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铁看中美差距,单伟建:中国用钱做基建,美国砸钱搞军备
资讯

从高铁看中美差距,单伟建:中国用钱做基建,美国砸钱搞军备

2021年02月24日 12:20:29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拜登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政治家,他对中美关系的历史是有非常深刻的了解,他的团队也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他们未必会把对华政策软化下来,但是他们不会像特朗普这样突然做出疯狂的举动,大大地破坏两国的关系,将来的关系会相对的稳定,这相对特朗普政府那些措施来讲,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2、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能做出这么大的进步,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预算很大的部分是花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而美国最大的部分花在军费上。中美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可能打起仗来,到最后国力的对比还是在于老百姓的生活,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3、中国的出口到美国要缴的关税,中国货在美国市场的价格相应提高了,对美国的消费者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对美国的经济也是个很大损失。两国脱钩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很多美国的政客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有把事实、数据、影响给弄明白。

4、中国的经济增长,它的模式是在转型的,从固定资产投资逐渐的转向消费牵动。去年年底把绝对贫困基本上消灭掉,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就奠定了个人消费增长的一个非常坚强的基础。

5、在中国投资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投资?利率要高,然后货币也在增长,这就吸引了大量的组合资本流入中国,结果就造成了一个良性互动。资本进来越多,人民币就越升值,人民币越升值越造成大家来流入。在今年还会有更多外国资本流入到中国市场。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新年好!进入牛年,陈笺在这里要跟您说一声:恭喜发财!新年以来,全球各地的股市纷纷创下了历史新高,除了中国市场之外,其他国家出现了跟实体经济背道而驰的情况,原因到底何在呢?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入主白宫了,他的对华经济策略或者是对华战略会做出调整吗?

最新我看到一份美国商会的报告说,如果美国从中国撤出一半直接投资的话,对美国造成一次性的损失将会是5000亿美金。看到这样的代价,美国还要跟中国脱钩吗?拜登政府会不会扭转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政策呢?

相关话题,今天节目时间陈笺请到的是单伟建先生,他是知名的经济学家和投资人,他曾经在沃顿商学院做过教授,我们知道特朗普是那学校毕业的,他怎么看特朗普这个沃顿毕业生呢?另一方面,现在美国的财长耶伦也曾经是他的导师,他是怎么看中美的经济现状以及两国之间关系能否重上正轨呢?相关话题,就请出单伟建先生。

“中国威胁论”很荒唐,为何美国人却信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伟建老师您好,自从拜登入主白宫之后,他的对华政策也成了大家所关注的焦点,但是我们观察到无论是从他和习近平主席之间的通话,还是对媒体的表述,似乎他的对华政策有些含糊,甚至自相矛盾,您怎么看?

单伟建:我倒不觉得他的态度含糊,我觉得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在美国两党之间有相当的共识,这个共识就是对中国采取一个比较强硬的政策。所以我不觉得拜登上台之后会对特朗普的政策有非常重大的修改,最起码不会很快有所修改。所以在这一方面我并不是非常乐观的。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拜登上台之后,对于中美关系来讲,总体上来讲是个好消息,因为我觉得这个关系会趋于稳定

在特朗普执政的时候,他的很多政策是毫无道理的,近乎疯狂。比如美国政府之前决定把中国60多个记者从美国驱逐出去,这个就是毫无道理的举措。当然中国被迫使用外交对等措施反制,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13个美国记者,也被从中国赶了出去。这对双方没有任何好处,完全是一种疯狂的举动。

更疯狂的是,美方一夜之间把休斯顿中国的领馆给关闭了,借口却是莫名其妙的。这在外交上是非常重大的举措,但是美国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预警,完全没有商量,一夜之间就做了这么近乎疯狂的举动。结果中国也不得已把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关闭了。

