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高尔夫生涯难忘的段子 王军:说我狂热也没错
资讯

回顾高尔夫生涯难忘的段子 王军:说我狂热也没错

2013年11月12日 10:19:48
来源:人民网

刚刚改建完成的博鳌乡村俱乐部,83岁的球场设计师彼得-汤姆森在盛赞完整整小自己一轮的联名设计人、曾经的球场业主王军后,停顿了几秒,忽然加了一句——“他是个高尔夫狂热分子!”仿佛是怕这样的形容在翻译后变调,他又立刻补充了一句,“我这是褒义。”

王军

1941年4月11日出生于湖南,1995至2006年担任中信集团公司董事长。担任中信集团董事长期间,建立和收购了7家高尔夫球会。退休后出任朝向管理集团董事长。在其领导下,朝向集团已经在中国设计建造50余个高尔夫球场,管理了近20家高尔夫俱乐部。王军于2007年倡导创办了高尔夫国际论坛。2009年启动非营利项目“朝向白皮书”项目,发布了中国首本专业的高尔夫行业报告。集团旗下的朝向高尔夫学院,是美国“给孩子球杆”(Sticks For Kids)公益项目在华合作伙伴,迄今已为超过3万名孩子举办1000多场的夏令营活动。

能够从一位赢过5届英国公开赛的高尔夫传奇口中得到这样的评价极不寻常,但已经年过七旬的王军绝对配得上“高尔夫狂热分子”这个称呼:一天打过97洞;一下午“打”走6个球僮;拒绝过老布什的两次球约;炒过荣智健推荐的球场设计师;对球场草种如数家珍;他以中高协副理事长身份走访台湾,被当地媒体误认是大陆统战第一人。他还号召创立了中国高尔夫历史上诸多极有影响力的赛事,比如海峡杯、中国亚太高尔夫对抗赛和纯业余领域的信保杯;他推动了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白皮书和高尔夫国际论坛;他担任董事长的朝向集团已经成为中国高尔夫球场建造管理和赛事运作的标杆企业;2012年他主导建造的神秘球场山钦湾刚刚开业,就获得好评不断。面对《高尔夫大师》,王军开诚布公,讲述自己高尔夫生涯中最难忘的段子和对这个行业的深爱与不满……

   ·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高尔夫?

那应该是1986年底。我之前一直爱运动,从小学就喜欢篮球,下课铃一响就抱着篮球往外冲。到了1984、85年的时候,因为身体情况很多运动就比较勉强了。80年代我去党校学习,大家课余时间都去跳舞,我对那东西也没兴趣,就买了个篮球一个人去投篮。警卫营的人看到了,每天下午来陪我打。打了几天刚进入状态,结果上篮时跟腱断裂。后来去医院做手术,说结节断了,治也没用,等伤口愈合就行了。腿肿了差不多一个月,篮球也不敢打了。但当时我比较胖,还是想找个合适的运动,那时中国刚有高尔夫,我认识的一些外籍朋友里有人打球,但真正流行的是网球,我也准备了装备。有一次我去北戴河,回来的时候蹭飞机回北京。他问我最近喜欢什么运动,我说可能会考虑在网球和高尔夫里选一样。他说,你别打网球了,学高尔夫吧,以后咱们一起打球。他问我有没有球杆,我说朋友送过我,就是还没开始学。

回来之后我动了念头,第一次下场是86年底,日本人在北京十三陵俱乐部组织一场比赛,全日空的社长为了邀请我去,送过来全套的衣服和鞋。那场球他们给我计的杆数我没记住,但要按自己算,怎么也得200多杆,毕竟之前从没练过球。打完觉得很丢人,就打算在高尔夫上下点工夫了。

·那个时候想找个高尔夫教练不容易吧?

程军他们那批人还没从日本回来,只有张连伟在国内。那些驻北京商社的日本人偶尔指点我一下,我买了不少录像带,只能靠这些学球。那时教球的录像带也没有老虎,我看的都是尼克劳斯、帕尔默、大白鲨诺曼和法尔多之类的。

·那时候一个星期能打多少场球?最好成绩多少?

在公司上班所以只能周末打球。一般每个周末我打四场,上午一场下午一场。最好成绩73杆,在日本打的,那里的球场短,比较简单。

·你为什么会喜欢高尔夫?毕竟和篮球比,它不那么激烈,也有点闷。

没打以前我真的不理解。之前荣智健在香港打球,他跟我说的时候我很不理解。高尔夫有什么好玩的,就是把球放在地上让你打,而且你还不一定打得到。但真正开始打球之后,我发现它其实不是我想得那么闷,也挺好玩,后来就越打越喜欢。

·很多人认为高尔夫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它改变了你么?

