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未来美国政坛格局,全看这四人的竞争
资讯

唐驳虎:未来美国政坛格局,全看这四人的竞争

2020年12月18日 22:14:54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当地时间时间11日晚,美国最高法院以7:2驳回了德州总检察长牵头的案子,标志着川普团队在司法上全部败诉。12月14日,美国各州的选举人在本州首府从当地时间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之间,陆续完成象征性的正式投票,两党派选举人无人跳票。

2、现在真正的美国政治观察焦点都聚焦在民主党33岁后生Jon Ossoff、共和党老油条David Perdue、民主党黑人牧师Raphael Warnock、共和党女富豪Kelly Loeffler这4个人身上,参议院最终的控制权、未来4年的美国基本政治版图,都取决于佐治亚州的2个参议员席位争夺。

3.共和党仅需赢得其中1席,就能继续掌控参院,拜登就成了“跛脚总统”,施政将困难重重。而如果民主党能赢得2席,加上副总统的1票,便可保证法案通过。对民主党而言,完全掌控总统、参院、众院,这才叫完整执政。而同样对共和党而言,参院如果不保,那就是全面失守了。

果不其然,在当地时间上周五(11日)晚上,美国最高法院以7:2直接驳回了德州总检察长牵头的这个案子。这也标志着川普团队在司法上彻底输光。

州与州之间的纠纷到最高法院解决,这是一个传统规则。但起诉方必须展示其他州的行为伤害了自己。通常都是跨州的边界、水权等冲突。

最高法的判词也简短直接:德州无法说明它州的选举与本州有任何利益关联,因此拒绝受理!更简单地说,就是“关你屁事”。

只有两位最保守的大法官,阿利托和托马斯表示了不同意见。他俩说,州一级的诉讼还是应该受理的,以后再正式宣判驳回嘛。

而川普自己任命的三个大法官都支持直接驳回,拒绝受理。川普气炸了,他周五晚上在推特上说,法官们“没有智慧,没有勇气!”

另外,带头挑事的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已经被FBI发了至少一张联邦传票。目前,除了性骚扰指控,帕克斯顿还要接受有关贿赂和滥用职权的指控的调查。

此前Paxton的下属举报他涉嫌为自己的捐助者、富翁内特·保罗牟利。保罗在2018年为Paxton的连任竞选捐赠了2.5万美元。保罗则雇佣了一名与Paxton有婚外情的女子。

所有向当局举报他的举报人都已辞职、被解雇或被停职。其中四人上个月提起诉讼,声称自己是被报复的对象。

完成第二轮选举

12月14日,美国各州的选举人在本州首府集结,从当地时间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之间,陆续完成象征性的正式投票。

如美国宪法第2条及第23修正案所规定,各州选举人团的人数等于本州国会众参议员人数,首都华盛顿特区为虚拟的2+1=3位。

2020年科罗拉多州选举人团选前宣誓

在选举人团作为“橡皮图章”投票之前,他们都要宣誓按本州选举结果投票。不仅如此,各州的选举人团都是由该州胜选者所在的党指定的,是“自己人”。

选举人中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准确地说,是所在党在当地的资深基层党工。被指定为选举人,是党派给予的一种荣誉。

当然,也有个别高知名度的党内领导人、本州退休官员压阵,如克林顿和希拉里,经常都是纽约州的选举人。

所以,指望各党自己忠诚的基层党员出现集体“叛变”,那是极其异乎寻常的。

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选举人叛变是在1836年,民主党提名理查德·M·约翰逊作为副总统。

但是当23位南方弗吉尼亚州的选举人得知,约翰逊竟与一名黑人女子共同生活之后,他们拒绝给约翰逊投票。

这导致了约翰逊没有获得足够多的选举人票担任副总统。根据宪法第12修正案改由参议院投票,最终约翰逊还是当选了那届的副总统。

但是,选举人个人的确一直有违背誓言,胡乱投票的。

自1796年至2016年,美国58场总统大选共投出23507张选举人票,总计出现158名“失信选举人”。

其中71人是因为他们宣誓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在投票前死亡(当时还没有宪法第20修正案做规定),2人弃权,其余85人因为各种原因将票投给其他人。

“失信选举人”大多并非倒戈至对方阵营,而是改投给自己阵营的其他人。扣除1836年的“弗吉尼亚叛变”,剩下的居然有7次发生在2016年。

在红州德州,有2个选举人,将本来应该投给川普的票分别投给了德州前众议员让·保罗及俄亥俄州长约翰·凯西克。

而本来应该投给希拉里的票中,夏威夷一人投给了桑德斯,华盛顿州三人投给了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还有一人投给了印地安原住民环保活动家Faith Spotted Eagle。

