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北京疫情迅速遏制,天津又现海鲜之谜?
资讯

唐驳虎:北京疫情迅速遏制,天津又现海鲜之谜?

2020年06月18日 23:34:10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 这一轮新冠疫情病毒可能是由于归国人群管控疏忽导致的隐秘传播;但经过各方即时、警惕的反应,新发地疫情已被发现和遏制

2. 7天来,北京共确诊158人,无症状者15人,7名疑似;几乎所有的病例都与新发地有关

3. 综合考虑当事密切接触者、去过疫源地的人员、扩散到异地的状况,结合数十万计的核酸检测数量,民众防疫意识已经提高,病毒传播已经得到全面遏制

4. 北京之外,天津一位“期间偶尔负责清洗冷冻海鲜食材”的本土确诊病例引起注意,但与新发地毫无关联;天津已对其接触过的人群及涉及地点进行管理、消毒和核酸检测,目前为止,均为阴性

5. 除进口海鲜存在问题之外,国内隐秘传染链也可能是天津病例的罪魁祸首;但具体的传染之谜,需要依靠天津的流调团队来破解

6. 经过几天内日均采样约40万人的大会战,在北京新发地市场局部新发的疫情已经查明情况。

病毒源头与追踪

正如上一篇所详细分析和介绍的那样,已经有专家指出,经过进一步的样本全基因组测序,这一轮新冠疫情的病毒可追溯至三、四月份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并于近期在国内独立演化。

因此目前北京新一轮疫情检出病毒样本测序,与当前的欧洲新冠病毒谱系相似、但不同,因为两边的病毒都各自演化、分岔了。

而病毒在国内人群中的来源与传播,很可能是3~4月期间,境外归国人群的管控当中存在疏忽,进而在国内产生了“时隐时现”的隐秘传播链。

一遇到抵抗力弱的感染者、人员流动复杂密集的环境,就可能小范围地群体性爆发。这种隐秘传播是很难被提前发现的。

但是,由于各方反应及时,警惕性高,新发地新发疫情在早期阶段就已经被发现、遏制。

▎1号指示患者,52岁的“西城大爷” 来源:BTV《生命缘》

首先是52岁的“西城大爷”,10日下午发热,独自骑车戴口罩去发热门诊就诊;11日清晨确诊,立刻以良好的记忆力回忆了近期轨迹,并着重怀疑了自己6月3日去新发地市场给孩子买鱼的经历。

于是,流调人员在11日当天就已经赶到新发地,取样检测,并于12日凌晨获得初步结果——40个环境位点存在病毒。这个时间点还早于食品研究院的两位员工(第2、第3号病例)确诊。

随后,立刻启动战时机制对涉及的新发地市场、京深海鲜市场疏散人员、全面检测,对新发地市场及周边小区采取封闭管理措施。

▎北京病例分布情况 来源:北京市卫健委

根据各医院发热门诊哨点的报告,又对各涉疫社区相关人员、中高风险街道乡镇常住居民,以及医疗卫生机构从业人员、公共领域服务人员、已返校学校学生及教职员工、参与重点区域社区防控一线工作人员等6类人员,按照“应检尽检”的原则,由属地政府在本区域内统一组织开展核酸检测。

7天来的检验结果,说明了什么

7天来,北京共确诊158人,另有15位无症状,7名疑似; 外地共确诊新发地相关病例14人,另有4名无症状,表格如下:

病例详细情况表格如下:

▎11、12、13日病例情况汇总

▎14日病例情况汇总

▎15日病例情况汇总

▎16日病例情况汇总

▎17日病例情况汇总

16日之后,北京不再公布病例详情。但之前5天公布的病例详情,已经足够给这次疫情“画像”了。

几乎所有病例都与新发地市场明确有关

为何说疫情已迅速得到遏制?

在疫情单点、初期爆发的情况下,判断疫情是否查清,是否得到遏制, 应考虑到如下几点:

1、在病毒源发爆发地,所有当事密切接触者,是否都已查清?

2、曾经去过疫源地的人员,是否都已查明情况?

3、在疫源地之外,家庭成员、同事之间的感染情况是否都已查清?

4、病例扩散到异地的情况如何?在异地是否继续发生人传人感染?

5、在疫源地之外,是否发生大面积群体感染?

6、病毒感染者是否均已得到控制?

