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茅台”一瓶难求怎么破?
资讯

“飞天茅台”一瓶难求怎么破?

2020年10月23日 07:42:00
来源:虎嗅网

作者|Eastland,虎嗅研究总监

头图|CFP.CN

要问2020年什么行业、什么产品复苏最强劲,茅台酒当仁不让。

年初受疫情影响,53度飞天茅台一度跌破2000元/瓶,之后迅速回升到2400元左右,端午后继续走高,9月中旬达到2850元~2900元,个别市场突破3000元。往年国庆节后,茅台酒零售价会回落几百元。今年一反常态,多数地区市场价维持在2800元左右。元旦、春节将至,茅台酒零售价再创新高的概率较大。

茅台酒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是供不应求。根据公开信息, 2020年茅台酒基酒产量约5.02万吨,同比增长0.6%。2021年茅台基酒产量将达5.53万吨,同比增幅将达10%。茅台不卖新酒,5.53万吨产能要到2027年才能释放。

2019年茅台销量3.5万吨,卖的是五年前的酒(2015年基酒产量为3.2万吨)。依此类推,2020年茅台销量略高于4万吨(2016年基酒产量为3.93万吨)。4万吨酒大致相当于8500万瓶500ml飞天茅台。

“茅台酒越放越好喝”“越放越值钱”“具有保值增值功能”……即便请客,2020年与2018年茅台代表的规格和礼遇大不相同。因此,所有染指茅台的人们,从经销商到用户,会出于各种原因把茅台囤起来。8000多万瓶酒中流入消费市场的不到一半。

中国中产阶层已达4亿人,自己不喝也不请人喝吗?即使不喝、不送,有机会买两箱保值要不要?消费+投资需求叠加,即使每年有1亿瓶“飞天茅台”投入市场,也难以扭转供不应求的局面。

根据遵义仁怀市酒业协会数据,茅台集团以外酒企产量达23.6万千升,五倍于茅台集团的产量,但营收仅为200亿,约为茅台集团的20%。茅台镇其它酒厂分流酱酒需求的空间还很大。

波尔多葡萄酒被分为列级名庄、明星庄、法定产区酒、准法定产区酒、优良餐酒、日常餐酒等六个等级。茅台年份酒相当于列级酒庄里的“一级庄”、53度飞天茅台相当于“二级庄”,茅台镇其它酒厂的产品如能有效填补剩下的五个级别,供需矛盾将大大得到缓解。

“茅台酒”属于原产地

真正的世界名酒都是按原产地酒命名的,因为离了那一方水土就酿不出最正宗的产品。比如“法国干邑”(白兰地)中的“干邑”即是地名——法国南部复朗德省的一个小镇“Cognac”的中文译(音译为“科涅克”),也是受法律(法国政府于1909年颁布)监控、保持的“原产地标识”(非原产地产品不得使用)。英国人总结得好:“All Cognac is brandy,but not all brandy is Cognac.” 2009年,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法国干邑”实施地理标识保护。

原产地标识管理最好的当属波尔多葡萄酒。“波尔多”是地名,在法语中的意思是“在水一方”,那是一片由加隆河、多尔多涅河及两条河流汇集成的吉伦特河环绕的沃土,土壤排水性好、矿物质丰富。另外,波尔多地区濒临大西洋,在海洋暖流影响下,气候温和,适于葡萄生长。正如法国谚语所说“好喝的葡萄酒看得到河流”。

首先,只有在法定产区种植的葡萄才能用于酿造波尔多,例如左岸的梅多克、格拉夫,右岸的波美侯、圣爱美隆。

其次,只有法定品种才能用于酿造波尔多。法定红葡萄六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品丽珠(Cabernet Franc)、味而多(Petit Verdot)、佳美娜(Carmenere)和马尔贝克(Malbec);法定白葡萄三种——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赛美蓉(Semillon)和密斯卡岱(Muscadelle)。

最后,各产区对酒庄进行评级,比如1855年波尔多酒庄评级、1953年格拉夫评级、1955年圣爱美隆评级和中级庄评级。为便于消费者选择,波尔多葡萄酒还被分为:列级名庄、明星庄、法定产区酒、准法定产区酒、优良餐酒、日常餐酒等六个等级。

“茅台洒”,曾用名“茅台春”,指代在贵州遵义茅台镇就地取材、按传统酱酒工艺酿造的所有烧坊的产品。乾隆十四年(1749年),贵州布政使爱必达在《黔南识略》中提到“茅台村地滨河,善酿酒,土人名其酒为‘茅台春’”。至道光年间,茅台镇烧坊不下二十家。由于地处川盐入滇要道,“茅台春”被盐商带到各地,名声远播。

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荣获“世界三大蒸馏名酒金奖”的“法国干邑”、“苏格兰威士忌”和“中国茅台酒”都是以原产地命名的。参展样品由荣和、成裕两家烧坊提供。两家为奖杯争执一番之后,省政府裁定“奖杯由县商会事务所领收陈列”。

