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印太战略”面临着明显的困境 有三个原因
资讯

拜登的“印太战略”面临着明显的困境 有三个原因

直新闻近日,外交部紧急约见日本驻华使馆首席公使志水史雄,就日方在日美领导人会谈、日美联合声明及日美印澳“四边机制”峰会涉华消极、错误言行提出严正交涉,您怎么看日美两国近期的一些外交操作?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美国总统拜登的首次亚洲之行,核心目标就是升级和强化“印太战略”,而“印太战略”的本质就是一个针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小圈子,从这几天的外交活动和发表的言论来看。拜登的“印太战略”雷声大、雨点小,形式多于内容,“印太战略”依然空洞,但是已经面临着明显的集体行动的困境。中国外交部召见日本驻华首席公使,就一些错误言论提出了交涉,一方面,日美两国领导人的联合声明中太关注中国了,好像日美两国领导人心里想的都是中国,这反映了一个危险的趋势,日美同盟越来越变成针对中国的一个同盟。另一方面,“印太战略”的一些多边会晤也是在日本召开,包括四方对话,启动“印太经济框架”等。虽然拜登首站选择去了韩国,但是日本是这次亚洲之行的重心和重头戏,尤其是日美领导人联合声明进一步显示了美日双边关系在“印太战略”中的特殊地位。

第一,“印太战略”是美国主要的战略规划,拜登借着这次访问行程,就是想吹响“印太战略”的集结号,尤其是启动包括13个成员国的“印太经济框架”。“印太经济框架”,一方面是美国介入亚太经济合作网络的工具,因为在现行的亚太经济合作机制中,美国没有抓手,日本倒是希望美国重返CPTPP,但是拜登基本不可能推翻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决策,因此,“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一项战略工具,另外,通过所谓的经济框架来为“印太战略”糊上一层经济合作的外衣。“印太经济框架”推出之后,各方也能看到,这只是一个倡议和筐,涉及到很多高级的议题,尤其是技术和产业链,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成员国都有能力跟美国建立一个排他性的产业联盟。更重要的是,这个筐里面没有市场准入和关税的问题,不能为成员方提供分享美国市场的优惠条件,这等于说是画饼充饥。

第二,“四方对话”机制在拜登上台之后政治层级上升,达到了首脑层面,但依然很空。一方面,四方机制没有扩员,没有吸纳新成员,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比较复杂,因为其强烈的地缘政治色彩,亚太区域内的国家有顾虑,不想选边站;另一方面,四方机制的规格很高,内容很少,到目前为止,更多的是四方之间的双边合作。这一次会晤之后,四方又提出了一些倡议和规划,比如气候变化、卫星数据等,这些合作议题与美国所期待的目标还是有差距。四方对话中的短板也非常明显,印度的热情不高,要寻找四方之间的公约数并非不容易,看四方会后的联合声明也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措辞非常谨慎。印度从前两年比较积极的姿态回退到比较均衡外交的轨道,没有印度积极参与的“印太战略”,只能是一个海洋国家的集团,而上不了岸。

第三,“印太战略”还是个概念,其中的合作机制是碎片化的,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原因就在于,亚太地区的合作已经形成了自发的秩序和逻辑,亚太和印太虽然只有一字之别,但是内涵迥异,一个是地缘经济合作的概念,一个是地缘政治的概念。所以,拜登吹响了印太的集结号,在亚太地区也很难集结,而亚太国家能够做,而且能够做成的是不断做实和提升现有的合作机制,比如说RCEP已经落地生效,反映了亚太和平、合作与发展的时代潮流。

直新闻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说,朝鲜今天,从平壤顺安一带朝东部海域先后发射三枚弹道导弹,您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这是朝鲜今年以来第17次发射导弹,也是韩国新政府上台以来第二次发射导弹,朝鲜半岛局势进入更加动荡的时刻,需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局势恶化和升级。随着文在寅总统卸任,2018年以来半岛的缓和周期正式结束了, 事实上,这一缓和态势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削弱,而韩国大选后,政党轮替,保守派上台,阳光政策也就正式结束了。尹锡悦总统多次表达了以强硬姿态应对朝鲜的核导威胁。在我看来,现在半岛形势处于重置的状态。第一,美国政府换届,拜登虽然没有明晰的半岛政策,但是他已经不像特朗普那样关注半岛,在半岛问题上投入资源和精力,在维持对朝制裁的前提之下,强化与韩国的合作。第二,韩国政党轮替,对北政策进入强硬周期,逆转了文在寅政府在对朝政策的民族叙事,而是回到了国家安全的轨道上来。第三,朝鲜从2019年底以来,不断强化导弹能力,尤其是远程导弹的试射,在2018年以来形成的不进行远程导弹发射、不进行核试验的政策逐渐被突破和放弃。2018年半岛缓和的局面所需要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也就是说半岛的缓和是非常态,这是一个严峻的现实和挑战。

未来半岛形势还要看各方的磨合和试探,形成新的均衡,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各方有最大的克制。第一,朝鲜半岛的安全风险越来越高,半岛南北之间的军备竞赛会不断升级,从而陷入安全困境;第二,半岛问题有可能失焦,从半岛问题变成了一个区域性问题,甚至变成美国“印太战略”的一个议题,其性质将发生巨大变化,由此带来的挑战也是巨大的,在这个过程中,或许有些国家能够获得短暂的利益和优势,但是无疑会增加系统性风险。

作者丨孙兴杰,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编辑丨刘立平,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