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
2012 03.22

导语:自3月20日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上调600元,各地93号汽油涨至每升8元左右,油价正式步入“8元时代”。油价上涨,而且涨幅罕见,免不了招来民众一片骂声。骂声背后,我们不妨一起来反思,为何无论是油价上调,还是下降,外界的质疑都难以平息。[详细] [网友评论]

油价

发改委上调油价的理由很多,但其中有些虽然是老生常谈,却经不起细细推敲。

国际接轨说:国际油价涨了,国内也要跟着涨

当前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一句话概括就是“与国际油价接轨”,国际油价涨了,国内也要跟着涨;国际上涨多少,国内也要涨多少。这似乎与市场同步,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国际市场上的供求状况未必就是中国市场上的供求状况,茅台在西方市场上的低价格就是一例;

涨价还有一个常用理由是中国成品油市场主要依赖进口,国际油价飙升,国内油价理当上调——这条理由同样说不通,经济学的常识是价格与成本无关,不然商场上哪还有割肉大甩卖这回事。

最后,所谓的跟国际接轨,在很多情况下还是一种有选择的接轨,综观发改委的历次调价,可谓“涨多跌少”,而且往往是“跑着涨,走着跌”。[详细]

炼油亏损说:原材料只能“命悬”国际油价?

国家发改委的官方报告、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几番声明,让许多人都形成了一个印象:炼油成本与国际原油进口成本直接挂钩,完全是正相关的关系。那么,受制于石油资源的稀缺性而长期价格注定向上的国际油价,似乎理所当然是悬于国内石化双雄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炼油亏损就得涨价。

实际上,炼油只是石油企业的一个板块,即使是在炼油业务比重占绝对地位的中石化内部,也存在化工销售、上游开采等业务。一个有力的例证是:国际油价上涨虽然抬高了炼油原材料成本,但也同时增加了化工销售的收入,对冲了炼化成本的增加。

一个企业的盈利表内,如何能将多项业务分割看待?更何况,另一巨头中石油的炼油业务比重并不大,牵系公司盈利水平的上游勘探、开采业务与国际油价的涨跌并无关联。 [详细]

“裸油价”说:除去税收油价还有上涨空间

在众多为油价上涨辩护的说辞中,最离谱的恐怕要属下边这类观点:中国裸油价格低于美国,油价仍未涨到位。因为发改委有关人士表示,各国油价的差距主要是根据各国国情不同对油价征收的税率不同,目前国内汽油征收的税率大约为30%。按美国能源署和欧洲能源机构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税率大约为13%。按照这个税率算下来,除去税收,所谓的裸油价确实要比美国低。

然而,这样的算法显然是荒唐的。且不说其他,即使考虑到美国各州的消费税与销售税各自不同的因素,不予计入其中,中国的裸油价在如此背景之下低于美国的裸油价,但给出这个理由的人有没有考虑过,中国的国民收入与美国的国民收入相差多少?如果按照专家的预测,2010年我国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的标准来计算,而美国的人均GDP按照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5年的统计为42000美元,那么,中国国民的人均GDP还不够美国的十分之一。 [详细]

原油

“油价上涨”,其实是一种模糊的说法。我们谈论的“国际油价”是指“国际原油现货价格”;而谈“国内油价”则是说“国内成品油价格”。

中国消费者对油价的怨言也不是无理取闹。发改委成本加利润的定价公式看似合理,但是和中国的国情结合后,就包含了极大的不合理。

中国并非滴油不产,自产石油“价格虚高”

首先,从原油成本上讲,中国超过50%的原油依赖进口,但是国际市场油价并不能反映另外40%多国产原油的成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家企业每年在国内开采的原油超过2亿吨,成本远远低于120美元每桶的国际油价,却以每桶上百美元的价格计入成品油成本中,转嫁给消费者。连曾经赞同油价上涨的郭凯也不得不承认:“中石油从大庆把油从地底下泵出来,一桶油的成本似乎只有几美元,然后市场上的价格是几十美元一桶,这里面的差价全是中石油的毛利。”

三大石油公司每年因此获得利润逾2000亿元,这还是支付了垄断行业高额运营成本之后的净利润。三大企业开采了本属于全体公民的资源,享受了高工资高福利,积累了高额利润。然而,除了像巴菲特那样的少数外资股东,中国公众从中获得的回报只能用“少得可怜”来形容,对多数A股股东而言,回报干脆为负。[详细]

“三桶油”利润丰厚,民众却“分羹”甚少

其次,从普通消费者身上赚钱,账面利润丰厚的国企非但向中央财政分红少(2010年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利润总额为1.1315万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5621亿元;而中央企业仅上交558.7亿元给中央财政),而且其分红的大部分又回流到自身(2010年以国有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支出、中央企业改革脱困补助支出、重大科技创新支出、重大节能减排支出、境外投资支出等形式有390.57亿元从中央财政返还给国企)。