最糟糕的是,在特朗普政府没有几个星期就要离职的时候,突然宣布对台湾解除官方接触的限制。我们知道从70年代中美建交到现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从来都是中国的底线,他触及这个底线是非常危险的。美国有识之士也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所幸宣布后特朗普马上离任,所以中国仅做了一些抗议,没有真正在行动上予以理睬。

像这样近乎疯狂的举动,在拜登政府执政之后,不会再发生。因为拜登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政治家,他对中美关系的历史是有非常深刻的了解,他的团队也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他们未必会把对华政策软化下来,但是他们不会像特朗普这样突然做出疯狂的举动,大大破坏了两国的关系,将来的关系会相对的稳定。这相对特朗普政府那些措施来讲,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认为中美之间的角力仅仅是经济上的角力吗?

单伟建:实质上是这样的。美国人把中国当做国家安全的一个威胁,我认为这就是个借口而已。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没有任何威胁的,中国也不会打到美国去,中国也不会对美国的盟国产生任何军事上的威胁。

你看西方的历史,你看欧洲的历史,过去的1000多年,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直是征战不休,一直是在扩张。到了17世纪搞了一个维也纳协议,大家承认主权,承认你在主权之内的宗教就是你的宗教,我不干涉。但是很快就出了拿破仑这样的人物把整个欧洲都占领了。拿破仑消停了之后,欧洲的所有这些国家都开始殖民化,把全世界都给占领了。

美国的历史从1776年建国,1812年就入侵了加拿大,1846年就入侵了墨西哥,整个美国西部,包括现在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德克萨斯都是在对墨西哥的战争中获取的。1890年又开始美国西班牙的战争,今天的波多黎各、今天的关岛和当时的菲律宾都是从西班牙手中夺过来的。

所以西方的历史从来都是一个征战扩张的历史。那么他们以自己的历史角度来看中国,就认为中国变成一个强国之后一定会扩张。但实际上中国是没有这样的历史。中国对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威胁”呢?中国的经济会“威胁”美国在全球老大的地位,这是毫无疑问,这一点是真正的危机。那么美国人对这一点是非常的不爽的,但是他又不能明说“我不让你经济发展”,这个道理是说不出来的。所以他就说:“我认为你的发展对我的安全造成了威胁”,这实际上是一个很荒唐的说法,在历史上是完全没有依据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觉得美国认为中国有所谓安全上的威胁是它的误读?还是说其实真正担心的还是是经济上的威胁,只是不拿出来说而已呢?

单伟建:我觉得有些政客明明知道他们担心的是中国的经济对美国在全球独霸这么一个位置的挑战,但是又说不出来,只好就讲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是我觉得大部分美国人还真正相信中国是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的民众其实很轻信的,特朗普政权一天到晚讲中国的威胁、中国的不公平等等,以此给他的贸易战、技术战乃至资本战寻找借口。大多数人是非常相信的,因为美国人尤其是对外国的所作所为,他们是选择完全相信政府的话,对于政府在国内的所作所为,他相反倒是不大相信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知道中美这两大经济体在全球化的舞台上是互补的,是可以合作的。但是你觉得美国在很多方面对于中国是有误读或者是误解的情况,除了您刚才说的这些还有其他方面吗?

单伟建:美国实际上对中国有很多的误解,比如美国人就认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是很不幸福的,甚至是生活是很不愉快,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的。美国人对中国有很多都不了解。比如前些日子美国有一个刊物采访我,就问我说,美国人到底对中国有什么不了解?我说,美国人不了解中国,好像(中国)还是一个所谓中央计划经济,而实际上中国基本上是市场经济。中国得以在过去的40年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脱离了计划经济的轨道而进入了市场经济的轨道。

