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美国国会山藏着众多“股神”!他们是如何“持证偷窃”的?
资讯

【环时深度】美国国会山藏着众多“股神”!他们是如何“持证偷窃”的?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英辰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晓雄】前不久,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在国会通过《芯片和科学法案》之前,大量突击购入芯片企业英伟达的股票,引发广泛关注和批评。长久以来,以佩洛西为代表的国会议员及其家属,涉嫌利用他们提前掌握的政策信息进行内幕交易,以此获得巨大利益。《纽约邮报》将这一现象称为“持证偷窃”。

他们去年的股票交易额达3.55亿

突击买进英伟达股票一事被曝光后,保罗·佩洛西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抛售其所持股票,据说亏了34万美元。不过,这些钱对于“股神”佩洛西夫妇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佩洛西夫妇也只是国会山众多“投资高手”之一。

“不可思议”的好运

多年来,钟爱科技股的保罗多次精准切中股市“脉搏”,在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前买入不同企业股票,赚得盆满钵满。据《纽约邮报》报道,自2007年以来,佩洛西一家仅通过投资脸书等5家大型科技公司就获得560万到3040万美元的收益。专门追踪竞选资金和游说数据的华盛顿非营利组织“公开秘密”披露,佩洛西的财富从2004年的4100万美元增加到现在的近1.15亿美元。

佩洛西一家只是国会山拥有“不可思议”好运的投资者之一。市场观察网站称,美国国会议员及其配偶不仅进行大量股票投资,而且他们的投资回报率明显高于平均水平。

美国国会议员及其亲属去年的股票交易额高达3.55亿美元,包括买进1.8亿美元股票以及卖出1.75亿美元股票。在这之中,共和党议员所涉股票交易金额约为2.01亿美元,民主党议员约为1.54亿美元。去年股票买卖金额超过50万美元的美国国会议员有41人,其中得州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麦考尔以及加州联邦众议员、民主党人康纳被称为国会山两大“股票交易员”。麦考尔被爆在2021年买进约3100万美元股票,卖出约3500万美元股票。康纳则买进约3400万美元股票,卖出约1900万美元股票。

国会已经成为很多议员的致富场所。《纽约邮报》以新泽西州联邦议员、民主党人戈特海默为例,讲述议员在股市上的“风云操作”。戈特海默是最活跃的国会山“股票交易员”之一,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就进行了134笔交易。和佩洛西一样,他也偏爱科技股。在经过多年的小额股票交易后,戈特海默去年转向风险更高的期权交易,每次交易价值高达100万美元。根据追踪政客股市投资的“非比寻常鲸鱼”网站收集的公开信息,去年戈特海默买入6450万股期权,卖出6218万股。该网站估计戈特海默的投资回报率为12.7%。

危机成为投资良机

《纽约时报》援引一份调查报告称,一些国会议员凭借对政策变化的了解,在股价上涨前买进股票,在股价下跌前抛售股票,以此获利。多家美媒的报道显示,很多国会议员利用危机“致富”,俄乌军事冲突、新冠肺炎疫情等都成为他们重要的投资机会。

据《野兽日报》3月19日报道,在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前后,十多名美国国会议员在紧张地进行股票交易。有数据显示,从2月1日到3月19日,部分国会议员的股票交易额达到770万美元。美国商业内幕网站5月称,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至少20名国会议员买入雷神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股票。受益于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这两家公司的股票出现大幅上涨。此外,佛州众议员、民主党人舒尔茨1月下旬还买入能源股。自购入后,这些股票的价格也是“一飞冲天”。

2020年2月13日,也就是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大流行大约一个月前,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参议员伯尔出售价值160万美元的股票,及时避免了之后的股市熔断。此外,在疫情暴发初期,至少75名美国国会议员买卖包括强生、辉瑞等在内的医药公司股票,而之后美国政府通过的数万亿美元救济法案,让相关股票股价都得到强力提振。

“靠山吃山”

美国国会议员涉嫌内幕交易,不仅让民众觉得不公平,更让他们担心相关利益冲突可能影响美国政策。商业内幕网站近期在审查近9000份议员财务披露报告并对数百人进行采访后发现,很多美国国会议员心里都是生意。

上述网站称,200多名国会议员和国会高级工作人员涉嫌违反利益冲突原则,其中15名负责制定美国国防政策的议员积极投资军火制造商,十多名“有环保意识的”民主党议员投资化石燃料公司,而购买并持有烟草公司股票的议员有16人,其中包括一些公开反对吸烟的人。商业内幕网站“冲突的国会”对国会议员涉嫌利益冲突程度等进行评级,发现13名参议员和众议员被评为红色“危险”级别,而113名议员被评为黄色“临界”级别。

