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油价突破10元,还要涨到多高?
资讯

唐驳虎:油价突破10元,还要涨到多高?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目前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为72%,上周国内油价每升破10元,直接原因还是国际原油价格突破了每桶120美元。受疫情影响,2020年比2019年全球能源需求约下降4.5%,是二战之后最严重的衰退。但随着各国在2022年春季重启旅游运输和经济活动,能源界预计,今年的石油需求将恢复到2019年水平。再加上已经减产的世界原油供应未及时响应,叠加俄乌战争的动荡,导致供应失衡,这才是让国际原油价格迅速从80美元冲上120美元的主因。

2.俄罗斯和沙特在2019年的出口石油总量,并列世界之冠。全球的原油跨地区总贸易量是22.66亿吨,其中欧洲和整个亚太是石油进口的中心,占到了全球原油进口的75%。另一边,得益于页岩油气的技术突破,美国在2018年重新实现了世界第一的高产和能源自给,开始扮演从加拿大进口原油、为拉美供应成品油的角色。北美实现油气煤能源自给乃至出口,这是世界油气供应格局的重大转变。

3.全球石油供应实际上是充足的。当前真正影响国际油价的,不是已经被迫减产的俄罗斯,而是按兵不动、增产迟缓的沙特。沙特把是否增产当成要挟美国的武器。美国近期油价也一路飙升,通胀再攀高峰,这对11月美国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情构成巨大威胁。除了修复与沙特关系、放行伊朗委内瑞拉石油,拜登政府近期还推出多项措施打压油价。

4.参考需求巅峰2019年,油价的合理价格就应在70美元左右。实际上,OPEC并不期待高油价,他们更希望油价长期保持在理性区间——60~80美元。因为自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50年的历史反复证明,每一次油价高涨,都会促使替代能源的发展,提前助推石油时代的结束。可以预计,在美国、OPEC原油产能双双“复工复产”的背景下,油价将回落到正常区间。

6月15日 ,经过新一轮成品油调价后,国内92号汽油全面进入“9元时代”,部分地区95号汽油则正式迈入“10元时代”。

油价会不会继续上涨?油价的天花板在哪里?更重要的是,会不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处于10元甚至10元以上的油价时代?

看了一些报道,议论全都集中在国内油价定价机制上。可是作为一个进口依存度超过72%的原油进口大国,油价当然首先是由国际油价决定的啊。

国内油价每升破10,当然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突破了每桶120美元。所以,必须要抬头仔细看清看这房间外的大象。

油价从20到120‍

在讨论全球原油供需平衡的时候,不可忽略俄乌战争和欧盟通过的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决议,这将带来全球能源供应链的重构。

但还有一个更大的背景原因,那就是全球经济的复苏

始自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彻底颠覆了我们的日常生活。首先,这是一场人类悲剧。而这场疫情,加上为遏制疫情所采取的封锁措施,引发了现代和平时期最大的衰退。

巨大的损失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动荡,也蔓延至全球能源市场,造成了史无前例的波动与破坏。2020年比起2019年,全球能源需求约下降4.5%,是二战之后最严重的衰退。

其中石油消费量的下降约占能源需求下降总量的3/4,2020年春季全球石油消费一度下降了20%。

全球过剩产能一度超过每天600万桶逼近800万桶。布伦特原油价跌至每桶20美元以下,美国WTI期货价格一度跌至负值。

2020年比起2019年,全球石油日均消费从9760万桶下降到8850万桶,下降910万桶。降幅创纪录地达到了9.3%,退回到2010年水平。

▎ 布伦特油价,深绿为原始价格,浅绿是统一调整到 2020 年美元币值的实际可比价格

随着各国在2022年春季彻底解除防疫管控,重启旅游运输和经济活动,能源界都预计,今年的石油需求将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而已经减产的世界原油供应没有及时响应,叠加俄乌战争的动荡,导致供应失衡,这才是让国际原油价格迅速从80美元冲上120美元的主因。

所以,在讨论世界石油需求与供给时,主要需参照2019年的规模量级数字。那是未受新冠疫情冲击的繁荣顶峰。

本文数据主要依据油气界权威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原油指的是包括原油和天然气凝析油(C7-C12轻油),不含天然气凝析液(C2-C6轻烃)。