中国现在非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对GDP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已经达到了将近2/3,这个事情美国人是非常不熟悉的。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国,超过世界上任何的一个国家。而且中国吸引直接外国投资的数量也是在世界居首,超过美国,在去年之前美国是第一,这些美国人是非常不了解。比如说美国,它的经济当中有很多社会主义成分,它的社会保障制度比中国要发达,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还在建立当中,而且你向社会保障体系做贡献,但是你从社会保障体系里能拿多少钱,退休之后能拿多少钱,没有人知道的。中国社会保障制度还是在一个很初步的阶段,但是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已经是很发达了,那是社会主义的因素。美国对富人征税要远远超过中国,因为富人的所得很多都是从资本市场所得,不管是红利还是利得,中国不征收个人的利得税Capital Gains Tax。

从“高铁”看中美差距

但是中国干了基础设施这件事。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一直在干,而美国没有干,所以令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大大地超过美国。中国和美国对比,道路要好,桥梁要好,机场要好。高铁方面美国就简直没法比较了,中国现在有38,000公里的高铁,美国连一寸都没有。这是什么概念?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从北京到上海,大概是和波士顿到芝加哥的距离差不多远,以英里计算的话大概是800英里,北京到上海坐高铁最快4个小时18分钟,波士顿到芝加哥坐Amtrack美铁,最快是将近22个小时,比中国高铁的成本贵50%,中国的高铁只需要80美元,在美国那一段路是需要120美元。现在中国在基础设施的建设上达到的状况是非常惊人的,中国的高铁是全世界其他国家全都加起来的两倍,你说是不是惊人?中国建造出高铁系统用了15年的时间,仅仅15年。

中国为什么在基础设施方面能够做出这么大的进步?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预算很大的部分是花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而美国最大的部分花在军费上。现在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中国的4倍,也就是说中国不到它的25%,你就可以看出差别。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你的军力有多强。你看以前的苏联军力也是很强的,结果老百姓吃不饱饭,就像我们改革开放前吃不饱饭,那么强的军力没有用,就可能垮下来了。最重要的是让老百姓吃好饭,这就需要基础建设,这就需要扶贫,这就需要消除贫困。在这方面,中国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是做的比美国要强的多,美国现在的基础设施,那已经是破旧不堪了。

美国有50%的就业人口在过去的30年当中,实际工资几乎就没有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你花那么多军费,搞那么多先进的武器有什么用?这两个国家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可能打起仗来。所以到最后国力的对比还是在于老百姓的生活。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他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在谈第二个刺激计划当中要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它要是真正能够去把精力和资源放在基础设施上,而不是去打仗,那么我觉得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缩小的速度就不会这么快,否则的话,我觉得中国是很快就会超过美国,不管是从购买力计算的国民生产总值,还是从美元计算来看,一定会很快超过美国。

贸易战对美国不利更多

特朗普政府愚蠢又疯狂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刚刚您给我们非常直观做了一个比喻,就是拿高铁做一个比喻,确实让我们看到美国和中国现在在基建方面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那么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一份最新的美国商会报告,就是说如果美国从中国的直接投资撤走一半的话,对美国的GDP会将造成5000亿美元的一次性的损失。如果两国之间相互征收25%的贸易关税的话,到2025年美国每年将会GDP的损失达到19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显而易见,可以看到如果美国和中国在经济贸易上脱钩的话,美国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那么为什么新政府上台之后对华政策还是举棋不定,顾虑到底在哪里?

单伟建:美国历史上去搞保护主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做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在大萧条的时候搞过保护主义,当然后来它不喜欢国家去搞禁运,实际上这对美国来说都是有成本的。但是在冷战时期,因为美国和西方与所谓苏联为首的东方集团之间没有什么贸易往来,也没有什么经济往来,所以美国制裁也好,禁运也好,保护主义也好,对于它自己的经济是没有很大的影响。

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中美两国互为最大的贸易国,从2018年就开始搞贸易战,美国把关税提高了25%。两年之后发生什么事情呢?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的平均价格没有下降,实际上还增加了1%~2%。我在2019年底-2020年初,在美国最权威的外交事务杂志就叫《Foreign Affairs》(外交事务)发表过两篇文章,专门谈论贸易战带来的后果,尤其是对美国经济带来后果,我就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说对美国经济带来的损失是GDP的1%左右。你看美国的GDP大概是20万亿美元,1%就是2000亿美元,差不多就是你刚才说这个数字。

