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如何共圆心愿——探索做好新就业群体思想引导和凝聚服务工作

2023-07-27 14:00:08中国青年报

外卖小哥如何共圆心愿——探索做好新就业群体思想引导和凝聚服务工作

自动播放

炎炎夏日,外卖骑手的配送业务量也跟着“升温”,他们骑在电动车上疾驰,奔跑在大街小巷。这些外卖小哥的生活状态和职业前景尤其令人关注。

酷暑下,他们去哪儿纳凉歇脚?跑单与带娃如何兼顾?怎么能融入大城市?如何寄托内心的愿望与憧憬?今年4月以来,这些外卖小哥的心愿单正被全国各地团组织“签收”。

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正在深入开展,为民办实事是其中的重要内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完善多渠道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制度”,提出要“做好新就业群体的思想引导和凝聚服务工作”。

为了更有针对性地解决外卖小哥等新就业群体的急难愁盼,全国各地共青团组织积极调研,不断探索为新就业群体提供多元服务新模式,做到精准服务,破解痛点、堵点。

_______________

小哥心愿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摄

小哥心愿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摄

在“小哥加油站”唠唠家常事儿、解解烦心事

今年5月,“小哥加油站·社区青年汇”(以下简称“小哥加油站”)开张了!由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共青团北京市朝阳区委员会联合创办,是北京市首家聚焦新就业群体居住生活场景的服务空间。

“小哥加油站”开在朝阳区崔各庄乡费家村,这片0.68平方公里的地方居住着9000多名流动人口。其中,村内租住群体主要以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为主,包括外卖员、快递员、保洁员、网约车司机等,外卖员是占比最大的群体。

有了“小哥加油站”后,骑手们能够歇脚纳凉、饮水热饭、给手机充电、无线上网、阅览读书,可以在这里唠唠家常事、解解烦心事。

店长常凯是一名外卖小哥,“我们主打的就是小哥服务小哥,小哥更懂小哥。”他在“小哥加油站”特别开辟了一块“心愿墙”,准备了便利贴,大小心愿都可以写在上面,可以解压、可以吐槽。有人留言,想吃冰镇西瓜,有人希望提供五子棋、跳跳棋……人们看了,或点赞支持,或会心一笑。在常凯看来,外卖小哥的生活也要富于情趣,可甜可咸。

除了心愿墙,主题教育期间,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共青团北京市朝阳区委员会、北京工业大学社会建设研究院依托“小哥加油站”开展常态化专业调查研究,通过访谈、调研、田野调查等方式,围绕新就业群体的相关调研情况,着手开展为新就业群体提供精准化服务。

“围绕小哥们的急难愁盼,全国各级团组织都在努力调研以期推出更加精准的服务,这其中北京的探索扎实有效。”共青团中央社会联络部干部孟彤介绍,团中央社会联络部也成立了专项调研组,多次实地走访调研“小哥加油站”、“小哥驿站”等,在力求做深做实做细调查研究的同时,挖掘一批可复制推广的先进典型。

做客中国青年报社《青年茶座》栏目时,孟彤介绍,通过大量调研,他们总结出外卖骑手在工作生活中面临的“四个难”,包括:正常休息难、权益保障难、社会融入难、职业发展难。

一些骑手告诉孟彤,他们在城市里缺少知心朋友,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快递、外卖行业存有偏见,有时工作中受到苛责,难免感到委屈。

此外,由于外卖工作重复、单一,不少小哥感到技能提升空间有限,难有长远职业规划。为了搜集更多小哥们的心愿,常凯制订了每日“KPI”,包括:每天发放50张宣传单页、回收10份需求调查,邀请10名骑手到店体验。他从费家村着手,希望建立起联系500名新就业青年的微信群,把联系新就业群体的工作抓得更实。4月开始,常凯与同事高丰每天早上外出“地推”。

他们把团组织免费赞助的饮料发放给汗流浃背的骑手,“有人不相信有免费的好事,但来过‘小哥加油站’后,他们一传十,十传百,来这里体验时会写心愿、填问卷。”高丰说。

目前,“小哥加油站”已收集1165份问卷。统计结果显示,小哥心愿排在前列的包括更关注个人能力、子女教育等问题。

常凯明白兄弟们最需要什么,“没有归属感”,对于奔波在外的骑手来说,是句戳心窝子的话。

清晨五六点钟,居民区一片静寂,骑手们已经在街道上、小巷里穿行了,晚上10点以后,他们的身影才重新出现在住所附近。他们像移动的地图,熟悉城市中隐藏的角落和狭窄的近路,他们实际上也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

“特别想把‘小哥加油站’建得像骑手的家一样,是小哥们共同的客厅,大家一起交流、一起成长、互相陪伴。”共青团北京市朝阳区委兼职副书记、北京市朝阳区青少年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马恒说。

“小哥加油站”开张初期,比较简陋。第一场“小哥心愿恳谈会”上,有人提出希望装个空调,现场的一名爱心人士也曾是一名骑手,他当即决定捐助两台空调。

目前,北京开设了近千家相关服务场所。团北京市委基层组织建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依托点位,抓紧形成新就业群体需求服务清单,为新就业群体提供更精准的支持。

