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特朗普”,连任之路多艰
资讯

“南美特朗普”,连任之路多艰

“南美特朗普”,连任之路多艰

“我从没有像这样害怕过。”68岁的巴西利亚退休教师茜拉·坎佩略对《华盛顿邮报》说道。随着大选日临近,巴西国内的气氛正变得越来越紧张。

巴西将于10月2日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来自极右翼政党自由党的博索纳罗寻求连任,但他面临来自前总统、左翼政党劳工党候选人卢拉的强势挑战。民调数据显示,过去几个月来,卢拉的支持率一直大幅领先于博索纳罗。

坎佩略是巴西劳工党的支持者。她还记得以前的大选期间,她和家人都会佩戴红色围巾,公开表示对劳工党的支持。如今,坎佩略非常担心,若是公开表示支持劳工党,可能会受到博索纳罗支持者的攻击。

本届总统选举被认为是巴西近些年来最极化、最分裂的一次选举。大选开始前,巴西已发生多起政治暴力事件,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和卢拉的支持者多次发生流血冲突。有分析认为,博索纳罗若是败选,或“复制”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路线,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大选即将来临,巴西是否会出现美国2020年大选后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山类似的事件,引发多方担忧。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4日,巴西里约,巴西自由党正式宣布推选现任总统博索纳罗为202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4日,巴西里约,巴西自由党正式宣布推选现任总统博索纳罗为202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图/IC photo

现总统或败给前总统?

当地时间10月2日,巴西将举行大选,选举产生新一任总统、副总统和国民议会代表。各州州长、副州长、地方议会选举也将同时举行。

在巴西,每一位成年公民都有投票的义务。也因此,巴西大选是全球参与人数最多的选举之一。巴西最高选举法院此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国有超过1.56亿合格选民。

在这场盛大的选举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总统选举。今年巴西总统选举共有11名候选人加入选战,但有“一战之力”的只有两个“老面孔”——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

现年67岁的博索纳罗素有“南美特朗普”之称。他在巴西国民议会工作了近30年,后赢下了2018年的总统选举,并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就职,成为巴西第38任总统。过去3年多的时间内,博索纳罗争议不断,尤其是他在新冠疫情、气候变化、亚马孙雨林等议题上的应对遭到许多人的批评。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巴西现任总统、总统候选人博索纳罗举行集会造势。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巴西现任总统、总统候选人博索纳罗举行集会造势。图/IC photo

博索纳罗的主要竞争对手卢拉现年76岁,他曾于2003年至2010年出任巴西总统,是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工人出身的总统。2017年,卢拉因为贪腐问题被判入狱,直至2019年11月才出狱。2021年,巴西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卢拉因涉嫌贪腐所获的所有判决均无效,这为卢拉再次参加总统选举铺平了道路。

如今,又一次大选来临,现总统博索纳罗碰上了前总统卢拉。多方分析认为,大选过后,两人身份可能对调。

据路透社9月27日报道,巴西民调机构IPEC最新民调显示,在10月2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卢拉预计将获得48%的选票,远高于博索纳罗的31%。两人进入第二轮投票后,预计卢拉将以54%的得票率赢下这场选举,而博索纳罗的得票率预计为35%。

巴西总统选举实行两轮投票制。第一轮投票中若无人获得50%以上选票,得票率排名前两位的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投票。第二轮投票预计将于10月30日举行。

“从民调数据来看,博索纳罗赢得连任的可能性不大。”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保持在30%上下的水平,他的反对率则维持在50%以上,“可见,超过一半的巴西民调参与者并不认可他。”

博索纳罗政府过去三年多交出的成绩单并不理想。周志伟指出,巴西民众对博索纳罗的总体执政认可度并不高,不管是新冠疫情应对还是经济民生问题上,博索纳罗的表现都并不令人满意。反之,巴西社会矛盾加剧、贫困失业问题突出,博索纳罗本人和立法、司法体系的矛盾尖锐,这些都导致他很难再次赢得大选。

事实上,巴西国内对博索纳罗的反对,是卢拉可能胜选的重要原因之一。周志伟称,博索纳罗和卢拉的支持率一直都比较稳定,这也就意味着两人都有一个稳定的基本盘。与此同时,两人都存在一些争议和反对。在这样的背景下,最终的胜负可能就取决于谁的基本盘更高、谁的反对率更低。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6日,巴西Sao Bernardo do Campo,巴西前总统兼劳工党候选人卢拉举行竞选集会。 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6日,巴西Sao Bernardo do Campo,巴西前总统兼劳工党候选人卢拉举行竞选集会。 图/IC photo

美洲协会/美洲理事会(AS/COA)民调数据显示,从去年11月至今,卢拉一直领跑总统选举,支持率保持在40%-43%之间。博索纳罗紧随其后,支持率在25%-37%之间。其余几位候选人支持率都在10%以下,基本上没有反超的可能。