中国的出口到美国要缴的关税,如果不是由中国出口商来负担的话,那谁来负担呢?当然就由美国消费者来负担了,中国货在美国市场的价格相应提高了,对美国的消费者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对美国的经济也是个很大损失。因为中国卖到美国的货,不光是消费品,有很多美国生产过程中需要用的产品。

那么如果这方面提高的话,美国生产商那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特朗普政府的时候,他们整个的政府机构当中就没有明白人,都算不清这个账,或者是算清楚了视而不见,而且还吹牛说我们从中国收了多少关税,实际上关税美国老百姓支付的,所以他搞不清楚这个事情。那么拜登政府他们知道贸易战对美国有非常大的影响。

贸易战是一方面,还有技术上对中国在芯片供应方面也有很多的限制,对华为干脆是禁运,但实际上很多人不知道,美国芯片在中国的销售比在美国的市场还要大。美国十大芯片公司对中国的销量是在美国销量的三倍。如果它不卖给中国的话,对美国你想想有多大的打击?过去的一两年一直谈脱钩,我就说在某种程度上的脱钩恐怕会发生的,你可以把一些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去,但是大规模的脱钩,我觉得是不现实的。

首先脱钩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你从一个最有效率的,生产商转移到一个没有效率的生产商,这成本就增加了。你要重新复制一个供应链,这个成本有多大?基础设施在另外的一个地方建立起来,公路、铁路、桥梁等等,海运、空运都重新建立起来,这几乎是不现实的。所以很多美国的政客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有把事实把数据把他们要做的事情能够产生什么样影响给弄明白。美国有没有人算得清楚?有的人算得非常的清楚,我的数据很多都是从美国的研究机构拿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政府,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是愚蠢得不得了,又疯狂得不得了,就完全不理解这个道理。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的经济是没有什么很大影响,去年尤其是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了2.3%,美国的经济是在下降,当然疫情是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在2010年年初,它的经济增长率就已经开始下降,它没有搞清楚这个道理。搞清楚这个道理,就能明白采取的这些反制手段就对美国不见得是有利。美国要真正想和中国角力的话,最好的方式是发展自己的经济,发展自己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想办法去搞贸易战、技术战和现在又搞资本战,根本就不会产生任何对美国有利的影响,也不会产生对任何对中国不利的影响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不管怎么说,特朗普也是一名生意人,对于你们这些专家学者写出的报告也好,文章也好,数据也好,他难道看不懂吗?您作为沃顿教授,怎么看沃顿出了特朗普这样的一个学生呢?您觉得拜登政府他们会不会在中美关系乱如麻的状况中,理出一条和中国合作的理性之路呢?

单伟建:我认为特朗普是一个非常失败的生意人,你去看看他做生意的历史,我就想不出一个他非常成功的地方。所以他对生意的了解,尤其是对经济了解是非常有限。特朗普是Wharton沃顿的毕业生,我曾经在沃顿当过教授,我对沃顿有这样的毕业生都感到很羞愧,怎么会有毕业生连经济的最基本的概念都搞不懂

我刚才说了贸易战也好,技术战也好,资本战也好,对美国也是有很大伤害的,你脱钩等等对美国是有伤害的。但是美国的经济体量非常大的,2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1%的增长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一个能够感到痛楚的地方,有些领域是感到痛楚了,比如说农业,农民感到痛楚了,然后特朗普就给了一些补贴,问题就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消除,所以他没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

中国在18年贸易战一开始的时候,股票市场大跌,大家都很恐慌认为这个会对中国经济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一年之后,大家才发现,对我们的经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中国的出口没有减少,尤其是对全世界的出口没有减少。

