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遭遇抵制反映衰落,美国在美洲峰会“孤独坐在第一排”
资讯

美媒:遭遇抵制反映衰落,美国在美洲峰会“孤独坐在第一排”

美国《大西洋月刊》6月13日文章,原题:美国衰落的背后:国内功能失调 上周一个傍晚,一支街头乐队在洛杉矶一场屋顶鸡尾酒会上为各国企业主管和政府官员演奏。他们汇聚于美洲峰会的前夕,该峰会将于次日在洛杉矶举行。随着小号声的响起,乐队开始演奏墨西哥经典歌曲《国王》。“我没有王位,也没有王后。”领唱者唱道,“也没人理解我。但我仍然是国王。”

一个有特权但懒惰的学生

如果一群先知先觉的政治科学家想要设计一种机制来衡量美国影响力和地位的下降,那么美洲峰会或许就是。1994年,克林顿在迈阿密主持的首届美洲峰会,标志着美国的蒸蒸日上: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站到了单极世界的顶端。当时,拉丁美洲也在经历变革,许多国家都渴望与华盛顿合作。但上周在洛杉矶的峰会被认为暴露了美国的功能失调和雄心不再。一开始筹划就乱糟糟的,连嘉宾名单也成为不必要争议的来源。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拒绝出席,因为白宫没有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的领导人。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理查德·费恩伯格表示,克林顿政府当年举办美洲峰会时,高级官员花了近一年时间与其他国家政府密集磋商,对政策建议进行微调并努力解决提出的问题。相比之下,今年的峰会计划不周,准备不足。通常应提前数月详细讨论的议题这次是临时拼凑的,事先也没有与其他国家磋商。整个活动让人联想到一个有特权但懒惰的学生,自认为即使不学习、不做作业也能考A。

对外政策受国内制约

美国政府为峰会带来的提议也给人类似感觉。拜登政府的主要经济倡议是一份模糊的承诺清单,其中包括促进创新、建立供应链、创造清洁能源就业机会等。一名官员承认,这项“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计划在峰会之前甚至没有拿来与其他国家讨论过。峰会最后一天,美国宣布一些国家将在移民问题上采取一系列“果敢行动”,但其中许多并不新鲜,力度也不大。

峰会清楚地表明,美国制定针对邻国一致政策的能力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国内问题的制约。经济计划相当于老调重弹,似乎更多的是面向部分民主党基层,而不是西半球领导人或他们的人民。坚持解决移民问题反映了尚未解决的国内争论。即使是与会嘉宾名单,也是对国内政治压力的回应。如果拜登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那么会得罪佛罗里达州和国会。

“言行不一”

2012年,美洲峰会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举行。美国政府一支先去探路的特工队把妓女带到酒店里。其中一名特工拒绝付款,结果把妓女惹火了,消息于是泄露了出去。那名妓女说,自己是高级陪酒女郎,是iPhone,不是诺基亚。哥伦比亚人从这件事中看到了美国佬对拉美的态度:自以为是,冷酷无情。美洲国家之间的关系,美国说了算。

对此次在洛杉矶举行的峰会,也有一些类似反映。智利总统博里奇表示:“当我们意见不一致时,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拜登大讲正确的话,表示打算听取其他领导人的意见,希望大家勠力同心,“无论世界上发生什么事,美洲将永远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优先事项”。然而,正如委内瑞拉人所说:“言行不一。”

1994年的峰会上有一场壮观的“美洲音乐会”。白宫邀请著名音乐人昆西·琼斯来组织,有40多位明星出场。拜登的峰会也有文化元素。开幕式上只有5段音乐,大部分是为了强调乐观主义和相互依存。有一个例外:《国王》。这首歌在屋顶鸡尾酒会上也唱过,那是孤独者的终极歌谣。拜登坐在第一排听着,笑了。(作者威廉·纽曼,陈俊安译)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