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已来,疫情何时结束?
资讯

疫苗已来,疫情何时结束?

2020年12月02日 08:13:03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继辉瑞(Pfizer)/BioNTech公司上周向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提出了其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EUA)申请后,今天(11月30日)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也对其疫苗提出了同样的EUA申请。辉瑞/BioNTech疫苗试验的最终数据和Moderna试验的中期数据均显示约95%的有效性。这是一个远远超乎多数科学家预测的骄人成绩。

针对辉瑞疫苗和Moderna疫苗,FDA都已经安排在12月17日进行公开审批,如果一切顺利,将在12月20日左右发放EUA许可。疫苗接种将在FDA批准后24小时内开始,也就是说,美国人最早可以在12月21日接种疫苗。

疫苗的进展令正处在疫情浪潮中的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接下来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就是:什么时候疫情能够结束?什么时候我们的生活能恢复正常?

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基于其模型给出了一个预测:美国最有可能在2021年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结束疫情,通过接种疫苗实现群体免疫。麦肯锡认为,从现有数据和对美国疫苗的分发来看,不太可能在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达到群体免疫,但更悲观的时间点,比如晚至2022年,似乎也不太可能。

如果美国能一边分发疫苗,一边更有效地实施公共卫生措施,再加上天气转暖,美国可能在2021年第二季度就将死亡率压到与流感差不多的水平,到那时,就算离群免还差了一步,至少已经足以使美国向正常过渡。

也正是基于疫苗的好消息,美国FDA前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博士对CNBC表示,美国目前面临的已经是“最后一轮感染激增”,“我相信2021年情况会有所好转”。但问题是,接下来这两三个月美国人还需要努力熬过去,否则照他预测,到2020年底,可能就会有三分之一的民众感染新冠,而这意味着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曙光即将到来前死去。

疫苗和治疗都在进步

过去两周,辉瑞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以及Moderna的结果令全世界欢呼雀跃。两个疫苗的样本量都非常大,因此足以对数据给予合理的信心。两个疫苗目前显示的有效率都达到大约95%,有效率越高,接种疫苗的个人获益越大,更有可能鼓励民众接种,而且还能降低达到群体免疫所需的种群比例。Moderna还宣布,他们的疫苗稳定性比预期中要高,只需要冷藏就能够保持30天的稳定性——这是另一个好消息。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疫苗处于后期试验阶段,预计未来几个月也将获得相关数据。

谨慎仍然是必要的。到目前为止,辉瑞和Moderna疫苗的安全记录似乎很不错,没有报告严重的副作用,但随着样本量的增加,未来几个月将提供更全面的情况。此外,现在还不知道疫苗的保护作用能持续多久。另一个问题是儿童,辉瑞试验是在最后一个阶段开始招募12岁以上儿童的,因此对于他们的效果尚不清楚,所以通常流感疫苗是优先提供给孕妇和儿童接种,但这一次,儿童将是最后一批接种的群体。

除了疫苗,对于新冠的治疗也在进步。例如,美国礼来(Eli Lilly)公司的单克隆抗体bamlanivimab于11月9日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EUA),再生元(Regeneron)公司的抗体REGN-COV2于11月22日获得EUA批准。有关这些抗体的最新数据表明,如果及时提供给新确诊感染的病人,可以减少病情恶化的可能性,因此有助于降低死亡率。总的来说,这些新疗法的出现已经使住院病人的死亡率降低了18%。这都是值得人们庆幸的进步。

接下来的问题是接种

辉瑞公司到今年年底将可以生产5000万剂,两剂疫苗可以让2500万人获得免疫,首批疫苗供应给美国。该公司已经开始与美国的航空公司、监管机构和机场合作,讨论大批量交付疫苗的可能性,《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上周五首批辉瑞疫苗已经从比利时运抵芝加哥。

Moderna公司预计,到今年年底,它可以向美国供应2000万剂,这个数量也能让1000万人获得免疫。

由于初期疫苗供应有限,而且没法运送到美国的偏远地区,因此估计一旦疫苗在12月中旬获得审批,大中城市的医护人员和养老院的老人将是首批集中接种的群体,接下来按照美国疾控中心(CDC)的计划,将轮到五个联邦机构的工作人员,包括监狱局、国防部、国务院、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和退伍军人卫生管理局,这些机构也将优先为70岁以上的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员工接种疫苗,CDC介绍说,比方说国务院里,一位需要经常出访海外的70岁的外交官,应该属于获得疫苗的第一梯队。

接下来,在2021年3月起,疫苗需要向关键岗位的员工和更广泛的社区延伸,如果疫苗有效、安全并向所有年龄层分发,疫苗接种率约为45%至65%,就可以实现群体免疫。

另一方面,如果疫苗有效,但只分配给成年人,而成年人只占美国人口的76%,那么需要达到群体免疫,就得有更高的疫苗覆盖率,这个数字大约是60-85%。考虑到美国有相当高比例的人原本就反疫苗,对于这种全新的疫苗更是持观望态度,这将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

好消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进行广泛的血液抗体检测,可以相信美国实际感染新冠的人数可能已经远超目前官方统计的数字,有了这部分人口获得的自然免疫力,似乎就不需要将疫苗接种的阈值定得那么高。但这也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为目前人们对感染过一次新冠后能免疫多久存在疑问,一些研究认为自然免疫力可能只能持续6至9个月,而不是像麻疹那样得一次就能终生免疫。另外对于究竟有多少人实际上已经感染,目前模型预估的值相差很大。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科学家们创建的模型计算出,真实感染人数大约是报告数字的8倍,那么9月底美国新冠感染的实际人数接近5300万,目前则有可能接近1亿,感染人口达到了29%。

