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的历史和现实:“中东巴黎”贝鲁特为何频发爆炸案
资讯

复杂的历史和现实:“中东巴黎”贝鲁特为何频发爆炸案

原标题:贝鲁特炸与危机外溢

2012年10月19日黎巴嫩安全部队情报局长被炸死,引发人们对叙利亚危机外溢的担忧

  维萨姆·哈桑

维萨姆·哈桑

  哈桑葬礼之后,黎巴嫩民众对刺杀事件愤怒抗议,矛头直指叙利亚政府

哈桑葬礼之后,黎巴嫩民众对刺杀事件愤怒抗议,矛头直指叙利亚政府

  隆重的葬礼

隆重的葬礼

  爆炸现场

爆炸现场

人们一直担心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危机,会造成周边地区动荡,也就是危机外溢。在叙利亚周边地区,最容易遭到这种外溢危机冲击的,则是黎巴嫩。10月19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巨大汽车炸弹袭击,黎巴嫩安全部队的情报局长被炸死,从而造成的冲击,正说明了这一点。

黎巴嫩最可能成为叙利亚危机外溢受害者,不仅因为两国地理位置接近,更因为历史上两国的恩怨和现实之中两国政治与宗教派别错综复杂相互影响。

A情报局长之死

“我不能将昨天发生的这一罪行与8月份揭露的阴谋分开。”

2012年10月19日下午三点钟左右,被誉为“中东巴黎”的中东城市贝鲁特正处于交通高峰,许多家长正准备接孩子放学。这时,城东的萨辛广场附近一条街道上,在距离基督教长枪党总部200米处发生了一次威力巨大的汽车炸弹袭击。

“我们听到一声巨大爆炸,”19岁青年罗兰对赶到那里的法新社记者说,“脚下地面在晃动。”而后来调查人员认为,这次爆炸用的炸药有30公斤,运送炸药的汽车被炸成两半。此外还有多辆汽车损毁、数栋建筑受损。现场黑烟腾腾,一栋起火燃烧,电线和金属栏杆散落一地。

一些当地居民奔赴现场寻找亲属,其他人协助医务人员把伤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爆炸发生后,从各个部门传来的伤亡消息并不一致,20日黎巴嫩官方国家通讯社才确定,死亡3人,100多人受伤。但另有消息说死亡8人。

不过,这次爆炸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黎巴嫩安全部队情报局长维萨姆·哈桑。哈桑也的确在爆炸中身亡。

这是自2008年1月以来,贝鲁特街头首次出现汽车炸弹爆炸。暂时还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认领这次爆炸。这也让爆炸显得有些神秘,背后猜测不断。

外界首先怀疑叙利亚卷入其中。在爆炸发生的第二天,黎巴嫩总理米卡提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哈桑遇刺事件。他在会后暗示,哈桑遇袭可能与其8月份协助挫败未遂爆炸图谋有关。他说:“我不愿预测这次暗杀事件的调查结果。但坦率地说,我不能将昨天发生的这一罪行与8月份揭露的阴谋分开。”

所谓“8月份的事件”,是指今年8月,哈桑协助挫败一起未遂爆炸阴谋。黎巴嫩媒体报道,据黎巴嫩媒体报道黎巴嫩的前新闻部长、前议员米歇尔·萨马哈,涉嫌参与从叙利亚向黎巴嫩运送炸药、招募黎巴嫩人,在黎北部进行针对叙利亚反对派人士的活动,并企图挑起穆斯林逊尼派同阿拉维派的冲突。 这些阴谋被挫败后,萨马哈因此遭逮捕,黎军事法庭以策划恐怖活动罪对他和两名叙利亚官员提出起诉。

人们判断是叙利亚政府指使刺杀哈桑的另一个理由是,哈桑生前曾主持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遇刺案调查。调查的结果暗示叙利亚政府和黎巴嫩真主党涉及暗杀,并协助挫败多起针对黎巴嫩政客的暗杀阴谋。

不过,叙利亚政府和黎巴嫩真主党在哈桑遇刺后,立即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谴责。叙利亚新闻部长奥姆兰·祖阿比称这是“一起可耻的恐怖袭击”,“没有什么理由能为这样的事情辩护”。很明显是在撇清自己与这起恐怖事件有关。

有分析人士认为,以色列方面也有嫌疑谋害哈桑。因为哈桑生前曾捣毁以色列多个间谍团体,并把以色列特工送进监狱。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迈赫曼帕拉斯特说,制造这起袭击的凶手意在“离间”黎巴嫩人,“黎巴嫩安全受损只符合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色列)的利益”。当天早些时候。以色列自然也不认账。以外交部发言人伊加尔·帕勒莫尔说,伊朗方面“想当然”指责以色列的做法是一种“病态”。