去年10月份,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比2017年1月份增长了70%。为什么用这两个时间来对比呢?2017年1月份是特朗普刚刚上台,开始搞贸易战,到2020年的11月份,中国的出口对美国反而增加了70%。中国人忽然就发现,闹半天,贸易战对我们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当然因为这两个国家他们的经济体都已经大到就像这样的一些小摩擦、小争斗不会产生一个致命的影响。所以他没有感觉到这个事情对它有非常深刻的影响。拜登政府里面有很多聪明人,所以他能够了解到这个东西对两国都是不利的。我不相信他们会主动和中国合作,我觉得中国是有意愿的,但是美国按照它现在的政治气候来讲,政府要主动和中国合作,我觉得这是不现实的我们所能期待的是不搞两败俱伤的大举措,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所以您对于拜登政府管制能力也好,精英团队也好,都是看好的是吗?现在的财长耶伦曾经是您的,您对她如何评价

单伟建:我的老师耶伦现在是美国财长,我写那本书《Out of Gobi(走出戈壁)》,前言就是耶伦她所写的。这个人非常有智慧有学问,也非常有经验。她当过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主席,当过美联储的主席,现在又是美国的财长。像这样的精英进去拜登政府,那和美国在特朗普政府管理之下的团队对比,不能同日而语。所以这个政府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和智慧的政府。美国的情况在这个政府领导下会趋好,中美的关系会趋于稳定。

中国在个人消费、电商领域潜力非常大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那么好了,当我们再看清楚拜登政府比上一届政府要更加是强有力有能力的这样的一个情况底下,我们也意识到美国对于中国无论是在经济上的赶超也好,或者是国际影响力的赶超也好,又或者是中国对美国安全威胁的隐忧也好,其实这个警报也没有解除那么中国应该怎么样来制定对美的政策和方针,既能够维护和平,也能够保持两国之间的经贸的往来,同时也确保坚持中国自己既定的战略呢?

单伟建:我觉得中国要做的事情是很简单的,继续发展自己的经济,继续关心老百姓的生活,继续让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这就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让效率提高。中国实际上它的增长速度比5年前已经大大的下降了,原因是什么呢?中国原来增长的引擎是固定资产投资,现在我们知道固定资产投资是不可能持续的,因为中国的储蓄率会下降,中国的储蓄率下降是因为中国的人口会逐渐老化。

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就变成了消费增长,这是非常厉害的。在2009年的时候,中国零售市场的规模是18,000亿美元,美国零售市场的规模是4万亿美元,比中国的两倍还要多。到了去年,中国零售市场的数字是6万亿美元,美国是五万五千亿美元,就在零售市场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长,它的模式是在转型的,从固定资产投资逐渐的转向消费牵动

那么中国只要是能够继续在这个方向发挥它的优势,也就是说我们由政府来发展基础设施,然后由老百姓个人消费来推动经济的增长就很好了。中国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全世界都不是非常关注的,那就是消灭贫困。我们知道贫困曾经是中国非常大的问题,尤其是绝对贫困。我本人曾经就经历过非常贫穷的时期,“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上山下乡,见到很多的贫困。我们去年年底把绝对贫困基本上给消灭掉,这一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就奠定了个人消费增长的一个非常坚强的基础。

所以我觉得中国最需要做的事情现在还是进一步的体制改革。在过去40年,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不是因为美国人所说的计划经济、集中指导经济,而主要的是我们改革了体制,我们使生产力充分地发挥出来。但是我们体制当中的缺乏效率性的部分还是很多的,国有企业就有很多没有效率的地方。改革是不能放松的,只有改革才能增加我们的效率。那么如果我们按照过去的路继续走下去,有改革、有经济的转型、有基础设施,那中国经济增长是可以持续下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不仅是一名宏观经济学家,也是一名知名的投资人。前两天我就看到一篇文章写道说你们也投了国内的茶品牌,对于中国内地的投资似乎你们的动作也有一些的指引或者是指标作用,您看中国内地的投资的话,哪些领域会比较看好?

