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金缩水6000万元 体彩中心遭遇史上最大的难题
资讯

奖金缩水6000万元 体彩中心遭遇史上最大的难题

2008年06月22日 17:47:10

相关链接

限赔:是当彩民们集中投注某一组号码或者某种形式的号码时,并没有数量上的限制。但是当这些号码和中奖号码一致,当期销售额中可用于奖金分配的部分加上调节金不足以派发固定奖金时,这些中奖彩票的奖金就不再固定,按照实际可支配的奖金平均分配,这样奖金就会“缩水”。

限号:即由计算机销售系统根据动态销售量、奖金返奖比例、单注奖金额、调节基金数额以及单选组选投注数量等参数,自动计算出每个号码在当期一定销售总量时的最大销售限额投注量。一旦某个号码投注注数达到了最大销售限额,系统将暂时不接受这个号码的投注。

从1000元到301元。

体彩“排列3”第2008117期的奖金完成了一次高台跳水。

从兴奋到失落。

北京彩民赵红的心情随着当期奖金完成了这样的大幅度起落,因为受此影响,她本应到手的19万元奖金锐减至5万余元。

从失落再到愤怒。

“体彩中心不能将自身制定游戏规则的缺陷转嫁到玩家身上”,赵红一气之下将北京市体彩中心诉至法院。

连续出现的豹子号、奖金70%的缩水、彩民和体彩中心的冲突……这些都造就了神奇的第2008117期体彩“排列3”,体彩中心也正因此遭遇了史上最大的难题。

这起引发彩票界轰动的大事件最终走向了诉讼之路,然而有关彩市制度化的探索还远未结束。

缩水70%的奖金

5月3日,赵红紧盯着电脑屏幕,她仍然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999”这三个在赵红心中曾默念过无数遍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

赵红吐出一口气,全身松软下来,她知道自己追了7个月的彩票终于中奖了。

赵红是体彩“排列3”的忠实玩家,具有1年两个月的彩龄。仅从时间来看,她还不是老资格,但从结果来看,她比老资格玩家更幸运。

她是“排列3”2008117期的大赢家。

据国家体彩中心的官方网站中国体彩网介绍,“体彩排列3”电脑体育彩票每注2元,购买者可从000-999的数字中选取1个3位数为投注号码进行投注,“体彩排列3”按“直选投注”、“组选3”、“组选6”等不同投注方式进行设奖,均设一个奖级,为固定奖,其中“直选投注”单注固定奖金为1000元。

从去年11月份开始,赵红购买了“排列3”的“999”号码,期间未间断地投注,共投入5万多元。

截至开奖前,她总共买了198注,若中奖,按照“直选投注”单注固定奖金1000元来计算,她将会获得奖金19.8万元。

由于需要不间断地投注,赵红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号码一直不出现,即意味着7个月的时间精力和5万多元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想要继续跟下去的话,赵红则要继续投注。

幸运的是,在赵红快要撑不下去时收获了中奖讯息,那一刻她如释重负,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则完全超乎了她的意料。

5月4日,赵红兴冲冲地跑到了北京市一个投注站兑奖,她心中早已规划好了这19.8万元的用法。

意料之外的是,投注站老板却对赵红这样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之前有一个彩民才兑了301元。”

事实的确如这位老板所说,2008117期“排列3”的奖金由1000元减为301元,赵红的奖金也由19.8万元减至5.9598万元,赵红顿时觉得“天塌了下来”。

连锁反应

5月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彩民王大伟左手攥着“排列3”彩票,右手拍桌而起,嘴里嚷着:“1000变300,哪有这样的道理!还让不让彩民活了!”

旁边的彩民随身附和,他们都是“排列3”的玩家,也都是2008117期的中奖者,游戏规则的突然“变脸”让他们无所适从。

上海市彩民王喜瑞一连跑了十几个投注点,得到的答复一样:奖金确实降为301元。他沮丧地将彩票放好,称一定要体彩中心给个说法。

而在5月4日上午,山东省体彩中心电话响个不停,来电几乎全是“排列3”兑奖问题。

安徽一个彩民说:“规矩他们(体彩中心)自己定,玩不起了就少给奖金,哪有出尔反尔蒙蔽彩民的!”

“排列3”奖金大幅度缩水引发了全国“排列3”彩民的连锁反应,中奖者不断打电话到投注站或当地体彩中心咨询,部分中奖者甚至到体彩中心抗议,以此宣泄不满情绪。

紧接着,全国各省市体彩中心和投注站开始陆续暂停兑奖。一位投注站老板说:“上午十点左右,我的机器上出现一条信息,说是暂时停止排三第2008117期兑奖,具体兑奖时间听候通知。”

5月4日下午,全国又开始恢复兑奖,奖金是301元。

“下午4点左右,投注机上接到省体彩中心的通告说恢复兑奖。”湖北省咸宁市某投注站站主告诉记者。

当天的百度“排列3”贴吧上,网民的议论也炸开了锅,彩民几乎在一边倒地声讨体彩中心。

奖池被掏空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排列3”奖金的大幅缩水?

