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谷歌以退出策略掩饰商业失败
2010年01月15日 16:36凤凰卫视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阮次山:全世界的人也都知道,中国政府从来不接受这种威胁的,不要说是商业威胁,中国政府外交的威胁我从来不接受。中国政府什么时候,你看我们建国六十年以来,没有一次例子说中国政府受到外国的威胁,然后对某个事情作出让步,更何况你是个公司。所以这两天我看有一家英文的媒体,说中国政府大,还是谷歌大。因为他们也觉得很好笑,你怎么可能去威胁一个国家呢?

你谷歌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搜索器,可是你也不可能大过中国。我如果中国政府没有你谷歌,我照样活。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这招,从商业的策略来讲相当高明,怎么呢?在用这种方式来退的话,第一个它好像很光荣的退,然后做一次很好的公关手段。为什么呢?向世界各国表明或者是宣传自己,说你看我是多么的英雄。普世人群的价值,我是在这个时候不屈服于中国政府的压力。

你想想看,如果今天谷歌在中国的业务一年是20个亿的美金,你想想看它会吗?它会退出吗?它会想办法,你如果真要卡这个市场,想办法跟中国政府妥协,你在全世界都一样。我们昨天不是谈了有美国政坛,有所为的“游说”词一说,各国的商业公司你要想达到跟政府的关系,你要有游说的行为。如果谷歌在中国不是只有6亿美金,不是只占它1%的收入的话,它一定想尽各种办法,妥协当然妥协了,因为中国市场很大,不止是现在这个市场。它这两天要退出以后,很多人批评它,在香港很多投资界的咨询公司,在纽约都讲它这招是个傻招。

主持人:怎么讲?

阮次山:因为你现在推出了以后,下次你再想进来很难。可是中国这个市场很明显的,在这个时候你急功近利的结果,因为它进来2006年,三年半,你不如理想准备退出了,可是你不如理想的地方是因为你跟中国的社会还没有,任何社会都一样,国家的法令就是国家的法令。

主持人:这是一个游戏,你要玩这个游戏,就必须遵守这个游戏的规则。

阮次山:对,我记得是在25年以前,我在美国参加过国会的两个听证,就说黄色的内容能不能进网站,进电视这不可能,进网站,那时候网站刚刚开始,你知道那时候的网站要上一个网,那时候American,上个网要等半个钟头。很多色情的东西已经开始进攻这个市场了,那时候在国会听证,就说我们美国要立法,要禁止黄色的行为。因为你没有办法去让年轻人,那个时候网站刚刚出现,家里没有办法下封锁。

我记得那个时候美国的专家,有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都认为,在这个时候家长没有封锁的方式之前,要禁止网站刊载色情行为。这次的谷歌,过去中国政府也曾经要求过它,因为有很多谷歌进去以后要E-mail,有很多人上那个E-mail以后,自己有自己的博客,然后再从那个地方发出色情的东西,我们中国政府最近不是一连串打击色情平台嘛。

主持人:涉黄的网站。

阮次山:涉黄的网站,过去不知道造成社会多少的麻烦,有很多家庭,很多的家长就觉得防不胜防。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说中国政府借着打黄色情的网站,然后你谷歌有什么样的挑战,或者有什么样的限制,你这个也说不过去。

全世界的人也知道,谷歌在玩一个公关的花招,就是希望借这个机会来掩饰它在中国经营不利的状况,然后借这个来退出。退出对谷歌来讲,今后你到底要做什么打算。你退出以后,中国社会会不会受到影响,中国现在显然最高兴的可能是百度。

主持人:股价也涨了。

阮次山:你退出了以后,另外20%、30%的份额都由它来掌握。

主持人:谷歌中国有可能退出中国的市场,并且关闭在中国的办事处。我们今天继续请首席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先生,来为我们点评分析。

阮先生,刚才上一节您已经提到了它这样的一种宣布,很可能是一种商业上的一个行为,是为了掩饰它的经营不善,但有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看到,就是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对于中国网民来说,已经成为他们网络生活的一种方式。因为在中国的网民当中,有一个叫做网络攻略,说“外事不决问谷歌,内事不决问百度”。如果谷歌真的走了,对于这些网民来说,对于他们的影响是什么?而且这样的一种影响在网民当中,已经有同情的这样一种情况产生,会不会影响到中国政府来处理这件事情?

阮次山: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对的,过去谷歌之所以它的份额只占三分之一,就是如果一般网民要搜索生活当中的吃喝玩乐这些东西都是百度,谷歌牵涉到比如你要看政治性的新闻,还有这些相关的东西就看谷歌。这个就牵涉到我们中国的社会,对于我们网民想吸收外面,中国国内媒体看不到的资讯,到底有没有防疫的能力。我们举个例子吧,你说在谷歌里面,我们过去对它不满的就是他们在里面被法轮功、被藏独、被疆独这些人利用,然后作为一个向中国社会传播那种歧异思想的一个跳板,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我们中国社会是要警惕,为什么呢?如果一个消息来源单一的话,这个信息来源就可能被人家利用。

什么意思呢?我刚才提到这几个现象,只有谷歌这个单一的来源,而且谷歌提供了那些,我们可以说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一个平台来渗透进中国的社会,那么我们就值得担忧。如果我们已经全面开放了,让关注、读者都有免疫的环境的话,他看谷歌、看别的东西就可以有比较,就不会像是刚才我说的,我们开头说这一批傻子观众,到它那里还替它助威,还替它献花,这傻的很可笑的。

阮次山   谷歌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许诺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