程庭长办公室门口。

下午2点多,程庭长调取监控回来以后,我赶紧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程庭长说,监控录像能够显示出我那天第三次汇报以后,带着卷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把卷宗放到办公室以后,一会我就空着手走出了办公室,进了一个同……第二天监控就坏了,我一听就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而且是安装不久的监控,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一个也不可能两个都坏呀。

看完这则视频后,这才知道为何崔永元爆料时夹着粗话,而且掷地有声,直接喊话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崔永元微博截图

战火是这样烧起来的:2018年12月26日《中国经营报》报道引述知情人士说法称,在最高法院审理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二审卷宗,已于2016年11月一次性丢失。第二天,最高法院通过《新京报》发声称,报道中“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的说法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并在中国法院网进行了转载。第三天,最高人民法院又通过澎湃新闻发声称:“欢迎相关人士查阅正卷。”

一说卷宗丢失,一说卷宗存档,让离奇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再次备受关注。目前《中国经营报》和澎湃新闻的报道都被各自媒体删除,最高法院转载的《新京报》报道也从中国法院网上消失。分析人士认为,最高法院内部或对此事的处理意见不一致。

最高法院如此“嘴硬”,显然是胸有成竹的。一句“欢迎相关人士查阅正卷”,说明卷宗就是躺在最高法院的“案管室”。躺在最高法院的卷宗说明3个原因:第一卷宗从未丢失;第二卷宗失而复得;第三,卷宗丢失后,最高法院想办法再补一份卷宗。

但是崔永元显然也有他的战术,他在爆料的时候,显然已经掌握了上述法官王林清的视频,所以他才信心满满信誓旦旦。

果不其然最高法院就上当了,马上指责媒体和崔永元是造谣。随后又删除对对方的指责,显然自己打自己耳光。

崔永元的组合拳已经很熟练了,拿范冰冰已练就一手好拳,显然我们过高的估计了最高法院的水平和智商了。

写到这八哥突然想到大概是今年全国法院系统换新装的一张图片,当时大约是北京某基层法院拍了一组照片,3名俊男靓女法官身穿新款法官制服,意气奋发的走在路上。

▴来源:网络

八哥看到这差点喷饭,两名女法官中间夹着一名男法官,男法官蹭黑发亮的皮鞋下面是黄色的带着条纹的地砖,显然那就是“盲道”,你说法官你不尊重盲人也就算了,你说你不懂这叫盲道也没啥,甚至最高法院的自媒体竟然也转了这张照片,我觉得这都没关系。八哥最害怕的是法官们一条盲道走下来,将怎么办理案件呢?

关于最高人民法院案卷一事,小崔提供大家一个思考线路:

案卷究竟丢失没丢失?是丢了还是被盗走?是外人盗走了?还是自己人干的?如果是外人盗的为什么不报案?如果是自己人干的用意何在?有人指使吗?什么目的?案卷丢了为何领导不着急?为什么马上发辟谣声明?为什么辟谣声明第二天也丢了?

最高法院在12月29日发表声明,最高法院机关纪委已经启动调查程序。

▴截图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官微

全国多少基层法院的法官们都在看着最高法院如何化解这次事件,也在学习着他们最高法院的一招一式。从目前事件进展来看,最高法院没有报警,显然不是外贼所为,那么内鬼窃取卷宗至少应该是腐败再严重就是犯罪了。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孤陋寡闻的笔者一直以为崔永元是娱乐圈的人,他仅仅是在戏子之间给大家创造八卦供我们茶余饭后消遣。

当我们严肃的法律以及作为法律最高载体和执行者的最高人民法院,都变成小崔娱乐的对象时,不知道是谁的悲哀?又有几个人能笑得出来?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一直这样形容法律对于坏人的制裁。我想,这句话这次用到最高法院身上,不会不比新款制服合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