很多,可能我身边的人感受更深。我接任中信总经理后工作很忙,公司问题很多,心里特别烦。每到周五秘书就跟我说,有几个人邀请你周末去十三陵打球,时间已经订好了。连续几个礼拜过后我发现好多人其实是他去帮我约的。上班的时候我问他,我打球关你什么事,我没让你帮我联系,你就给我安排好了?他说,你周末打完球再上班的时候脾气好一点。

确实这东西会慢慢改变你,每个人都常常对自己不满意,要求上进,高尔夫会让你平和一点。它要求你自觉遵守规则,礼仪也很严格,这些在交往中很有用。看一个人打球,基本上就会让你对这个人有大致的了解。

·那什么样行为的球友你最讨厌?

不守规矩的,慢的。

·你打球很快?

现在我腿不好,打球慢了。以前最快的时候,不到三个小时我打了三场球。那是在河北的京都球场,好像天气预报说是42度,到了会所一看,一个打球的人都没有。前台的服务员说,今天这么热你怎么来了?我说那好,算我包场。从下午1点打到不到4点,我打完3个18洞。那天小费给得多,因为球僮抗不住,每9洞换一个人,我一共给了600块钱小费。

·40多度的下午3个小时打54洞,难怪彼得-汤姆森说你是高尔夫狂热分子……

他这么说?(笑)就自己打球来说,我过去肯定是狂热分子,在中信没有一个人能跟我打三天。有一年春节放假,我每天要打三到四场球。这辈子最多一次我一天打了97个洞。那是2001年在深圳,天气很热所以开球早,我早上6点开球,先和朋友在宝日(如今的聚豪球场)打了18洞,然后自己又打了18洞。在球场吃完午饭,下午我又打了36洞,晚上我去沙河练球,练完之后去打一个小9洞。打到第7洞,当时保利董事长贺平来电话,说他刚下飞机要去观澜湖,我说我已经打了一天不去了,结果又被劝过去。大家一起吃了个晚饭凌晨一点开始打灯光场,一直到早上4点。所以彼得说我是狂热分子也没错。

·1994年7月,你曾经以中高协副理事长的身份访问台湾,当时有当地媒体说你是入台统战第一人。有这回事么?

那都是他们炒作的,当时确实是大陆官员不能去,只能是公司身份的人去,所以被误会了。当时他们还说韩国和台湾断交是我在中间搞的,其实真的是误会。我在台湾倒是天天打球,台湾高尔夫发展得比较早,所以比大陆强太多了。不过当时我们的球员表现也可以,我带着张连伟和程军去台湾参加了当地的一场业余比赛,张连伟打第一,程军第三。

   ·你曾经受邀去过白宫,和克林顿喝过咖啡,有机会和他聊过高尔夫么?

我和他见面一共没几分钟。但老布什跟我聊过一些,他给我讲过美国的青少年高尔夫慈善组织First Tee,还两次请我去他故乡的俱乐部打球。不过我都没去。

·为什么?

老布什球打得好,他那么大岁数,我要再输他太多的话……(笑)

·你打过一杆进洞么?

两次。第一次是在菲律宾,第二次是在北京的天下第一城。菲律宾那次很有意思,天都要黑了,我们打到第17洞,190码不到,左边有树和水,我跟球僮要4号铁,她递给一支5号木,我急着打就没找她换杆,结果打了个很大的左拉,球打到了左边的树枝弹了一下。当时我气得把球杆扔了,跟球僮说,你看我要4号铁你给我5号木,球僮根本没接话,跳起来喊:Hole in One!Hole in One!我想,这不是扯淡吗?怎么可能?结果几个球僮都在叫,我们开车过去,我的球真的在洞里。

   ·在担任中信集团董事长期间,你先后建立和收购了7家高尔夫球会,为什么会想要做球场?

最初想得很简单,就是要和国际接轨。还有一点就是,做公司的人际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对做生意有帮助,所以就想自己弄球场。而且和我打交道的很多公司都知道我喜欢打球,所以我出国打球看球场的机会也很多,最多一次我走了20天,去了新加坡、日本、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5个国家16个城市打了12场球。看得多了,才会知道球场的好坏。

·你觉得什么样的球场才是好球场?