单伟建:我们投资的公司叫“奈雪的茶”。我们是非常看好个人消费领域的,当然我们也很看好电商领域。中国在这方面我刚才已经说了潜力是非常大的。以前中国的增长模式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弊病,固定资产投资造成了产能过剩,很多行业里产能都大幅度过剩,所以你投资在制造业,你可能看到有很多的增长,但是利润实际上是很薄,原因就在于产能过剩。现在中国的经济在转型转变成以消费驱动,因此真正的增长是来自于消费领域。这里面有很多领域都有很高的增长速度,比如说健康卫生,比如说食品、饮料,我们刚才讲的投“奈雪的茶”就是一个饮料的公司。所以这些方面都有很多的潜力。

我们前几年投了一个公司,叫“海洋音乐”,投的时候非常小,我们投了不到1亿美元,占大概将近50%的股权。后来腾讯在里面也做了一个投资,再后来我们和腾讯 QQ音乐合并在一起,把它改了名叫腾讯音乐。今天公司市值是450亿美元,从一两亿美元几年时间变成了450亿美元,这不是一个虚胖,这个公司在国内的在中国市场的客户是有8亿,你说你在全世界哪里找到这样的公司,能在一个国家的市场就有8亿的客户。中国市场的潜力是非常巨大。所以我们投资比较关注的和所有个人消费有关的行业和企业。

股票市场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确实我也留意到了你们的在国内的股权投资也经常是点石成金我们看到今年以来全球的股市屡屡创下新高,那么也看到日本方面是30年的新高,但是股市的表现完全是和实体经济出现了背道而驰的状况,这样的一个现象您如何解读?

单伟建:我觉得很难解释。我不跟踪股票市场,也不研究股票市场,我们做的是属于私人股权投资,国内叫做私募股权投资,我觉得那是错译,也应该是私人股权投资,因为这资金来源不是定义这个行业的关键,定义这个行业的关键是我们投资的公司基本上都是非上市公司,这就是为什么叫做private equity。所以我不大关注股市。

当然股市尤其是在疫情当中,各国经济在下跌的时候,它能够持续上升。除了去年3月份有一次暴跌之外,以后就持续上升,这很难解释的。以前有个经济学家叫Galbraith,他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世界上有两种预测股市的人,一种人是完全不懂的还有一种人是完全不懂得自己完全不懂。这意思就是说这股票市场实际上是非常难以解释,有很多人想论证为什么它会是这样,为什么这次和上一次是不一样的,在历史上每一次都是失败。

所以我觉得一个股票市场和实体经济不见得有一个短期的关系,在一个很长期的时间,它应该是有关系的,你比如说10年,甚至不需要那么长,3年5年之间必然是有一定联系的,如果是经济持续下跌的话,股票市场是不会好的。这显然大家认为疫情是可以过去的,经济是可以恢复的。现在美国又在搞第二次刺激计划,这次是1.9万亿美元,将近2万亿美元,对经济的刺激会是非常巨大的,股票市场显然就吸收了信息。

另外一个信息,就是科技股。科技公司我刚才举了个例子,腾讯音乐在几年之内可以从一两亿美元变成450亿美元,有的公司涨得速度更疯狂,几年之内就变成千亿美元的公司。你说科技股它价值是否合理,这东西是非常难以下结论。你看亚马逊在很多年当中都没有赚钱,但是最终我认为它是成功了。

所以科技股确实是和以前的增长股的概念有所不同的。但是我觉得这股市也存在相当的风险,因为现在的股价我觉得确实是太高了,如果有个风吹草动,它跌下来也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在历史上处于这种高点的时候,这股市就已经开始有危机的信号了,这是全球股市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再来看看香港这个市场,香港的经济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看到失业率攀升到6.7%这样一个水平,接下来的新的数字可能会更差,在这样的一个情况底下却看到香港的资本市场无论是外资也好,是北水也好,资金非常的充裕,而且是股票市场相当的繁荣,您怎么看这样的景象?