2008117期“排列3”开出“豹子号”999,当期全国投注总额2746.1106万元,直选中奖达90084注,如按每注1000元计算,应支付中奖金额为9008.4万元。

但这9000万元恰恰击中了体彩中心的软肋,“简单来说,即是体彩中心赔不起了!”上海师范大学彩票研究中心的李刚博士说。

李刚介绍说,由于“排列3”玩法特殊,不光彩民有一定的游戏风险,连发行者国家体彩中心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即是说,当中奖彩票购买的彩民足够多或者投注足够多时,奖池就会被掏空。

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财政部于2005年下发了《关于加强排列3排列5和3D游戏风险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游戏单期实际中奖金额若超过当期最高返奖总额时,奖金按照限赔规则支付。

《通知》下发后,并未引起彩民的注意,因为能出现“掏空奖池”的概率可能如中奖一样低。

“这个游戏的风险显然被低估了,发行方认为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限赔规则下发后,有如纸上谈兵,渐渐被人淡忘。”李刚说。

就像有人会中一亿五千万元的超级大奖一样,发行方认为不可能出现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4月29日,“排列3”开出“476”的奖号,由于该号码的投注多,当期返奖达5031多万元,奖池1806万多元资金被清零。

据国家体彩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介绍,实际上“排列3”第2008112期,就中出直选和组选共137829注,用于返奖的调节基金达到负4784万多元,从而导致体彩中心调用发行经费来返奖。

根据游戏规则,“排列3”销售总额的50%为奖金,分为当期奖金和调节基金。其中,49%为当期奖金,1%为调节基金。当奖池内资金不足以用于返奖时,由调节基金补齐,调节基金为负时,应用发行经费来垫支。

5月1日,“排列3”第2008115期开出豹子号“888”,体彩中心又垫支了发行费用4592多万元,体彩中心硬撑着补完了奖金,实际上这已经触到了限赔规则的底限。

事隔一天后,出乎“庄家”体彩中心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排列3”第2008117期中奖号码居然仍然是豹子号“999”,由于许多资深“排列3”玩家在得知“888”出现后,相信还会出现其他的豹子号,于是疯狂投注,进而导致“999”首次启动了限赔规则。

按照限赔规则的算法,奖金由单注1000元降至301元,若按照301元支付,国家体彩中心本应支付的9008.4万元奖金将缩水至2711.5284万元,免于支付全国彩民6000多万元。

北京彩民起诉

5月4日,国家体彩中心官方网站迅速发表题为《购彩非投资,投注须谨慎———热号“999”引发排3限赔》的文章,该文表示:“排列3就是这样一种玩法,在彩民一次次中奖的欢乐中,当奖池、调节基金掏空了的时候,奖金限赔的风险也就悄悄临近了。本次排列3实行的限赔,正是彩市也有风险的提示。”

文章最后提出,彩民要用理性、平和的心态来对待,抱着娱乐购彩,为公益事业做贡献的心态来购彩。

但首次遭遇限赔的彩民依然觉得不公平,不依不饶的声音并没有平息的迹象,很多彩民表示不再购买“排列3”。

“明明是发行方自身的风险,凭什么要把这个风险转嫁到玩家身上,难道只能赚钱,一赔钱就翻脸不认人吗?”赵红在一个多月后依然很愤恨。

为了平息彩民的声音,并感谢彩民多年的支持,5月4日傍晚,中国体彩网刊发题为《全国联网体育彩票排列3改“限赔”为“限号”》的文章,“为充分考虑彩民利益,经财政部批准,国家体彩中心于5月4日决定,将排列3限赔管理改为限号管理(《关于调整排列3电脑体育彩票风险控制机制的通知》财办综[2008]47号),自5月5日第2008119期(5月4日20:10开售)起,将排列3限赔管理办法改为限号管理办法”。

其中还指出:“5月3日排列3(第2008117期)限赔措施取消,补足彩民中奖奖金至1000元,差额资金由省市彩票中心从自有资金中支出。”

于是在当天下午6时左右,一些省市陆续又开始将301元奖金恢复至1000元。仅仅在一天的时间,“排列3”奖金完成了由1000元至301元再至1000元的转变。

一位彩民在“排列3”贴吧里发牢骚说:“规则变来变去,我们是玩家,体彩中心是庄家,庄家随意更改游戏规则,玩家还怎么玩!”这些彩民都是“排列3”的老玩家,有些研究多年,甚至痴迷到每天用公式、图表、软件来推算彩票号码的地步,他们不想“排列3”毁在制度的疏漏上。

虽然“排列3”的游戏规则由限赔改为限号,各省市的奖金也由301元补至1000元,但北京市一直未补,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北京的彩民开始坐不住了。

“其他的省市都补上了,为什么只有北京不补?”赵红对北京的做法无法理解。

5月31日,赵红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北京市体彩中心,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答复赵红:“外省市的系统和北京市的不一样,外省市限号,北京不限号,北京市只能走限赔。”

然后其又详细解释说:“‘999’是5月3日开奖,公布301元,北京市中出1766注。5月4日那天北京兑奖1100多注,之后再改,兑完的票系统反应是兑过的,北京市的系统是不可能进行第二次兑付的。”