这个估算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类似,MIT估计截至2020年10月30日,累计病例和死亡人数分别是官方报告的8.5倍和1.4倍,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染病死率已经在显著下降。

澳大利亚科学家提出的新模型采用了一种“回溯”方法,通过将新的估计数字与官方确诊病例进行比较,该小组能够预测每个国家的“真实”感染率。根据他们的计算,美国的情况应该是真实感染人数为报告数字的6倍左右。

如果没法准确估计全美的情况,一个更实际的方法是根据各州的血液抗体阳性率结果来看各地的情况。目前科罗拉多州和堪萨斯州等一些州的抗体阳性率只有1%到2%,而新泽西州和纽约州达到了14%到20%,在疫情目前已经失控的北达科他和南达科他甚至达到了30-35%,部分社区为50%的程度。一些专家认为,抗体阳性率每增加10个百分点,大致可以转化为提前一个月结束疫情。

疫苗路线图

在疫苗到位之前,这个冬季将充满挑战——从刚刚过去的这个感恩节的全美出行情况可以看出,美国人不会因为每天暴涨的感染人数而做多少牺牲,也不会因为疫苗即将到来就做多少等待。

预计三周以后,这场全美大迁徙将体现在新增感染人数和住院人数上,而紧接着的将是更为盛大的圣诞出行季。戈特利布博士周一对CNBC表示,考虑到这些因素,加上实际的感染人数远高于确诊人数,到2020年底,可能会有30%的美国居民最终感染新冠病毒。

感染人数达到了一定的门槛后,病毒的传播率会开始下降,加上治疗的进步和最早一批疫苗接种的效果,预计在2021年第二季度或者一季度晚些时候,死亡率将开始下跌。当新冠的死亡率可能开始接近流感的平均死亡率时,美国将可能会开始向正常生活过渡,比如学校将开始正常进行面授课程,营业场所不再限流,大部分企业恢复现场办工,但民众仍然需要采取戴口罩这类措施。

麦肯锡估计,需要3至8个月的时间生产、分发和接种疫苗,预计在2021年7月至12月之间,美国将实现群体免疫。如果在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基础上能再增加一些安全有效的新疫苗,或者今年冬季的病例激增数更多,那么美国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点可能会更早一些,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2021年初实现群体免疫,恢复正常生活。

代价沉重

美国最初的一波疫情主要由老年人承受打击,在这一波中,住在养老院的老年人有8%的人因此而去世。

现在这波的动力则是年轻人——许多人自认为自己有金刚不坏之身。克利夫兰诊所儿童医院的儿科传染病专家弗兰克·埃斯珀(Frank Esper)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感染上新冠,有些年轻人没有任何潜在健康问题,但病得很重。”

目前,新冠病例最多的是18至29岁年龄组,全美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年龄中位数在40岁左右。40岁以下美国人死于新冠的人数为3571人,已超过9/11恐怖袭击造成的总死亡人数。

位于安娜堡的密歇根大学医学中心(Michigan Medicine)重症监护医学副主任雅各布·麦克斯帕伦(Jakob I. McSparron)看到了同样的情形,他说,“认为年轻人感染新冠后不会恶化或死亡的观念是完全不正确的,目前,我们重症监护室的大多数病人年龄都在60岁以下。有三个20多岁的病人。”

随着大量患者涌入,候任总统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新冠咨询委员会成员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Osterholm)说,医疗体系“濒临崩溃的边缘”。

奥斯特霍尔姆说,公众没有意识到情况有多可怕,可能只有在“有人快死了,在急救室候诊室的椅子上坐了10个小时找不到一张床,然后就这么死去”的时候,他们才会做出反应。

从新墨西哥州到明尼苏达州再到佛罗里达州,医院里充斥着创纪录数量的新冠患者。小医院的工作人员不得不一再请求大型医疗中心多接一个病人,哪怕只是多接一个病人,但许多大型医院都大幅限制了可接受的转院数量,它们自己的病房已经人满为患。而护士和其他一线工作人员的感染率不断上升,也令病人更加无法得到及时的照顾。

天主教医院集团SSM health的首席社区卫生官亚历山大·加尔萨(Alexander Garza)博士说,圣路易斯的医院最近几周受到的冲击尤其严重。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大约50名患者无法得到SSM Health的及时治疗。

他说,医院正在把儿科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调到成人重症监护室,把病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并要求通常一次照顾两个危重病人的护士照顾三个或更多危重病人。

芝加哥的急救室护士康苏埃洛·瓦加斯(Consuelo Vargas)说,病人们要在急救室里呆上几天,因为重症监护室已经住满了。护理人员短缺产生了连锁效应。她说:“这会导致病人更容易摔倒,这会导致褥疮,这会导致病人护理的延误。”

除了这些问题,医疗界还越来越多地发现新冠会带来长期症状,现在估计10-35%的患者会出现神经病学症状,比如嗜睡、眩晕、认知困难、记忆问题等。而这都有可能影响到患者未来的劳动能力,并且为美国制造巨大的健康投入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