单伟建:中国内地的股市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我觉得现在倒是有一个很密切的联系。中国内地的经济在去年是增长没有下降,全世界我们讲G20二十个主要的经济体,中国内地是唯一增长的,其他都是下降。所以中国内地的股市的增长和实体经济并没有很大的脱节。香港是完全另当别论,香港的股市和香港的经济几乎是没有关系的。香港市场上的股票85%都不是和香港经济有关的,比如说内地股、内地公司,还有其他的外国公司,所以香港的经济好坏和股市是完全没有关系的。香港的经济现在是处于一个严重衰退的状态,你刚才讲到的失业率6.6%,恐怕很快就会突破7%。

我在2019年的下半年就预测2019年香港就会进入衰退,那时候内地在增长,美国在增长,全世界都在增长,为什么香港会进入衰退呢?就是动乱。那么这个动乱尤其针对的对象是内地的游客,所以19年的下半年,内地的游客数量下跌了40%。香港的经济除了金融领域,我认为金融领域和香港关系不是很大,都是围绕着旅游,比如说酒店、航空、餐馆、娱乐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和旅游是息息相关的。游客一走香港经济能好吗?而且由于游客走了,香港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那些奢侈品名牌的店,结果这些店支撑不下去了,他们跑到哪儿去呢?去年跑到北京去了,跑到上海去了,中环有很多名店都关门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疫情解除之后,游客还会回来吗?到香港来看什么呢?名牌店已经是大大的减少了,在上海北京也可以买到,而且不见得比香港贵。香港作为一个购物天堂,已经失去了它往日的光彩和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经济在可见的将来都会很糟糕,从19年以后一蹶不振。香港政府当然是不同意这种说法,他们认为香港的经济会很快的复苏,我是绝对不这么乐观。但是这并不影响香港作为一个主要的国际经融中心,会继续的扩大它的市场份额,而且会继续的吸引中国内地和其他地方的企业到这里来上市。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其实也有不少人说,现在香港的股票市场可能就是一个中国内地的一个股票市场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内地企业占有香港的市值已经超过了8成,它的表现也会跟着中国内地的经济来行走,这样的一个说法您认同吗?

单伟建:可以这样理解。但是它和国外的经济又非常密切的连系在一起。因为你知道这个股票市场它是有两边的,一个是上市公司,一个是资金的来源。美国的资金来源应该占全球资金量的40%左右,可能还稍微多一点。所以全球的经济对于香港的股票市场、对整个资本市场也都会有影响。内地对香港会有影响,国外对它也会有很大影响。

中国对外资吸引力还会继续增强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美国在不断的QE量化宽松的情况下,资本也非常的smart,尤其是华尔街的资本也瞄准了中国市场,无论是中国内地还是香港,您觉得这样的一个资金的流动,也是推动股市上扬或者是资本市场繁荣的一个动力吗?

单伟建:当然是如此了。你可以看到几个数据,首先你看所谓外国直接投资,直接投资是不包括在股票市场投资,股票市场投资被称之为组合投资portfolio investment。然后直接投资到企业是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另外的一个项目。从外国直接投资这个数字来看,中国去年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国。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这说明外国资本包括美国资本对中国市场是有极大的兴趣。但是去年发生的一个更大的变化,包括现在发生更大的变化,就是组合投资的增加中国的市场现在逐渐开放了,允许像摩根银行,像花旗银行,像黑岩这样的公司到中国股票市场投资、债券市场投资