世界石油供应格局

以2019年为例,当年俄罗斯石油年产量5.73亿吨、日产量1168万桶,占全球12.8%(2020、21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减少为5.24、5.34亿吨)。

当年俄罗斯出口原油2.86亿吨(日570万桶)、成品油1.26亿吨(日255万桶),总数4.12亿吨,占全球总数约12%。这与沙特阿拉伯出口的原油3.66亿吨、成品油0.44亿吨,并列为世界之冠。

欧洲净进口原油5.28亿吨(日1060万桶)、净进口成品油0.53亿吨(日112万桶)——欧盟在进口外来成品油的同时,还主要向缺乏炼制能力的非洲出口0.44亿吨成品油。

其中来自俄罗斯的原油1.53亿吨,成品油1.06亿吨,合计2.59亿吨(日510万桶),总占比达44.6%,分量举足轻重。

迄今所见,各路媒体甚至专业人士对欧洲进口俄罗斯石油量级的报道,数字都低估不对。因为只关注原油,忽略了分量比例很大的成品油部分。

当然,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原油和成品油更占到自身总出口的63%。其中原油占比53%,带有加工附加值的成品油更是超过了88%。

▎ 俄罗斯出口构成

2019年中国净进口原油5.07亿吨(日1020万桶)、净进口成品油0.06亿吨。其中来自俄罗斯的成品油0.03亿吨、原油0.77亿吨(日156万桶),占比15.3%。

中欧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石油进口地区,其他大宗买家还包括印度(原油2.22亿吨,成品油净出口0.21亿吨)、日本(原油1.47亿吨,成品油0.21亿吨)、亚太其他地区(原油3.48亿吨、成品油1.56亿吨)。

全球的原油跨地区总贸易量是22.66亿吨。欧洲和整个亚太是石油进口的中心,占到了全球原油进口的75%。

至于曾经的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消费国——美国,得益于页岩油气的技术突破,在2018年重新实现了世界第一的高产和能源自给。

2019年美国的原油净进口是1.96亿吨,但成品油是净出口1.38亿吨,主要返销到拉美。

▎美国和加拿大的原油生产(柱状)消费(点线)变化图

北美地区三国之间有复杂的原油、成品油贸易。加拿大人少油多,是世界第4大原油生产国。大量(1.8亿吨)原油出口到美国。

把美国和加拿大一体计算,原油净进口是0.33亿吨,而成品油净出口达1.4亿吨。

北美三国以及中南美、欧洲之间有着复杂的石油互贸,进出对消之后可以简化为美国进口加拿大1.6亿吨、拉美5500万吨原油同时出口欧洲5500万吨;出口拉美1.2亿吨成品油,再进口俄罗斯2200万吨成品油。

一体化的加拿大-美国,石油平衡为净输出1亿多吨,主要出口到拉美。

美国扮演的是从加拿大进口原油、为拉美供应成品油的角色。整个北美地区已经实现从石油进口到成品油出口的变身。

另外,美国的页岩气副产品——天然气凝析液(乙丙丁戊己烷等轻烃)日产量达到500万桶,占全球近一半。

▎ 美国原油(蓝)成品油(黄)轻烃(灰)的进口量变化,2010年后成品油和轻烃实现净出口,原油靠加拿大补齐

2021年美国原油日产量约1119万桶,原油进口约611万桶,原油出口约298万桶,原油净进口约313万桶。

2021年美国石油及石油产品(含轻烃)日进口总量约为847万桶,出口量为863万桶,石油日净出口约为16万桶。

北美实现油气煤能源自给乃至出口,这是世界油气供应格局的重大转变。

也就是说,全球石油供应实际上是充足的。参考需求巅峰2019年,油价的合理价格就应在70美元左右。

多空力量总结

好了,现在来总结一下原油供应最基本的“多空力量”。

当前真正影响国际油价的,不是已经被迫减产的俄罗斯,而是按兵不动的沙特。沙特把是否增产当成要挟美国的武器。

油价是世界联动的,高油价同样影响到美国。

近日,美国历史上汽油平均价格首次突破每加仑5美元(约合人民币每升8.9元)。国内油价飙升,通胀再攀高峰,这对11月8日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情构成巨大威胁。

但拜登之前多次直指沙特王储萨勒曼指示下属在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肢解记者卡舒吉,猛烈抨击沙特及萨勒曼。

