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欧美在西非驻军,为什么纷纷被下“逐客令”?

2024-04-25 14:44:21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4月22日,美国宣布已经开始与尼日尔军政府讨论从该国撤出美军的问题。今年3月,尼方突然要求美国撤军,而这只是西非萨赫勒地区国家要求西方国家撤军的最新行动。此前,法国已经被要求从马里、布基纳法索等国撤出军队。很多欧美智库以及媒体担心,这会导致西方在萨赫勒地区的影响力大幅下降以及俄罗斯乘虚而入。甚至有研究机构称,西方在萨赫勒地区的影响力已经瓦解。那么,现在西方国家在该地区部署的军队还有多少?为何萨赫勒地区国家要将这些军队“扫地出门”?俄罗斯力量又能否取而代之?

4月13日,尼日尔民众在首都尼亚美举行示威活动,要求美国撤军。(视觉中国)

4月13日,尼日尔民众在首都尼亚美举行示威活动,要求美国撤军。(视觉中国)

“我们的信息很明确:美国士兵收拾行李回家!”

“这里是阿加德兹,不是华盛顿,美军滚回家!”4月21日在尼日尔中部城市阿加德兹,一名抗议者举着大横幅,要求美国从尼日尔撤军。当天成百上千的民众参加了抗议活动,活动组织者埃穆德告诉法新社:“我们的信息很明确:美国士兵收拾行李回家!”

在上述抗议活动举行后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22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赖德宣布,华盛顿已经开始与尼日尔军政府讨论从该国撤出美军的问题。五角大楼计划派一个小型代表团前往尼日尔参加会谈,其中包括美国非洲司令部的成员,但撤军时间表还不能确定。

据澳大利亚“对话”新闻等媒体报道,美国在几个非洲国家都有军事存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增加了在非洲的军事足迹。2007年,美国国防部统一了其在非洲的工作,成立了非洲司令部。美国2013年首次向尼日尔部署军队,目前在该国两个基地共部署了大约1000名驻军。这两个基地一个是位于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的101空军基地,另一个是位于阿加德兹的201空军基地。其中201空军基地为无人机基地,造价高达1.1亿美元。这是美国在非洲最大的无人机基地之一,能使华盛顿进行几乎覆盖整个萨赫勒地区的情报、监视和侦察活动。该地区从非洲大西洋沿岸一直延伸到红海,包括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等至少14个国家。

今年3月,尼日尔突然要求美国撤军。此外,乍得被爆也提出同样的要求。据路透社报道,该媒体记者看到了一封乍得空军参谋长艾哈迈德4月4日发给该国过渡政府的信件。艾哈迈德在信中表示,他已告知美国武官,要求华盛顿停止在阿吉·科赛空军基地的活动,因为美国人未能提供他们有理由驻扎在那里的文件。一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在乍得的轮换部队不到100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规划在该地区的任务。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此回应说,华盛顿正在与乍得官员就两国安全伙伴关系的未来进行对话。

尼日尔等国要求美国撤军,是萨赫勒地区国家驱逐西方军队的最新行动。去年7月尼日尔发生政变后,要求法国撤军。法国于去年12月撤出了其部署在尼日尔的军队。此外,去年2月,法国在布基纳法索的要求下,从该国撤军。2022年8月15日,法国军队总参谋部发表声明,称驻扎在马里的“新月形沙丘”行动最后一支部队离开了该国。

据路透社2023年9月梳理,截至当时,法国在尼日尔部署了约1500名士兵,在乍得、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和加蓬分别部署了1000人、900人、350人和400人。德国当时有887名士兵驻扎在马里,其中包括驻扎在北部加奥区的755人,其余部署在马里首都巴马科。大约110名德国士兵驻扎在尼亚美。意大利国防部称,在尼日尔发生政变前,罗马在该国有大约300名士兵。欧盟2022年12月在尼日尔发起了一项为期3年的军事训练任务,为此部署了不到100人的军队。

