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简至美,古代陶瓷史上的“中国白”
资讯

至简至美,古代陶瓷史上的“中国白”

陶瓷中的“中国白”至简至美,承载着臻于化境的历代审美追求。白瓷的诞生晚于青瓷,滥觞于北朝贵族,经隋唐两代进入皇家视野,到了宋代,定窑白瓷一度冠绝五大官窑。元代,民间烧造的白瓷就随海上丝绸之路贸易船只远销海外,罕见的“卵白釉”成为元代官用瓷器的代表。明代永乐年间,“甜白釉”被奉为稀世珍宝,德化白瓷至今仍是“中国白”的代名词。

陶瓷是水、火、土三者完美融合的杰作,历代工匠在无数次摸索和失败中不断探索,通过不同材质的组合配比,调节温度和工艺的细微差别,烧造出千变万化、五彩缤纷的陶瓷艺术。

陶瓷中的“中国白”至简至美,承载着臻于化境的历代审美追求。白陶起源于尚白的殷商时期,在经历短暂的辉煌后,随着周人的征伐而湮灭。白瓷的诞生晚于青瓷,滥觞于北朝贵族,经隋唐两代进入皇家视野,到了宋代,定窑白瓷更是一度冠绝五大官窑。元代,在青花瓷声名远播之前,民间烧造的白瓷就已随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船只远销海外,承接官窑定制任务的景德镇御窑厂异军突起,罕见的“卵白釉”成为元代官用瓷器的代表。到了明代永乐年间,宫中开始崇尚半透的“甜白釉”,因后代难以模仿而被奉为稀世珍宝。而被法国人称为“鹅绒白”的德化白瓷,直到今日依然是“中国白”的代名词。

商朝:礼器白陶

早在新石器时代,远古先民就已经掌握了制陶工艺。位于长江下游地区的河姆渡遗址以黑陶闻名,在距今7000多年的猪纹方钵上,一头鬃毛竖起的小猪憨态可掬。远在黄土高原的仰韶文化半坡遗址则以红陶为代表,先民在细泥红陶盆上用黑炭绘制了奇特的人面鱼纹。白陶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已出现,到商代与原始青瓷共存。商朝的白陶通体洁白,器物表面及胎质均呈现陶土的原色,这种陶土原料与后来用来制造瓷器的瓷土和高岭土基本相同。

人面鱼纹陶盆

人面鱼纹陶盆商人崇尚白色,贵族统治者在出征时要骑白马,在祭祀时也使用白色牛羊,以示地位尊贵。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商汤临政后,改变历法,改穿他所崇尚的白衣,在白天举行朝会。在当时,贵族和王族使用的白色陶器多为祭祀用的礼器,很少用于日常生活,这种白陶的质地要比原始黑陶和红陶更加坚硬,胎质洁白细腻,装饰工艺趋于成熟。

近年来,考古人员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相继发现了多个制陶工坊,发掘出土了大批完整或残破的白陶。考古专家发现,商朝的制陶工坊规模相当大,制作工艺渐趋成熟。自此,殷商白陶进入人们的视野。

商代白陶象尊

商代白陶象尊河南新乡曾出土了一个商代白陶象尊,高8.8厘米,象身通体布满纹饰,玲珑可爱。象尊是商周时祭祀活动中使用的盛酒礼器之一,材质虽为白陶,但造型和纹饰深受同时期青铜器的影响,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此象尊的主体部位饰有凤鸟纹、夔龙纹,鼻、耳上饰鳞纹,额上有蛇纹,纹样均呈浮雕式。

商代白陶以酒器为主,早期的白陶器形以鬶、盉、爵为主,纹饰有人字形纹、绳纹和附加堆纹等。到了商代中期,又增加了豆、罐、钵等器物类型,其装饰除少数绳纹外,以素面磨光为多。到了商代后期,白陶进入高度发展期,一些白陶器的形制和器表纹饰会仿制同时期的青铜礼器,制作极为精美,器表多有饕餮纹、夔纹、云雷纹和曲折纹等作为装饰。“周人尚赤”,崇拜火德,到了西周,由于印纹硬陶器和原始瓷器的兴起,白陶器的制作和使用逐渐减少,直至消失。

北朝:白瓷问世

白陶与青瓷一度并驾齐驱,白瓷的问世则比青瓷晚了近2000年。青瓷与白瓷胎质均为白色,两者最大区别在于釉料中的铁元素含量。白瓷要求胎、釉均白,这就意味着要去除铁元素的呈色干扰,制瓷工匠必须将原料中铁的氧化物控制在1%以下或让其不含铁,使白釉料中的杂质比青釉料更纯净。白瓷对烧造工艺的要求也比青瓷高得多,这使得白瓷成为自成一体的类型。

白瓷发源于北方,目前中国最早的白瓷出土于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葬。1972年,考古人员从这座墓葬中发掘清理出10余件瓷器,其中有5件是罕见的白瓷。从出土的墓志铭中得知,墓主人为北齐骠骑大将军范粹,从一品,他离世时年仅27岁。范将军被厚葬于此,随葬品等级规格极高,代表了当时制瓷工艺发展水平的高峰。

