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资讯

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作者|刘远举

5月29日,周日,上海在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涉及8个方面,共50条措施。过去两个月,上海是抗疫的前线,现在“大上海保卫战”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而重振经济即将成为最重要课题。

4天前,国务院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会议要求,确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政策上半年基本实施完成,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稳经济一揽子政策5月底前都要出台实施细则。

随着国内外疫情形势的发展,去年四季度以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日渐增大。到了今年4月份,随着经济中心城市上海的封城,中国经济遭遇到更大的下行压力。

在这个形势之下,“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帮助看清形势,统一思想,来得很及时。

投资、出口、消费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

当下中国的消费情况,很不乐观,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483亿元,同比下降11.1%。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26916亿元,下降8.4%。在这种情况下,提升消费的重要方法就是发钱。

在2022年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经济学李稻葵建议,给居民发钱,提振消费。京东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也表示:“我认为发消费券对短期拉动消费立竿见影,而且对国民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在同一场会议上,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前司长盛松成指出,2020年武汉疫情后生产和投资出现V型反弹,但是消费大约花了一年才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消费恢复缓慢,与消费意愿减弱有关。李稻葵所做的数据研究也发现了这一点:今天消费下降1%,未来七八年的消费水平都会有所下降,“因为会有心理上的阴影”。

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政府给人民发消费券、发钱,可以增加民众的购买力与消费欲望,振兴消费活动,带动生产与投资等活动的成长,加速经济的复苏。有专家估计,发钱会产生10-15倍的杠杆,会对社零总额的同比增速产生很大的抬升作用。经济活动增加了,人们才有钱在健康领域支出更多,从而更健康长寿。

投资这块,未来单靠基建,来弥补房地产与企业投资是不现实的。房地产涉及的产业链长,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大,不释放这个龙头,其他力量都不够。房地产虽然在短期内不能立竿见影,但随着封控的逐渐接触,触底反弹是有可能的,这需要进一步的政策支持。

房地产市场宽松政策应进一步发力,从需求和供给两端,针对各地房地产市场差异化特征,进一步推出有力度的政策举措,着力释放市场购房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在住房信贷方面,商业银行应进一步提供稳定的信贷支持,按揭利息可以考虑继续降低,降到3.5%的水平,二套改善性首付向三成迈进。这也是配合二胎、三胎政策,促进生育的必要政策。同时,也要允许困难户按揭还款延期,防止拖累市场信心。房地产的投资,应该放在更高效的人口聚集城市,顺应城市化、大城市化的房地产刺激政策,风险更低。

出口方面,前两年,国外疫情严重,中国出口高速增长,但现在,国内不时封控,影响生产,很多订单就转到国外了。越南一季度进出口的总额就创下了历史新高,所以,未来中国出口会面临很大挑战。

出口主要是制造业,制造业的状况从货运量就能看出来。

1—4月,中国物流业景气指数月度平均为48.7%,回落至收缩区间。综合来看,4月份受疫情短期影响,物流供需两端持续放缓,行业景气明显回落。根据界面新闻统计,今年4月份,全国仅有7个省份的公路货运量同比增长,其余省份均出现下降,其中下降幅度超过30%的省份有7个,下降幅度在10%-30%的有10个。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吉林和上海,其中吉林同比下降74.11%,上海同比下降72.30%。由于上海的中心城市效应,同属于长三角地区的江苏和安徽下降幅度也较大,其中江苏同比下降48.27%,安徽同比下降32.43%。浙江情况稍好,下降幅度为10.41%。

对于遭到严重抑制的制造业,在保市场主体方面,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6方面33条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其中提出“在更多行业实施存量和增量全额留抵退税,增加退税1400多亿元,全年退减税总量2.64万亿元”。按照全年平均财政收入二十万亿元计算,2.64万亿元将近占据13%,这就意味政府真金白银的让利超过10%,进行减税降费。

保市场主体就是保就业。2022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1000万人,预计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这个增速可谓迅猛,相比之下,从2011年到2019年的近十年间,毕业生人数也才增加了174万人。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然受到不时发生的疫情,各地不时陷入封控状态。此消彼长之下,这一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真的很难。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4月16-24岁青年人的失业率达18.2%,创2020年3月以来新高。

但以上所有政策,都有一个基本关键前提,那就是经济恢复正常运行,不然企业无法进行生产,自然没有扩张意愿,货币政策就没有承接者,退税资金也无法投入生产。不能生产,也不会增加工作岗位,员工收入降低,也没有消费。

风声|大上海经济保卫战“50条”还不够,需要全国风险共担

社会生产是一张大网,生产链上的各地区的企业,在这张大网上紧密配合,将这种大网连接起来的就是各种人流、物流。然而,现在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隔离政策,严重阻碍了这张大网的运行。

这张大网被阻碍,是因为各地拒绝“风险共担”。

所谓风险共担,是指各地互认安全凭证,以此保障物流、人流的通畅。比如,上海一个小区的居民,不在一个相对较小的高风险区,做了48小时或72小时核酸,虽然他仍有非常非常小的风险,但在上海市内就可以畅通无阻。这就是在上海市的范围内“共担风险”。这种共担风险机制,保障了上海市内人流、物流的流畅。

实际上,整个上海、整个吉林,乃至其他地区,虽然仍然有疫情,但数量已经降下来了,从那里出来的人流、物流大多数都是安全的,也有安全凭证。当然,他们仍然有非常非常小的概率会导致感染。

但是,如果现在各地拒绝承担这个风险,采取把风险拒之门外的政策,各扫门前雪,对于一些地方的人流、物流,不认可当地的安全凭证,而要求再次隔离。这就阻碍了经济网络的运行。

考虑到奥密克戎的感染传播能力,国内很可能难以回到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底之间的情况,各地散发会是一个长期的状态,那么,只要各地拒绝风险共担,经济运行就会长期出于阻滞的状态。

各地的这种做法,究其根本,这是对动态清零的理解问题。动态清理,既是对过程的描述,也是对目标的描述。所谓过程描述,是指一旦出现,就要采取措施清零,所谓目标描述则是指,不是绝对的追求清零,而是在最大程度维持经济运行的情况下,容忍感染数。

所以,只有理解动态清零的目标含义,才能建立风险共担机制,才能保障全国范围内人流、物流的通畅,最终才能保障经济的正常运转。而只有经济的正常运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各种稳定经济大盘的措施才能顺利实施。

作者刘远举,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为FT等媒体撰写财经专栏文章。

主编|张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