常凯在“小哥加油站”请骑手们填写调查问卷。小哥加油站供图

常凯在“小哥加油站”请骑手们填写调查问卷。小哥加油站供图

传递亲情、链接爱心 精准服务触达更多小哥

团中央社会联络部推动将组织建在小哥们的身边,在全国积极推动建立快递、外卖行业的团组织,建立共青团主导的青年社会组织。“将服务的触角覆盖到更多小哥身边,让他们能够感受到更多支持、温暖和力量。”孟彤说。

外卖骑手许博是“小哥加油站”里的熟面孔,在北京“漂”了8年,打过很多份工,当过厨师、做过买卖。

许博租住在费家村不足18平方米的小屋,“没有客厅,没有窗户”,但他当下最大的苦恼是如何与9岁的儿子增进父子感情。

“平时都是爷爷带他,儿子跟我交流很少,连视频电话也不愿和我打。”对于儿子的陌生和疏离,许博感到很无力。平时,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和儿子相见,他不知道该怎样改善父子感情,“这次放暑假,想让爷爷带他来北京转转,可爷爷最近风湿病犯了,没法出门。”父亲出不去,儿子又闲不住,这可把许博难住了。

“像许博一样为子女看护问题发愁的外卖小哥不在少数。”马恒说,“调研中,有42.6%的外卖小哥表示有子女教育需求。”

通过持续追踪调研,马恒发现小哥群体中和孩子、家人分开的情况比较普遍,孩子在老家,小哥一个人在城市里漂泊。

针对这一情况,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共青团北京市朝阳区委员会在主题教育期间,依托“小哥加油站”着手策划“红领巾暑期成长营”。在暑假期间,把小哥的孩子接过来,让他们看一看父母的职业,看一看父母工作的城市。

7月10日,“小哥加油站”首期“红领巾暑期成长营”开班了,10多名外卖小哥给自己的子女报名参加,开启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城市环游体验。许博给儿子也报了名,“真是省不少心,白天可以安心跑单了”,他连声夸赞。

高丰的妻子董婉秋是小哥加油站里的社工。这个暑假,她的任务主要是帮小哥们带孩子,“感觉很有成就感”,10多个小朋友的欢声笑语,让“小哥加油站”热闹起来,充满活力。

外卖小哥高丰和妻子董婉秋在“小哥加油站”里帮骑手们带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摄

外卖小哥高丰和妻子董婉秋在“小哥加油站”里帮骑手们带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摄

董婉秋把“小哥加油站”的活动室布置得焕然一新,为防止孩子们磕碰,她把尖锐的木质桌角用海绵条包裹起来,“团组织还帮我们找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当志愿者,辅导孩子们写作业,还给孩子们开办科普知识小课堂。”

“这次报名‘红领巾暑期成长营’的孩子年龄7岁在14岁之间,我们带他们去天安门广场参观,去职业体验馆换装感受各行各业的工作……”在董婉秋的手机相册里,珍藏着许多孩子们参加活动时的笑脸。

让许博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孩子和他越来越亲近了,“一回家他就和我迫不及待地分享一天的见闻,前些天他还和我聊以后的梦想,说想当音乐家,也能像‘小哥加油站’里的老师们一样唱出动听的歌。”

在主题教育深入开展的背景下,全国各地团组织纷纷为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等新就业群体发起暑期孩子托管服务,为他们传递亲情、链接爱心。

孟彤介绍,在上海开张的“未爱小屋·蓝e站”,联合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学校志愿服务基地的优质志愿服务资源,提供入户探访、个案干预、课后服务、家庭教育课程等服务。在共青团江苏省委指导下,无锡市、常州市、南通市、扬州市等地团组织免费就近开设300多个暑托班,设置劳动、手工、科学实验、传统文化、红色教育、创意美术等课程。

除了帮骑手们解决眼前难题,针对外卖小哥的职业前景等问题,全国各地各级团组织也集思广益,献计献策。“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的活动、青少年心理咨询和法律援助热线,还有在各个门店站点的走访慰问活动,及时掌握这些小哥们新的成长发展要求,能够更精准地,更有针对性地回应这些诉求。”孟彤说。

北京市计划启动为外卖骑手量身定制的“2023年新青年学堂骑手班”,为他们提升学历和发展技能搭建平台,并设立“骑手奖学金”,给予通过入学考试的骑手50%的学费补贴。

常凯搜集的调研数据显示,“近七成骑手的学历是大专以下,近四成骑手希望通过学历教育得到技能提升,其中最受欢迎的两项技能为电商经营和视频剪辑,占比近四成。”

最近,高丰想学习“物流管理”,常凯则想顺利通过“社会工作师”的考试,取得合格证书。

“小哥加油站”还希望有暖心到“胃”的举措。

从5月起,共青团北京市委筹备为外卖小哥提供“爱心餐食”。“小哥们不舍得花钱,往往将每顿饭的预算控制在13元以内。我们特别想找一户爱心商家可以给小哥们提供10元以内荤素搭配的实惠餐食,我们一直在努力压低价格,要让小哥吃饱吃好。”高丰希望,能有更多爱心公益组织关注到他们,提供暖心暖胃、物美价廉的爱心餐。