更发人深省的是,如果扣除对国企在税收、信贷、资源租等方面的隐性补贴(2001-2008年间这三项补贴总计高达6万亿,而同期国企的利润总和是4.9万亿),国企仍然像以前一样是亏损的。也就是说,国企是在享受比民企更多特权的情形下从普通国民身上获得了巨额账面利润,并且,这部分利润基本不上交国库用于国民,而是用在国企自己的高层管理者和员工身上(国企人员薪酬明显高于民企)。[详细]

“疯狂”油价还会推高物价,引发通胀隐忧

最后,因为油价首次逼近8元大关,已经突破不少人的心理防线。而油价上涨或将使蔬菜价格走高,原因是“油价上涨,运费上涨。”不光是蔬菜和猪肉,油价上涨几乎可以传导到经济发展的各个部分,这种连锁反应,或许使刚刚开始回落的CPI再次高企。

在此背景下,国内通胀隐忧可能再度出现,而油价上涨除对企业生产成本形成拖累外,还将对经济面构成负面冲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油价上涨恐怕就不只关乎那些有些一族了,比如有媒体就作了如下统计,油价上涨后:交通运输方面,运营成本提升;出租车油改气的多了;货运方面,不涨价就得转行;私家车主改骑自行车;无车族购车计划暂搁浅;物流业油价吃掉利润;小网店提高产品单价;菜价肉价或将跟着油涨;煤炭价被迫带着上涨等情形。 [详细]

原油

3月19日晚,听闻油价即将上涨,多地司机排队抢油。

原油

同日,某市一家加油站贴着告示,称93#汽油每辆车只能限量加100元。。

如前所说,每到涨价,发改委总要说“与国际市场成品油的价格接轨”,但中国真正需要与国际接轨的,不是价格,而是价格机制,一个由市场说了算的价格机制。

发改委作为成品油定价主体不合适

毋庸置疑,发改委作为成品油的定价主体是不合适的。

a、既踢球又当裁判,有失公平

首先,定价的裁量权掌握在代表政府的发改委手中,而油品的供应方是与政府利益攸关的行政垄断国企,政府既下场踢球又充当裁判,利益纠缠之下必然会偏袒己方而有失公平。在市场中,供求关系决定的价格为最优选择,而这种定价方式却完全不能反映国内市场的供求关系,显然并不合理。

b、无形中增加消费者维权难度

其次,由发改委定价,表面上看是垄断企业无权擅自制定价格,似乎可以政府的名义更好地保护消费者的权益,但实际情况可能恰好相反。因为,如果消费者认为成品油的销售价格不公,却没有有效的投诉渠道!投诉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价格却不是它们制定的,它们只是执行机构。若是投诉发改委,这将涉及到行政诉讼。就一种消费品的价格,消费者和政府打官司,而获得垄断利润的石油巨头却置身事外,怎么看都不正常。 [详细]

现形成品油定价机制存在三大弊端

目前我国的成品油价格机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现形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是2008年底推出的,并在2009年5月出台了更为明细的《成品油价格管理办法》,从目前运行的情况看,现形体制的最大弊端有三个。

a、缺乏透明度

目前成品油价格的基本定价原则是以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为基础,加国内平均加工成本、税收和合理利润确定,但具体和哪个国际原油价格接轨,权重如何,国内平均成本、税收和合理利润又是一个什么大概的数字,都从未公开;

b、调价并未完全与国际市场接轨

如前所述,现形的22个工作日和4%的波动幅度并不是唯一的参考依据。每次油价上调,总是强调考虑通胀以及历史原因油价没有上调到位,每次下调,总是强调炼油亏损,因而使得油价的每一次调整都无法获得民意的支持,这说明,国内油价的调整,考虑的因素太多,成品油定价的市场化和与国际接轨的大方向并没有坚持,如此干预的结果是,当国际油价大幅上涨时,内地成品油调价不到位;当国际油价从最高点明显下跌时,却得先还清“历史欠账”,引发不断的质疑;

c、22个工作日的调整周期过长

这种设置,不仅为一些投机商家提供了囤油的机会,还为他们左右价格提供了空间。[详细]

破除了垄断,成品油定价权才能下放

毫无疑问,从长远而言,成品油价格改革的政策目标是“实现完全的市场化的定价机制”,定价权应属企业而不是政府。然而,市场化定价机制的内涵有两个:一是成品油生产的市场化,二是由市场决定价格。成品油生产的市场化最基本的要义就是市场的充分竞争,或者至少有制衡垄断的法律机制,这是成品油定价权交给市场、由企业决定价格的前提。

但是,在遵循成品油定价市场化的大方向的同时,对于成品油价格的改革,一定要在破除成品油垄断的基础上推动定价权的市场化。如果维持石油市场格局垄断,盲目将成品油定价权交给垄断巨头,在缺乏制衡机制的情况下,只会使得成品油的价格真正沦为垄断巨头牟取垄断利润的工具。[详细]

原油

有学者为成品油价格改革设计了基本路径:第一步是现有的价格管制机制一定要透明,第二步是逐渐打破垄断,放开管制;第三步,在打破垄断的基础上,才能下放定价权。

2011年3月2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见到访的全球商界高层时表示:中国会放开油价控制,成品油价格必须要市场化。

凤凰网资讯 中心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袁训会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