在周志伟看来,本届巴西总统选举或许可以一轮结束。卢拉的民意支持率一直比博索纳罗高10%左右,且随着大选日临近,他还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为自己争取支持,包括说服几位前总统候选人替他拉票,加强社交媒体宣传、争取到很多网红人物对他的公开支持等。

“卢拉的目标非常明确,即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赢下大选,而他采取的这些举措应该能为他扫到一些尾票。”周志伟称。据路透社报道,IPEC民调数据显示,若是排除缺席投票和无效投票,卢拉的得票率预计可达52%,直接赢下选举。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巴西里约,巴西大选将至,巴西前总统卢拉出席竞选集会。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巴西里约,巴西大选将至,巴西前总统卢拉出席竞选集会。图/IC photo

巴西会出现大选后骚乱吗?

大选还未开始,许多人已开始担忧大选结束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

当地时间7月9日,巴西南部城市福斯伊瓜苏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地警察马塞洛·阿鲁达当天举办了一场卢拉主题生日派对。他穿着一件黑色上衣,脸上戴着他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卢拉的面具。

谁知悲剧突然降临。一个名为瓜拉尼奥的男子来到他的生日派对,在派对上大唱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博索纳罗的赞歌。阿鲁达和瓜拉尼奥产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瓜拉尼奥离开派对,不久后返回,并开枪射杀了阿鲁达。

瓜拉尼奥被起诉故意杀人罪,预计将于近期出庭受审。他的代表律师表示,瓜拉尼奥头部被打成重伤,他不记得发生的事情了。

阿鲁达被杀案被认为是这场“致命选举”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这并非唯一一起和大选相关的政治暴力事件。

今年8月,一名男子在巴西中部城市戈亚尼亚的一座教堂内被枪杀,起因是他反对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在教堂发布呼吁不要投票给左翼政党的宣传册。几周之后,一名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刺死了自己的同事,原因是他的同事在争吵中为卢拉辩护。9月24日,一名男子走进卡斯卡维尔的一家酒吧,问哪些人计划投票给卢拉。一名39岁的男子说他会投票给卢拉,后被刺死。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8日,巴西圣保罗州,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举行竞选集会。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8日,巴西圣保罗州,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举行竞选集会。图/IC photo

“传统上而言,巴西并非一个政治暴力事件特别普遍的国家,它在意识形态、种族问题上都追求融合,包容性比较强。”周志伟指出。但他也关注到,近几年来,巴西的政治暴力事件有所增加。“这反映出的是,巴西的政治对立在加剧,政治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

近些年来,全球民粹主义出现上升态势,而巴西的选举可以说是拉丁美洲甚至全球政治生态变化的一个重要案例。“巴西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都在上升,这导致巴西政治出现极端撕裂的局面,两方势力的对立也就愈发明显。”周志伟称。

《华盛顿邮报》指出,极右翼现任总统博索纳罗、左翼前总统卢拉是巴西政治中最极化的两个人物,两人在今年的大选中对战,直接导致这场大选成为巴西近些年来最分裂、最极化的一次大选。

巴西“政治和选举暴力观察”网站追踪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巴西至少发生214起针对选举官员、候选人、公务人员等的政治暴力事件,比2020年上升了23%。博索纳罗本人也曾有过类似遭遇。2018年9月,博索纳罗在一场竞选活动中遇刺,腹部多处受伤。此后,他曾多次因此接受手术。

对于频发的暴力事件,卢拉曾称:“选举过程中存在一种完全不正常的仇恨氛围。”博索纳罗此前拒绝谴责针对阿鲁达的谋杀,但随着暴力事件增加,他也表示,对于这些因政治驱动的死亡感到非常遗憾。不过,他强调,不应为这些暴力事件谴责他。

然而,有分析人士认为,博索纳罗的许多言论都正在激化巴西国内矛盾。尤其是他质疑巴西电子投票系统的言论,更是引发许多观察人士对于大选后出现暴力骚乱的担忧。

博索纳罗此前表示,不管大选结果如何,他都会接受,前提是大选“干净且透明”。然而,他曾多次抨击巴西电子投票系统,称其存在缺陷、容易被操控,从而导致大选舞弊。虽然实际上,没有证据显示巴西电子投票系统导致选举舞弊。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巴西阿雷格里港,巴西大选将至,选举工作人员准备电子投票机。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3日,巴西阿雷格里港,巴西大选将至,选举工作人员准备电子投票机。图/IC photo

巴西圣保罗政治科学家Guilherme Casaroes对半岛电视台称,博索纳罗多次对选举程序表示不信任,这意味着他不会愿意接受大选结果,他的支持者也就更不会接受卢拉胜选的结果。“可以说,前路非常艰难。”