2023年8月6日,意大利国防部表示,65名意士兵已乘军用飞机离开尼日尔。2023年12月,有消息称德国完成从马里撤军,从而结束了本国在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框架内的任务。除去法国已经撤出的军队,以及美国将撤走的军队,相较于去年9月,法美德意等国在西非和中非地区的军队将减少3000多人。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8月,加蓬发生军事政变,该国军政府之后与法国发生外交摩擦,而这也使驻加法军随时可能被“扫地出门”。

“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随着西方国家军队一个接一个主动撤离或者被赶出萨赫勒地区国家,不少欧美智库和媒体纷纷对此表示担忧。还有不少欧美媒体表示,随着西方国家军队的撤出,西非以及萨赫勒地区的恐怖主义行动将大增,安全形势将不断恶化。

那么,为什么萨赫勒地区国家要冒着安全风险,将欧美国家军队驱逐出去呢?据美国“拦截”新闻网3月19日分析,虽然在尼日尔的美军兵力在过去10年增长了900%以上,但萨赫勒地区的恐怖主义活动没有得到遏制。据美国国务院统计,2002年至2003年期间,极端武装分子在整个非洲仅造成23人伤亡,而美国国防部研究机构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的数据则显示,2023年,仅在萨赫勒地区,极端分子发动的袭击就导致超过1.16万人死亡,比20年前增加了500多倍。

《环球时报》记者通过采访尼亚美民众发现,大部分当地人对西方近年来在尼日尔的反恐行动持负面看法。“没感到他们为我们做了什么,承诺修的路没有修,把我们的资源拉走了却不给我们钱……西方国家并没有帮助我们,他们应该离开了。”当地人苏雷说。

西方多家研究机构也指出,欧美在与萨赫勒以及其他非洲地区国家交往时表现出的“家长式作风”,也是这些国家对西方非常反感的地方。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发文称,“家长式作风”是指强国利用杠杆或胁迫手段影响弱国的决策,使其符合自己的目的。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透露,尼日尔之所以今年3月突然要求美国撤军,与后者的态度密切相关。该智库发文称,3月16日,也就是美国军方高官访问尼亚美一天后,尼日尔军政府就宣布立即中断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尼军方发言人阿布德拉曼上校表示,尼方之所以做出上述决定,部分原因是由于美国警告尼日尔与俄罗斯和伊朗的关系太过密切、美国高官访尼缺乏适当的外交礼仪,而且他们态度傲慢。

尼日利亚政治和国际事务分析师萨姆森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尼日尔要求美国撤军,是因为尼亚美对西方的长期欺骗以及掠夺资源感到不满,这导致尼日尔长期贫困和不发达。不仅是尼日尔,马里、布基纳法索和乍得等非洲国家都做出了类似决定。一位尼日尔军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军政府一些高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今时今日的尼日尔,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我们只想发展好经济,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上述官员表示,当他们意识到美国军事基地没有帮助尼日尔实现发展时,就取消了军事合作协议。尼日尔军政府并不反对美国人投资,只是不希望他们驻军。

云南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春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即西方介入对萨赫勒地区应对恐怖主义威胁并未产生预期效果,以及该地区国家民众对西方的不满情绪持续积累。他认为,非洲在进入21世纪特别是第二个十年后,战略自主性上升,这也可称作新一波的“去殖民化运动”,其重心已经从20世纪60年代的追求政治独立,转向今天追求安全独立和经济独立。

“非正式安排”不容小觑

西方国家从萨赫勒地区撤军,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发文称,这标志着非洲精英们负责非洲事务的新时期到来。非洲国家领导人越来越多地对西方大国表达不满。这一趋势反映出非洲人越来越认识到,非洲问题最好由非洲人自己来解决。不过,相关事件也标志着西方在萨赫勒地区影响趋势的转折。比利时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非洲项目主任维纶2023年年底发文称,西方在西非的影响力“瓦解”。