“通过这次主题教育,我们加紧完善推动对外卖小哥等新就业群体的各项帮扶工作,为奔跑的小哥‘加油’助力。”马恒表示。

“小哥加油站”的骑手们一起过生日。小哥加油站供图

“小哥加油站”的骑手们一起过生日。小哥加油站供图

城市与骑手双向奔赴,释放善意互助

在孟彤看来,建在外卖小哥“生活圈”里的“小哥加油站”,正逐渐拓宽更多功能,这里不仅是“交友会客厅”的连心站,也是为小哥们排忧解难的功能站,更是将小哥们凝聚起来的“能量”站。

一个显著变化是,不少小哥“摇身一变”成为“小巷管家”“美好朝阳骑士”,成为基层城市治理的参与者、助力者。

高丰是个公益达人。一次,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起车祸,他把3个昏迷的人从侧翻漏油的车底“拉”了出来。还有一次,他在跑单途中,看到一个骑单车的女生摔倒在路边,他“顺路”把她送到了医院……“许多公益都是顺手的小事儿,举手之劳。”高丰说。

第九次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新就业形态劳动者8400万人。他们是外卖员、快递员、家政服务员,也会是“小巷管家”“民情前哨”。

2022年12月,放寒假的中国矿业大学大四学生肖鑫宇在家里刷着手机,一则北京紧缺骑手的新闻吸引了他。“我从小在北京长大,对这个城市有感情,服务了别人也可以补贴家用,是件好事儿。”肖鑫宇成了一名兼职外卖骑手。

北京冬天寒风刺骨,肖鑫宇一干就是12个小时。他经历过各种情况:电动车断电、推车3公里送单、在寒风中等待收件人两小时才送完一单。

肖鑫宇的父亲是名网约车司机,“父亲以前经常跟我说没时间回来吃饭,现在我终于理解了,知道他非常辛苦,开始学会体谅他。”肖鑫宇说。

新冠疫情期间,肖鑫宇通过接单帮助了很多人。一名顾客向肖鑫宇求助,说自己的姥姥咳嗽得很厉害。接到电话后,肖鑫宇立即赶往20多公里以外的石景山区。到了老人家,怎么敲门都得不到回应。他担心独居的老人出事,通过社区人员的帮助,最终把药送到了老人手里。

“每次帮助到人,我都非常开心,感到自己的责任心和意志力都增强了。”能对这个城市尽一份“管家”的责任,肖鑫宇很自豪。

常凯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国青联委员,在他看来,很多小哥能随时随地拍照上传一些不文明现象,及时发现环境卫生、生产生活安全等问题,助力解决城市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他经常召集小伙伴们一起边嗑瓜子边讨论,如何在送单的时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聊天时,他经常能听到一些暖心的瞬间:有的小哥跑单时看到老人迷路,会把老人送回家;有的小哥送睡过头的高考生到考场;有的小哥发现路上掉了一个钱包,马上联系寻找失主;有的无偿为独居孤寡老人送餐……

送单时,常凯经常有“责任心爆棚”的时候,一次配送途中,他看到不少共享单车占用了公交车专用道,等车的乘客不得已站到了行车道上,他觉得非常危险,赶紧跑过去把共享单车挪到该停放的地方。

常凯认为,“外卖小哥在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义无反顾,挺身而出,承担属于我们的社会责任。外卖小哥是平凡的奋斗者,要骑好每一段路,送好每一份单,做好每一件事。”

主题教育期间,团中央社会联络部在开展调研中发现,如今越来越多小哥已变成街道居民的“好邻居”,基层治理的“新伙伴”。

孟彤把骑手们比作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在她看来,骑手们正在成为社区活跃的新居民,在民情采集、民生改善和社区服务方面发挥着作用,“今后共青团将带领着这些快递小哥、外卖小哥群体,更加积极地投身基层社会治理。”

在常凯心里,“小哥加油站”的作用,不仅是服务,还包括引导骑手从不闯红灯、不逆骑,引导他们参与社会的公益事业,做城市的“小巷管家”,做好“随手公益”,用温度回报城市的温暖。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他们在公共场所休息,乘坐公用电梯。我们希望骑手能够受到社会尊重,被城市温柔以待,这是一个双向奔赴的过程。”马恒说。

为您推荐

贸易保护主义必将撞南墙

中国日报网2024-04-24 21:06:13

真的,令人骄傲!

新华网2024-04-24 20:58:38

中国航天日高燃MV《征途》,致敬追梦人!

人民日报客户端2024-04-24 20:55:48

从一粒玉米到一座粮仓的守护

人民网2024-04-24 19:32:36

看古籍修复团队“妙手续千年”

新华社2024-04-24 19:32:12

星火成炬|宇宙级别的浪漫

央视网2024-04-24 19:29:50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