不管凶手是谁,他们显然消息灵通,而且对哈桑的行踪非常了解。因为黎巴嫩媒体说,哈桑遇袭前刚从欧洲回国,很少人知道他的确切行程。

B复杂的历史和现实

只要叙利亚有什么风吹草动,黎巴嫩立即会受到影响

在凶手未明之前,外界怀疑叙利亚政府是幕后指使,不仅因为叙利亚目前的战火已经让动荡蔓延到邻国如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而且因为黎巴嫩和叙利亚有特别的历史恩怨和现实中错综复杂的关系。

在古代时期,由于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曾经都将黎巴嫩划为自己领土,而且由于黎巴嫩山地的相对独立,使得黎巴嫩在穆斯林人口占绝对优势的地区,具有一定的宽容性,既有被基督教主流视为极端的基督教马龙派聚居地,也有不容于穆斯林主流的德鲁兹派穆斯林。相对来说,黎巴嫩有更多文化融合、更多宽容,也比较“亲西方”。

不过在近代史的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黎巴嫩和叙利亚同属于奥斯曼帝国版图内的“大叙利亚区”,同属这个区的还有今天的约旦和以色列等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奥斯曼帝国瓦解,黎巴嫩和叙利亚同时归法国统治。在法国统治期间,叙利亚和黎巴嫩逐渐形成两个民族国家,并在20世纪40年代先后取得独立。

几乎从两国独立一开始,叙利亚的民族主义者就认为,黎巴嫩应该是叙利亚属地,不承认黎巴嫩的独立地位。而黎巴嫩的民主主义者一直强调,黎巴嫩不仅从法国统治下独立,更要从叙利亚的影响下独立。

战后初期叙利亚的政局起起伏伏,国内政变不断,国际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分分合合,直到七十年代由老阿萨德建立统治,稳定下来。而黎巴嫩在刚独立的十几年里,政府分别有马龙派基督徒、逊尼派穆斯林和什叶派穆斯林轮流执政,发展很顺畅,但从1958年开始,受到阿拉伯世界民族主义兴起、巴勒斯坦难民涌入等冲击,国内局势变得复杂起来。最后到1975年演变成内战,巴勒斯坦游击队和国内穆斯林一派,基督教的长枪党民兵为一派,激战贝鲁特。“中东巴黎”变成火海。

内战也让叙利亚对黎巴嫩施加更大影响。1976年,叙利亚得到阿盟授权,派遣约3.5万名军人,以“阿拉伯威慑部队”名义进驻黎巴嫩1989年10月,黎巴嫩各派达成和解协议,规定叙军队应逐步撤出黎巴嫩,但没有明确撤军时间表。此后,应黎巴嫩政府要求,这支军队一直留在黎巴嫩。黎国内基督教派则强烈反对“占领军”的存在。

1991年,两国签署《叙黎合作协调兄弟关系条约》,规定两国将保持特殊的兄弟般的国家关系,并在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进行全面的合作与协调。这一年,黎巴嫩内战也终于结束。

2000年7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执政后,黎巴嫩国内要求叙利亚军撤离和修正黎叙关系的呼声渐高。2005年2月黎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在贝鲁特遭遇汽车炸弹袭击遇害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和黎国内反对派指责叙利亚应对事件负责。同年4月,叙利亚迫于国际压力宣布从黎全部撤军,结束了在黎长达29年的军事存在。此后,叙黎关系一直紧张。

后来两国关系逐渐缓和,并于2008年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不过,叙利亚政府仍然通过与黎巴嫩真主党的盟友关系,对黎巴嫩局势施加很大影响。

所以,只要叙利亚有什么风吹草动,黎巴嫩立即会受到影响。2011年3月叙利亚政局动荡后,虽然黎巴嫩政府在这一问题上采取谨慎立场,但国内各派已经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真主党属什叶派,支持同属什叶派分支的阿拉维派主导的阿萨德政权;黎巴嫩逊尼派有不少人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派,后者多数人也属于逊尼派;此外黎巴嫩的基督教徒,对叙利亚的戒心从不放松。正是这一原因导致近几个月来在黎内部,巴沙尔的支持和反对者频繁发生武装冲突。

C局长的生平

哈桑他的情报局的成员,常常成为暗杀的目标

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关系非常复杂,而这次遇袭身亡的维萨姆·哈桑也不简单。实际上,围绕着他个人的一些重要活动,至今也是迷雾重重。

哈桑出生在黎巴嫩北部一个逊尼派穆斯林家庭。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主要就是负责逊尼派领导人的安全,其中包括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他在2001年成为负责哈里里卫队的首领。