根据目前公布的疫情调查溯源工作情况,可以一一分析这些问题。

1、新发地市场从业人员,包括4000多家商户、雇佣员工和市场管理人员、保洁清扫服务人员约1500名。 总数接近万人。

从12日开始,已经最先重点清查新发地从业者,在第一批接受检测的517名重点人群当中,有45人咽拭子阳性,阳性率8.7%。

接下来,8000多名经营采购和工作人员,已于6月14日凌晨全部完成了核酸检测,并转运至集中观察点,进行集中医学观察。

至15日,连同自行就医确诊者,在新发地业者中共检出60人,在北京的检出人数中占比过半。

▎只有卫星图,才能完全展示新发地的超级体量

2、新发地客流量正常情况下每天顾客量约1.5万人。

日吞吐量蔬菜2万吨、果品1.6万吨,水产2000吨,生猪3000多头、羊1500多只、牛150多头,总量约4.4万吨。

进出场长途大货车3000多辆,进货小货车小汽车近万辆。每日涉及进出京司机5000多人,吞吐量极其惊人。

在北京,全市社区防控工作迅速进入战时状态。

7120个社区(村)近10万名社区工作者,通过张贴公告、上门询问、电话微信联系、实地走访等多种方式,实施“敲门行动”,地毯式排查出5月30日以来曾去过新发地市场的相关人员近20万。

并以社区为单位,对相关人员的基本信息、到市场时间、密接人员等进行详细的询查,并第一时间组织相关人员和其同住者前往核酸检测点,就近安排核酸检测,并进行居家观察。

至15日,连同筛查、密接追踪、自行就医,在市内访客中共查出近30人。

在京外,各地政府和疾控机构接报后,也通过行程大数据等方式开展全方位、地毯式排查。各地对此绝不敢大意,重点清查,不漏一人。

另外,京外去过新发地的,多是送货司机、蔬菜果品从业者,情况相对较好掌握。

如紧邻而且环抱北京的河北廊坊市,截至6月17日,共排查出去过两市场人员887人,密接人员999人,全部隔离观察并进行核酸检测,已出结果360人,均为阴性。

而直辖市天津,截至6月17日16时,全市排查涉及新发活动史人员达8753人,其中具有暴露史人员1597人,均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已完成核酸检测1455人,均为阴性。

暴露人员的密切接触者3611人,均采取居家医学观察措施。同时排查本市从事销售、储运、加工人员7713人并采集样本,已全部完成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北京疫情日增趋势图 来源:北京市卫健委

3、在北京的检出病例中,已经发生了一些亲密接触者之间的传播(第二代病例),显示新冠病毒传播快,传播力强。

如食品研究院的5位同事,丰台某川菜馆的7位从业者;以及作为新发地“下家”、联系较多的玉泉东市场,多名未去新发地的从业人员,也被去过新发地的人员感染。

因此,玉泉东市场享受了新发地“同等待遇”,新发地周边11个小区和玉泉东周边10个社区全部实行封闭管理。

至15日,人传人间接感染的共有20余人,占传染链相当比例。

所幸这次疫情发现得早,发现及时。对9万小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未发现社区传播现象。

4、截止目前,病例一共扩散到4个省份,辽宁、河北、四川、浙江。

其中辽宁是食品研究院2名同事11日出差,12日下午即被因密接同事(北京病例2、3)而流调追踪。相关密接者,已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浙江是1位新发地业者近期从北京返回温岭,因发热、头晕、咳痰及胸闷等症状前往发热门诊就诊,并主动上报。已排查出当地密接者11人,全部实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四川是一位新发地业者(13日确诊)的妻子因母亲住院,飞回石棉老家照料。

▎安新县距离新发地仅133公里,走高速不堵车用时可在2小时之内

情况较为复杂的是河北,准确说是雄安新区的安新县。

因为地域和历史传统因素,环抱白洋淀的雄安三县特别是安新县,有部分民众在北京从事水产生意,负责贩卖白洋淀所产淡水鱼。

至17日,已确诊10人,另有无症状患者4人,除一人(新发地业者)为保定定州市之外,其余13人均分布在雄安新区尤其是安新县。

在异地继续发生人传人感染的,也只有安新县最先确诊的一家。

他们在6月8日返回,在尚不知疫情的9~11日,造成了3例本地传染,包括邻居、幼儿园老师小孩、以及互不相识的医院孕检者。

而在13日之后,安新县对新发地返乡人员集中隔离,陆续检查出6位感染者,避免了继续人传人感染。

5、综合7天以来京内京外的情况,除玉泉东市场出现较多病例,采取新发地同等措施以外, 没有发生大面积群体感染(但四川病例较为惊险)