在周志伟看来,大选结果出来以后,若是博索纳罗败选,他可能仍会坚持此前的一些立场,如指控大选存在舞弊等。不过,巴西不大可能出现类似美国2021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的暴力事件。

周志伟从多个角度予以分析。首先,博索纳罗背后党派对他的支持并没有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那么强大;其次,博索纳罗和司法机关、立法机关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再加上他曾攻击过巴西选举制度,因此巴西选举法院、最高法院一直在防备着博索纳罗出现一些过激的行为;此外,博索纳罗也无法争取到军方的策应。“因此综合来说,我认为博索纳罗若败选会坚持自己此前的言论,但不会出现太糟糕的局面。”

不过,巴西的两极分化趋势已不容忽视。Casaroes称,巴西面临着一个前所未见的极化现象,若是卢拉如民调预测赢下总统之位,他“将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治愈这个国家的创伤”。

拉美进一步“向左转”?

卢拉若是重返巴西总统宝座,或许也将推动拉丁美洲地区进一步“向左转”。

美媒CNBC指出,拉丁美洲正在经历一场“粉红浪潮”(左翼政党在多个拉美国家掌权执政的现象)。近几年来,该地区多国左翼领导人赢得选举,包括墨西哥、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洪都拉斯等。

2021年12月,智利左翼联盟“赞成尊严”候选人加夫列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获得历史性胜利,在当年的大选中击败右翼政党联盟“基督教社会阵线”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成功当选智利新总统。

次年6月,哥伦比亚左翼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候选人古斯塔沃·佩德罗击败了独立候选人鲁道夫·埃尔南德斯,成功当选哥伦比亚新一任总统,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历史上第一位左翼总统。

“在巴西大选到来之前,拉美地区向左转的趋势就已经非常鲜明了。如果卢拉最终获胜,将意味着拉丁美洲第一大经济体也向左转,这无疑将形成一个更广泛的地区效应,推动拉美左翼集体的扩大。”周志伟表示。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巴西里约,巴西大选将至,巴西前总统卢拉出席竞选集会。图为卢拉的支持者。图/IC photo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巴西里约,巴西大选将至,巴西前总统卢拉出席竞选集会。图为卢拉的支持者。图/IC photo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拉美地区第二次出现“粉红浪潮”。第一次拉美“粉红浪潮”出现在21世纪初期,当时卢拉正好担任巴西总统。智利、阿根廷、乌拉圭、玻利维亚、尼加拉瓜等国的左翼政党也纷纷上台,巩固了拉美的这一波左翼执政浪潮。

不过,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后半段,随着各国经济社会困境加剧,拉美“粉红浪潮”逐渐退潮,多国右翼势力崛起。2018年,极右翼代表人物博索纳罗的上台,更是标志着右翼势力在拉美的扩大。

如今,拉美又开始出现左转趋势。周志伟分析称,近几年的新冠疫情流行期间,恰恰是拉美右翼主政的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内,拉美多国出现了严重的治理问题,这或许是拉美从右向左转的一个直接原因。

“此外,不管是巴西还是整个拉美地区,中下阶层一直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阶层。然而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多国经济发展受阻、民众贫困率上升,这使得中下阶层的力量进一步壮大。这也为左翼回归提供了一个非常积极的环境,因为左翼政党追求的是平等、公正。”周志伟指出。

不过,这一波浪潮和20年前的浪潮并不完全一致。哥伦比亚哈维里亚那天主教大学助理教授Ana Mauad认为,目前拉美多国左翼政府上台的现象不能称之为“新粉红浪潮”,因为这些新上台的左翼领导人大都将气候政策、性别议题作为竞选核心,而第一波浪潮中上台的大都是一些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他们将地区工业化和经济发展作为核心。

以巴西为例,在卢拉2003年至2010年担任总统期间,巴西经济平均年增长达到4.3%,巴西重回世界经济十强行列。

而随着全球环境的变化,新一代左翼政府面临的挑战必然有所不同。周志伟表示,这一次拉美左翼回归,或将推动该地区的一体化建设。“拉美地区存在很多内生性问题,如相互之间经济联系不强,大部分国家都过于依赖外部市场而非拉美内部市场。”周志伟称,“左翼回归后,它会有更强的集体自主意识,强调联合自强来推动地区发展。”

在外交层面,周志伟认为,左翼回归或将推动该地区的外交多元化趋势加强。譬如,该地区可能会重新加强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包括和亚太地区、和中国的合作都会更加明确。在对美关系上,该地区或许会追求更自主、更平等的关系。

拉美向左转的趋势仍在持续,而巴西是否真的会加入这一浪潮,仍需等待10月份的大选验证。

记者 | 谢莲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