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德外孙忆其母卫国战争经历:吐口水让敌人子弹受潮


来源:中国青年网

在苏联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夕,中俄友协与俄中友协在莫斯科联合举办了“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珍爱和平”纪念大会。

1950年夏天,朱敏从苏联回到阔别十年的祖国,回到父亲朱德的怀抱。

朱德元帅的外孙、朱敏长子,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中国青年网记者张炎良摄

原标题:朱德外孙忆其母卫国战争经历:含列宁徽章进集中营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9日电(记者张炎良康佳) 在苏联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夕,中俄友协与俄中友协在莫斯科联合举办了“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珍爱和平”纪念大会。全国政协副主席、中俄友协会长陈元以及俄外交部副部长莫尔古洛夫出席致辞,并分别宣读了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的贺信,两国学术界、老战士以及各界代表共约300人出席大会。

朱德元帅外孙、全国政协委员刘建也参加了这次活动。刘建的母亲朱敏是朱德元帅唯一的女儿,1926年在莫斯科出生,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她沦为德国法西斯的小囚徒,1945年1月苏联红军攻克东普鲁士,朱敏得以离开集中营,直到1946年1月才重回莫斯科。在纳粹集中营服苦役期间,朱敏不畏强暴,严守身世,顽强地活了下来。这段二战时期的史实后被改编为电影《红樱桃》,朱敏正是该片女主角的原型。

如今,踏上母亲朱敏出生、学习又经历四年漫长的纳粹集中营生活的热土,刘建思绪万千:“反法西斯战争就是反对独裁与暴政,反对侵略与压迫的战争。前苏联人民和军队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给予了重大的支持,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一定要以史为鉴,勿忘历史、警示后人。”

刘建补充道:“当前日本安倍政府仍然不承认侵略历史,我们的国人更需要了解这段被侵略历史,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中俄两国人民珍爱和平,但中俄人民与军队也不惧怕战争,安倍如果妄想恢复军国主义,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日本人民是不会同意的。”

面对气宇轩昂的阅兵式彩排,巍峨的朱可夫元帅塑像,无名烈士墓永不熄灭的火焰,刘建仿佛穿越时空,看到了那些不畏艰难、用奋斗改变生活的人们,看见了当年的母亲……他特地撰文,怀念母亲朱敏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的难忘经历。

朱德:爹爹等着你回来建设新中国

1926年,朱德爷爷在前苏联学习军事,母亲出生了,不久朱德爷爷根据党的指示返回祖国参加著名的南昌起义,我母亲被姨妈从中苏边境的满洲里带回成都抚养。

1940年10月,母亲被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护送到延安,与她的父亲团聚。一天,朱德爷爷把我母亲叫到跟前,郑重地说:“现在国内正打仗,打完仗就需要建设,就需要人才。你去苏联学习吧,爹爹等着你回来建设新中国。”他拉着我母亲的手说:“你以后不要叫朱敏,叫赤英,意思是红色英雄,赤又通朱。”

毛主席得知母亲要去苏联学习,说了许多鼓励的话,并在母亲的笔记本上挥笔写下了“努力学习”四个大字,以示对她的期望和激励。1941年初春,14岁的母亲和毛主席的女儿李敏一起来到了前苏联这片她出生时的热土。

到达前苏联后,母亲被分配在距离莫斯科300公里的伊万诺沃国际第一儿童院,这是前苏联最大的国际儿童院,集中了40多个国家的孩子。母亲一到儿童院,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中。比起在国内根据地艰苦的父辈们,这里的生活和学习条件很好,完全成了孩子们童话中所描绘的天堂。直到苏德战争爆发,大家才深刻体会到战争是什么。

集中营里让敌人子弹受潮的红小鬼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母亲在德国纳粹的集中营里经受了苦难,也收获了坚强。由于气候的变化,母亲的哮喘病复发,儿童院将她送到白俄罗斯境内的疗养院治疗。刚到不久,德国法西斯就对苏联发动侵略战争。疗养院被法西斯分子占领,母亲和其他小伙伴被押送到德国设在东普鲁士境内的集中营。进入集中营前,每个人都要换掉身上所有的衣服,穿上囚服,交出所有携带的物品,进行所谓的“洗澡消毒”。

当看见德国兵拿走了父亲送给她的派克钢笔后,母亲冒险把一枚在国际儿童院得到的列宁徽章含进嘴里,躲过了德军的严格检查。那时,母亲和其他儿童院的中国孩子们都热爱十月革命、崇拜列宁,徽章对她来说就是精神支柱。这枚徽章和她盼望与父亲相聚的强烈愿望,伴随着母亲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光,一次次给了母亲活下来的勇气。后来,这枚徽章,伴随着母亲度过了4年的监禁,陪伴母亲走过了一生,并珍藏至今。

在集中营里,母亲整天面对的就是吃发霉的黑面包,和其他小囚徒一起做苦役,还时不时挨打。亲眼目睹了法西斯屠杀手无寸铁的犹太人,她的心一次一次被人间惨景所强烈震撼,内心也充满了对法西斯的仇恨。听说,子弹受潮会变成哑弹,母亲和几个女孩子就开始商量如何才能把子弹弄湿,因为不能带水进工棚,不可能往子弹上洒水。最后她们决定趁监工不注意时往子弹盒里吐口水。后来前线退回来好多子弹,以为是制造车间的质量问题,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些小囚徒的口水作祟。

