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鼓噪所谓“中国核威胁”纯属贼喊捉贼
资讯

美国鼓噪所谓“中国核威胁”纯属贼喊捉贼

郭晓兵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

一年一度的美国国防部“中国军力报告”又出炉了。这次重点描绘了一幅中国核武发展路线图:称中国目前拥有400枚现役核弹头,2030年将拥有1000枚,2035年将拥有1500枚。

数据是怎么来的?美国国防部并未透露,可能是担心把推理逻辑公之于众,会招来专业人士的群嘲。为了捏造所谓的“中国威胁”,为了向国会索要更多军费,美国国防部杜撰了这份道听途说、肆意妄想、夸大其词的所谓“中国军力报告”。美国此次在核武问题上淡化现状、大胆猜测,恐怕是贼喊捉贼,为其在核军控与防扩散领域的不光彩行径作掩护。

劣迹一:实施一体化威慑,维持过低的核武器使用门槛。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就扩大核威慑范围,应对天、网等非核战略威胁。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宣称核武器既要用于应对核攻击,也要用于应对重大非核攻击,如对美国及其盟国的人口或基础设施、核力量及其指挥、控制或预警系统的攻击。

在核武器使用问题上,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表示,支持不首先使用或“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威慑和报复核攻击”的政策。但最近刚刚公布的《核态势审议报告》并未采用“不首先使用”或“唯一目的”的提法,而是大肆鼓吹一体化威慑。这表明美国不仅要用核武器来威慑核攻击,还用其威慑其他战略攻击,并将进一步模糊核常界限,加强核与非核计划、演习和行动之间的协调。因此,其核武器使用政策与特朗普政府并无二致。这将增加使用核武器的场景,加大诱发核冲突的风险。

劣迹二:细化定制威慑,准备打两场核战争,包括有限核战争。美国渲染,到2030年,美将在其历史上首次面临两个主要核大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和潜在对手的局面。美国准备两面出击,“在与一个竞争对手潜在冲突时,阻止另一个竞争对手的侵略行为”,甚至认为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与“两个核武器国家”同时发生冲突。为此,拜登政府进一步细化特朗普政府提出来的针对中国、俄罗斯的定制核威慑战略。

美国认为威慑有限核攻击的能力至关重要。如果美国不能阻止核升级,那么其常规军力使用将受到束缚。美国明确宣称将使用W76-2低当量潜射弹道导弹弹头、战略轰炸机、核常双用途战斗机和空射巡航导弹对中国进行威慑,以防在美难以接受的条件下结束冲突。

劣迹三:强化延伸威慑,加强“印太”核共享机制和战略力量前沿部署。美军有意强化与“印太”盟国的延伸威慑磋商,共同商量核威慑政策,共享战略情报,强化集团合作。为此,美将构建美日韩三边或美日韩澳四边信息共享和对话机制,从而在西太平洋复制一套类似北约的核同盟来。在前沿部署方面,美将在“印太”部署战略轰炸机、双用途战机和核武器,将通过战略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访问展示自身存在。

劣迹四:持续推进核武库更新换代。美国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放弃了奥巴马政府“不生产新型核弹头”的承诺,并继续推进核“三位一体”升级换代。陆基方面,“哨兵”洲际弹道导弹将如期取代“民兵III”成为新一代陆基威慑力量。海基方面,“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将从2030年起取代“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空基方面,B-21“突袭者”战略轰炸机将取代B-2A战略轰炸机。F-35A战斗机也将携带核弹头,逐步取代F-15E战斗机执行北约核任务。

劣迹五:发展和部署低当量核弹头,增加核冲突风险。特朗普政府为了备战有限核战争,提出在潜射弹道导弹和海基巡航导弹上部署低当量弹头W76-2。民主党曾在2020年竞选纲领中称W76-2低当量弹头毫无必要、纯属浪费,但美国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仍支持生产该款弹头,并继续在潜射弹道导弹上安装该款弹头。在潜射巡航导弹上安装低当量核弹头的计划取消,但原因不是为了防止核冲突,而是核武库里已经具备类似能力,无需重复投资。

劣迹六:奉行双重标准,扩散武器级裂变材料。美国和英国打算在AUKUS框架下向澳大利亚转让核潜艇,其载有的高浓铀数量可能足以制造60—80枚核弹头。这在实质上构成了核扩散行为。美英澳还始终以“未确定合作方案”为由,拒不向相关机构报告核潜艇合作实质进展。

对于美国核战略近来走势,不少美国军控界人士表示失望,或谓之“巨大退步”“发出复杂信号”“军控屈从于军事竞争需要”。总之,美国基于大国竞争狭隘视角,大力发展自身核力量,同时以臆想为依据炒作所谓“中国核威胁”,不利于中美关系发展及核关系稳定。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