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开贵:干番事业再回家
资讯

曾开贵:干番事业再回家

2012年01月12日 05:42:38
来源:广州日报

1月8日,四川内江,曾开贵的母亲在家中干活。 CFP供图

离家20年 “一封信没写,一分钱没寄,一个电话没打” 北京破获一储户遭劫案

据新华社电 北京警方11日宣布,通过综合运用多种科技信息手段,警方28小时成功侦破一起尾随银行取款人抢夺8万元的案件。

9日15时许,一事主独自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储蓄所取出8万元现金,当他步行到储蓄所对面路边等候出租车时,一名青年男子突然从他身后将装有现金的塑料袋抢走,并迅速逃离现场。

接到事主报警后,北京警方迅速锁定了一名案发时段内曾进入储蓄所的男子郑某。据调查,郑某是北京市丰台区人,2010年曾因赌博被治安拘留。

1月10日晚,专案组在郑某的暂住地内将郑某抓获,此时距案发仅28小时。据郑某交代,9日下午他在储蓄所内见事主取款后临时起意,尾随事主实施了抢夺。目前,郑某已经因涉嫌抢夺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

北京警方负责人表示,为防止针对银行取款人的抢劫、抢夺案件,警方已经部署便衣和巡逻民警加大对银行周边的巡查力度。

没钱娶媳妇所以再没回家

1月6日南京持枪抢劫案发生后,曾开贵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1969年8月23日出生的曾开贵,是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玉泉村组人。

身体壮自制能力强

曾开贵的父亲曾鲁海说,曾开贵20岁前的经历很简单,四个字:“割草,喂牛”。

父亲曾鲁海记得,儿子读书时,成绩不好,初中只读了一学期,“曾开贵自己读不下去,就不读了。”

那个时候的曾鲁海是个石匠,一个人打石头挣工分,要管5个子女,一家七口挤在3间土坯房里,“能吃顿饱红苕就不错了”。20岁时,曾开贵入伍离开老家。

周边的邻居们对曾开贵的印象较深。有邻居说,曾开贵从小练武,打沙袋,打树桩。“他力气大,双手可直接把竹筒拍碎。”“屋前屋后的竹林,是‘四儿娘’练手的场所。”

“四儿娘”是曾开贵在老家的“绰号”。在家里,他排行老四。因为胃口大,能吃。“哪怕两根烂红苕,都会煮好了吃”,肚子像个娘婆,村里的伙伴,就叫他“四儿娘”,曾鲁海说。

贺定洪任高山乡原武装部部长,他说,曾的身体结实,“是块当兵的料”。

据战友回忆,“他壮实得很,两三个人打不赢他”。

在战友的印象中,曾开贵不爱说话,性子比较急,说话语速快,行动敏捷,走路有点外八字。后来,曾开贵分到后勤班,主要是喂猪,“因为饲养工作干得不错,还立过三等功”。

“因为性子急,说话比较冲,常常说着说着就会吵起来。”曾开贵一位战友说,但曾开贵有一个特别之处,自制能力非常强,“语言上起冲突,哪怕双方吼起来,别人往往需要台阶下,他却会自己降调,收回来,不把事情闹大。”

1992年退伍后,来自内江的战友返回老家,曾开贵却“消失”了。“他没有回家。”据曾开贵同批多名战友说,均无人知道缘由。

“20年,一封信没写,一分钱没寄,一个电话没打。”曾鲁海说,“我的态度是无所谓,别人说,他一分钱都没拿给我用,我想他干啥子呢!?”

1989年,曾开贵经媒人介绍,与附近的一个姑娘谈了一年多恋爱。女孩的父亲当时在砖厂做包工头,家里经济条件好。“但后来‘黄’了,女方家不同意。”曾鲁海说,是因为女方家嫌男方条件差,穷。曾鲁海怀疑,儿子恨父母拿不出钱给他娶媳妇,所以再没回家。

1月9日,女方的家属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接受过内江警方调查,无可奉告。

甚至有村民记得,曾开贵走时,喊出狠话:“在外面一定要干一番事业后再回家。”这种话,曾开贵的战友也听到过。1992年返乡前,曾开贵说,要去西双版纳挣钱,挣不到钱就不回去。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