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公元1944年6月6日 盟军在诺曼底登陆

2011年06月06日 14:37
来源:历史上的今天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盟军占领滩头阵地后,

1944年3月,距实施两栖登陆作战尚有3个月时,艾森豪威尔命令放弃对德国本土的轰炸,而把全部炸弹倾泻于集结在法国西部的德军。与此同时,盟军展开了一系列欺敌行动,其目的在于使德军产生错觉,把主要兵力和注意力放在加莱方向上。早在1943年制定“霸王作战计划”时,盟军就面临着两种选择:或在加莱地区登陆,或在诺曼底地区登陆。加莱港距敦刻尔克港很近,濒临英吉利海峡的最窄处,从海峡英国一侧的多佛尔到加莱仅仅30几公里,从英国多佛尔港地区出发的盟军,可以在最短的距离内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加莱登陆区,但这里却是德军守备力量最强的地区,相比之下,从英国海岸横渡海峡抵达诺曼底地区,虽航程在100公里以上,但滩头的地理环境对于登陆比较理想,而且德军在这一地区的守备力量相对薄弱,因此盟军最终把登陆方向定在了诺曼底地区。盟军面临两种选择,德军也面临两种判断:加莱?或者诺曼底,而他们先入为主地认为,加莱方向更危险,毕竟,几千年前英国和法国是陆地相连的,连接地点就是英国的多佛尔和法国的加莱,后来海水淹没了陆桥才断开,但所形成沟堑却是海峡的最窄处。在德国人那机械的脑子里,很难想象还有人会舍近求远,从海峡的宽阔处渡海。为了加强德军的错觉,盟军空军每向诺曼底投掷一吨炸弹,就向加莱投掷两吨炸弹;每向诺曼底派出一架侦察机,就向加莱派出两架。

加莱正对着英国多佛尔地区。盟军在多佛尔展开了忙忙碌碌的建设,军营、仓库、铁路支线、输油管压力站都纷纷开工,动作认真而夸张,仿佛真要以多佛尔为发起阵地,向加莱进攻。巴顿被派到多佛尔,指挥一个名义上的军团,这位隆美尔的老对头,每天从多佛尔对着海峡彼岸的加莱比比划划,好像真的要在那里与隆美尔再见个高低上下。盟军统帅部通过电台不断地给加莱方向假设的地下组织发布命令,提出策应盟军登陆的种种要求。德国人善于勤奋地搜集资料,并有一种卡片索引式的思维,盟军制造的假情报无一遗露地被他们记录在案。终于,德军西线司令部小心翼翼地上了钩,伦斯德和隆美尔都坚信盟军将在加莱登陆。而战后缴获的文件表明,希特勒倒还没有完全上钩,出于外人无法理喻的直觉,他反复叫嚷,要注意诺曼底!登陆作战需要无风的天气和有利的潮汐。德军气象部门预测,1944年盟军发动进攻的最好时机是5月,进入6月后,气候恶劣。但在整个5月,盟军没有动静,到5月底时,西线司令部大大地松了口气。实上,就是在5月底,分散在英伦三岛的盟军官兵和作战物资开始向待命出发的港口集中。为此,在几天之内,每一条道路都通往港口,屯集了两年的作战物资现在要连夜运出。军实行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外国使节一律禁止出入英国各港口;未经检查的信件不得寄出;无关人员不得涉足海岸线10英里范围。

