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孙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还有哪些未解之谜
资讯

北大教授孙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还有哪些未解之谜

“要更多地认识蜀国,人们寄希望于考古发现和研究。其中最重要的两个数据库,就是远近闻名的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

11月28日下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以《从三星堆到金沙村——古蜀历史的新认识》为题,做客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古蜀文明系列讲座”,向广大网络观众介绍了古蜀文化近百年来的考古发现以及孙老师对于古蜀文明研究的最新成果。

金沙遗址博物馆鸟瞰 本文图片由金沙遗址博物馆提供

金沙遗址博物馆鸟瞰 本文图片由金沙遗址博物馆提供“三星堆文化是分布在中国西南四川盆地一带,中心在成都平原,年代范围大致在公元前1600-前1100年间的青铜文化,大致相当于中原地区的商代前后。我注意到一些媒体上,说你们考古学家就愿意把年代往后拉,以免它(三星堆文化)早于中原的夏商周,我认为这是不了解三星堆遗址的说法。”讲座开头,孙华开宗明义。

在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中,孙华全面地回顾、梳理了三星堆与金沙的发现与发掘历程,在此基础上,他从三星堆和金沙时期的国家形态、三星堆与金沙都城的相似性、三星堆考古新发现器物功用等全新的视角,提出了一些关于古蜀文明的新认识。

金沙遗址发掘现场

金沙遗址发掘现场

三星堆、金沙规划理念影响秦汉都城建设

最近十多年来,随着成都平原和四川盆地先秦时期考古材料迅速增多和认识的不断深入,一些学者开始注意到,与先前的宝墩文化和以后的十二桥文化相比,三星堆文化的遗址数量和密度都异常稀少,与三星堆遗址和三星堆埋藏坑给人的印象形成强烈的对比;与三星堆形成对照的是,在金沙为中心的十二桥文化时期,兴起的聚落广泛分布于成都平原地区。

孙华认为,三星堆文化聚落分布的异常现象,很可能与三星堆国家对地方的管控有关。三星堆国家有可能采用强行征收地方聚落粮食或财物的方式管理地方,这种超经济的掠夺破坏了三星堆都城区域以外村社人群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造成了村落的凋敝,人口的丧失,四川盆地许多地方已经空置荒芜。

金沙时期考古遗址分布图

金沙时期考古遗址分布图三星堆城经历了至少两个时期才逐渐建成,最终形成的三星堆城体现了河流横贯,城内四分,城邑西北是世俗行政空间,城邑西南是宗教祭祀空间的规划思想。金沙遗址的边界尽管还不确定,但有一条河流自西向东从聚落穿过,世俗行政和宗教祭祀两大功能区分别规划在河流的两岸,将人的世界与神的世界分开,中间以水进行分隔和联系,这一基本特征与三星堆如出一辙。

这种城市规划思想可以简称为“法象上天”或“法天象地”的思想,这种规划思想影响到了金沙以后的四川先秦国家的都城建设,东周成都城址也体现了这种规划思想。“秦灭巴蜀后,该都城规划思想传入中原地区,对后世的都城建设有很大的影响,是中国两大都城规划思想之一。我们在秦都咸阳、西汉长安、隋唐洛阳都可以看见这种规划思想的烙印。”孙华说。

金沙遗址功能分区示意图

金沙遗址功能分区示意图

三星堆埋藏坑由神、人、祭品三个器物群构成

三星堆埋藏坑更有可能是损坏神庙设施的掩埋坑,在已经发现的8个埋藏坑中,至少有6个坑是同时挖掘和掩埋的,6个坑内的残损器物来源相同。因此,三星堆埋藏坑看似埋藏器物众多,残损严重,但坑内的器物如果经过归组和复原,它们也不是那么纷繁杂乱,而是可以聚合成三个大的器物群。

这三个群体是:(1)神像群——三星堆人的崇拜物件;(2)人像群——三星堆祭祀和供奉者的形象;(3)供奉礼仪用器——三星堆人祭祀和侍奉神的器具。三星堆人的神像是凸目尖耳、人首鸟身的三尊大神,每个神像前面摆放着一件兽、人和酒器(或酒器造型的薰炉)组合的供奉用具,三星堆人就是通过这些供奉用具克服人与神之间的鸿沟,与神进行沟通。

最后,孙华尝试将两个遗址的交替置于周人灭商这一更加宏大的历史背景中,将古蜀文明与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再次联系起来予以讨论。在他看来,在三星堆向金沙城市迁徙、三星堆文化向十二桥文化转变的过程中,四川盆地及其周边地区发生了许多变化:延续了四五百年的三星堆城陡然衰落,南宗教祭祀区的神庙遭到破坏,庙内像设和供奉祭品被烧毁或砸断,连同烧毁的炭渣一起被埋入坑中,与此同时金沙聚落陡然兴起,出现了金沙村遗址为中心的邑居群。在四川盆地以北的汉中盆地,兴盛了两三百年的宝山文化也随之消失,而秦岭以北的周国却兴盛起来,最后灭掉了宗主国大商。

在此基础上,孙华进一步提出疑问:由于三星堆与金沙的交替时期正是商王朝衰落和周人崛起的时期,距离周武王灭商的改朝换代也并不太久(按照“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结论,商周更替在公元前1046年)。那么,三星堆城址的废弃和中心都城的转移,会不会与周人灭商这个大的历史背景相关呢?三星堆的神庙被毁和神器被埋,是否与三星堆人内部在处理国际关系上的内部纷争有关呢?传世文献所说的参加了武王灭商的西土古国“蜀”,有没有可能就是金沙人呢?这些都是新发现给我们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继续探索。

据了解,本次讲座通过线上直播,线下集中观看的方式,累计观看总人数超10万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王方表示,古蜀文明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讨论,金沙遗址博物馆的“古蜀文明系列讲座”也将一直举办,向公众持续展现古蜀世界的独特魅力。

三星堆金面具

三星堆金面具

金沙青铜立人

金沙青铜立人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