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疫情反扑牵出权力寻租问题,巴育政府再陷危机
资讯

泰国疫情反扑牵出权力寻租问题,巴育政府再陷危机

2021年01月17日 19:08:02
来源:澎湃新闻

泰国问题研究专家 秦翊

2020年对于所有国家而言,都不是一个好年份,泰国尤其如此。由于高度依赖出口贸易和旅游服务业,泰国经济遭遇大幅衰退,失业率不断攀升。与此同时,以大学生为主体的反政府团体不断组织大规模集会。直至官方祭出“刑法112条”(即“蔑视君主罪”)大旗,喧嚣了大半年的反政府集会终于暂时画上了休止符,学生们一边继续放出狠话,一边高高挂起免战牌,蓄力来年再战。

巴育政府本来准备松一口气,好好庆祝新年,孰料却被新冠疫情杀了一个回马枪,全国大半省份亮起了红灯。截至笔者撰写此文,泰国第二波疫情已蔓延60府(泰国共有77府),累计确诊病例近11000例(编注:至北京时间1月17日上午,泰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1680例),泰国再度面临新冠危机。与2020年初暴发的第一波疫情不同,此轮疫情的导火索,均来自地下赌场、非法劳工等灰色产业链条。当事实展现在世人眼前时,泰国民众对官僚体系的信任度下降,巴育政府此前成功抗疫的形象也大为折损。如何挽回民众信心,阻止新冠疫情蔓延,成为巴育政府在新年伊始面临的头等要事。

当地时间2021年1月10日,泰国巴吞他尼,缅甸移民在临时检测点上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当地时间2021年1月10日,泰国巴吞他尼,缅甸移民在临时检测点上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灰色产业四连击,引爆新冠定时炸弹

眼下正在蔓延的第二波疫情,经历了四次“震中”的转变。第一次是去年11月底,多名在缅甸大其力娱乐场所工作的泰国女性通过非法渠道返回泰北清迈、清莱地区,不仅未被隔离,而且四处游走,几乎致使泰北首府清迈城瘫痪。

第二次则是去年12月中旬,在龙仔厝府玛哈猜海鲜市场发现非法入境的缅甸劳工确诊感染。龙仔厝地区近邻曼谷,是海鲜产业聚集地。泰国是全球前十大对虾出口国,其中三成以上来自龙仔厝府。由于工厂企业众多,劳动力短缺,当地企业主大量引入缅甸劳工从事相关体力工作。因此,龙仔厝府聚集了数十万缅甸劳工。泰国人常开玩笑:“除了仰光之外,世界上缅甸人最多的城市就是龙仔厝”。

去年疫情暴发后,大部分缅甸劳工因为无工可做,纷纷返乡。其后,随着疫情逐渐缓解,不少工厂复产复工,但外劳政策始终未放开,部分企业主便通过地下途径帮助缅甸劳工偷渡入境。而缅甸近几个月新冠疫情蔓延,一些劳工感染后,通过非法途径进入泰国,致使龙仔厝成为疫情重灾区。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8日,泰国那拉提瓦府,当地海鲜市场工作人员在处理淡水鱼。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8日,泰国那拉提瓦府,当地海鲜市场工作人员在处理淡水鱼。

由于海鲜市场爆出新冠感染病例,很多消费者不敢食用龙仔厝府的海鲜产品。为避免海鲜业成为“受殃池鱼”,泰国政府多位高官前往龙仔厝,以直播集体吃虾的方式证明虾蟹无辜。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长阿努挺还专门在媒体面前展示厨艺,并与龙仔厝府府尹维拉猜一起吃虾。但不幸的是,维拉猜随即被查出确诊新冠肺炎。阿努挺和维拉猜二人的距离最多不超过半米,好在当时维拉猜戴着口罩,阿努挺才幸免感染。不过,阿努挺还是主动要求隔离了14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泰国政府和龙仔厝民众因为缅甸劳工之事焦头烂额之际,去年12月24日-26日,位于泰国东部沿海地区的罗勇府突然新增37例确诊病例,12月27日又新增近50例,此后均逐日攀升。经调查,确诊者几乎都曾去过一家名为“龙珠”(音译)的地下赌场,“龙珠”成为疫情第三个“震中”。而且,罗勇一名45岁的男子确诊新冠肺炎后去世,据称系该赌场停车场工作人员。与此同时,同样位于泰国东部地区的尖竹汶府、达泐府以及春武里府也陆续爆出民众因地下赌场感染新冠疫情的消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全线沦陷,成为新冠重灾区。