在集中营里,母亲保护自己的最重要方式,便是对自己的真实身份绝对保密。此时,远在延安的父亲正在全力指挥着全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在漫长的两年多时间里,女儿却毫无音信、不知行踪,长时间的等待,使父亲对这位唯一的爱女越来越不放心,终于在1943年10月忍不住给女儿写了一封信:

朱敏女儿:

我们身体都很好,朱琦已在做事,高洁还在科学院,兹送来今年上半年的相片两张。你在战争中应当一面服务,一面读书,脑力同体力都要同时并练为好,中日战争要比苏德战争更为迟些结束。望你好好学习,将来回来做些建国事业为是。

朱德康克清

1943年10月28日于延安

这封简短的家信,饱含着朱德爷爷和康克清奶奶对母亲的牵挂和希望,以及对爱女的思念之情。可是这封信最后以“邮路中断,无法投递”的理由退回到延安。此时,爷爷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很想知道女儿的下落和在苏联的情况。可是,当他一想到斯大林的儿子在卫国战争战场上被俘,法西斯把他当人质向斯大林讨价还价,以此换取他们被俘的高级将领,被斯大林拒绝后,法西斯竟然残忍的将他杀害时,爷爷断然决定:“不能为了自己的私事,打扰战争中的苏联政府”。从此,他再不提寻找女儿的事,这封信也被康克清奶奶收藏起来,至今原件在中央档案馆保存。

1995年,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当时俄罗斯政府向当年参加苏联卫国战争的老战士和在卫国战争期间做出贡献的各国友人颁发了由总统叶利钦亲笔签名的功勋纪念章,以奖励那些在二战时期作出贡献的英雄们。中国有18人被授予纪念奖章,其中有一枚授予了我的母亲朱敏。200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时,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也亲笔签名并委托驻华大使颁发给母亲一枚功勋纪念章,以表彰她在卫国战争中,不畏强暴,严守身世,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法西斯作斗争,顽强地在集中营活了下来,最终回到莫斯科的动人事迹。

毕生致力于俄文教育工作和中俄友好事业

卫国战争结束后,母亲决定继续留在前苏联求学。凭着坚强的毅力,母亲在国际儿童院补习俄文,不到一年就掌握了俄文。接着转到伊万诺沃学校补习完中学的课程。在集中营里,母亲跟着难友们学说俄语、捷克语、波兰语,还学着说德语,就是把中文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当她提笔给父亲写信时发现许多字都不会写,只好用俄文代替。母亲经常笑言,自己在与别人交谈时,有时竟然还会突然冒出俄文来,把自己都吓一跳。

动荡的生活,几经失学,使母亲深知求学的艰辛。特别是当她亲眼看到在卫国战争中失去父母流落街头的孤儿,想到前苏联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为苏联人民教育事业所做出的卓越成绩,母亲便产生了当一名人民教师、献身教育事业的强烈愿望,她的选择也得到了父亲的支持。1949年,23岁的母亲考入列宁教育学院学习。

1953年,母亲大学毕业回国后一直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刚开始,她教的是俄文新生班,学生水平参差不齐,她又是新教员,没有教学经验,教学中遇到不少困难。可是母亲始终牢记父亲对她说过的话:“我们国家现在需要建设人才,你所从事的正是培养人才的工作,这是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是爹爹对你的期望。”而且,母亲没有高干子女的架子,大家都愿意和她相处,热情地关心她、帮助她,很快母亲便能胜任教学工作。母亲献身教育事业也曾多次受到毛主席的嘉许。

1950年初,毛主席和周总理在苏联访问期间,将母亲接到他们下榻的斯大林别墅,向她了解学习和生活情况。面对毛主席关于将来如何打算的征询,母亲回答:“我愿意留下来,等学成后再回国。”母亲还谈到自己决心选择教育专业。毛主席当即表示:“当老师很好,只要你喜欢。当老师很有意思,社会主义建设是需要大批优秀教师的。”以后,毛主席还曾多次向母亲询问北京师范大学的工作、学生的学习和身体健康等情况,鼓励母亲为教育事业多做贡献。

1980年至1984年,母亲到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研究室工作。她在四年任职时间里,对苏联的教育作了深入的调研,写出了《苏联职业教育简况》、《苏联普通教育的几点情况》等多篇调查报告。她抓住了苏联教育发展的重点,指出了苏联普通教育职业化和职业教育普通化的趋势,这个趋势在当时又恰恰是世界教育发展的共同趋势,对我国的教育改革具有借鉴意义。在莫斯科期间,母亲主动协助对外宣传工作,把中国电影和资料片译成俄语向当地民众介绍,积极与侨居苏联的当年老一辈革命家的后人联系,热情介绍祖国的情况,建议他们回国看看,多为祖国建设出力。1986年,母亲离休,在俄文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了30多个春秋,培养了一大批俄文翻译人才。此外,母亲还担任了中俄友好协会理事,后来又多次到前苏联,为传播俄罗斯文化,促进中俄友好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作者系朱德元帅的外孙、朱敏长子,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少将。)

[责任编辑:PN054]

标签:母亲 苏联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