然而对于“系统不一”的解释,赵红显然并不买账,她向工作人员理论时坚持了自己的观点:第一,中奖号码“888”也超出了当期最高返奖总额,但是依然按照1000元奖金支付,这对于北京“999”的中奖者不公平;第二,外省市体彩中心都已经将奖金补兑至1000元,这同样对于北京中奖者不公平。

赵红由于疾病原因导致无法站立,36岁的她在家待业,由于不想为70多岁的老父母增加负担,她希望通过投资彩票的方式挣到自己的生活费,同时打发时间。

耗费7个月、投资逾5万元买到的中奖号码仅获奖金5万多元,投入和产出得不到均衡,于是她在6月3日向宣武法院起诉了北京市体彩中心。

“我们购买彩票已经冒着很大的风险,北京体彩中心不能把风险已经很大的彩票,因为他们实施双重标准,或因政策执行不力的风险转嫁给我们,这样不公平!”赵红说。

6月11日,北京市体彩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由于系统不一,所以不能补兑,另外,彩民的兑奖期限已过,说这个已经无意义。我们就此事不接受任何采访。”

由于国家体彩中心取消了当期的限赔措施,并通知“补足彩民中奖奖金至1000元,差额资金由省市彩票中心从自有资金中支出”,但该通知是补足奖金的“强制令”,还是一个建议条文,通知中并未明确。

就此,本报记者欲采访国家体彩中心,结果被对方公共关系处以“此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不便发表议论”为由拒绝。

 

规则之痛

在一本由国家体彩中心编写的《排列3投注手册(业主指南)》封面上,记者看到一句话,“彩市有风险,购买需谨慎”。

中国有多少痴迷于彩市的彩民无从统计,但据记者的调查了解,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其投资风险性要远远高于股市,即便在这么高的风险面前,众“职业”彩民依然固我地推算、研究、购买彩票,这也构成了中国彩民不同于其他国家彩民的怪现状。

此次奖金缩水事件暴露出部分彩民的不正常心态,他们已经不把购买彩票当作游戏,而是一种投资,从这个角度来说,规则的“变脸”引发彩民的激烈反应却在情理之中。

“其实‘排列3’仅售两元,即使中了301元也赚了,但这个对于把彩票当作投资的彩民来说,却意味着‘赔’了,彩民的不正常投机心理是随着彩市的发展逐渐形成的,这同时也暴露出彩市尚未成熟健全。”李刚说。

赵红的抱怨不无道理,因为她自接触“排列3”以来,就从未听说过2005年实施的限赔政策,据她了解,知道限赔政策的彩民并不多,除了那些真正的资深彩民外。还有一些彩民即便知道有限赔规则,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对于“排列3”的玩法,赵红是从网上学来的,而与彩民最为密切的是各个大小投注点,其中并没有关于限赔政策的通告或者公示。

有时,投注站老板会送熟客一本《排列3投注手册(业主指南)》,这是2005年6月份印制的小册子,而限赔规则的《通知》是在册子印制之前颁布的。赵红的代理人北京市安园律师事务所的李双领律师指出,这本业主指南里并没有限赔规则的叙述。

“体彩中心并没有对玩家进行明显的风险提示,限赔规则就像体彩中心制定的内部规则,当需要时突然拿出来用,这严重侵害了玩家的利益和知情权。”李双领说。

关于信息披露,李双领深有体会,当他去北京市体彩中心想要查看《全国联网体育彩票排列3改“限赔”为“限号”》的原文时,却遭到了拒绝。“信息管理条例已经实施,但我却依然在相关部门前碰壁。”事后,李双领又有了要求北京市体彩中心公开相关信息的行政诉讼的想法。

“另外,由于是全国联网共享大奖池的玩法,其他省市已经通过各种资金补足了彩民的奖金,同样在参与的北京玩家却仅得到301元,显然并不公平。”李双领指出。

此前,在限赔规则刚刚出台时,国家体彩中心有关负责人就对媒体表示,体彩排列3和排列5是全国联网统一发行,每一期的排列3和排列5返奖有高有低,纵向看,各期的返奖会趋于一个平均数;而横向看,全国联网最大的优势是奖池共享,可以有效降低风险,不会出现某一省市区单期中奖注数高,返奖金额不足的情况。

但3年之后出现的奖金缩水情况表明,正是发行方制定规则方面的疏漏(是限赔而不是限号),以及对风险的过低估计,造成了这次发行方极为被动、彩民反响强烈的事件。

“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的彩市还处于不稳定的阶段,关于规则的制定、风险的预防、信息的公开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刚说。

彩民对奖池和限赔政策的不了解,带来了很大风险,加大了彩市的不稳定性。但体彩中心作为彩票发行机构,信息披露、风险提示等工作的力度还远远不够,也在此事件中明显地表现了出来。

李刚表示,彩票机构应加强信息披露力度,加大风险提示,及时广泛地告知彩民排列3限赔的含义。或彩票机构提高应对支付风险的能力,最大限度地保护彩民的利益,担负起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文中彩民均为化名)

记者 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