2016年12月19日,华盛顿州12位选举人在首府奥林匹亚写票,结果12个人跑了4票,一时哗然。

另外,还有3起未遂的失信选举人。明尼苏达、科罗拉多和缅因州各有1名代表在投票前都声称,要将该投给希拉里的票转投桑德斯。

他们分别被“劝离”“作废”,由候补投票人替代或者在做了工作之后重投。

对失信选举人,各州法律传统上的处罚都很轻微。大概是这种事发生了一般也无伤大雅,大家都是一个党的同志,批评教育一下算了。

2016年不仅闹得有点大,而且碰上了杠精。前面说的华盛顿州投给鲍威尔的那三位,下来就被州选举委员会各罚了1000美元。

他们不服,去法院起诉,并在州巡回法院胜诉。但是被对方上诉到州最高法院后,又判维持对他们的惩罚。

这就是2016年一时哗然的华盛顿州选举人团选举结果

另外,科罗拉多州那位未遂的“失信选举人”因自己的选票被撤销,也上诉到设在丹佛的联邦第10巡回上诉法院,获得法院支持,认为选举人可以随自己意愿投票。

于是这些案件提到了联邦最高法院。

2020年7月6日,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作出一致裁决,拒绝赋予“失信选举人”随意选择总统候选人的权力,要求他们依据各州选民投票结果选举候选人。

终审判决写到:选举人必须知道,他们不过是作为选民们的代表,只能按照选民的意愿投下自己的一票。

判决同时要求:各州都有权与华盛顿州一样,选择制裁违反其承诺的选举人团成员,因为选举人无权推翻其所代表的公民的意愿。

2020年华盛顿州投票前宣誓仪式,这次没人敢玩了

其实,以前发生的跳票,不过都是“行为艺术”,借机表达一下对本党侯选人的不满而已。

而“选举人团”投票,本来也只是象征性的礼仪程序。

由于川普的撒泼打滚、无理取闹,今年连本来是走程序的选举人投票也成了焦点。

面对一个死活不服输的现任总统,结果就是两边没有一个选举人敢跳票闹着玩了。

还有关键的第三轮

没有一位“失信选举人”。51个选举人团的结果是已定的306:232,拜登赢得毫无悬念。

现在已经有很多媒体报道称“拜登正式当选美国总统”,就连最“谨慎”(实际上是最不情愿,以后再细说)的普京也终于发电祝贺拜登。

但是,实际上这还早着呢。

根据宪法第12修正案以及其他规定与实践,每个州的选举人票结果,将由州长签署并加盖州印的认证书一起,由美国邮政总局(USPS)在12月23日前递交到国会。

同时另有2份交付州务卿办公室,2份交付联邦存档,还有1份交付管辖当地的联邦法院。

国会众参两院将于1月6日举行选举计票,经历了新一轮改选的全体议员参加,参议院议长(也就是副总统彭斯)将主持。

在完成这第三轮原本也是礼节性的点票之后,才是真正的“拜登正式当选美国总统”,获胜者(拜登)将于1月20日宣誓就职。

现在“川粉”的指望,就是到时彭斯手里拿着拜登的票,报川普名字。但实际上彭斯并没有权力决定统计结果,4年前在这个职位上的拜登也是一样的。

2017年1月6日,拜登作为副总统/参议院议长,主持川普正式当选的唱票仪式

他的任务只是在1月6日下午1点在国会大厦主持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当众拆封选举人团票,并交于两位众议员、两位参议员共计四位唱票员进行公开统计,各州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提交。

但是已经有三名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表示,他们将在1月6日的国会联合会议上,挑战11月3日的大选结果和12月14日的选举人团结果。

联邦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布鲁克斯(Mo Brooks)在发言

这包括佐治亚州的马乔里·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阿拉巴马州的莫·布鲁克斯(Mo Brooks)和巴里·摩尔(Barry Moore)。

根据联邦法律,如果有至少一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联合对某州的选举结果提出质疑,会议就要休会两个小时,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进行辩论。

之后,参议院和众议院进行现场投票,以决定是否接受或拒绝一个州提交的选举人投票结果。如果参议员和众议院都投票否决,结果将被推翻。

根据宪法第12修正案,如果没有总统候选人获得过半选举人票(270张),或两名候选人同时获得50%的选举人票(269∶269),那么将触发由众议院选总统、参议院选副总统的程序。

与平时投票不同的是,这时总统由众议院的各州代表团一州一票投出,赢得多数票者将成为总统。

由于本次美国大选共和党在众议院435个席位竞选中翻红了10个席位,并没有席位被刷蓝,因此其占优势的州代表团的数目由26个增加到27个。这样,川普就有望以27:23当选。