北齐白瓷莲纹罐

北齐白瓷莲纹罐

北齐白瓷莲纹罐

北齐白瓷莲纹罐范粹墓葬中的这批白瓷是目前发现有可靠纪年,且年代最早的代表器物,有碗、盘、罐、瓶等多种类型,釉质薄而润,玻璃感较强,但白釉中泛着黄色,釉厚之处还带有一些青色,可见当时的白瓷工艺还处于青白过渡的初级阶段。在这批白瓷中,两件北齐白瓷莲纹罐最为典型,罐身圆润,直口,肩上附有4个可穿绳索的耳系,器物上半部施以白釉,下半部刻有浅浅的莲瓣纹,釉面有细碎开片,微微泛黄。科研人员通过检测进一步发现,北齐工匠在白釉底下薄薄地施了一层化妆土,目的是提高釉面的洁白程度,在白瓷工艺尚不发达的初创年代,此举实在巧妙。

隋代 白釉三足洗 河南博物院藏

隋代 白釉三足洗 河南博物院藏

隋代 白釉三足洗 河南博物院藏

隋代 白釉三足洗 河南博物院藏同样是在河南安阳,葬于隋代开皇年间的张盛墓里也发现了一批白瓷,质量比范粹墓里的有了较大提升,釉面下不需要化妆土的掩饰就已经晶莹透白了。在陕西西安,葬于隋代大业年间的李静训墓中出土的白瓷造型工艺更为成熟,其中以龙柄双联瓶、龙柄鸡头壶最为精美,釉面白润光亮,已经基本看不到泛黄或泛青的情况。无论是北齐范粹墓出土的白瓷,还是隋代墓葬遗址中出土的这些考古证据,都为我们揭示了早期白瓷发展的基本面貌。

唐代:邢窑似雪

至唐代,统治者追求白瓷胎体和釉质的极致薄透,因而产生了“透影白瓷”这样的器物。唐代最著名的窑场当属邢窑,邢窑白瓷与越窑青瓷并称“南青北白”,打破了自商代以来青瓷一统天下的局面。

在《茶经》中,茶人陆羽认为,茶碗当以“越州上”。他从器物的颜色、质地、衬托茶色的角度出发,比较了邢窑和越窑的不同之处:“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唐代流行煎茶,所以唐人更推崇能衬托出茶汤之绿的越州青瓷。邢州瓷白,会显得茶色偏红,因而地位稍逊于越窑青瓷。

唐 邢窑白釉把杯 上海博物馆藏

唐 邢窑白釉把杯 上海博物馆藏不过陆羽对邢窑瓷器的看法,仅代表当时一部分人对茶器的价值取向,丝毫不影响“类银似雪”的邢窑在当时风靡全国。李肇《唐国史补》有云:“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瓯是一种敞口小杯子,可以用来喝茶或饮酒,可见邢窑白瓷和端砚齐名,而且在当时深受人们喜爱。

唐代邢瓷依据质地分为三个品种:粗白瓷、细白瓷和透影细白瓷,其中透影细白瓷的工艺最为精良,弥足珍贵。在当时,制作精良的邢窑细白瓷、透影细白瓷与越窑青瓷都被列为地方向宫中进奉的御用瓷或官用瓷。

唐代中期,邢窑产量巨大,在供应宫廷和京中达官显贵之外还有富余,于是精明的商人便打着“御用”的旗号将部分贡窑高价卖到海外,海上陶瓷贸易呈现繁荣之势。到了唐朝后期,由于制瓷原料匮乏等原因,邢窑逐渐衰落,直至被北宋定窑所取代。

宋代:白瓷之冠

定窑虽创烧于唐代,但到宋代后逐步取代了邢窑,跃居五大名窑之列。定窑瓷器也有粗细之分,其中白瓷的刻花、印花工艺都十分精湛,刻花疏落有致,印花细密规整,成为宋代白瓷之冠,引得南北窑场竞相模仿。

北宋—金定窑印花云龙纹盘 上海博物馆藏

北宋—金定窑印花云龙纹盘 上海博物馆藏

宋代瓷枕 顺达公司上阳小区出土

宋代瓷枕 顺达公司上阳小区出土定窑白瓷胎色洁白,质地坚硬,釉面光润,器表时常有流淌痕迹,釉为白玻璃质釉,色呈象牙白,略带粉质。此外,在定窑碗、盘类器物的外壁,经常可看见细密如竹丝的划痕,这些划痕是器物初步成型后旋坯加工时留下的,因而也被作为鉴定定窑器物的一个特征。