2021年1月10日左右,泰国北部来兴府湄索县也爆出聚赌感染疫情的事件,成为本轮疫情的第四个震中。不过,疫情传播的赌场并不在泰国境内,而是位于湄索对岸缅甸克伦邦妙瓦底地区。不少泰国人热衷于从湄索出境,前往缅甸境内参赌,没想到成为新冠暴发的又一引爆点。截至1月14日,偷渡出境参赌、主动投案自首要求回国的125名泰国人分四批回到湄索,经过核酸检测,共有65人确诊。

连续四波次的新冠疫情传播,令泰国政府应对不暇。缅甸劳工尽管人数众多,检测成本高,隔离难度大,但他们一旦进入龙仔厝府开始务工后,行动轨迹相对简单,接触人群也可回溯。目前,拥有数万家工厂的龙仔厝府海鲜行业协会已经组织雇佣缅甸劳工的各大厂商开展了众筹自救工作,在空旷场地搭建方舱医院,与泰国劳工部和卫生部合作,对缅甸劳工做到应检尽检,及时救治,力争尽可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而在大其力工作的泰籍女子回国后,未加隔离,四处游荡,其行动轨迹、接触人群,回溯追踪难度则较大。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许多赌徒避重就轻,否认自己去过赌场,而且对于自己的行动轨迹瞎编乱造,为政府及时采取防控措施增加了不小难度。泰国政府成立多个调查委员会,针对泰缅边境暴露出的管控疏漏开展调查,并且加派军事力量,强化边境管控,试图亡羊补牢。对于罗勇地下赌场等问题,巴育政府也对相关涉案人员进行了处理。但是,此轮疫情暴露出的种种乱象,无疑对巴育政府的形象形成了巨大负面影响。

泰国总理巴育

泰国总理巴育

公务人员知法犯法,巴育政府面临信任危机

2020年三四月份,泰国第一波新冠疫情防控之所以卓有成效,皆因政府举措坚强有力:宣布实施《紧急事态法》,禁止民众聚集;封锁陆海边境,切断周边邻国病例输入的可能性;各府公务部门与志愿者网络密切协作,民众积极配合,国内感染者行动轨迹有据可查,密接者悉数隔离。在政府的强势管控下,泰国一度被视作东南亚新冠治理的“优等生”。

然而,第二轮疫情的强势反扑,令尚未接种疫苗的泰国民众日益恐慌的同时,对政府治理能力的质疑和愤怒也在不断升级。而这一轮依次袭来的四个波次均与灰色产业密切相关。除罗勇地下赌场外,其余三波疫情,将泰缅边境管控薄弱的真相暴露得一览无余。在大其力风月场所上班的泰籍女子、来龙仔厝务工的缅甸劳工、前往妙瓦底聚众赌博的泰国赌徒,在泰缅之间来去自如,如越无人之境。究竟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能居中操作安排,将泰缅边境变为自家后院?

泰国superpoll民调显示,97.3%的民众相信,泰缅边境关卡形同虚设,非法越境事件频发,致使疫情反扑,其中必有政府公务人员知法犯法,从中牟利。根据1月12日泰国警察总署公布的调查结果,有33名政府工作人员参与协助缅甸劳工从北碧府非法入境,其中20人为警察。

而纯属国内事务的罗勇地下赌场事件,在许多细节被披露出来之后,更是令泰国政府尤其是警察系统成为众矢之的,受到举国声讨。去年12月26日,罗勇府尹主动披露“龙珠”赌场系新冠疫情超级传播地,但却遭到罗勇府警方矢口否认。警方坚决否认罗勇府有地下赌场,他们给出的解释是,当地民众私下聚赌,导致疫情传播。而且,还组织警力对被举报的“龙珠”赌场进行现场搜查,试图证明警方并未撒谎。结果不出所料,警方到场时,赌场内所有涉赌设施和赌具,包括墙上的摄像头都已被搬撤一空,墙上非常明显新换了墙布。

事实上,“龙珠”赌场在罗勇府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去年6月曾遭举报,关门歇业了一段时间,不知道何时又重新开业。虽说是地下赌场,但在泰国博彩界却非常有名,尤其是东部各府,好赌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乃至于谷歌地图都能搜索到它的准确坐标。更夸张的是,芭堤雅、尖竹汶等地均有赌场安排的班车,来往运送赌客。

罗勇警方这种掩耳盗铃、公然包庇的做法激怒了泰国各界。泰国卫生部助理部长萨迪.比杜德查直接通过个人脸书账号发文,指出警方与赌场老板蛇鼠一窝的事实真相,并且直接@巴育总理,请求总理严肃处理此案。