挑头的布鲁克斯表示,他一直在努力争取“越来越多”的共和党议员支持。上周已会见了六名参议员,威斯康星州的约翰逊和肯塔基州的保罗已经表示愿意加入,共同发起挑战。

但实际上对共和党而言,想通过国会投票阻止拜登就职,不可能实现。因为反对意见必须在国会两院都通过,而民主党仍控制着众议院。

所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经祝贺拜登当选,还敦促共和党同僚不要参与任何在1月6日的联席会议上反对认证的行为:

“任何对选举团计票的反对意见都可能会拖延时间,但不会改变大选的胜负。”——别费力气了。

2020年12月12日,美国总统川普现身西点军校米奇体育场,观看陆军(西点)和海军(安纳波利斯)军校的橄榄球比赛

当然川普还有最后一招——起兵造反,但显然不会有任何军队/警卫队响应,只会被平日侍卫的特勤局和美国陆军第三步兵团逮捕。

红脖子“民兵”们也不傻,拿枪占领州府?分分钟会被灭。

真正关键的大选未了战局

即便如此,大选的悬念结束了吗?并没有。

大选不仅是选总统,同时还包括重选国会全部435名众议员(任期2年)、约1/3的参议员(任期6年),以及诸多“搭车”的地方选举、投票。

参议院共有100个席位,在2020年35个席位的改选中,33个席位已经决出,民主党刷蓝1个席位。以目前的结果,共和党总计保有50个席位,民主党占据46+2个盟友席位。

还剩2个参议院席位未定,而这全都集中在佐治亚州——这也是今年大选的关键“战场州”之一。

按该州法律,在11月3日的大选中,由于佐治亚州没有一位参院候选人赢得超过50%的选票,所以该州将于明年1月5日举行2个参议员席位的复选。

51:49,这就是选前参议院的对比

共和党仅需赢得其中1席,就能继续掌控参院,拜登就成了“跛脚总统”,施政将困难重重——

绝大部分关键法案无法在国会获得两院一致通过,只能指望几位共和党参议员在一些无关紧要的法案中,“跳反”支持他。

而如果民主党能全部赢下这2个席位,参院的比例成了50∶50;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哈里斯,将可以投下关键一票,让法案通过。

对民主党而言,完全掌控总统、参院、众院,这才叫完整执政。而同样对共和党而言,参院如果不保,那就是全面失守了。

这是真正值得关注的、有重大政治意义的悬念,川普的“挑战大选结果”只是骗眼球、骗钱的闹剧。

因此两党已经开始为这场集中在佐治亚州的加时赛、“双决选”全面发力。

发国难财,毫不掩饰

目前佐治亚州的2位联邦参议员席位,目前都由共和党控制,分别是戴维·普度(David Perdue)和凯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

相应的民主党挑战者,为年仅33岁的电影制片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和黑人牧师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

普度201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任满一届。洛夫勒则是2019年底接任本党参议员剩余任期,2020年初新上任的参议员。

洛夫勒此前曾任美国洲际交易所高管,其丈夫杰弗里·斯普雷彻是洲际交易所的创始人。洛夫勒因此被称为史上最富参议员。

尽管身价过亿,洛夫勒却在标榜自己视金钱如粪土的价值观,声称自己“放弃了丰厚的收入,甘心为伟大的国家和人民服务”。

然而,在今年1月24日,洛夫勒在6日宣誓就任参议员不到三周,便参加了美国政府的新冠病毒内部通报会。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和丈夫就开始持续卖出价值1800万美元的股票,这些公司的股价都在疫情暴发后暴跌。

同时他们还买进了远程办公软件和个人防护用品制造商的股票。

佐治亚另一名参议员普度同时参加了病毒内部通报会,并同样凭内幕信息操作股票赚钱。

因此他在前2场辩论被挑战者奥索夫打得一塌涂地,最后干脆放弃参加第3场辩论。

然而由于第三党自由党参选人的搅局,奥索夫还是比普度少了8.8万票。不过普度也以49.72%的得票率未能过半。

在另一个席位的竞逐中,由于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等一大票人的搅局,洛夫勒、民主党挑战者沃诺克的的票都未超过1/3。

佐治亚州法规规定,如果候选人没有在选举中获得过半选票,得票率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将再次进入一对一的决选:

民主党33岁后生Jon Ossoff对阵共和党老油条David Perdue,民主党黑人牧师Raphael Warnock对阵共和党女富豪Kelly Loeffler。

现在真正的美国政治观察焦点都聚焦在这4个人身上,参议院最终的控制权、未来4年的美国基本政治版图,都取决于佐治亚州的2个参议员席位争夺:

