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位新人因婚宴中介跑路被酒店要求另付款 警方介入
资讯

杭州多位新人因婚宴中介跑路被酒店要求另付款 警方介入

“我们无法联系上中介公司,只收到你的婚宴定金1万元,如果婚礼还在我们酒店办,需要再补11万元。”

10月21日晚,杭州的王小姐(化名)收到预订婚宴举办地某酒店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

这场婚宴,是王小姐去年12月通过中介——上海芸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预定的,原定婚期是今年10月22日,后新人与酒店商量,改期至明年5月。此前,她已向中介方支付了12万元婚宴全款。

王小姐11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联系到10月22日在杭州该酒店办婚宴的赵小姐(化名),“她也是通过芸朵预订的,10月17日得知中介跑路,为了婚礼顺利举行,只能重新支付酒店6万多元费用。”事发后,芸朵一名离职员工将她拉入一个微信群,里面有30多位经历相似的新人,涉及金额超百万、酒店多家。浙江一档电视新闻“1818黄金眼”曾报道,一对新人通过芸朵公司预订12月在杭州某酒店办婚宴,已支付9.68万元,10月被酒店通知芸朵公司跑路,酒店没有收到款项。

澎湃新闻从杭州四季青派出所了解到,已接到王小姐等多位新人报案,反映上海芸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预收婚宴款项后跑路,上城公安分局经侦部门已介入调查。

去年11月,王小姐和男友去西湖边某酒店看婚宴场地,对环境、位置都中意,但因桌数较少,希望与酒店协商总价。

当月,王小姐多次前往酒店,并在酒店业务员应允申请优惠的情况下支付5000元意向金(后因优惠未获批退回)。其中一次,她在酒店时接到自称“婚礼平台工作人员”的电话,积极表示可以帮忙筹备婚礼、选择酒店。“我不好意思拒绝,想着正好在酒店,就让她来了。”王小姐说,那天来了两三个人,和酒店负责宴会预订的工作人员表现得很熟。

王小姐之后几次前往酒店,那几个人也在。“看她们和酒店的人很熟,就放松了警惕。”她说,最后价格没有什么松动,但因为喜欢这个酒店、不想再耗时耗力,她以12万元总价预定了今年10月22日的11桌酒席。去年12月3日签“婚礼宴会协议书”时,才得知协议是与上海芸朵杭州分公司签的,11月打电话给她的那几人中,有一个是婚礼平台“婚奢汇”工作人员,一个是婚奢汇商家芸朵公司业务员。婚奢汇工作人员后来告诉王小姐,负责拓客的同事通过社交平台关注到她在备婚,以“也在备婚”为由联络她,获得了联系方式。

“在酒店签约时,酒店工作人员也在场,我提出与酒店签,被婚奢汇和芸朵的人软硬兼施地拒绝了。”王小姐告诉澎湃新闻,她们反复表示这是业内常规操作,没有风险,“还说这个酒店和芸朵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签约当天王小姐付了3.6万元,今年3月又付了7.2万元,“收款方是婚奢汇,由平台转给芸朵。我理解是类似团购平台,我先在平台付款买券,商家核销后拿到钱。”王小姐说,今年9月她又直接付给芸朵公司1.2万元,共计付款12万元。选定酒店后,她询问过酒店工作人员桌花、菜品等,今年10月8日安排试菜,10月15日家人前往酒店取赠送的喜糖,酒店均正常接待。

“10月16日,因为疫情影响等,我和酒店商量将婚期推迟至明年5月,酒店同意,可10月21日晚打来电话,说无法联系上芸朵公司,他们只收到1万元定金,还差11万。”王小姐说,酒店给出两个方案:还在他们这里办,需自行承担损失,补足11万元费用;换酒店需支付试菜、喜糖的费用。

王小姐这时再联系芸朵公司,发现员工已离职,办公场所人去楼空。

24日,与王小姐对接处理此事的一名婚奢汇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正与消费者积极沟通、了解诉求,其余不便多说。澎湃新闻从天眼查App获悉,因通过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上海芸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10月被上城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系统显示该公司有2条涉诉信息。其母公司上海芸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登记的手机号无法打通。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