最好的球场不是人力可以达到的,是老天爷给的。我最喜欢的球场是美国的柏树点,那就是天生的好球场。但还有一点:如果没有好的设计师,就不能把天赋发挥出来。就拿我做山钦湾来说,最初是荣智健给我推荐的设计师,他有个误解,觉得设计球场他比我有经验,得听他的。他推荐的设计师也确实很认真,但他做的三个方案没有一个能让我满意。我想再努力他也跳不出自己思维的框架了,就决定换个设计师。当时我只是朝向集团的董事长,中信才是球场的老板,我就跟中信地产的人做了检讨,希望他们再花钱重新请更好的设计师。所以我们就找了Bill Coore。

·之前的设计方案什么地方不够好?

叫我看,山钦湾是个天生的好球场,但他的三个方案土方量都要动到150万到200万,这么大的工程量改变了球场的天然条件,而且布局也有很大局限,应该突出的景观没有被体现出来。

  ·你推动了高尔夫领域的很多创新,比如2007年开始的高尔夫国际论坛和2009年开始的行业报告《白皮书》,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些事?

做白皮书的原因是我总去国外打球,别人介绍时说我是中国职业球员协会、现在叫球员委员会的主席,但别人一问中国高尔夫的情况,我就感觉说起来没底,官方和大家说的数字都不统一。要跟国际接轨,你至少要对自己的情况有所认识,所以我就建议朝向做这么一个行业报告。这东西美国已经有了,我想照人家的统计方式搬应该不难。白皮书创办到现在我很满意,但工作困难也很大,因为每个球场都不愿意公布自己的真实数字。

举办国际论坛是另一个原因:球场的好坏不光是本身的地理位置和设计,中国打球的人主要是事业有成的人士,球场的管理一定会影响大家对高尔夫的兴趣。比如草不好,打球的感觉就很差;球僮服务不好、俱乐部的管理不好,都会影响这个运动的发展。我去国外的球场,那些带我们打球的会员对自己的俱乐部都很自豪,我们得到的各项服务也都很周到,但我感觉中国很多俱乐部的会员没有得到应有的权益和价值。大部分球场工作人员都是为了钱,不太重视会员的感觉,有的球场会员甚至和管理者矛盾很大,我见过打架的打官司的, 有很多不正常的现象。

·最近一届的论坛讨论的是高尔夫与环境的问题?

对,我们去年的研讨会就是讨论高尔夫到底是不是一个污染环境的坏东西,我们的很多官员和媒体在这方面都歪曲了高尔夫。高尔夫本身不会带来污染,球场不就是草和树么?污染是因为球场管理不当,我们做了统计,高尔夫用的农药化肥是庄稼地的三分之一,这是有详细科研统计的。而且,农民种地用的农药不讲究,高尔夫球场用的普遍要好一些,更环保,价格要比农用花费贵好几倍。还有就是用水问题,因为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城市都缺水,所以高尔夫的问题就被夸张了,有专家出来说一座球场要用五六百万吨水,这绝对是有意夸张,给高尔夫戴帽子。我们统计一个球场平均用水三四十万吨,而且很多大城市的球场都会去找污水处理厂签中水使用的合同,这其实对地下水也是保护。

白皮书里做了统计,中国球场的用水量是美国球场的1倍,农药化肥的用量是美国的1倍,这都是管理者们应该学习的地方。其实水浇多了、肥用多了对草不好,这点人家外国人确实比我们高明。但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东西,不是绝对的罪恶。在大兴京城球场,北京环保局每年花四个月去取水样,从没发现过超标,所以高尔夫污染的帽子扣得确实有点冤。

我倒是希望中国那些植物研究部门能更重视草的研发。这些年我们做球场从国外引进了不少草,据说一种草叫中华结缕草,耐阴耐旱防虫,不过第一年种下去是一坨一坨的,两年以后才能长好。为什么叫中华?就是因为人家把我们的草种拿出去改良做出来的,又可以做球场又可以做绿化。这些年我希望朝向的面能做得更大一点,在城市环境景观上东方园林做得比我们好。我们在博鳌和山钦湾试验了不少草种,希望能研究出来适合中国的、养护成本低的、环保的草。

·你对草一直很有研究,没退休的时候还说过退下来想去球场当草坪师,是因为天生喜欢植物么?

我们家其实是我哥哥更喜欢摆弄花草,但我以前打球很敏感,特别在意球场的草是硬是软、是不是缠杆。我以前打球的时候球包里要装三种挖起杆,不同的草用不同的球杆。比如深圳西丽球场当初的马尼拉草很缠杆,我就要用底薄一点的职业款,北方就要用厚一点的。

·不过你退休以后没当成草坪师,为什么会去朝向当董事长?