泰国著名媒体人颂提·林通衮(即林明达)披露,自2014年军方政变执政以来,尽管赌博业在泰国属于违禁行业,但是罗勇府早已是“泰国赌城”,而且采用的是“特许经营模式”。赌场从业者必须得到警方许可,在确定与警方分成比例后,才可进行公开的“地下经营”。“龙珠”赌场老板名为颂猜·朱迪德查,在前任第二警区司令、现国会参议员吉迪·劳邦扬警察中将的庇护下,成功获得赌场“特许经营权”。

不仅如此,颂猜·朱迪德查还通过政界关系,安排自己的儿子塔纳·朱迪德查进入现任泰国国会副主席素察·丹查棱的工作团队,可以自由进出议会大厦。罗勇地下赌场曝光后,塔纳直接进入议会某会议室参加“国外网络博彩对泰国社会影响分委员会”的讨论会,之后便被确诊新冠。事情披露后,泰国朝野震惊,赌场老板的儿子竟然以国会工作人员的身份专门去听有关博彩业的研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无间道”?国会副主席素察·丹查棱被此事弄得灰头土脸,不得不承认用人失察,立即将塔纳从团队中除名。

泰国国家警察总署在一片批评声中,不得不采取行动,以玩忽职守为由将罗勇府警察局长调离岗位,他此前言之凿凿所说的“罗勇府内无赌场”成为泰国政坛“金句”,被媒体反复揶揄。之后,春武里府、尖竹汶府警察局长也未能幸免,相继被撤。

除了警察等公务人员之外,巴育政府广遭质疑,还因为在本次出台防控措施过程中,不止一次出现官方表态大相径庭甚至相互矛盾的现象。比如,2021年1月4日,卫生部助理部长萨迪·比杜德查表示巴育总理同意对龙仔厝、春武里、罗勇、尖竹汶和达泐5府实施“封城”措施。但次日便被泰国疫情防控中心发言人塔威信所否认。1月7日,塔威信宣布,一旦感染新冠疫情者被发现未下载“医生胜利”APP,可能构成犯罪,面临罚款或者监禁。疫情防控中心的官方推特账号也发帖强调这一点。但是,此规定存在不少不合理之处,因而遭到民间广泛抵制。副总理兼卫生部长阿努挺在个人脸书账号发文澄清,否认这一规定。当日下午,泰国总理府发言人正式宣布,不下载“医生胜利”APP将不会构成犯罪。凡此种种,亦导致泰国政府的公信力和执政能力受到质疑。

巴育焦头烂额,抗议又将卷土重来?

作为泰国抗疫总指挥的巴育总理,这段时间自然焦头烂额。抗疫成功本是他上任以来的最大政绩,但在近一个月内几乎前功尽弃。为了尽快堵住漏洞,保存抗疫成果,维持自己“抗疫英雄”的清明形象,巴育一面安抚民心,公开表示抗疫物资和经费储备充足,民众无需担忧,一面四处奔走,现场指导抗疫工作,试图将第二轮疫情带来的恶劣影响降至最低。与此同时,他还详细通报了政府在疫苗采购与注射方面的工作安排,给民众以信心。

尽管巴育总理非常努力地挽回影响,但是种种乱象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为泰党、远进党等反对党也乘机对巴育政府进行猛烈抨击。远进党党魁披塔通过个人脸书账号进行直播,指出巴育政府治理能力低下,而且公务人员无视法纪,导致边境失控,非法入境问题严重,致使抗疫工作濒临失败。

即便是诸如颂提·林通衮这样坚定的保王派,也在批评巴育政府内部存在的问题上与远进党罕见地持有一致立场。颂提痛心疾首地表示,假若自己是警察总监,一定会预见泰缅边境管控存在漏洞可能会导致新冠疫情反扑,进而提前介入,严密安排,确保边境无事故。但是,巴育政府各部门尤其是警察部门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颂提承认“巴育总理是好人”,但是他认为,在泰国传统政治文化的制约下,巴育没有能力彻底解决眼下出现的问题。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1日,泰国曼谷,反政府示威活动中,抗议者戴着头盔、护目镜和口罩。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1日,泰国曼谷,反政府示威活动中,抗议者戴着头盔、护目镜和口罩。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在短时间内消除泰国社会长久以来形成的积弊沉疴,绝非易事。从2014年政变上台后誓言要改革警察体制的巴育总理,至今都没有任何实质性行动。并非他不想,而是阻力确实太大。尽管巴育高呼要严格执法,但是在泰国社会的“妥协文化”之下,法律规定往往只是一纸空文。尤其是灰色地带,更是权钱交易、权力寻租的天堂。巴育总理倘若再不斩钉截铁,对治吏出重拳,今年的日子恐怕不会比去年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