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用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国家医保局为何说不
资讯

风声|用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国家医保局为何说不

风声|用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国家医保局为何说不

风声|用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国家医保局为何说不

作者|傅蔚冈

日前,据《第一财经》报道,国家医保局已向地方发函,函件的由头是南方某省请示可否用医保基金支付大规模人群核酸检测费用,国家医保局回复:“不符合现行医保政策规定”,并要求已实行地区立即整改。

据悉,该文件抄送31个省市医保部门。

面对常态化的核酸检测,费用到底该由谁来承担?核酸检测费用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就一直存在,只不过随着核酸检测的常态化,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了。此前东吴证券的一个研究报告指出,如果所有二线以上城市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其一年的成本上限约为1.7万亿元,占2021年中国名义GDP的1.5%、公共财政收入的8.7%。

也正是由于数额如此巨大,以至于国家医保局要求各地不得用医保基金支付大规模人群核酸检测费用。

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21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显示,2021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收入、总支出分别为28710.28亿元、24011.09亿元,年末基本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累计结存36121.54亿元。

从过往几年的数据来看,医保基金每年结余在4000亿左右,如果核酸检测费用都要由医保基金承担,那么最多三年,中国的医保基金余额就会变成赤字,到时候那些正常门诊的费用都无法承担。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国家医保局才会作出不允许用医保基金支付大规模人群检测费用的决定。

风声|用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国家医保局为何说不

在2020年第一轮新冠疫情被控制住以后,国内迎来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居民日常出行主要是通过各省市卫生主管部门的各种码和移动通信公司的行程码来判定风险。核酸检测只是在机场、海关和医院等少数高风险场所应用。

在国内未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的两年前,核酸检测费用是可以纳入医保支出的。2020年6月19日,国家医保局还特意就做好“新冠病毒检测的挂网采购、价格管理和医保支付工作”发布通知,明确各地要在综合考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需要、本地区医保基金支付能力等因素的基础上,按程序将针对新冠病毒开展的核酸、抗体检测项目和相关耗材纳入省级医保诊疗项目目录,并同步确定支付条件。

为什么核酸检测费用在2020年能列入医保支出,但是今年却不可以?

原因就在于,在2020年的时候,由于核酸检测的规模小、总支出额度不高。2020年国内大中城市中仅武汉开展过全员核酸。2020年5月11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关于开展全市新冠病毒核酸筛查的紧急通知》,提出将在全市范围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十天大会战”,以各区为主体,排查范围包括辖区常住居民和流动人口,成为国内第一个实施全员核酸的城市。

武汉之所以采取全员核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自解封之后,国内绝大多数城市都对武汉的人流采取严格限制,就像有人说的,“酒店不让入住,甚至飞机高铁票买了,会有人打电话逼着退票。”在此情况下,武汉市政府的全员核酸既是对封城效果的一次检阅,也是让外部消除疑虑的一种方式。最终,武汉市从5月14日0时至6月1日24时,完成了990万人的集中核酸检测。

由于核酸检测作为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要技术手段,对于及时发现感染者、锁定感染范围、降低传播的风险、落实早发现的各项措施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有武汉的先例存在,此后不少城市在发生新冠疫情后,全员核酸成为各大城市的标配。

仅在2020年,就至少有牡丹江、鄂州、大连、乌鲁木齐、青岛和绥芬河等城市开展全员核酸检查。

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一直在禁止“层层加码”,但是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地方政府针对新冠严防严控,最后往往祭出全员核酸和静默这两大法宝。特别是,随着奥密克戎的出现,地方政府全员核酸的频次越来越高,甚至很多没有疫情的城市也动辄以全员核酸来演练疫情防控。

正是在此背景下,各地医保基金不堪重负,国家医保局才下令要求各地方政府不得以医保基金来支付全员核酸的成本。

为什么不能由医保基金来承担常规核酸检测的支出?有报道显示,新冠疫情以来,中国已经完成至少115亿人次的核酸检测。原因很简单,医保基金是用来支付疾病治疗的费用,而常规核酸检测的受益者绝大多数是健康人群,这与医保基金设立的宗旨背道而驰。

国家医保局的这个回复非常及时,让医保基金回归本源是应有之义,至于核酸检测的费用该由谁来承担?那是另外的话题了。

作者傅蔚冈,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主编|张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