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县市长选举布局成型 能赢吗?
资讯

国民党县市长选举布局成型 能赢吗?

国民党25日的中常会上,秘书长黄健庭汇报:“提名蒋万安同志参选台北市市长,提名谢国梁同志参选基隆市市长,提名许淑华同志参选南投县县长”,朱立伦紧接着询问,提名蒋万安、谢国梁、许淑华这三位优秀的同志参选,各位常委有无意见?在现场一阵鼓掌声中,这三人的征召顺利通过。

国民党提名蒋万安(右二)、谢国梁(左二)、许淑华(右一)参选。

之前提名张善政引发桃园地方和一些基层党员的反弹,但这似乎并不妨碍国民党县市长参选提名加速,所以也有媒体批评朱立伦的提名作业有些草率。因为对于参选者而言,提名是选举造势的第一步。但这次国民党一下子提名三个人,又紧接在桃园提名风波后,媒体大多兴趣缺缺,提名失去了制造热度的意义。当然也有分析认为,朱立伦即将访美,所以将相关提名作业提前。

不过这次提名本身没有什么争议。

其中许淑华是韩国瑜选举时候的发言人,外在形象不错,因为在一次造势大会上打扮成神奇女侠,效果非常之好。另外,许淑华还因曾经在立法机构打了民进党籍民代邱议莹一个嘴巴而受到支持者大赞。虽然暴力行为不值得鼓励,但因为邱议莹过去为人跋扈,那次也是邱挑衅在先,所以也算是大快人心。许淑华这次参选南投县长,与同党同志马文君等人竞选提名,因为国民党内提名民调领先而获提名,所以算是实至名归。南投县自2005年以来一直由国民党执政,现任县长为国民党的林明臻,已当选两届。南投的国民党基础较好,许淑华本人过去的选战业绩亦可圈可点。这次她被国民党提名参选南投,应该悬念不大。

谢国梁出身基隆三公集团的谢氏家族,算是基隆地方上的实力家族。他曾留学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不到30岁就第一次选上民代,也是当时最年轻的当选者。前些年他因为女儿失聪而投身公益,一度淡出政坛。另外谢国梁也是很成功的影视行业从业者,投资过好几部卖座电影。这次谢国梁也是经过党内初选,因民调领先被提名参选基隆市长。基隆是港口城市,过去眷村很多,比较偏蓝,也曾长期由国民党执政。但2016年郝龙斌从台北市长卸任后去基隆参选民代,败给民进党的蔡适应,而现任市长林右昌也是基隆历史上首位连任成功的民进党籍市长,这些都反映出基隆现在的选民结构发生了调整。谢国梁能不能赢,存在一定悬念。

台北提名蒋万安,算是最没有悬念的事情。实际上,上一次选举时,就有基层呼吁让蒋万安选,胜率大过丁守中。不过蒋万安因为当时初次当选民代,还没有什么政治历练,算是自我认识比较清醒,很早就宣布不会选,四年前国民党的台北提名少了很多纷争,丁守中也顺利出线。罗智强一度想争取来选台北,但努力一段时间后,发现难以撼动蒋万安,所以这才起心动念选其它地方,也由此引发前一段时间的桃园纷扰。

蒋万安虽然选台北没有什么悬念,但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过去的蒋万安还是比较肯冲撞的,具备一定战力。江启臣担任国民党主席时也比较器重蒋万安。但江启臣卸任后,国民党主席选举的时候,蒋万安选择退出党务避免卷入党内竞争。同时,国民党在立法机构的一些抗争行动中,蒋万安为保护自己形象也开始淡出,不再出现于冲撞第一线。之后国民党发动的一系列街头运动,蒋万安虽然也参与了一些行动,但刻意回避其中的争议性问题。也因为蒋万安表现得过于保守,显得有些毫无主见,他的一些支持者对此感到失望。原本在台北有相当高支持度的蒋万安,这段时间民调有下滑趋势。而另一方面,代表第三势力的黄珊珊的民调反而有所提升,这一退一进说明在野势力的分化加大。这对国民党非常不利。民进党虽然做得很烂,但在台北依旧有三四成的实力。如果民意不能集中,台北这一局,很有可能复制当年陈水扁、赵少康、黄大洲那局故事。

蒋万安曾因在立法机构冲锋陷阵收获大量支持者。

蒋万安被提名后,也开始注重加强战力,5月27日,被问到“促转会”又在做“中正纪念堂”转型文章的时候,罕见动怒,称民进党当局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还在不务正业,是“吃饱太闲”。