发现的病例大部分位于新发地市场所在的丰台区(确诊113人),其次是距离较近的大兴区(23人),病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联。

综上所述,疫情在早期传播阶段,就被发现、追踪、控制住了。

从5月底至今,数以十万计的市场业主、访客,及其家属、密接者,附近小区住户, 均做了核酸检测,处于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观察的封闭状态。

很多感染者都是主动报告、申请检测发现的,说明民众的防疫意识已经大为提高。病毒的传播得到了全面遏制。

▎北京医务人员在高温下穿着密闭防护服采集咽拭子 图片来源:生命时报

但背后最辛苦的,还是高温天在难以想象的闷热防护服里采集样本的医护人员。

以及为社区防控尽心尽力的社工、楼门院长、小巷管家、社区志愿者、物业人员、下沉公务员,还有市场监管、环卫工人、社区民警等坚守岗位的防疫人。

通过强有力的流调追踪,快速阻断了疫情传播渠道,遏制了疫情扩散蔓延。

海鲜传毒,又来了?

但在北京之外,真正轰动的来自天津。6月17日,天津市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

男,22岁,某五星级酒店厨房员工。该酒店于5月6日复业,患者自5月30日后一直从事洗碗工作,期间偶尔负责清洗冷冻海鲜食材。

6月16日8时出现发热症状伴咽干,最高体温38℃,到医院就诊。6月17日转入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

“期间偶尔负责清洗冷冻海鲜食材”,非常惹人地又抓住了人们的眼球。

同时,发病前14天无外出史,无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接触史。也就是没离开天津,也没和疑似危险患者接触过。

经调查,该酒店共有7名员工最近去过北京,但都未去过新发地,而且也未与这位小伙接触过。

而该酒店的食材,自有天津的供货渠道,不依赖新发地。

从目前流调结果来看,天津这座酒店与这位小伙,和北京新发地毫无关联,这一下就舆论哗然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为严防疫情扩散,天津迅速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终末消毒等疫情处置工作,对密接者、高危暴露人群搜索追踪,并组织各区连夜开展目标人群排查、管理、核酸检测等工作。

通过24小时连续奋战,截至6月18日15时,全市共搜索涵盖确诊病例家属、同事、同楼栋居民、同时段用餐/就诊/同乘人员、酒店客人等在内的可疑暴露人群897人,判定密切接触者228例,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718人,其他人员实施居家医学观察。

现已采集样本750人,完成检测732人;采集血清样本365人,完成检测365人,目前结果均为阴性,其余检测仍在进行中。

同时,对患者工作场所、住所、地铁站及就诊医疗场所等可能的污染场所全面完成终末消毒,尽最大可能降低感染风险。

为追根溯源,彻查酒店26个供货渠道、13类物品产地、运输、储藏全链条信息。累计采集三文鱼等水产品及牛羊等肉类样本37份,已完成检测31份,结果为阴性,其余检测仍在进行中。

累计采集酒店及患者住所门把手、水龙头、餐厨具、冰箱、垃圾桶、空调、下水道、衣物、灶台等18种环境样本144份,已完成检测132份,结果为阴性,其余检测仍在进行中。

不是三文鱼,也不是密切接触者,这小伙咋被感染上的?不解之谜,还是看看天津能不能揭开吧。

天津的流调团队很厉害,2月份错综复杂的宝坻百货大楼事件,就是堪称教科书式的流行病学调查。

除了某一特定批次的进口海鲜存在问题的可能,如果读过上一篇分析,就知道国内隐秘人传人也还是有可能的,找不到源头也是有可能的。

无论如何,在全球日新增病例从10万增加到15万(因为已经在多个发展中国家扩散、爆炸),国内后续是否会出现新的爆发点,现在尚不可知。

面对输入型疫情,做好工作的关键是在疫情扩散的早期就及时发现,迅速追踪、切断传染链条。

这也就是最经典、最根本的“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全国各地的医疗单位,特别是发热和呼吸感染门诊,包括广大社会公众,都要保持警惕,保持生活中的防疫习惯,不可麻痹大意。

同时,在疫苗正式批量生产供应之前,要做到精准管控,防疫措施强度要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

除了暴发疫情的社区,其他地区仍需维持正常的社会运行。

只要及时发现,快速处置,精准管控,偶发的疫情一定能得到快速控制,不影响社会生活。

让疫情在接近零病例的水平波动,让生活在接近常态化的水平继续,这应该是今后半年内全国各地防控与社会生活的“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