另外,美国实质解禁伊朗石油出口,也让死对头沙特以及阿联酋很不满。所以,沙特和阿联酋的150~170万桶剩余产能按兵不动,增产迟缓。

拜登曾多次要求与沙特、阿联酋等国领导人通话,促使增加石油产量遏制油价,但通话要求遭到拒绝。直到6月3日拜登才公开承认,正在考虑访问沙特。

经过华盛顿和利雅得官员们几个月的一系列外交折冲,6月14日晚上白宫终于正式宣布:拜登将于7月13日至16日访问中东。

根据白宫公布的日程,拜登首站将访问以色列,与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会晤,讨论美以安全、经济合作及以色列加强地区融合问题。

第二站,拜登将到访约旦河西岸,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会晤,显示“亲以而不反巴”,希望维持与以色列特殊关系同时和缓巴以问题。

第三站,拜登将前往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7月15日与沙特国王及王储会谈,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对沙政策的彻底逆转,要“重新校准”美沙关系。

7月16日 ,拜登还将在吉达与6个海合会成员国(沙特、阿联酋和卡塔尔、科威特、巴林、阿曼)以及埃及、伊拉克和约旦领导人(“海合会+3”机制)会晤,实现大和解,为这场“中东破冰之旅”画上句号。

因为沙特和阿联酋的更关键要价其实很清楚——因为美国曾暂停向沙特交付军火,影响了沙特打击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

现在,美国已经宣布重新解禁沙特军火交付,支持沙特打击胡塞武装,这就是对伊朗的“一放”、“一打”。

美国、欧洲、沙特、伊朗、土耳其、以色列,这些中东“战国”的合纵连横、一拉一打,确实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但是敌友阵营还是很明晰的,安全问题仍然仍是美沙关系的压舱石。针对伊核问题和美国实质解禁伊朗石油,美国需要重申与以色列、沙特的“反伊同盟”。

拜登在沙特关切的一系列问题上做出让步妥协,就是为了换取沙特推动OPEC增产,压制油价涨幅。

在美国开始修复与沙特关系时,OPEC在6月2日便宣布一阶段“适度增产”,决定7月和8月的日均原油产量上调65万桶。

这意味着8月份的沙特产量将接近每天1100万桶,比起2019年还剩50万桶剩余产能。更关键的二阶段增产预计将在拜登之行后顺势宣布。

而得益于拜登访问沙特的消息,布伦特原油6月15日当天便快速从120美元下跌到112美元。

当前国内油价定价机制统计周期来到来到第4个工作日,下调幅度已跌过搁浅线(50元/吨),折算跌幅近1毛,如果后期能持续走低,本轮油价将有机会出现下调。

6月20日,第4个工作日,预测油价累计下调115元/吨,超过下调标准线65元/吨,折算后,下跌幅度为0.09元/升~0.10元/升。本轮油价调整时间为:2022年6月28日24点。

实际上,OPEC并不期待高油价;相反,他们希望油价长期保持在理性区间——60~80美元。

因为自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50年的历史反复证明,每一次油价高涨,都会促使替代能源的发展,提前助推石油时代的结束。

1973年石油在世界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一半,随着几轮油价上涨,占比逐渐减少至2020年的31%。

除了修复与沙特关系、放行伊朗委内瑞拉石油,拜登政府近期还推出多项措施打压油价,包括加快美国页岩油钻探许可发放、放松油企行业环境限制等。

因为美国自身才是世界第一石油生产大国。2020年疫情前曾一度触达每日1310万桶的产能巅峰,目前美国自身仍有150万桶剩余产能。

现在高油价让美国页岩油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已经停顿2年的页岩油气投资正在快速恢复。预计到9月份,美国原油产能将重回2019年的1300万桶。

可以预计,在美国、OPEC原油产能双双“复工复产”的背景下,油价将回落到正常区间。

那么,回头再看看另一个风云主角俄罗斯。

6月2日 ,欧盟通过了对俄罗斯的第六轮制裁方案。计划在6个月内停止海运进口俄罗斯石油及其精炼产品,但暂时豁免Druzhba(德鲁日巴)管道接收的部分。

预计到2023年初,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将减少80%以上,从500万桶减少400多万桶。

那么关键问题来了,如果欧洲总体上不再购买俄罗斯石油,那么谁来填补欧洲的这400万桶供应缺口?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找不到这个规模的替代,欧洲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寻死路。真的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