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期二”之后,特朗普最怕的对手还是他
资讯

“超级星期二”之后,特朗普最怕的对手还是他

2020年03月06日 11:28:28
来源:新京报

3月3日是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党内候选人提名初选的“超级星期二”,原本选情低迷的前副总统拜登绝地反击,并引发了现任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的微妙反应。

特朗普的“不怀好意”

隔岸观火的特朗普近期多次为桑德斯鸣不平,称“民主党高层拉偏架”导致桑德斯选情受影响,他还曾称“桑德斯是很棘手的竞争对手”。

与之相反,他对拜登和布隆伯格则“嘲讽全开”,各种讽刺“瞌睡虫拜登”,影射其年老昏聩的段子,以及世人皆知的“乌克兰事件”操作,都是针对这位老对手的。

布隆伯格退选后,特朗普在3月4日连发数条推特,称“我早该告诉他没戏,这样他至少不用把10亿美元(布隆伯格没有走筹款道路,迄今10亿助选费用都是自掏腰包)扔水里”。

事实上,特朗普最“不怕”的,恐怕就是在民主党内都极富争议的“工团主义者”桑德斯。

他之所以给此人打气,一是希望桑德斯真能脱颖而出,成为最后和自己“单挑”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二是即便此招不灵,也要鼓励桑德斯尽可能支持更久一些。这是因为,作为现任总统,他的党内初选不过走个形式,对手“内战”纠缠越久,对他自然也越有利。

相反,他最怕的仍然是拜登。

拜登何以成“最大威胁”

特朗普之所以怕拜登,当然跟拜登在民主党内得了“大势”有关。

而拜登的得势之路,此前也经了不少曲折。

由于上届总统大选中走激进和民粹路线的特朗普意外胜出,过去4年里,原本被高度边缘化的桑德斯、沃伦等多位同样走“深左”、激进和民粹路线的民主党政治家声势高涨。

他们扬言“只有走特朗普道路才能打败特朗普”,一度带动民调指数,并给人以“来势浩大”的感觉。

与之相比,“建制派”的拜登一度让人觉得虎头蛇尾,另一位频繁改换门庭的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甚至不敢参加“超级星期二”之前的4个州党内初选。其余几位“建制派”候选人实力和知名度有限,注定只能“陪太子读书”。

“超级星期二”之前,有不少人认为,本届民主党候选人提名,将在桑德斯和沃伦两个“深左”民粹派间产生。

然而,沃伦“掉队”了:她未能在任何一个州获胜,甚至自己在参院所代表的选区(马萨诸塞州)和自己成长的地方(俄克拉何马州)也不例外。

而桑德斯也受到重创:他虽然保住了选情叵测的加州,却输掉了原本认为十拿九稳的得克萨斯州——要知道4年前他可是在那里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

▲桑德斯和拜登。截图自BBC视频

拜登“绝地反弹”看似反常,实则在情理中。

首先,尽管“深左”激进派一度在民调中声势浩大,但在特朗普团队坚决押宝基本选民后,民主党的支持者中中间派选民的比重实际在上升,这些人天生亲近“建制派”,而与激进派的理念格格不入。

值得一提的是,和许多欧美国家相似,美国年轻选民日益表现出“喜欢在线发言和参加线上民调,但懒得出门投票”的趋势,结果便是又一次的“测不准”。

其次,民主党支持者在4年后的今天,日益表现出“谁能击败特朗普就投票给谁”的默契,这不仅令拜登在许多投票率很高的州胜出,部分桑德斯支持者在“超级星期二”后开始呼吁桑德斯急流勇退,“好让民主党候选人集中精力备战决选”。

第三,“建制派”率先完成整合。“超级星期二”前布蒂吉格和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罗布查两位“建制派”候选人先后宣布退选。

“超级星期二”翌日,事实上前一天刚刚加入战团的布隆伯格也宣布退选,这3人均宣布转而支持拜登,这表明在选举大局面前,“建制派”率先达成共识。

反观激进派,此前的辩论阶段几名候选人就相持不下,“超级星期二”结束之初,大势已去的沃伦一度仍公开表示“战斗到底”,3月5日虽最终宣布放弃,却至今表示“各不相帮”。

布蒂吉格、克罗布查和布隆伯格分别获得27张、7张和67张“代表票”,此长彼消,拜登此时实际上已手握667张“代表票”,和桑德斯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拜登的短处特朗普不好“揭”

事实上,即便选情一度低迷之际,相当多美国人和美国民主党人也仍然相信,能充分聚拢摇摆选民的拜登,是唯一堪与特朗普较量的民主党内候选人。因此一旦拜登选情反弹,党内“弃保”情绪和呼声便一发不可收拾。

作为前副总统,拜登政治阅历方面的优势,以及对中间选民的吸引力固不待言。更要命的是,特朗普最擅长的竞选招数是“揭对手短”,但拜登最严重的两个短处——年龄太大和“乌克兰事件”,偏偏都是特朗普提不得的。拜登固然已是77岁高龄,但特朗普也已经74了,至于“乌克兰”,大家都知道的。

目前除了拜登、桑德斯,仍未退选的民主党内候选人提名竞争者,就只剩下夏威夷州众议员、仅握有一张来自美属萨摩亚“代表票”的女将加巴德。但桑德斯仍一副“不屈不挠”的高姿态,一如四年前和希拉里对决之故态。

对这位“建制外老将”,党内元老的说服只怕不会有什么效果,要想让他早点“鞠躬谢幕”,恐怕也只有通过选票来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