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总理上台 中澳关系能否触底反弹?
资讯

澳大利亚新总理上台 中澳关系能否触底反弹?

澳大利亚新总理上台 中澳关系能否触底反弹?

刚赢得澳大利亚大选的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就宣布准备前往日本参加一场重要会议。

5月21日晚,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落幕,工党力压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赢得大选,阿尔巴尼斯将取代莫里森成为新一任总理。

据澳媒报道,阿尔巴尼斯将于5月23日宣誓就任澳大利亚总理,5月24日将与新任华裔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一起前往东京,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领导人峰会。

莫里森政府时期,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紧跟美国,且中澳关系降至冰点。分析人士认为,阿尔巴尼斯上台后,澳大利亚对外政策不会出现大幅转向。但在对华政策上,阿尔巴尼斯政府相比莫里森政府,预计更加关注经贸、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双边合作。

“澳美同盟”排在外交政策首位

据澳大利亚天空新闻网报道,阿尔巴尼斯及其团队成员将于5月23日宣誓就职。

其中,阿尔巴尼斯将宣誓就任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华裔女性黄英贤将宣誓就任外交部长。另外,预计马尔莱斯、加拉格尔、查尔莫斯等工党骨干成员将分别担任国防部长、金融部长和财政部长等内阁职务。

阿尔巴尼斯上任第二天就将出访。5月24日,阿尔巴尼斯将与黄英贤一起前往日本东京,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峰会。

预计阿尔巴尼斯将向“四方安全对话”基金提供价值4.7亿美元的东南亚援助计划,以突出澳大利亚对该地区的关注。

澳媒称,阿尔巴尼斯此举是告诉“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澳大利亚是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此前,阿尔巴尼斯在竞选中概述工党外交政策,排在首位的便是“澳美同盟”,其次才是对地区事务的参与和对多边对话的支持。

当地时间5月22日,澳大利亚候任总理阿尔巴尼斯现身一家咖啡店。图/IC photo

当地时间5月22日,澳大利亚候任总理阿尔巴尼斯现身一家咖啡店。图/IC photo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阿尔巴尼斯在美国印太战略、“澳美同盟”等领域不会做出大的改变,会延续莫里森政府的一些政策。

据法新社报道,“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将重点讨论中国议题,包括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以及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的安全协议等。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拜登正在亚洲访问。据新华社消息, 拜登5月20日至5月24日将先后访问韩国与日本,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并推出“印太经济框架”,推销具有浓重对抗色彩的“印太战略”。

新华社指出,这是拜登2021年1月就职以来首次出访亚洲。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此行拉拢日韩、巩固同盟关系、压制围堵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旨在给印太地缘政治增加不稳定因素,进一步在该地区制造分裂和分化。

许利平认为,在拜登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中,日韩是主角。澳大利亚因其经济结构与美国的互补性较差,位置不会太重要。

中澳关系或触底反弹

在莫里森执政时期,中澳关系降至冰点。在新冠疫情、贸易、安全以及中国内政问题上,莫里森屡次出言攻击中国。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表示,中澳关系的困难局面是澳方一手造成的,澳方对此心知肚明。一段时间以来,澳国内不少有识之士就中澳关系发出了客观、理性的声音,并就改善中澳关系提出有益建议,这些值得澳大利亚政府认真倾听和反思。

许利平表示,莫里森政府时期,中澳关系已经走到谷底。莫里森充当“反华急先锋”的角色,把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中国推到对立面,弄得国内经济一团糟,又丢掉大选,可谓得不偿失。

莫里森退场,阿尔巴尼斯上台,澳大利亚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人期待中澳关系能够得到改善。

英国“对话”新闻网以《澳大利亚新政府和外交部长上任,给澳中关系带来了新的希望》为题发文称,阿尔巴尼斯政府的到来,意味着澳中关系有可能改善。

“虽然(澳中关系)不会出现彻底的重置,但仍可以避免澳中关系目前这种糟糕状态。”“对话”新闻网称。

当地时间5月21日,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败选。图/IC photo

当地时间5月21日,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败选。图/IC photo

近期,澳大利亚智库机构澳中关系研究院对该国民众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高达78%的受访者认为,“澳中两国都有责任改善双边关系”。

澳大利亚国家评估办公室前主任阿兰·金格尔认为,通过有效的外交手段,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仍有可能回到接近与其他盟友国家关系的水平。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刊文称,澳大利亚商界领袖表示,希望新政府更多关注与中国的贸易机会。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沃里克·史密斯表示:“澳大利亚过去的外交手段并不成功,新政府需要在外交层面上更加关注贸易。”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巴尼斯会说中文,他在2019年参加中澳商会活动时,用中文发表演讲,呼吁澳大利亚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在疫情期间,他还谴责澳大利亚国内冒犯华人的不尊重言论,承认华人社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

竞选辩论时,莫里森还攻击工党及阿尔巴尼斯与中国“走得太近”,对中国态度“软弱”。今年2月,莫里森甚至公开抨击阿尔巴尼斯是“中国政府挑选的代理人”,这一言论很快受到工党的驳斥。

“预计中澳关系接下来将触底反弹,但反弹多高,这主要取决于澳方的表现。”许利平说,澳大利亚新政府若想实现其竞选中承诺的住房、物价、就业、气候等领域的改变,肯定需要缓和与中国的关系,尤其加强经贸等领域的合作。

若炒作所罗门群岛问题对中澳关系缓和不利

但与此同时,阿尔巴尼斯及黄英贤也以所谓“对华强硬”包装自己。阿尔巴尼斯在竞选辩论中谈及中澳关系恶化时,并没有指责莫里森政府在其中负有的责任,反而称“是中国改变了姿态”。

另外,阿尔巴尼斯多次用所罗门群岛问题攻击莫里森在外交政策上失职。有工党成员指责莫里森政府“让所罗门群岛倒向中国是二战后最大的外交失败”。

4月19日,中方宣布已与所罗门群岛正式签署安全合作框架协议。这一纸协议引发澳方有关人士热议。

公开资料显示,所罗门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澳大利亚在2017年与该国签署安全协议。根据协议,有需要时,澳方可向所罗门群岛派遣军警人员,负责该国安保。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此前曾在记者会上指出,中所安全合作的本质是两个主权独立国家之间正常的交往合作,是公开透明、开放包容的,不针对任何第三方,与所罗门群岛现有的双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并行不悖,相互补充。

中国驻所罗门群岛使馆发言人5月11日应询表示,中国与所罗门群岛携手共建海洋命运共同体,一些人对所罗门群岛等太平洋岛国面临的现实挑战和发展需求漠不关心,却热衷于对中所正常交流合作指手画脚,显然别有用心,相信太平洋岛国人民对此看得很清楚。

许利平表示,阿尔巴尼斯和黄英贤都多次提及所罗门群岛问题,但这是工党攻击莫里森的一番言论,还是会在新政府外交政策中占有一席之地还不得而知。若炒作该问题,肯定对中澳关系缓和不利。

记者 | 陈奕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