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把防疫搞得天怒人怨 但“朱立伦总有办法把国民党的事办成更坏”

民进党把防疫搞得天怒人怨 但“朱立伦总有办法把国民党的事办成更坏”

台湾防疫“躺平”以后 意外导致了“保险之乱”

台湾新冠疫情肆虐,今年一月至今确诊者已经超过130万。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今天(22日)通报,单日新增79487例确诊病例,死亡53人。台北市长柯文哲新冠快筛呈阳性,目前正等待复检,包括高嘉瑜、邱志伟等民进党籍民意代表在内的17名民代确诊或快筛检查呈阳性。即便如此,岛内疫情目前还没有看到控制住的趋势,岛内近七日日均确诊人数都在8万左右,在全球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2,台湾地区的七日平均感染数仅低于美国。而这个数目很大程度受限于岛内现在每天的核酸检测能力。

岛内疫情失控,与防疫团队采取“躺平”态度关系密切,而且是在方方面面预备不足的情况下,蔡英文当局忽然转变防疫政策,从“清零”转向“共存”。这种突然“躺平”的政策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顿时造成岛内社会很多混乱。诸如快筛试剂不足,医护床位分配不均,民众就医困难等等。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非常出乎意料的受害者——岛内目前面临巨额赔偿的保险业。

现在台湾北部各大医院急诊室外排队的长长队伍中,除了心急如焚亟待的就诊民众,还有不少年轻族群,他们只想拿一纸核酸检测证明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岛内医疗体系临近崩溃,更崩溃的,恐怕是那些面对巨额赔偿已无能为力的保险公司们。

过去两年,岛内一直坚持“清零”政策,疫情控制相对平稳,保险公司看到一个生财之道,推出“防疫险”。前年底台湾产物保险公司推出防疫保单,民众仅需缴500元(新台币,下同),一旦居家隔离或确诊,就可以拿到5万元到10万元,赔付率之高,宛如“大乐透”。当时桃园部桃医院的群聚染疫引发抢购潮,保险公司一个月就卖出惊人的400万张,保费收入破19亿元,创岛内保险史上最热销保单纪录,被称为“防疫神单”。

结果去年5月疫情大暴发,台产公司大赚变大赔,据称大亏近8亿元。台产的前车之鉴让同行们看到了风险,纷纷提升了风险管控。之后许多保险公司评估在“清零”政策及八成民众已打过两剂疫苗的情况下,把保费提高一倍,理赔砍一半。但万万没料他们还是重蹈台产公司的覆辙——他们预估的风险,跟不上台当局防疫政策的变脸。

岛内保险公司本来预估台湾的确诊率在1%左右,但现在指挥中心预估这波疫情有20%确诊率(其实很多专家指出,按世界经验,“躺平”后确诊数至少达到50%才能达到“集体免疫”)。以目前800万张防疫保单保守估算,保险公司可能要付出上千亿理赔金,除少部分背后有财团的保险公司勉强能对付,多数公司资本额仅数十亿元,倾家荡产也不够赔,所以不排除引发小型金融风暴。

保险业者开始想方设法拒赔,比如富邦产险首先跳出来表示“重复保单不保”。富邦产险销售300万张防疫保单,压力可想而知。一些保险公司则针对已打满三剂疫苗的人购险的选项进行“杯葛”,称其属故意行为不理赔。还传言有保险公司欲终止保单,退还保费来化解理赔金额暴增的风险。总之保险公司为了自救不惜公开耍赖。引发这波无妄之灾的始作俑者陈时中也试图替保险公司找台阶下,他一度考虑在7月把新冠从第五类法定传染病降为第四类,届时保险给付金额会依保单内容从100%降为5%到20%,此举当然令民众愤怒。

岛内金融监管部门毫无作为,负责官员只是表示依照相关规定,保险契约请求权有两年时效,所以民众不须急于一时到医疗院所请医师开证明书,挤占医疗资源,未来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申请——等于赤裸裸地帮保险公司以拖待变。网友则视保险业龙头富邦为泄愤对象,在谷歌地图上将“金管会”改名为“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挺富邦输不起”,把富邦产险总公司改为“富邦产险总公司只赚不赔”,揶揄富邦营销口号为“富贵要人帮,现在跑光光”。

保险从业者十分担心,认为如果拒赔将使几十年来保险业积累的信誉荡然无存,也势必影响到未来几十万保险从业者的就业。

这场混乱让蓝绿阵营都不淡定了,逼得苏贞昌出来讲话。但苏贞昌说一句无论如何,一定要赔后,便没有下文了。没有具体的措施,甚至不作出负责任的承诺。

坊间传言不断,防疫政策却依旧漂移不定,台当局放任各种乱象继续频生,导致新闻热点也起此彼伏。估计过不了多久,就没有人关注此刻焦头烂额的保险业与怒不可遏的理赔客户如何左右互搏。不过笔者认为台当局大概率还是会通过修正疫情等级来帮保险公司渡过难关,毕竟虽然民众有选票,但顶不住财团有献金。

朱立伦为何提名张善政

民进党把防疫搞得一塌糊涂,天怒人怨,但国民党却硬是不能从中受益,多少让人有些失望。有人戏称,在事情做好与做坏之间,国民党现任党主席朱立伦总有办法把事情办成更坏,比如现在国民党的桃园市长提名。