桃园破冰

朱立伦提名张善政选桃园后,桃园地方十分不满。之后张善政、朱立伦先后公开道歉。张善政还积极展开修补伤痕行动,包括“三顾茅庐”拜会桃园议长邱奕胜。24日在事先没有沟通好的情况下,张善政单方面宣布要到议会拜会,被邱以主持会议的名义拒之门外。但张善政吃了闭门羹并没有泄气,继续孜孜不倦地拜访地方人士。

除了拜会在地民代万美玲、鲁明哲,他还去见了赵少康和罗智强,并参与罗智强发起的“行脚活动”。26日,张善政最终成功拜会桃园议长邱奕胜,两人互赠礼物,以示破冰。而另一名争取提名的吕玉玲早前也称自己放下了情绪,并祝福张善政。

由此,朱立伦冒然提名造成的桃园风波算是告一段落,张善政的参选之路算是暂时弭平了争议。虽然这局大家情绪很大,但公然分裂对于国民党而言,实在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接纳张善政,降低负面新闻热度,也是此刻各方面的最优策略。

值得一说的是,有民调显示张善政目前表现不算差,对战民进党热门人选陈时中也是微幅领先。由此也可以看出,国民党的支持者和地方立场中立的选民有一定的认知偏差。也就是说,当这些国民党支持者怒不可遏的时候,那些中立的选民反而并不怎么关心国民党的“家务事”,也没有被那些负面情绪影响。张善政本身政党色彩很淡,又是科技产业从业者,再加上最近民进党防疫做得很烂,“总指挥”陈时中口碑一落千丈,民意也因此正在发生转向。所以这次提名风波,算是没有造成灾难性结果。邱奕胜、罗智强等人也表现出很成熟的政治智慧,配合张善政做出和解的动作,也是及时止损。

当然,此刻的和解并不代表国民党真正的团结。这次提名风波反映出的真正问题是,朱立伦领导的国民党党中央与国民党基层之间有隔阂而且相互不信任,这种不信任也并没有因此刻桃园提名风波的消停而有所缓解。

台湾疫情持续失控

岛内疫情继续肆虐,如27日公布新增9.48万例新冠肺炎本地确诊病例,重症343例,死亡126例,三项数据均为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高。而确诊死亡人数从26日104例,死亡人数首度破百后,27日126例、28日127例,29日145例,已连续4天超百例。疫情没有缓解的迹象,且由北向南发展,如高雄日增染疫人数超过台北。

比起单日确诊数,更值得关注的是重症率、重症死亡率及儿童确诊并发重症的死亡个案。截至25日,台湾已有15名儿童重症个案,其中7人并发脑炎;在儿童死亡个案中,有5人并发脑炎,令人忧心。有专家表示,台湾重症儿童并发脑炎的比例“高得不太寻常”。

岛内艺人郭彦均在脸书分享和医护友人的对话,其中一句“很多孩子都走了”,触怒绿营。不但发动网军对其轰炸,迫使其不得不删掉发文,苏贞昌更是喊“假消息”要查办。台北市议员王鸿薇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执政者不能保护孩子,只会动用公家机器封人民的嘴。

心脏血管外科专科医师蔡明忠则指出,日本染疫儿童死亡率是10万分之0.55、韩国10万分之0.86、新加坡为0、台湾地区则是10万分之5,台湾地区染疫儿童死亡率是日本的10倍、韩国的8倍,这代表台湾的分母数被低估了。由此看,岛内疫情的真实情况,还是一个黑洞。与之相对的,行政僵化及落后部署的民进党当局及其防疫团队,却还在自卖自夸自己的“超前部署”和“防疫成绩”,实在讽刺得很。

随着疫情失控,岛内很多公众人物也纷纷染疫。继之前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确诊后,市长柯文哲也被查出确诊。柯文哲的儿子和女儿也相继染疫,他儿子甚至发烧到一度昏迷,紧急叫救护车送急诊。此举被很多绿网军攻击,骂柯文哲动用公权力。

结果连柯文哲在市议会的“死敌”民进党议员王世坚都看不下去了,他骂这些网军“是父母生的吗?竟然讲这么没有人性的话”。王世坚说,政治不外乎人性,当柯文哲的儿子染疫时,当然是给他祝福,怎么居然还有人在网络上质疑他。

作者丨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