张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西方在萨赫勒地区影响力瓦解”这一观点,要一分为二地看:一方面,从正式安排的角度来看,西方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的确受到较大影响;另一方面,从非正式安排的角度看,西方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到底受到多大影响,仍然很难判断。事实上,西方在当地的影响力绝大多数是以非正式安排的形式发挥作用的,如法国与非洲的特殊关系、西方国家在该地区的情报网络等。需要注意的是,在既有非正式安排的支持下,正式安排在被公开终结后,或转化为非正式安排潜伏下来,甚至得到强化。西方在萨赫勒地区的影响力,更有可能出现“结构转型”而非“全面消退”。

西方国家也并未放弃在其他非洲国家部署军事力量。《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报道称,美国目前正试图签订新的安全合作协议,并考虑在加纳、科特迪瓦和贝宁等国部署无人侦察机,华盛顿与相关国家就此进行了初步谈判。

嫁祸俄罗斯比承认“无能”更有效

随着西方国家在萨赫勒地区军事合作进展不顺,很多欧美媒体都将矛头指向俄罗斯,认为此前的俄私营防务承包商瓦格纳集团不断扩大其在非洲的足迹,挤压了西方国家的战略空间。

据澳大利亚“对话”新闻网、美国CNBC网站等媒体报道,瓦格纳集团有大约5000名成员,从2017年开始在非洲多地开展业务,已经在中非共和国、利比亚、马里和苏丹等非洲国家开展活动。2023年,瓦格纳集团发动叛乱被平息后,该组织被改名为“非洲军团”。今年1月,100名俄罗斯“非洲军团”成员抵达布基纳法索,还带来了防空系统和其他装备。

很多尼日尔民众对俄“非洲军团”寄予了厚望,相信后者能够保障当地民众的安全。一些人表示,他们看到俄雇佣兵帮助马里从叛军手中夺回了领土。“我们希望俄罗斯人来,”尼亚美的活动人士萨利说:“我们在等待他们,急切地等待他们。”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尼日尔正在积极使用俄罗斯发行的米尔卡(类似中国的银联卡,俄罗斯2015年12月开始发行——编者注),马里、布基纳法索也都提出了不再使用西非法郎、想摆脱被西方控制的想法。

对于俄罗斯“非洲军团”在萨赫勒以及其他非洲地区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张春认为,可能远低于西方所宣扬的情况,原因包括:西方在非洲经营已久,俄罗斯“非洲军团”并不是可以随意渗入的;西方与非洲部分国家的正式安排的终结,需要一个能说服公众的借口,嫁祸俄罗斯远比强调非洲战略自主性更为有效,因为嫁祸俄罗斯只能说明“敌人太狡猾”,而强调非洲战略自主性只会承认“自己太无能”。

在张春看来,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从萨赫勒地区国家撤军后,该地区的安全自主性会有可能得到明显提升,但其经济和社会发展可能恶化,地区安全治理改善努力将变得更为复杂。目前,尼日尔的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位在尼日尔常驻12年之久的某中资企业员工何星(化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尼亚美,可以看到街上乞讨的人越来越多。当地最大批发场所加达戈市场,物资种类明显减少,土豆、洋葱、西红柿等普通蔬菜虽然不难买到,但价格也涨到此前的至少两倍。此外,尼亚美高档酒店丽笙大酒店原来每天爆满,欧美人居多,但现在入住率只有约20%。由于生意难做,当地中餐馆从5家减少到两家。

“虽然如此,但尼亚美的安全形势还不错,即使在晚上出来也没有什么安全风险。”何星说,但在尼日尔边境地带,隔三岔五会爆发一些小规模冲突。“从目前来看,尼日尔军政府正在寻找适当方式发展经济,他们需要一点时间。”萨姆森说,萨赫勒地区恐怖活动并没有减少,非洲国家必须寻找其他方案,来让该地区的动乱成为历史。

【环球时报驻尼日利亚特派记者 姜宣 环球时报记者 陈子帅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伊文】

为您推荐

向科技创新要生产力

中国经济网2024-05-21 10:45:38

不断开创旅游发展新局面

中国经济网2024-05-21 10:45:08

“这是一场美国自己制造的灾难”

总台环球资讯广播2024-05-21 09:01:50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