2005年2月14日,哈里里车队遭遇汽车炸弹袭击时,作为负责他安全官员的哈桑本应该也在车队之中,但那几天他正好请假参加一个大学的考试。2010年,联合国调查哈里里遇刺案的调查人员,认为哈桑“不在现场”显得有些不太正常,甚至怀疑哈桑实际上卷入哈里里遇刺案。不过,哈里里的儿子、后来也担任过黎巴嫩总理的萨阿德·哈里里说,他完全信任哈桑。实际上,哈桑本人在国内还主持了该案的调查。

哈桑在2006年担任黎巴嫩国内安全部情报局局长。这个情报局实际上是由国内安全部、警察部门和黎巴嫩安全部队合作成立。哈桑也就是在这个位置上,主持调查哈里里遇刺案的。而之所以要成立这个情报局,是因为要抵消黎巴嫩军队情报部门的影响,因为后者据说和叙利亚的关系很紧密。据黎巴嫩媒体报道,哈桑这个情报局的成员,常常成为暗杀的目标。

哈桑主持的情报局的另一个任务,是要破坏以色列在黎巴嫩国内建立起来的间谍网。黎巴嫩媒体报道称,自哈桑上任后,已经逮捕了100多名怀疑与以色列合作的黎巴嫩人。还有传闻说,哈桑和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关系不错。

或许正是因为哈桑和他的机构有这样的背景,所以在他遇刺后,舆论既怀疑是叙利亚干的,也怀疑是以色列在幕后指使。

D危机外溢

现在人们最担心的,就是哈桑遇刺,会加剧叙利亚国内危机外溢。这种担心从哈桑的葬礼上可以得到一些印证。

哈桑的葬礼21日在首都贝鲁特举行。当天下午两点,6名军人肩扛覆盖国旗的哈桑灵柩,出现在国内安全部队总部广场。总统米歇尔·苏莱曼发表讲话,呼吁政府和民众“肩并肩”,应对爆炸袭击带给黎巴嫩的挑战。

“我告诉司法部门不要犹豫,告诉安全部门要坚定,民众和你们在一起,”苏莱曼说,“我还告诉政界人士和政府官员,不要庇护凶手。”随后,哈桑灵柩由警车从安全部队广场运送至烈士广场清真寺,军乐队奏乐,向哈桑致敬。宗教仪式结束后,哈桑在烈士广场墓地落葬。

一些参加葬礼的民众指责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是袭击幕后主使,同时要求总理米卡提辞职。 葬礼结束后,数以百计示威者挥舞反对派和宗教旗帜,聚集在米卡提办公总部外,呼喊口号,要求他走人。示威者一度冲破外围警戒线,军警随后鸣枪示警并动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至少两名示威者因吸入催泪瓦斯而昏厥。

面对混乱局面,哈里里之子萨阿德·哈里里呼吁示威者保持克制。“我们需要和平,(米卡提)政府应当辞职,但这需要我们以和平方式达成,”萨阿德在电视上发表讲话说,“我敦促所有那些身处街头的人离开。”

除首都外,黎巴嫩北部城市的黎波里示威者封锁了部分道路,其他一些逊尼派聚居的城市也出现上规模的示威游行;一些武装分子用火箭弹袭击了与什叶派真主党关系较近的逊尼派“团结运动”总部,并造成人员伤亡。

国际观察人士认为,哈桑遇刺,已经强烈冲击了黎巴嫩政坛,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国家本已十分复杂的教派矛盾。

埃及中东问题专家拉马丹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认为,黎教派利益本就错综复杂,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什叶派真主党在政府内的力量日趋强大,逊尼派对此早有不满;长达20个月的叙利亚危机更触发了黎巴嫩境内立场不同的教派矛盾。

但是,黎巴嫩大学政治学学者阿奇认为,目前黎巴嫩仍处在叙危机的压力之下,无论是势头日盛的真主党,还是身陷困境的叙当局,都不愿应对黎内战的危险局面。毕竟上次那场持续十五年的内战,让黎巴嫩付出14万人的生命和100多亿美元经济损失的代价,它带来的不稳定更是至今困扰着这个中东小国。

但是,目前仍不断有武装分子从黎巴嫩境内潜入叙利亚同叙政府军交战,同时,大量叙武装分子、伤员等通过非法通道逃往黎巴嫩。叙反对派武装还通过这些通道获得很多武器。黎巴嫩境内的多起教派冲突事件也与叙利亚局势有关。哈桑遇刺及其引发的一系列行动,无疑在告诉人们:叙利亚危机外溢的确令人担忧。`·晓钱·

晓钱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