1935年3月,红军长征路过茅台镇。成仿吾将军回忆道:“茅台镇是茅台名酒的家乡,紧靠赤水河边有好几个酒厂与作坊。”聂荣臻元帅回忆道:“为了欣赏举世闻名的茅台酒,我和罗瑞卿同志叫警卫员去买些来尝尝”。耿飚将军很传神:“到处是烧锅酒坊,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酱香。指战员们向老乡买来茅台酒,会喝的组织品尝,不会喝的装在水壶里,行军中用来擦腿擦脚,舒筋活血”……红军认的是原产地,没有人留意喝的是哪家的茅台酒。连字号都没有的小作坊未必酿不出好酒。

茅台镇各家酒坊手艺有高低,勾调出的口味有差异,年份有长有短,但只要用传统工艺酿造就是茅台酒,没有“真假”之分。

台积电隔壁建个厂,肯定造不出3nm芯片。在国营茅台酒厂“隔壁”,用一样的原料、一样的工艺,师傅全用国营茅台厂的离职或退休职工,酿不出好酒见鬼了。因为茅台酒只用高粱、小麦、水三种原料,没有可口可乐的“神秘”配方。

原地产概念在中国,比如金华火腿、龙井茶,都缺乏明确界定,“茅台”算做得比较好,但远远不够。

茅台洒原地保护困难重重

1951年,茅台镇三家最大的烧坊——成义、荣和、恒兴合并成为国营茅台酒厂,成为计划经济时代茅台镇硕果仅存的酒厂。六十年代初粮食紧缺,私人在自家院子里酿酒都搞不到原料。

随着改革开放,凭借优越的自然条件、深厚的历史积淀,茅台镇酿酒业重新兴旺了起来。截至2019年,证照齐全的酒厂有500多家,酿酒成为茅台镇、乃至仁怀市的支柱产业。

尽管中断近20年,但茅台镇传统酿造工艺没有失传、人才没有断档。一方面是因为20年不算很长,酿酒不同于文体艺术,三四十岁的优秀工匠蹉跎到五六十岁,手艺很容易恢复;另一方面,国营茅台酒厂客观上发挥了酱酒人才“黄埔军校”的功能。

2000年,国营茅台酒厂提交了“茅台酒原产地域范围界定申请”。2001年3月,以国营茅台酒厂为核心的7.5平方公里被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核准为“茅台酒核心原产地”,受到地域产品保护,就是下图中紫色“蚯蚓”。

2010年5月,茅台原产地范围扩大到15.3平方公里,据业内人士估算,大约有200家酒厂进入“核心”。

站在茅台酒厂角度,原产地保护、仁怀酱酒区域布局规划均属“利好”。

首先,强化“原地产”概念,并以国营茅台酒现有厂区为核心划定“核心产区”,树立“离开那核心产区酿不出正宗茅台酒”信仰,一劳永逸地建立“护城河”。

其次,在弹丸之地的仁怀划出大片“禁止发展区”“限制发展区”,避免酱酒项目过多、过烂、破坏生态、争抢资源(水源、粮食、泥土)。

茅台酒原产地保护最大的受益者是国营茅台酒厂,其他500多家酒厂获得的收益加总仅为“600519”的零头。主要原因是有二——

首先,国营茅台酒厂连续经营70年,长期作为国宴用酒、政府招待用酒,高端品牌形象坚不可摧。茅台镇其它酒厂、特别是私营酒厂,均为改革开放后“重操旧业”或新建,在茅台酒厂巨大光环下从零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谈何容易。

其次,劣币驱逐良币。打造品牌不易就“仿茅、傍茅”,甚至直接造假;要不就夸大年份,五年的酒标十五年、二十年……还有在营销上玩花样,比如“对天发誓比茅台好喝”“替父卖酒”等。辛辛苦苦酿出好酒,占压资金一存就是五年、十年,而打着 “茅台镇酱香陈酒,9.9元包邮”一个月能卖好几万瓶。

茅台镇的酱香酒应当像波尔多葡萄酒分多个等级:“50年茅台”相当于列级名庄“拉菲古堡”,用于隆重场合;“53度飞天茅台”相当于名庄“拉拉贡庄园”,排场足够; 茅台镇上1000元的高档酱酒相当于“法定产区酒”,口感不次于“53度飞天”,三五好友每月喝两次可轻松负担。

如今酒友的口头禅是“茅台带个镇,买酒要谨慎”,他们宁可花将近3000元买“飞天茅台”,也不敢花2000元买“和飞天茅台一样好喝”的酱酒。从这个角度说,“茅台镇酱酒”原产地保护任重道远。

当务之急是让消费者对“茅台镇酱酒”这块牌子建立信任,不妨一家一家解决。比如组织“茅粉”去茅台镇参观考察,走访优质酱酒生产厂家,现场品鉴。认准一家酒厂之后,团友将常年从这家酒厂购买。同一平台组织的“参访团”之间可以分享信息,一个“酒友”掌握五到十家“可以信任的酱酒厂”,各种档次的需要都能得到满足。每个人把自己的购酒经验与朋友分享……如果只认“飞天茅台”的现象得以改观,一瓶难求将迎刃而解。

为推广酱酒文化,虎嗅将定期组织读者赴“酒都”仁怀茅台镇领略那方水土之神奇,探访优秀的酒坊,学习酱酒品鉴知识,还有品酒比赛,丰盛晚宴,好酒管够!第一站就是衡昌烧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