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专访夏俊峰妻子:丈夫至死也没在判决书上签字

2013年09月25日 16:33

'正在加载中...'

记者: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获得这个消息的?

张晶:我是昨天晚上看微博(这个消息),我还澄清了一下,我说没有,我说没有得到消息。但是后来我看大家都在说,就有媒体这边会跟我说,说他们怎么样,我就觉得情况不对。所以昨天晚上一晚上我都没睡,我就始终在微博上一直在转,一直在呼吁,请大家帮我,他们帮我转。今天晚上5点多,我就准备去法院问一下。5点多法院的人沈阳分局的派出所,他们敲我家门,就进来七八个人,来送达(通知)。

记者:具体的情况怎么样。

张晶:他就说拿东西,那个时候我在卫生间,然后我婆婆当时给他们跪在地上磕头,当时我这孩子没走,没上学,他6点半才走,给我儿子吓坏了,我出来之后,我家人都乱了,然后我跟他说,他们说怎么回事,带我们去回家,问我同意回家吗?我当然同意回家,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就准备换衣服,就准备走,我儿子就不行了,吓得都不行了。

正好我妹妹从老家那边赶过来,我让我妈妈带我儿子说上学快走,在那边吃点东西,等我从派出所回来,我妹妹说我儿子从家里出去走,一直哭到校园门口,一直在哭,我都不知道他在学校里面怎么过的,他肯定今天没有听课,也不知道老师会不会说他,我儿子,这两天来,大家关注,他都好很多了,就感觉不会有期待什么结果,所以孩子现在已经慢慢走出阴影,慢慢阳光起来了,还让我出去跟人玩什么的。

自己又好了,都没想到,今天这样一下子孩子有点受不了,然后就,我不知道,我现在可担心了,我不知道他学校里面会怎么样,刚才老师打电话,不上课没有人接,我也不能说现在给他接过来,现在我家这种情况,在我这更待不了。

张晶:我爸我妈,我们六个人,他们刚开始不让我们见六个,说只能见四个,然后我们就求他们,我们也配合,我们也不闹,就来六个人见了吧,最后一次见了,六个人就见了,给了我们半个小时时间,然后就是说,进去我们包手机这些东西什么都不能带,就这样进的,有检查,我老公,有隔网,就在里面,我看见我老公,他就笑了,始终半个小时一滴眼泪就没掉。

记者:他之前应该是。

张晶:他知道了,他昨天还是说怎么样,还是前天晚上怎么样,他说他知道的。

记者:然后怎么个交流过程。

张晶:他就小窗口直接可以伸两只手,然后我们把手伸进去,握着他手,然后他就握着我的,他说他不服,他说他没有杀那个人,什么执行书还是判决书上,他都没在那上面签字,他说我是正当防卫,我不服,即使我死了,他们有权,我也不服,我就是正当防卫,我们家如果有一个人在的话,就要帮我申诉,我死了,要我帮他申诉。

记者:就是那个字一直没有签。

张晶:对。没,我们就跟他说,我说我正在尽力,因为我带着我儿子照片,因为我怕吓到我孩子,那种状态我不敢带他去。以前,他也没有见到,他好不容易去年他走出来了,如果他见到那种场面,我觉得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我觉得我儿子这辈子走不出来了,我就跟我老公说,对不起,我没敢带儿子来,我老公说,我理解,我知道。

我说我找全国最好的律师,所有的媒体一直在关注这么多年了,完了我就这么呼吁,是不是在帮,我真的尽力了。老公说,我知道,我都明白,他说他感谢大家帮我们照顾孩子,看这些画册、书,他都知道,他说,我没扭转这个,但是我不是故意杀人。

张晶:让我和姐姐们照顾我爸我妈,照顾好我儿子,然后说把我的骨灰撒了吧,他说我都不知道会不会是我的,撒在山上或者撒到海里面,河里面,不用留着了,后来我说,你别啊,为什么?我说留着吧,好吧,那你说放哪就放哪吧,我在老家住,我爸我妈,我说要不然去我爸我妈那,行。

记者:你说会见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

张晶:半个小时,我妈就看我的手不放,然后我老公就跟旁边,我不知道是法院还是管教还是什么的那些人给我和妈我姐拍了照片,就拿你们的手机,他们说不行,然后我老公,管教我最后求你一次,给我自己拍一张,然后给我孩子看,他们也说不行,我不太可能相信,一个照片能怎么样,用你们的东西,你们东西给我们拍一张,给他儿子,你说他大了,他看不到的时候,他能理解的时候,现在我也不一定给他开,有时候不行了。我们都死了,照片他能怎么样,一些照片他能牵扯到案子,然后我老公说,从他进去那天,他就知道,他说知道今天这个结果,所以他死的。

我特别佩服我老公,他始终就没有哭,一直说妈没事,一直让我们别哭,我们都不哭,然后他还说,在沈阳派出所,最初的时候预审,刚开始审的时候,警号的警官,他说笔录都是他写好的,要我老公签字,不签,他就打他,这事我也不懂,我就签了。

然后临死的时候,才说这个事,让我们都不知道,半个小时,我们进去都不知道说什么。

记者:今天法院来会跟你联系吗?

张晶:我出来的时候,我就问他,我们时候来去骨灰还是什么,什么时候执行?他说不知道,我们会通知你的,可是到刚才,已经发微博了,他说执行了,中院已经发了,执行了。

记者:你这边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张晶:还是没有。

记者:早上来的时候,只有口头的这种通知。

张晶:也有,拿了一个什么送达什么的。

记者:那个书给你了,送达书。

张晶:给我了,但是我没开,还有两个是签字的,同意,但到现在都没给我,当时我已经乱了,我是担心这个,我以为说你先给我,我也不懂。

记者:你签了几个字。

张晶:两个。

记者:两个是什么字。

张晶:我就签了我的名字。

记者:签的书是什么书?

张晶:没看,忘了,这个我都忘了,蒙了,当时没看那个,就是他给那个,这个你拿着,到派出所,他要这个。

记者:这个送达书,给家属的送达书没有。

张晶:没有,什么都没有。

张晶:昨天晚上他看到媒体了,好像记者问他,他说他给我打一个电话,我还不知道,先让孩子写作业,他问我,他说张晶好吗最近?我说还好,家里父母都好,我说逗号,他说我没事,我感谢你中秋节给我发个信息,给我祝福的那种信息,我就很怀疑,当时想这点事还给我打电话吗?然后我就看了下微博,然后发现不对,他没有接到正式的官方的通知,所以后来我就开始跟网上开始弄。

然后打电话,他说,我始终没有接到。

记者:最主要我们现在接到官方的,只有家属的通知,其他的没有任何。

张晶:什么都没有。

记者:那个是什么。

张晶:就是今天早上,他们今天在我家门口,结果我去那边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记者:法院的法警是怎么口头通知你的?

张晶:就说我是是法院的,核准了。

[责任编辑:PN034] 标签:夏俊峰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