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农民交不起超生罚款自杀 当地次日取消教育与计生捆绑


来源:河南商报

近些年来,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捆绑执法”的现象并不罕见,在国内的某些地方,被捆绑的不单是义务教育,户籍管理、医保报销、结婚登记、身份证明等也包含在内。

儿子手捧王光荣的遗像

原标题:捆绑式计生执法的悲剧

在捱过穷困、债务、病痛和牢狱之灾之后,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最终被4个孩子的2.25万元“超生罚款”压垮了。

3月3日,就在当地小学开学报名当天,王光荣割腕自杀。

近些年来,将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政策“捆绑执法”的现象并不罕见,在国内的某些地方,被捆绑的不单是义务教育,户籍管理、医保报销、结婚登记、身份证明等也包含在内。

一位父亲的死亡

今年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这位4个孩子的父亲用美工刀片割断了自己的手腕,自杀身亡。

消息通过网络传出,迅速引发关注。舆论的矛头指向被计生政策捆绑的义务教育——学生开学报名时,需要带上计生部门开具的“超生罚款”缴清证明(即“计生证明”),不然无法进校读书。

不过,兴义当地很快辟谣,称王光荣之死与“超生罚款”无关,4个孩子均已在当天入学。至于王光荣的死因,“正在调查”。与此同时,王光荣的妻子吴金敏获得了6万元的安葬费以及政府帮忙建房的承诺。

王光荣的家庭生活充满坎坷,他为了给家里留个男丁而四处躲避,靠打零工养家,缺钱的他曾因讨100元的债而捅伤别人,因此坐牢4年。而王光荣多年的病痛,也让这个家庭愈发贫困,债台高筑。

“天文数字”的罚款

王光荣有4个孩子,除最小的儿子外,其余3个孩子都是女儿。长女和次女在万屯读初一,三女儿和儿子在村子里的下坝小学读小学。

开学前,他从万屯镇计生站得知,自己要缴纳共计2.25万元的超生罚款。于是,夫妻俩开始四处借钱。但是同村人有不少也要交罚款,不少人也选择举债或者卖牲口凑钱,他们也借不出多余的钱。

3月3日,是开学的日子,已经多次向王光荣催要“计生证明”的孩子,又一次向父亲提起了这件事儿。12点50分左右,正在别人家帮忙干活的吴金敏,听邻居说他们家有“砰砰”的响声,就赶紧跑回家。

她推开门,看到王光荣跪在床边,头栽倒在地上的一个土坑里。屋里光线很暗,她还以为丈夫晕倒了。吴金敏赶紧上前,丈夫已经浑身冰凉,“土坑里都流满了血”。随后,她在丈夫身边找到了割腕用的刀片。

突然取消的

“捆绑式执法”

贵州自去年开展“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以来,这一做法得以强化。巧合的是,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3月3日,黔西南州委副书记、兴义市委书记桑维亮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就抓好人口计生“双诚信双承诺”工作整改有关事宜进行了专题研究,“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原与教育捆绑的‘双诚信双承诺’文件作废”。这也是贵州唯一一个地方,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在贵州其他地方,“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仍在推进。

因一个“罚”字酿成的悲剧

交不起超生罚款

男子喝农药身亡

因为长期被征收社会抚养费,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村民艾广栋于去年12月4日上午来到该村党支部书记艾连坤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在村支书家中喝农药中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此前维持生计的7000斤玉米被村支书带人拉走。

没交罚款办不来低保

农妇被弃乡政府后死亡

为了能申请到每月100余元的农村低保,4月18日,湖南武冈市晏田乡农妇邓元姣被丈夫弃留于晏田乡政府。70多个小时后,半身瘫痪的邓元姣在乡政府办公室身亡。而邓元姣没有获得低保的原因,则是乡里有政策——没有缴纳计生违法罚款和社会抚养费的家庭不能享受低保。

超生家庭交不起罚款

孩子被抱走23年

23年前,四川省达州市的一个村庄,当时只有半岁大的女孩谢先梅,被计生办工作人员从交不起200元超生罚款的父母身边带走,交给单身人士领养,此举被称作“调剂”,在23年前的达州是一种处理超生婴儿的举措。经过多年苦苦寻亲,最终,她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团聚。

去向不明的巨额资金

数以百万、千万计的征缴费用未缴入国库

去年9月起,国家卫计委官员多次表示,各省人口计生部门应主动公开社会抚养费信息,欢迎社会监督。但去年仅有24个省份公开了2012年征收情况,共计超200亿元。

计划生育制度实施30余年,全国社会抚养费收了多少,可从这200亿元中窥见一斑。但是,这笔钱的去向并没有被公开。

两周后,国家审计署首次公布9省45县2009~2012年社会抚养费收支审计结果:几乎每个县都存在如下问题:漏报计划外生育人数;征收标准不公,基层自由裁量权过大;数以百万、千万计的实际征缴费用未缴入国库;基层政府社会抚养费被截留、挪用、私分。

正在改变的现状

个别省市超生落户与罚款脱钩

由于未能缴纳罚款,有不少孩子成了黑户。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有1300多万人没有户口,其中大部分是超生而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人口,因而未能进行户籍登记。这些黑户人口以后面临着就学、就业、出远门、结婚生子等诸多不便,无法享受社会福利。

今年以来,山东省和江西省南昌市的户籍管理部门决定,新生儿凭“出生医学证明”即可落户,与征收社会抚养费实行“脱钩”。

分析人士指出,个别省市公安部门将超生的新生儿办理户口与罚款“脱钩”,这可能意味着其他省市此类户籍政策也会逐步松动。

(据《东方早报》、《南都周刊》、《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PN042]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