陈朝行(朝向集团总经理)劝了我好几次,但我有点顾虑:中信地产在朝向有股份,而且股份比较大。我后来提出来一个条件,如果我去的话,中信得让出来,不能占股份。他们有点犹豫,但我说必须坚持这个条件。理由有两个:第一,中信是个大企业,它必须做大事,这点小事是社会专业化分工,应该让专业的人去做,别影响了他们的精力。第二,从高尔夫上说,我的影响力比中信要大,没必要加上中信了。后来他们同意了,我就一不小心当上了朝向的董事长。

·对目前朝向的发展满意么?

比较满意。目前赛事部比较活跃,业巡赛和亚太联赛(中国亚太职业高尔夫球队际对抗赛)都做得不错,接下来还打算办更多的国际比赛。不过朝向吃饭还是靠工程部,我们的工程还是可以的,无论是山钦湾、深圳云海谷、神州半岛还是东部华侨城,都很受认可。这几年南方一直有台风大雨,我们做的工程里没有塌方的。

·1997年第一届海峡杯在深圳聚豪会举办,您是五个创办人之一,这故事是怎么开始的?现在海峡杯已经彻底没有了,这个被认为是中国最有影响力之一的比赛消失,你觉得遗憾么?

聚豪会其实是第二届,当时是因为我和对岸谢敏男、辜仲谅打球,打完之后他们喜欢喝酒,我也跟着一起,酒桌上大家商量办一场海峡两岸的高尔夫比赛。第一届在台湾打,因为我们选手差距很大没办法对抗,就抽签,一个大陆和一个台湾混合打,第二届到深圳办才开始对抗,结果一共输了11届。海峡杯没办下去的原因我也说不清楚,但当年有一次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提前一年申请,赞助商也谈好了,就等着批文下来付钱。结果到了预定比赛的三天前批文才下来,什么也来不及了。其实国务院台办一直对海峡杯比较满意,觉得这是两岸体育交流中最有影响的赛事,多次出面支持,后来中高协指定了一家公司来管理比赛,我们后来也就没有参与了,最后比赛消失很可能是赞助的关系。后来台湾人跟我说过几次,希望这个比赛能重新办,但连誉智公司(赛事组织公司)的廖国智也没信心了。

·你发起了中信集团和保利集团之间对抗的信保杯,为什么要办这场比赛?两大集团谁的赢面更大一些?

这些年打下来基本是各有胜负,办这场比赛的意思主要是,我认为开放以后所有运动的商业化运作都应该靠社会和公司力量来发展,想依靠国家力量是不行的,投入很多也不见得有效果。办这样一个高尔夫的队际比赛,一是带动大公司多参与,给大家做个榜样,带动别的公司也多打打球,另一个是想创立纯业余比赛里最规范的比赛,给大家做个榜样。

·高尔夫将在2016年加入奥运会,您觉得这会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极大程度推动地中国高尔夫的发展吗?

应该会的。从职业比赛发展来看,邓小平说过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虽然这些年也没抓出来什么,但这话是对的,我们应该重视青少年的培养。影响中国高尔夫运动发展的原因很多,如职业球员的收入,被抽走的比例太大等。从青少年培养起,最大的问题是师资。全面的球员除了技术之外还要培训心理素质和体能,但我们现在只管打球,没有加深孩子本身对高尔夫的认识,这次我们打亚太杯输给亚太联队就能看出来。

从这项运动本身的发展来看,高尔夫是一个很好的运动,没有一项运动像高尔夫一样有这么长的运动时间,我认识的打球的人,最小的四五岁,最老的90多还在打。有人说高尔夫是空气、草地和散步,它既不激烈又可以健身,老人有老人的打法,孩子有孩子的打法,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打法,对健康很有帮助,对脑力劳动者来说尤其是最好的一种休息。我以前不管干什么都要想公司的事,怎么控制都没用,但一进球场一盯着球,什么事都忘了。这么好的运动,到了中国又是贵族又是污染,营业税要20%,还要加3%的教育附加费,球场本身就向政府花钱买了土地,结果还要交土地占用税。这次国土资源部说以前的球场都没登记过,弄出来一个球场重新登记方案,球场按平米收钱,平均每个球场要再交几千万元。这之外,还把高尔夫当成桑拿KTV,说一个球场都不许建。球场如果占了耕地林地,这是不对的,但如果建在荒山野岭或者是美化环境能有什么问题?

·你当了多年的政协委员,有没有想过为高尔夫做一项提案?

有,但根本没被受理。提案主要内容就是说对高尔夫不合理的税收这些,百分之二十多的营业税谁受得了?这么好的一个运动,非要跟什么黄色行业弄成一样。

(文/艾柯图/路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