事实上,包括国会在内,美国多个机构存在违反利益冲突原则的问题。《华尔街日报》2021年的一项调查发现,从2010年到2018年,131名联邦法官在审理数百起案件时,这些法官及其家属持有或买卖涉案公司股票。除此之外,克拉里达今年1月因涉嫌内幕交易提前辞去美联储副主席职务。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救市措施前一天,克拉里达购入一只股票型基金,被指违反利益冲突原则。

股票法是“没牙的老虎”

美国国会议员涉嫌进行内幕交易引发民愤,为什么没有法律对此进行限制?事实上,美国2012年通过《停止利用国会消息交易法案》(简称股票法),禁止议员进行内幕交易,然而这部法律只是聊胜于无,根本没有震慑力。

根据美国股票法,国会议员、国会行政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非公开信息进行股票交易。上述人员要在45天之内报告交易金额超过1000美元的股票和其他有价证券交易行为,以防他们通过未公开信息牟利。此外,上述人员要将其股票及证券交易信息以一种可搜索、可分类以及可下载的形式发布在网上。

然而美国股票法并不禁止国会议员及其亲属持有或买卖股票,而且即使国会议员违反该法的相关规定,处罚的力度也非常小。根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近期的调查,2020年和2021年,至少有55名国会议员和182名高级国会工作人员逾期提交股票交易报告。他们的借口五花八门,比如不知道股票法的存在、笔误、会计人员的失误等。根据股票法,逾期提交上述报告会被处以200美元的罚款,然而美国国会并没有公开处罚情况,因此外界并不清楚该法的执行力度。此外,过去10年,极少有人因为违反股票法而被起诉。虽然内幕交易很常见,但却难以证实。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只有15%的内幕交易被发现并被起诉。

美国股票法本来就是“没牙的老虎”,软弱无比,而美国国会2013年运用快速程序通过该法的修正案,取消国会议员等需要将其股票交易报告存入可搜索数据库的条款,进一步弱化了该法的监督作用。

没什么人相信国会的“自我监管”

美国国会议员涉嫌通过内幕交易牟利引发媒体和民众强烈不满。有调查显示,76%的选民认为,国会议员及其配偶在股票市场拥有不公平的优势。67%的美国选民表示,应该禁止议员交易股票。

尽管公众普遍支持禁止议员炒股,但美国两党绝大部分议员在这一问题上却出奇地一致,这在政治两极分化的美国实属罕见。据英国《卫报》报道,去年12月,佩洛西被问是否支持禁止国会议员及其配偶炒股时,她回答说:“不支持(禁止议员炒股),我们是自由市场经济,他们应该能够参与经济活动。”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塞申斯称没必要设立相关禁令。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罗瑞亚则质问记者:“为什么你会认为国会议员天生就是坏人或腐败分子?我们已经有了要求议员报告股票交易的股票法,因此我强烈反对任何类似(禁止国会议员买卖股票)的立法。”

佩洛西的上述发言引发舆论风暴,她不得不改变立场,声称支持禁止议员炒股的法案。美国Punchbowl News新闻网称,多名消息人士透露,众议院民主党人可能在今年8月提出一项法案,禁止国会议员及其配偶和国会高级工作人员买卖股票。新法案将要求议员等相关人士将其所持股票委托给保密信托(将控制权交给独立第三方),或者全部出售,否则处以巨额罚款。《卫报》称,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霍利也提出类似的法案,不过他的法案不包括罚款条款。

有美媒报道称,上述法案可能9月在国会进行投票。不过要通过这些法案,还有很多障碍。美国总统拜登在相关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时间也越来越紧迫。国会议员将于8月离开华盛顿特区,等国会休会结束时,这些人又要很快进行中期选举准备,因此很难在9月通过相关法案。

《纽约邮报》就立法禁止议员进行股票交易采访了一些华盛顿特区高官。一些人对该报表示,国会进行真正自我监管的可能性非常低,以至于这种说法是可笑的,“他们为什么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呢?”有官员表示,美国两党提出相关法案,可能是为了博眼球,而不是想进行严肃改革。一名愤世嫉俗的参议院工作人员直言:“这都是表演……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并不是国会第一次讨论限制议员进行股票交易。今年早些时候,禁止国会议员股票交易的呼声高涨,参众两院的立法者都提出了法案,但最终无疾而终。

有美国问题专家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国会议员代表的是不同的利益群体,他们不仅利用手中权力为这些利益群体服务,也为代表这些群体的自己服务,所以很多国会议员拼了命地要胜选连任,而让他们通过限制自己利益的法律可能性有多大,可想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大多数议员都是百万富翁。据《今日美国报》2021年报道,非政府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估计,多数国会议员的净资产都超过100万美元。华盛顿非营利组织“公开秘密”网站2020年的信息显示,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斯科特是最富有的议员,净资产接近2.6亿美元。佩洛西的身家在所有国会议员中排名第10,共和党参议院领导人麦康纳尔排第19。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