宋 定窑白釉孩儿枕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定窑白釉孩儿枕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定窑孩儿枕是故宫博物院“九大镇院之宝”之一,属传世定窑中的精品。它是一个瓷枕头,造型却是一个素面光洁的小男童。男童伏卧在床榻上,两臂环抱垫起头部,右手持一绣球,两足交叉上跷,似乎在床上撒娇蹬腿,令人忍俊不禁。枕身釉色呈牙黄,工艺精巧。男童枕雕塑技艺高超,人物形态活泼悠然,不仅是宋代风俗的见证,也是研究宋代文化和陶瓷艺术的珍贵实物资料。

宋代 瓷盆 宝丰清凉寺汝窑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宋代 瓷盆 宝丰清凉寺汝窑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宋代 瓷盆 宝丰清凉寺汝窑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宋代 瓷盆 宝丰清凉寺汝窑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北宋定窑在宫廷的地位只保持了100多年便被青瓷所取代。北宋末年,审美一向超前的宋徽宗不惜工本,以玛瑙入釉,创烧出了似玉非玉的汝窑瓷。那种“雨过天晴云破处”“千峰碧波翠色来”的淡淡天青色如梦似幻,让汝窑位居宋代五大名窑之首。不过,宋室南迁后,北方民族依然习惯使用定窑白瓷,辽金两代皇族对定窑的支持未曾中断。

元代:卵白釉瓷

江西景德镇在宋代时就已开始模仿定窑烧造白瓷,但当时生产出的白瓷白中闪青,被称为青白釉或影青。到了元代,景德镇逐渐发展为全国制瓷业的中心,匠人们在青白瓷的基础上创烧出一种高温白釉瓷器。这种瓷器釉色似鸭蛋,故被称为“卵白釉瓷”。

时代的变迁造就了审美的变化,宋人崇尚温润如玉的青白瓷,元人偏爱乳浊失透的卵白釉瓷,这和“元人尚白”的习俗密不可分。元代卵白釉瓷中的上品当属“枢府瓷”,即元朝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的定制瓷。

元 景德镇窑卵白釉加彩梵文盘 上海博物馆藏

元 景德镇窑卵白釉加彩梵文盘 上海博物馆藏与民用的卵白釉瓷相比,枢府瓷稀有且精致,修足规整,足底无釉,胎体厚薄适中,多有印花装饰,除了寓意吉祥的缠枝纹外,还有精细的云龙纹,龙呈五爪,当属宫廷用瓷。此外,一些元代卵白釉瓷上还印有“太禧”“福禄”等字样,应当是掌管祭祀的机构——太禧宗禋院的定制瓷,主要用于祭祀活动或赏赐君臣。

白瓷是各种彩绘瓷器的基础,若没有白瓷,则衬托不出青花、釉里红、斗彩、粉彩的异彩纷呈。元代卵白釉瓷的出现,为景德镇官窑瓷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虽然它后期让位给了赫赫有名的元青花,但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依然瞩目。

明代:中国白,德化白

明永乐甜白瓷是白瓷中的巅峰之作,一直以来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甜是味觉感官,白是视觉感官,为何要用甜来形容白瓷?后人给了很多种解释,其中一种说法认为,永乐甜白瓷莹润如糖,轻薄可透,故称“甜白”。其实,甜白瓷的秘密就在于纯白的胎体上敷上了一层几乎不含杂质的透明釉,使其白中透白,可见当时对瓷土和釉料的提纯技术已炉火纯青。

明 德化窑贴塑松鹿纹杯 上海博物馆藏

明 德化窑贴塑松鹿纹杯 上海博物馆藏德化窑位于今福建泉州德化县。早在宋元时期,德化窑就已经生产出品质上乘的青白瓷,并通过海路运输销往海外。到了明代,德化窑生产的白瓷胎质细密、美如脂玉、色泽光润,广受赞誉。法国人认为明代德化白瓷是“中国瓷器之上品”,赞誉其为“中国白”。

明代德化窑还突破了器物的实用功能,开创出一种更具创造力的艺术门类——瓷塑,白瓷观音像便是其中最受欢迎的产品。德化窑烧制的白瓷塑像除了观音以外,还有弥勒、达摩、文昌、妈祖等造像,人物神态雕刻精细,衣物的刻画具有流动的飘逸感,显得造像超凡脱俗、气韵雍容。

明 德化窑白釉“何朝宗”款观音像 上海博物馆藏

明 德化窑白釉“何朝宗”款观音像 上海博物馆藏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背后钤印“何朝宗”名章的明代德化窑白瓷观音像。何朝宗是明代瓷塑家,他善于从生活中发现艺术,以他为代表的德化瓷塑艺人吸收了历代雕塑的长处,并继承了唐代佛造像艺术风格,使得德化窑的观音、达摩等造像既具有古典韵味,又富有人情味。这些塑像不仅在国内广受欢迎,还随着泉州港的商船出海,远销至东南亚。

明 德化窑抱膝观音像 上海博物馆藏

明 德化窑抱膝观音像 上海博物馆藏老子曰:“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古代陶瓷的发展演变也经历了从简单到复杂的漫长演化过程。纵观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不加着色的素白器物在众多斑斓色彩中显得朴实无华。器之白华,至纯至简,见证着千百年来的繁华与兴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