6月1日,英国的港口被塞满了。它们是3000艘战舰,上面搭载着2000艘小型登陆艇、1500辆坦克、5000辆装甲车、10000辆吉普车和推土机,以及第一批登陆的25万名官兵。人员集中了,但海峡上空也逐渐集中了积雨云,它们夹带着强大的低气压逐渐逼近。仰望着天空,丘吉尔忧郁地说:“这回可真正是听天由命了。天公不作美,暴风雨来了。停泊在港口的战舰上,人仰马翻,还没待出发,就有大量人晕船。盟军统帅部原定6月5日为D日,这一天盟军要在法国西海岸与德军打响,而盟军登陆部队与德军守备部队的接火,则是第二战场开辟的标志,但D日不得不推迟了。根据原定计划,在6月4日这天,盟军船舰队己驶出港湾。海峡白浪滔天,动荡不安,海面上狂风怒号,舰队走了一半路程又被水上飞机召回。D日推迟一天,6月5日,据气象部门报告,风暴将在6月6日早上暂时停止。艾森豪威尔淡撇撇地说:“OK,我们上路吧,”舰队第二次驶入波涛汹涌的海峡。云层密布低悬,天海茫茫的彼岸,那片薄雾低垂的地方,就是期待既久的“第二战场”。诺曼底是法国北部一片包含数省的地区,盟军登陆地点仅仅是突入于海峡的塞纳湾的一小段海岸线。在登陆部队抵达之前,6月6日凌晨1时到3时,分乘925架飞机的13000名伞兵在德军阵地后面空降,他们分属两个美国空降师和一个英国空降师,任务分别是牵制德军,阻止德军向滩头增援,以及抢占要地,建立桥头堡。他们揭开了霸王行动的序幕。但霸王行动的主角是由登陆部队而不是由伞兵担任的,当盟军伞兵在敌后与德军交火时,登陆大军仍漂浮在海峡中。由于天气恶劣,德军巡逻艇没有出海,所以纳粹竟丝毫没有察觉,一支历史上最为庞大的运输舰队正向自己驶来。6月6日拂晓之后,2500架盟军轰炸机开始轰炸德军据守的80公里长的海滩,对“大西洋堡垒”的打击开始了。在舰炮猛烈大炮火的掩护下,盟军在诺曼底海岸登陆,由于风浪太大,最初的登陆行动很混乱。专为这次登陆行动设计制造的水陆两栖坦克,有很多入水后即遭灭顶之灾。盟军的登陆行动展开后,德军西线司令部仍然坚持认为,在如此恶劣的天气里,不可能有任何象样的大规模进攻。盟军的轰炸,空降,登陆都还只是佯攻,真正的攻击地点将在加莱。隆美尔在哪儿呢,和那次阿拉曼战役一样,当D日到来的时候,他不在军中,而在家里。但他在“大西洋堡垒”下的功夫得到了回报。经过如此猛烈的轰炸和炮击之后,竟然有80%的工事保存了下来,并能有效地向盟军滩头部队开火,这不能不说是滩头部队的灾难。最不走运的是奥马哈海滩,根据事先的情报,这里的守军为一个营,但美军冲上滩头才发现,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装备精良的德国师,美军在这个滩头上死伤惨重。美军上校泰勒留在这个滩头上的话后来却被广为传播:“这个滩头上只有两种人:已经死了的人和正等着死的人。还是跟着我闯出这个地狱吧!”参加登陆的英军第2军团,官方定名为“英国解放军”,而英国老百姓更愿意称它为“雪耻军”,如果是在加莱方向登陆,它们便几乎是顺着当年敦刻尔克撤退的路线原路打回去。如今是在诺曼底登陆,他们也要表现出英格兰民族精神的复活。长达80公里的海岸并非全部是海滩,加拿大军队的登陆地段便是陡峭的峭壁。由于风浪太大,登陆船只靠不了岸。德军抢先攀上峭壁,居高临下射击,(TodayOnHistory.COM)加拿大军队只能被动地在山岩间与德军周旋,后来,这片高出其他海滩的地方,却被称为诺曼底的“陷阱”。6月6日黄昏的时候,艾森豪威尔与蒙哥马利碰了碰头,战况不尽如人意,规定D日应达到的目标,还一个都未达到。但在整个D日,盟军全部阵亡人数还不到2500人。6月7日,在英国分体浇铸的混凝土人工港口被运到诺曼底海滩,它由混凝土沉箱和浮动码头两部分组成,又被称为“马尔伯里人造港”。它泊在沿海的水深处,小型运输船只和登陆艇能直接靠泊,作战物资通过一条8公里长的由浮桥组成的道路直接运抵岸上。一场半个世纪未曾有过的六月风暴席卷而来。数十艘船舶被抛上海滩,数十艘则葬身海底。人工码头没有能经受住风暴的考验,在海浪中解体了,数百万美元的武器落入水中,在海中停泊的大舰船,虽然没有被风浪打翻,所载的补给品无法运抵岸上。

暴风雨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天晴了,道路却泥泞不堪,盟军行进困难。而在风暴大作的那几天,补给又没能运上来,部分盟军现在已动弹不得。老天爷赐给了德军一个难得的反扑机会。战后,西方的二战专家一致认为,隆美尔当时没能抓住这个战机。但不管怎么说,德军已俘虏了不少盟军士兵。在少数地区,由于盟军的轰炸使法国平民失去了房屋、谷仓、财产,有些人把怒火倾泻在盟军俘虏身上。但在更大范围内,在法国的西部,数不清的地下组织从地下冒了出来,配合盟军作战。诺曼底登陆作战渐渐被推向高潮,它的最后一幕是夺取科坦登半岛上的古老要塞和重要商港--瑟堡,盟军在法国西部作战,不能总依靠海滩和人工港装卸补给,而是必须要有一个现成的、说得过去的港口。诺曼第地区的瑟堡成了首选目标。

希特勒给瑟堡守军下了一道死命令:不准撤退!不准投降!他要瑟堡守军进行一场自杀性的战斗。但这里的守军多是雇佣来的,德军士兵并不多,东欧和巴尔干雇佣军无心恋战。瑟堡是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小城,美军的3个师一举跃入科坦登半岛,把这个40公里宽的半岛截为两半。仅此一下,瑟堡守军就支持不住了,瑟堡城防司令被俘后,认为自己没打好,主要原因是部队成分太杂。他说:“你不可能指望,一个东欧人或巴尔干人,在法国人的土地上,为了德国人的利益,而与美国人和英国人拼命,”他的话很快得到了证实。6月26日,瑟堡只剩一个据点了,那是个海军军械库。那里有的是武器弹药,还有8英尺厚的混凝土工事。如果守方愿意坚持,实在是能坚持一阵。但美军派了个心理战小组,用麦克风向军械库的守军喊了阵话。不大会儿,军械库的指挥官出来谈判。他说:“我们可以向大炮投降,总不能向那个麦克风投降。给点面子,关上那个麦克风,再打几炮过来。”他回去后,美军履行了这个手续,又放了几炮。即刻,400名守军集体列队出来投降了。6月27日,D日之后的整整三个星期,盟军占领了瑟堡,它被认为是诺曼第登陆战役最重要的成就。尽管这个海港已被德国人破坏到无法使用的地步,但盟军的专家仅用19天就修复了这个海港,并迎来第一艘船。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诺曼底 盟军 登陆方向 阿拉曼战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