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厅观察丨菲律宾威胁提起新一轮仲裁 胡搅蛮缠 毫无意义

2024-04-19 20:38:50央视新闻

近期,菲律宾违背承诺,向仁爱礁运补建筑材料,妄图将仁爱礁非法“坐滩”军舰转化为永久设施,实现对仁爱礁非法侵占。除此之外,菲律宾还非法登临铁线礁、侵闯黄岩岛,并在鲎藤礁采取有关行动。一系列活动的本质昭然若揭,就是妄图非法侵占中国黄岩岛以及南沙群岛部分岛礁。

而在菲律宾的说辞中,2013年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成为其一系列活动的法律依据。同样在近期,菲律宾还频频威胁提起新一轮仲裁。

自动播放

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非法无效

事实明了,中菲南海争端的核心是领土问题。南海仲裁案正是菲律宾将中菲之间有关部分岛礁领土问题和海洋划界争议经过拆分、包装,改头换面,提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仲裁程序。中国政府从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之时,就清楚、明确地表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教授雷筱璐在接受总台《蓝厅观察》记者采访时表示,仲裁庭对菲律宾所有诉求明显没有管辖权,仲裁庭恶意规避中菲南海争端的核心是领土问题,无视中国根据《公约》第298条就海域划界争端作出的排除性声明,忽略中国与东盟国家达成的由直接相关当事方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的协议,滥用《公约》规定的程序性权利,违反国家同意原则。

雷筱璐还表示,仲裁庭还闹了很多笑话,错误解释和适用《公约》。比如仲裁庭对第121条的解释和适用,完全背离了国家实践,被国际法院前院长纪尧姆法官精辟地评价为“重写了《公约》条款”。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组成缺乏代表性

那么,这个被业内人士视为“重写《公约》条款”的仲裁庭,到底由谁组成?翻看公开资料不难发现,搭建临时仲裁庭的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来自日本。而其职业外交官生涯中的鲜明烙印,正是“亲美遏华”和“右翼鹰派”。

一个鲜为人知的内幕,揭示了临时仲裁庭组成的“暗箱操作”。2013年4月组建仲裁庭时,柳井最初任命斯里兰卡籍资深外交官平托出任庭长。平托因夫人系菲律宾籍而特地征询菲方的意见,并得到菲方的首肯。但稍后当平托在履职时流露出仲裁庭对本案无管辖权的裁决倾向后,引起美日的严重担忧。5月,平托被迫辞职,柳井另行任命了新庭长。

华阳海洋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国南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吴士存向《蓝厅观察》记者介绍说,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组成缺乏代表性。五名仲裁员分别来自德国、波兰、法国、荷兰和加纳,其中四人来自欧盟国家,余下的那一名虽来自非洲国家,但常年生活在欧洲。他们对亚洲事务毫无了解,对南海问题根本不了解。吴士存还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2015年11月,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他向柳井俊二提问,“中日之间是有领土争议的。我认为你作为日本籍的海洋法法庭庭长在指定南海仲裁案仲裁员的问题上,你应该回避。”然而,柳井俊二并未就这个问题作出回答。

严重违反客观中立原则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拉偏架”

正如有缺陷的鸡蛋孵不出健康的鸡崽一样,有缺陷的“法官”又怎能凑出一个合格的仲裁庭呢?最后的事实也印证了,这个仲裁庭严重违反客观中立的国际仲裁基本原则,作出了“拉偏架”式的裁决:既未严肃考虑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利,歪曲事实,一边倒地支持了所有菲律宾提出的诉求和主张,还在一些程序问题上,明显偏袒菲律宾,比如在合理时限外多次允许菲律宾提交补充证据。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教授雷筱璐指出,仲裁裁决不属于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所谓裁决构成司法判例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一个被政治操弄、充满错误和偏见的仲裁裁决,如果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将会对国际法治的完整性、权威性、公平性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

菲律宾侵权挑衅可能打开“潘多拉盒子”

自动播放

不难发现,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是近期南海局势“生乱生变”的原因之一。菲律宾的一系列单边侵权行动,美国等域外国家介入南海事务和扩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无一不与该裁决相关。

早在2002年,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国家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第5条明确要求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尤其是“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他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菲律宾近期试图永久侵占仁爱礁的活动,显然实际上已经严重违反了上述义务。如果菲律宾如此活动被容忍,《宣言》所确立的争端管控机制将被削弱,这可能重新打开各争端国新占岛礁的“潘多拉盒子”。

2021年5月,菲律宾时任总统杜特尔特表示,裁决只是“一张废纸”,无法执行、毫无意义。菲前海警司令加西亚认为,裁决是双输结果,菲表面赢了,却由此与中国为敌,受益的只是不受裁决约束的声索国及美等域外国家。菲前新闻部长提格劳在《大溃败》一书中指出,菲利益集团为单方面开发南海油气而推动菲以国家名义提起仲裁,裁决不仅未使菲达到预期目的,反而使美借此渔利。华阳海洋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国南海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吴士存认为,菲律宾威胁提起新的仲裁有两方面考量,一是试探国际社会和中国的态度,二是出于威胁的考量,企图迫使中国做一些妥协。然而必须清楚看到,新的仲裁只会对南海形势形成更大的负面影响,是火上浇油。

正视历史和事实 认真对待国际法

事实表明,南海仲裁案根本无法解决中菲之间的争议,相反却进一步加剧了争端。

中国一直主张南海仲裁案裁决非法无效,不接受任何基于该裁决的主张和行动。无论菲律宾使用何种说辞或手段,其眼中的“法律外衣”不过是“皇帝新衣”,不会改变其在法律和事实上的不堪一击,不会改变中国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属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更不会改变中国维护自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坚定决心和意志。只有正视历史和事实,认真对待国际法,切实尊重他国的权利,而非一再试图扩展自身非法主张,才能真正迎来地区持久和平稳定、各国共同发展繁荣的局面。

制片人丨孙岩峰 章林

主编丨赵晶

记者丨黄惠馨 徐舒扬 冯成

摄像丨梁治 庞清珊

剪辑丨许梓晴

为您推荐

2024超级草莓音乐节在新疆乌鲁木齐热辣开唱

光明日报客户端2024-05-26 21:38:05

“天上西藏主题邮局”珠穆朗玛峰店正式开业

人民日报客户端2024-05-26 19:40:03

中尼传统边贸点恢复开放

人民日报客户端2024-05-26 15:20:16

漳台青少年福建漳州体验竹编非遗文化

中国新闻网2024-05-26 15:18:50

“看到了柬中农业合作的新机遇”

人民日报2024-05-26 15:13:59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