为什么中国市场这么有吸引力呢?第一,经济在增长,从去年一季度之后,一季度经济是下降的,第二季度开始复苏,然后逐月增长。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外国尤其是这些主要经济体的经济下跌形成一个非常鲜明的对照。资本当然是要走到经济增长的经济体或者市场当中去。第二点,中国并没有采取西方国家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比如美国几万亿美元的刺激政策,现在又要加上2万亿美元,欧洲也有刺激政策,而中国都没有采取这种政策,不管在货币政策,还是在财政政策方面都没有放得那么宽。造成中国现在的利率和美国的利率的差别大概是3%。美国10年期政府债券利率大概是1%,中国大概是4%,所以这差距是3%,这是非常巨大的一个差距,中国的利率是美国利率的4倍。因此人民币很坚挺,去年一年人民币增长超过了6%,今年到现在为止增长了1%点多。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在中国投资,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投资。利率要高,然后货币也在增长,这就吸引了大量的组合资本流入中国,结果就造成了一个良性互动。你资本进来越多,人民币就越升值,人民币越升值越造成大家来流入。我觉得在今年还会有更多外国资本流入到中国市场。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知道资本市场的繁荣跟资金走向有着密切的关系,华尔街也是非常的聪明。但刚刚您就说了拜登政府其实是非常有能力的团队,而且有耶伦这样的财长,那么他们如果是扭转了一些特朗普以前的经济政策的话,如果美国经济很快复苏或者出现大幅反弹,华尔街的资金会不会又快速的流回美国市场呢?

单伟建:资本它是不断流动的。现在世界是资本过剩的一个世界,所以要寻求很高的回报,要全世界找。美国也会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而且美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我觉得是不用说的,中国也不失吸引力。所以我觉得资本在中国、在美国都会寻找很好的投资机会。但是按照IMF国际货币组织的预测,美国的经济到今年年底可以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中国的经济到今年年底会比2019年的水平高10%,你就看看这个差别。在今后的三年当中,到202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与2019年的对比,到2024年中国的经济要增长30%,美国的经济要增长6%。所以中国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增长率的话,它对于资本的吸引力是会持久不衰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很多的股民或者普罗大众都经历过做韭菜的这样的一个命运,这几年看到中国的股票市场感觉水分是慢慢的挤干了,而且企业也经过了洗牌之后留下来的这些企业素质都是相当的高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去年国家也开放了对外资的一些政策,比如说像一些外资银行金融机构在在中国的境内可以持股量增大,而且甚至可以控股,那么有人就担心了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底下放宽外资,那会不会是让外资获渔翁之利呢?

单伟建:我觉得没有人比中国人更聪明。金融本身并不是一个像火箭科学这样的东西,没有什么很难琢磨透的东西。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我觉得中国人在金融方面的知识已经大幅度的进步。但最根本上的来讲,实际上资本是流动的,人家可以到你这来投资,也可以到别人那里投资。当然美国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中国的资本在美国做直接投资,但是它并不限制在股票市场投资。

中国的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增加的时候,中国对于资本管制也会放松。所以我觉得资本的流动对于中国的股票市场不会造成威胁,只会有好处,使它更和国际市场接轨。现在有沪港通,中国人可以在上海的股市买香港的股票,还有深港通、债券通等等。所以中国的股市和国际的股市会渐渐衔接在一起好处一个是给中国的投资者增加投资的机会,当然也给国外投资者增加投资机会,但是也给中国的市场带来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外资。但最重要的是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市场不开放,资本控制最终不解除的话,人民币是不可能国际化的。现在在慢慢走的这条道路,我觉得前景是很可观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谢谢伟建老师,非常详尽地跟我们分析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现状,还有这两国经贸应该如何往来?您对于美国拜登政府是看好的,但您认为美国不应该跟中国脱钩。因为数据显示,如果美国和中国脱钩的话,美国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另一方面,您认为美国应该专心去做好他们的基建,与我们高铁比一比,同样的800英里的路程,中国的高铁只要4个半小时,而美国的铁路却要走上22个小时,这个差距显而易见。不然的话,中国很快就会赶超。中国现在是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唯一在疫情当中保持正增长的,中国只要把自己国内的事情做好,将自己的成功的经验发扬光大,那就是坚持走市场化经济的改革之路,经济发展是可以持续的。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