12月7日,投票登记截止;12月14日,提前投票开始;2021年1月5日,正式投票日,此日前年满18岁的本州居民,可以投票。

为此,两党在每个人身上都砸下了上亿美元的天量竞选资金支持,双方总计砸下超过5亿美元,量级相当于川普/拜登单个人的总统竞选经费。

佐治亚州进入了比原来更高密度的电视政治广告狂轰滥炸时间——相当于以前在全国近10个摇摆州投放的广告,现在近一半全都砸到这里来了。

川普、彭斯和拜登、奥巴马,现在也都重新亲赴佐治亚,为本党拉票。目前的平均民调显示,这两个席位的竞争,两位民主党候选人都暂时领先。

绝不认输的川普

回头看川普这一边,他妄图改变选举结果的一切招数早已失败并且注定完败。

为竞选结果进行的“法律战”全部败诉、驳回或不予受理。都是一个原因:没有证据,纯属乱诉。

但他上周六(12日)一大早发推文表示,“我们才刚刚开始战斗!!!”

稍微了解此人便知,他一生从不认输(认账),面子高于一切。另一方面,他已经不仅是为自己而战了。

周一(14日),就在各州选举人团完成第二轮选举的时候,70岁的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主动离职。

巴尔早在1991~1993年老布什总统任期就当过司法部长,此后一直在企业担任法务高管,赚了4000万美元身家。2019年2月被川普邀请回炉。

但是,在川普嚷嚷了一个多月“选举舞弊”,巴尔却宣布没有找到“大规模选举舞弊”的证据。

此外,巴尔也被指责在10月份对拜登之子亨特的硬盘门未采取任何举动,导致共和党没能在总统与国会选举中获取应有优势。

巴尔在此时选择跳出局外,明哲保身,主要是料到川普已经完蛋,没必要再奉陪了。

然而川普接下来还要注定上演一些无法改变大选结果的政治行为艺术。

CBS/YouGov最新的民调显示,6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且有定论了,已经到了接受现实的时候了。

但将票投给川普的选民里,仍然有高达82%的人认为拜登上台没有正当性。

同时这些人里有50%的人认为,川普有必要继续拒绝选举结果,并使用一切手段继续执政。

拜登以将近8000万张选票、成为得票最多的当选总统。

川普虽然败选,但仍拿到了近7400万张选票,比他自己2016年胜选时还多出1000多万张。

政治新闻媒体POLITICO和Morning Consult对共和党选民的另一项民调显示,川普依然是最有可能的2024年共和党候选人。

根据对注册选民的调查,川普在倾向于共和党的选民中获得了53%的支持,彭斯以12%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川普大儿子以8%的支持率位居第三。

而其他共和党人的支持率都不到5%。

就此认输,这股人气就散了。2024年无法卷土重来。

绝不认输,就是维持“悲情英雄”的形象,转化成2024年的气势。

目前川普本人的政治捐款再次募到了2亿美元以上,而诉讼加重新计票的总体费用,加起来也不过800万美元左右。

我们看到的是一桩桩的败诉,败如山倒。可是他们还乐此不疲,因为他们得到的是滚滚的财源,简直无本万利。

韭菜不割完,官司不会停。

另一方面,坚持嚷嚷民主党“舞弊”“欺诈”“偷窃”,可以给对手贴上标签,激发己方选民复仇心理,甚至混淆剩余的中间选民视听。

当然,真把拜登惹毛了,把川普扔进监狱大有可能。拜登已经拒绝承诺会“特赦”川普。

现在,已经有很多检察官在跃跃欲试了。川普的把柄……那可太多了。

别了!川普

现在(12月16日),距离美国真正最终的总统选举1月6日还差整整3个星期21天,距离新总统拜登就职还有35天。

大选投票结束以来,川普已经进入“自闭模式”,取消绝大部分公开活动。也不跟外国领导人打电话。

那他忙着干啥呢?除了发推抱怨,间或去打高尔夫球;川普从早到晚地看电视,关注媒体对于几个州计票和法律诉讼的报道。到了晚上,他还跟手下抱怨自己的律师团队“不给力”。

公开日程显示,川普至少1个月没有听过机密情报简报。11月3日至今,他也没有和任何盟国领导人通过话。其中不少人已经在电话中祝贺拜登当选。

知情人士形容,川普在白宫几乎“从早到晚地看电视”。上午在二楼的起居室看,下午很晚才来到椭圆办公室,又频繁走到旁边的房间看电视。

除了偶尔想一想2024年如何卷土重来,川普已经没有任何心思放在内政上,更遑论外交,脑子只剩选战。

像伊朗核专家被杀,那是以色列内塔尼亚胡重启的猎头计划,目的是给拜登制造难题。

川普真的要走人了,终于可以认真讨论拜登和席卷外部世界的疫情了。

现在,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超过30万。华盛顿的美国国家大教堂敲响了整整30分钟的丧钟。

丧钟为谁而鸣?一切的一切,在钟声敲响的时候,都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