罗智强(左)与吕玉玲

罗智强要选,朱立伦看不上,以其不是桃园在地人,不受蓝营在地政治势力待见且民调不高为由拒绝。桃园本地的民代吕玉玲要选,在桃园的蓝营领袖、议长邱奕胜的直接推动下,四百多里长联署签名,帮其争取党内提名。甚至连之前不选的桃园民调第一的鲁明哲也开始松动,表示如果国民党征召的话可以考虑。结果,朱立伦在与各方不沟通的情况下,忽然提名张善政。出乎各方意料,更是提油救火。

张善政

朱立伦批评罗智强的话,现在在张善政身上一样适用。张善政虽然曾在桃园的企业任职,但不能说参与过公共服务。张善政一样没有得到民调的检视,另外他与在地的政治领袖不熟,现在贸然获得提名,更是招致反感。提名后,朱立伦的部下还放话是征求了韩国瑜的意见,韩国瑜则立刻在脸书上发文称自己也是刚刚得知提名以示“切割”。

吕玉玲愤怒,她感到非常震惊与不解,称朱立伦从未与她沟通、讨论,证明党内提名根本是乱无章法。邱奕胜作为在地的蓝营政治领袖,也因被蒙在鼓里怒而不参加国民党“中常会”,甚至直接从国民党群组中退出。最悲催的是罗智强,之前为了表示决心,辞掉了党职,辞掉了台北议员,还跑去桃园买房子表示扎根下来。等到提名张善政的消息传出,罗智强以一张在风雨天淋湿的照片表示自己错愕,不解,愤懑。

严格说来,张善政其实不算坏牌,尤其以他的专业背景参选市长可以在桃园产业升级的议题上做很多文章。张善政出身科技界,在宏碁和谷歌都曾任职,也因在科技界的专业背景后来被马英九延揽进入政坛,步步升迁至行政副长官。2016年,国民党在选举中大败,国民党行政管理团队士气低迷,当时的行政部门负责人毛治国直接撂摊子不干,这种情况下,张善政接手行政负责人,处理烂摊子。

当时绿营即将执政,无心“杯葛”,加之遇上灾害频发,张善政与绿营县市长共同抗灾,受到社会好评。短短几个月,张善政成为马英九任内六位行政部门负责人中好感度最高,不满意度最低的一位。但必须要说,这其中包含了很多其他因素,并不代表张善政的能力受到真正的检视。

岛内政坛素来喜新厌旧,政治人物保鲜度很难持久,尤其反映在政治性格不鲜明的人身上,张善政算是其中的典型。他后来也表态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反响不大;再后来成为韩国瑜副手,搭档参选,但表现很难说是加分。说到底,他只能算是专业训练良好的官僚,但毕竟不算是老练的政治人物,缺乏选举需要的煽动性,也缺乏粘合支持者的魅力。现在看来,张善政的判断也可能出现了问题。比如他明知桃园的国民党提名已经一团乱,还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答应朱立伦的提名。他虽然被动被提名,但不影响和朱立伦一样得罪了所有人。桃园这一局国民党本来有一定的胜算,现在搞下来,估计很难看到希望。

至于朱立伦的问题不单是突然提名张善政,而是他这种谁也不商量的风格。洪秀柱曾经形容朱立伦是“少爷性格”,如果要笔者解读的话,就是任性却不看现实,娇贵而不堪重压。他当选国民党主席后一系列的挫败,让他的领导力受到了严重的质疑。但越是如此,他越一意孤行。他花两个小时致电罗智强,不惜以赌咒的方式试图逼退后者。不过也可以从中看出,罗智强也没有把他当回事。朱立伦完全可以和邱奕胜沟通一下提名问题,但他却选择临门一脚的时候以突然告知的方式惹怒邱,从中可以看出,他其实没有信心和足够的把握说服邱奕胜,所以宁可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他提名张善政确实有讨好“韩粉”的企图,但却连“何为韩粉”都搞不清楚,所以韩国瑜第一时间表示切割。朱立伦一系列作为导致现在蓝营已经不屑于朱立伦的领导,但他却我行我素,依旧执念于自己的2024年选举。

被提名后,张善政表示要一一拜访在地的蓝营政治人物,但据传很多议员直接将其拒之门外。地方上抵触情绪很大,再加上罗智强支持者在网络上的各种指责,导致一个提名人的出场方式竟然如此尴尬而且难堪。

昨天(21日)晚上,张善政公开道歉,表示自己此次接受国民党征召竞选桃园市长,希望改变桃园、改变台湾,不料引起地方人士反弹,让原本期待的一桩美事蒙上乌云。他除了向桃园乡亲道歉,也对桃园蓝营大家长议长邱奕胜、正在拼提名参选的民代吕玉玲及前台北市议员罗智强道歉,表示将在5月23日挑选适当时间地点,和媒体说明。

朱立伦也通过文传会发出新闻稿,对所有关心桃园提名的民代、乡亲及所有支持者表达歉意。他还说,所有的责难,他都会一肩扛起,但桃园一定要赢。

但是裂缝在那里了,不是一两句道歉就能修补的。曾经“不堪重任”的朱立伦,这次会否能一肩抗起呢?

作者丨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